章六:生辰宴
鹿梨2020-10-14 17:593,043

  半柱香内,一茬又一茬的人陆陆续续离开,洛菀瞧得真切,他们走时除了解脱和高兴再无别的神情,心中顿时腾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又过去半柱香,廊下零零散散站着几人,脊背挺直,如松柏般屹立不倒。

  洛菀小抿口茶,幽幽道:“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人忌讳颇多,秋院规矩繁琐。倘若遭遇险难临阵脱逃,半道弃我而去之人亦是断然不会有好果子吃,介时,主仆情义烟消云散,反倒成了相见眼红的仇人,这可就不大好了。是以,可都思虑清楚?今日若不走,日后再要离开便是难如登天。”

  良久,廊下几人齐齐高声道:“既已择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甚好。”洛菀笑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好惜命。”继而一转头打趣道:“翠桃,碧秋与碧春,你三人跟我多年,五十两银子委实惭愧,一百两银子此生荣华富贵无忧如何?不算亏待了罢,若嫌不够还可讨价还价一番。”

  碧秋哽咽一声,嗔怪道:“既是数十年的情分,哪有主动赶人走的道理!”

  “碧秋姐姐此话有理,”翠桃狠狠瞪她一眼,鼻尖微微发酸,不饶人道:“奴婢可不傻,跟随小姐数年知根知底的,一百两银子就想打发?好说也得一千两白银!”

  “你这丫头,”洛菀赏她一个暴栗,淡笑道,“心子倒黑!”良久,幽幽叹口气,“既如此,权当方才那话未说,以后亦不提了。”

  愿意留在秋院的总共有四人,一对双胞胎姐妹:玉楼与玉筠,小厮童安,剩下的一人洛菀脸生得很,她探头往前一瞧,此人半低垂头,五官轮廓端正,身形瘦弱,看着没几两肉,遂道:“低着头那个,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此人依言抬头,在看清他的面容时秋院中的女子皆是一怔。无怪乎这般惊讶,只是这人生得委实好看。面容清秀,剑眉星目,英姿烁烁,有一股子书生意气,眉宇间虽笼罩着一层阴云却不减风姿,尤其那一双狭长丹凤眼,宛如枯枝断崖上俯瞰深渊的苍鹰,眼神锋利而又压迫,睥睨万物。撇开相貌不提,这人气质非凡,绝非池中之物,疑点颇多,而他又选择留在秋院,那么意图何在?

  翠桃怔愣片刻,才凑近洛菀,附耳压低嗓音道:“他是小厨房打杂的,偶尔出去采办吃食,少在人前露面。大夫人特地交代,此人相貌极好,怕心思不轨妄图麻雀变凤凰,遂打发去小厨房,常活儿是扫锅灰、收拾灶台、倒恭桶,弄得灰头土脸一身臊气,便无法靠近小姐。”

  洛菀疑惑道:“为何不赶出洛府?或是换个院子?”

  翠桃“唉”一声,道:“夫人说他本无错,此等相貌不论身处何院,终归是个隐患,大动干戈反而闹得人尽皆知家宅不宁。不妨搁在眼皮子底下,仔细守着,况且一直相安无事,就先这样罢。”

  洛菀颔首,赞叹道:“的确,古有红颜祸水,今有公子无双。”

  “小姐!”翠桃惊呼一声,满脸惊恐。

  洛菀拍拍她的手,泰然自若道:“放心,你家小姐自有归宿,不会与他搭上干系。”忽略翠桃愈发惶恐不安的神情,她笑眯眯地盯着那人,问道:“你叫什么?”

  那人低声道:“宋承。”

  洛菀又道:“奉承的承?”

  他轻轻“嗯”一声,补充了一句:“也是另眼看承的承。”

  洛菀眯起双眸,愈发感兴趣,莞尔道:“有意思。”

  见状,翠桃顿时急了:“小姐!”心道果真蓝颜祸水,妖孽啊妖孽!

  洛菀一扬手拦住翠桃说话,凝神细想一番,铿锵有力道:“日后相处时日长,旁的我不再多说,慢慢领会。童安,宋承,你二人看守秋院门口,任何人无我令不得擅入,若要硬闯便拿绳索捆住或敲晕,你们商量着办,总之,待通传我后再做他举。若来者身份尊贵,譬如父亲亲临,刑部尚书的名头挂在那儿,他不会为难于你们,若真不管不顾硬闯,照捆不误。前院交给玉筠和玉楼,后院由碧秋和碧春巡视,至于翠桃自是贴身侍候,还有两件事我便一一交代完。”

  “第一件事,”洛菀蹙眉深思,“将整个秋院仔细翻查一遍,比如砖瓦有无被动手脚,置有暗层与机关,能塞或递东西出去,以及老树、古井、假山翠竹等,是否藏有东西。尤为注意一点,有无挖密道。全部找出来后,告诉碧秋,碧秋,你拿张纸画个草图,一一标注清楚。小厨房、厢房、花盆土和石子、木柜子、书架等等,通通翻个底朝天,不许有一处遗漏!”

  “第二件事。玉楼,你去寻一位高人,既擅机关密道之类,又通医理神学且身家背景三代干净,再添一点,亡命之徒亦可。虽难寻了点,但日久天长总有合适之人,记住,我吩咐办的事都要悄悄的,别被人察觉到,守口如瓶,干净利落。”

  待她一一说完后,廊下几人纷纷应道:“喏。”心有灵犀般不作多问,各自散开。雨珠“啪嗒”一声落在洛菀眉梢上,她抬手轻轻一抚,指尖一碾,仰头望着天,伸手探到廊檐外,对着翠桃淡淡笑道:“你瞧,又下雨了。”

  ……

  庚子鼠年,五月十二。

  夜雨初歇,晨雾蒙蒙,红墙白瓦的官道上数辆马车徐徐驶来,四角边檐上红灯笼高挂,每盏题有一个“福”字,字迹遒劲苍润。宫宴分早午晚三宴。

  早宴,女眷由资历深厚的嬷嬷教授规矩,前往各宫觐见拜访,最后于张贵妃的翊坤宫用膳。男臣则陪同皇帝去秋白苑骑马狩猎,追逐榜上第一名。晚宴男女合宴,于盛德宝殿中共赏歌舞,聊表亲近,唠些闲事。

  入夜,盛德宝殿。

  正殿下方玉阶绵长,宛如天梯,上合星数,共计九十九阶。两旁描金红旗瑞气腾腾,“荣盛王朝”四字气势恢宏,尽显皇家气度。踏过白玉栏杆台基,但见殿中金碧辉煌,金黄琉璃瓦铺顶,映射天辉烁烁,朝霞日月同升,难分昼夜。紫柱金梁,天龙盘旋绕柱而飞,鸣声击罄,乐声悠扬,席间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礼部侍郎官一一清点对照礼单,朗声读道:“靖南王府百年红珊瑚一株,长宁宫百鸟朝凤图一幅……”念了一连串名称,他突然停顿片刻,才继续说话,“尚书洛府,六角梵玉鹿一只。”

  惬然高坐于上首金雕龙椅之人,乃是荣盛王朝君王,荣祯帝。闻言,他扬手阻道:“六角梵玉鹿?洛爱卿,不知此为何物?朕倒从未听闻过。”

  洛煊躬身一福,恭敬道:“微臣数月前山中狩猎,曾捕获一只世间稀罕灵兽,此兽脾性温和,约有两岁孩童般大,通身毛色雪白,无一根杂毛,唯额间一撮赤红绒毛,形似海棠花。头上长有一对犄角,每只犄角各有三个小角,状如树杈,这鹿眼眸清澈通透,堪比碧水山泉。特命驯兽师教化数月,献给贵妃娘娘以贺生辰。”

  耳畔边滔滔不绝,洛菀却心不在焉,她剥开葡萄皮,唔,好酸,忙吐在瓷盘里。随即又手撑下颚,隔着玉珠帘子,朦朦胧胧中斜眼偷瞥一人,她穿书攻略的对象——靖南王,裴少卿。玄青衣袍,黑玉金冠,剑眉星目,龙章凤姿,气宇轩昂,皎如玉树临风前。静如骤浪初歇,锋芒收敛;动若黑云摧城,万鬼哭嚎。

  这般惊为天人的俊朗容姿,与古书中享盛誉的美男子潘安相比,可谓是犹过之而无不及。

  更不凑巧的是,洛菀是个颜控值满分的属性,顿时忍不住啧啧叹惋,可惜了,可惜了……

  邻案软垫上跪坐得端端正正之人,气质不俗,温婉娴静,淡雅如幽菊,通身大家闺秀的模样,乃是中书侍郎家的女儿,孟婉芸。只见她余光一瞥,瞧见旁边的人神游太虚,那双狐狸眼直勾勾盯着对面,遂靠近问她:“菀菀,怎么了?”

  洛菀伸出食指,缠着珠帘子打圈,好奇道:“咱们这儿规矩森严,男女有别,更何况是未出嫁的闺阁小姐。按照以往的惯例,这帘子本该垂至地面,遮挡住女子面容、身形,可你看啊,方才我环视一圈,大殿中有的小姐桌案前,只堪堪到下巴处,譬如我的。这……总不会是六司的女官做事偷懒罢?”

  “你啊……”孟婉芸嗔怪一句,笑着摇摇头,故弄玄虚道:“前些时日音儿进宫与德妃说话,曾说起过这事,我本欲告诉你,顺道带些补药去探望你的病,哪知未进府门,便被府上的三夫人拦了下来,说你浑身酸软无力,不宜见客,叫我隔几日再来。耽搁了这一茬,转眼便至贵妃娘娘生辰之日,倒叫我忘得一干二净。现下经你一提,这才想起来。”

  听她这么说,洛菀心中愈发好奇,连忙道:“孟姐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何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