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八:进宫
鹿梨2020-10-14 17:592,007

  听到这话,洛煊端着茶的动作顿了顿,他看看王福禄,又看看洛菀,不知心中如何作想。

  到了他们跟前,洛菀停住脚步,对着二人矮身浅浅一行礼:“父亲,王公公。”

  洛煊道:“王公公,现下能否说说您来洛府,是为何事?”

  王公公将搭在胳膊肘上的拂尘一扬,换了个方向,从袖中掏出一样物件,缓缓起身,众人只瞧见一抹明黄色,他高声喝道:“圣旨到!跪!”

  洛煊与洛菀双双对视一眼,不明白在皇宫闹刺客后,还能特地颁出一道什么样的旨意来。

  见偏厅中所有人跪下后,王福禄环视一圈,才打开圣旨,读道:“今,爱妃张氏偶感风寒,抱病在床,朕闻得洛氏爱女洛菀,贤良淑德,恭谨谦和,且颇通医理,特召卿入宫侍疾,与太医共同斟酌一二,即日启程,钦此!”

  贵妃抱恙?入宫侍疾?

  宫中刚刚遭遇刺客,这道圣旨怎么看,怎么诡异,怎么不对劲。

  洛菀疑惑道:“公公,昨日殿中瞧见贵妃面色红润,怎么突然就……”

  王福禄笑眯眯道:“病来如山倒,谁也难料到!许是昨夜风大,贵妃又贪凉,加之多饮了几杯酒,这才染了风寒亦有可能。”

  洛菀又道:“小女医术拙劣,只略懂一点皮毛,怕是……还望您回宫后与皇上说上几分……”

  王福禄依旧笑着说:“您的医术如何,老奴不知,但重要的是,皇上与贵妃看中您,希望您能入宫侍疾,这才是要紧的,旁的,都不必过多在意。”

  话提点到这份上,再回绝便是不知好歹。

  洛煊不明白,但洛菀却打心眼里清楚,圣上这道圣旨,哪能是入宫侍疾哪,分明是去探查刺客一事!保不准背后动手脚,做推手的,还是那位摄政王哩!

  随即她道:“公公,既如此,小女恭敬不如从命。”她双手并抬起,接过王福禄手中那道圣旨,然后站起来,淡淡笑着。

  王福禄打量了她一眼,神情满意,他道:“洛小姐,烦请收拾收拾包袱,随奴才进宫吧,外面马车早已恭候多时。”

  洛菀点点头,问道:“可否容我带两个婢女去?”

  王福禄应道:“这是自然,除此之外,宫中另会挑一个宫女伺候您。”

  “好,”她道,“多谢公公。”

  之后与洛煊说了几句话,二人走到饭厅,遣退下人,她听了几句嘱咐话,随即将这些话藏在心里,便回秋院收拾包袱了。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已收拾完。她带的东西不多,除却一些贴身衣物,和常用的以及备不时之需的,旁的杂的都没带。

  这次带去皇宫的两个婢女,她想了想,决定将翠桃和碧秋带走,临走之前,好好吩咐了玉楼一些话。

  府门外,王福禄站在两辆马车,笑吟吟地看着她走过来,随即道:“洛小姐,请吧。”

  洛菀点点头,踏上脚踏,由婢女扶着掀开车帘,进入马车。待三人坐稳后,马车立即晃晃悠悠地走了起来。

  这一进宫,比昨日繁琐多得。王福禄让嬷嬷将洛菀带去一座宫殿,将她连同两个婢女,仔细搜了个干净,而她带来的包袱,自然如此。

  嬷嬷道:“得罪了,小姐。”

  洛菀笑着摇摇头,和蔼道:“无妨,天子皇宫,自然得森严仔细着。”

  嬷嬷笑道:“小姐很懂事,很知礼。”

  她继而道:“多谢嬷嬷夸奖。”

  搜查完后,从殿外走进来一个着六锦绸缎的宫女,低眉顺眼,乖乖巧巧的模样,她嗓音糯糯道:“奴婢锦沅,见过洛小姐。”

  嬷嬷指着她道:“这是内务府新添的宫女,家世底细干净,又乖巧伶俐,单纯天真,很是讨人欢心。小姐住在皇宫这些时日,便由她来伺候。老身还有差事,先告退了。”

  “嬷嬷慢走。”洛菀道。

  等嬷嬷走后,锦沅对洛菀恭敬道:“小姐,皇上给您拨的地方是水月楼……”

  洛菀问道:“水月楼?离翊坤宫近吗?”

  锦沅一愣,洛菀疑惑地“嗯”了一声,随即她点头道:“小姐好生聪慧,奴婢正要说,水月楼紧邻翊坤宫后殿的荷花池,夏日里,一股子幽幽荷花清香。站在楼顶的观景台上,正好一览晨日初升,小荷尖尖,景致格外美妙。听闻小姐颇通诗书,许能诗兴大发。”

  洛菀不关心这个,她又问道:“靖南王呢?”

  翠桃拽拽她的衣袖,轻声道:“小姐,王爷自然住在靖南王府。”

  然而,锦沅答道:“王爷住在梧桐阁。”

  “也紧挨翊坤宫吗?”

  “是的。”

  “啊?!”翠桃惊呼一声,“王爷怎么住宫里呢?这不合礼数啊!”

  “翠桃,”碧秋瞪她一眼,示意她住嘴。

  翠桃这才讪讪闭嘴,不再说话。

  呵呵,洛菀心中冷笑。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她住水月楼,裴少卿住梧桐阁,恰巧两地都紧挨翊坤宫,又巧的是,贵妃娘娘抱恙,加之闹了刺客,王爷又对他疑心不减,几厢联系在一起,个中弯弯绕绕的,她好歹是混迹言情小说多年,这点套路怎么会摸不清?

  反正不论怎样,她只装好一派天真,什么都不懂的模样,王爷从她口中,什么也查探不出来。

  她道:“收拾屋子吧。”

  夕阳斜沉,屋子里收拾干净后,她遣退了一众婢女,独自一人待在房里,懒懒靠在窗棂上,她发起了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觉得这样放空思绪,安静待着,很祥和,很舒适,这样不紧不慢的日子,才是她梦寐以求的啊!可正是这样简单的梦想,却往往最难实现。

  “小姐,”有人推门而入,是锦沅,她道:“方才小五来传话,说晚上会在霜华台设宴,让您提早准备着。”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淡淡道,“下去吧,哦,对了,把碧秋给我叫进来。”

  “喏,奴婢这就去。”锦沅应道,随机转身离开,替她掩上房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