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七:争执
鹿梨2020-10-14 17:592,017

  “东林书院?”洛菀喃喃道。

  自古以来,女子不能光明正大地入私塾、学堂、书院读书,这是她们谨守本分的表现。寻常人家的女子,大多是大字不识。高官贵族家的女儿,虽府中请了先生教书,但学的多是《女戒》、《女训》、《妇德》、《诗经》这类。可她心中好似有什么想法,一闪而过。

  洛秋妤盯着洛安,眸中露出一丝嫌弃,这个蠢弟弟,真是愚昧到家了!

  桌上几人各怀心思,这时,饭厅外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是刚下早朝的洛煊回来了。只见他扬手一阻,示意起身见礼的大家都坐下,吩咐小厮道:“传膳。”

  婢女和仆从们捧着一盏盏银碟鱼贯而入,浅淡的香气迤逦而出,勾的人垂涎三尺。待银盏都盛上后,李氏掀开一个盖子,舀了一勺羹汤,递给洛煊,浅笑吟吟道:“老爷尝尝,这是妾身特地命人熬的,耗了约莫三四个时辰,味道应该不错,您日日上早朝,身心劳累,这汤正好滋补养身。”

  洛煊顺势喝了一口,不住赞叹道:“浓而不腻,香而不熏,不错!”

  于此同时,洛菀抿了一勺青菜瘦肉粥,擦擦嘴角,对洛煊不紧不慢道:“父亲,我听翠桃说,四月末府中下人们的月银尚未发放,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此外,我前些时日去收拾母亲遗物时,并未发现那两把库房的钥匙,以及账簿。”

  洛煊一怔,继而道:“账簿与钥匙在我这儿。”

  “那您看是否应该……”她道。

  洛煊沉了脸色:“我打算交给鸢儿掌管。”

  李氏一愣,握着盛汤的勺子一落,砸在汤水面上,几滴溅到了洛安的脸上,听见后者不满地惊呼一声“母亲,你做甚么!”,才好似回过神来,慌忙拿帕子替他擦水珠,满脸难以置信。

  洛菀看着他们,嘲讽一笑,只觉得无比恶心,她的父亲恶心,庶母更加恶心。

  她冷笑道:“父亲,恕女儿多嘴。三姨娘总归是庶母身份,您的妾室,并非是洛府的女主人。若放着我这个嫡女不管事,反而交给她,恐怕有些说不过去,于理不合啊!”

  洛煊“嘭”地将银碗,重重搁在桌上,怒道:“既然知道多嘴,还说?”

  见状,齐氏揉了揉衣角,想说些什么,却只敢抬头怯怯看一眼,便又低下头去。她拽拽洛菀的手,小声劝道:“菀菀,你少说点吧……”

  “二姨娘不必多言。”她阻道。

  掌家大权,一定不能落到李氏手中。

  若实在不行,哪怕交给齐氏,或放在洛煊手里,也比被李氏生吞来得好些!

  “父亲,”她步步紧逼,“我母亲溺毙一事,这个黑锅暂且由我背了。但掌家一事,事关洛府全家老小,若白白拱手相让,叫我如何忍得下这口气?我母亲为洛府辛苦操劳了小半生,我更是听从您的吩咐,不曾想过忤逆,纵使无功劳,亦有苦劳!总不能让我们从前做的事白白牺牲吧?!”

  “荒唐!”提起白氏,洛煊神情骤然一怒。

  激动之下,他打碎了手边的碗筷,呵斥道:“你母亲亡于溺毙,什么叫你背了黑锅?照你这意思,难不成洛府会有人害她不成?我与她结发夫妻,相敬如宾,难道是我?!鸢儿与她情同姐妹,感情甚笃,难道是她?!我倒要听你说说,你是替谁背的罪孽?!岂有此理!不孝……不孝女!”

  “咳咳——”

  他气得咳嗽起来,李氏忙拍着他的后背替他顺气,“老爷,消消气……喝口茶……”

  洛菀凉凉道:“此人是谁,大家心知肚明,何必撕破脸说出来?弄得彼此都难堪不是?”她盯着李氏,似笑非笑。

  碰至她的目光,李氏一僵,转过头去,安心替洛煊倒杯茶,让他喝下润润喉咙。

  本平息了点的洛煊,闻言,胸口又“蹭蹭”窜起一股无名怒火,“孽子!孽子!”他推开李氏,用力往桌上一扫,“哗啦啦”一声,衣袖将桌上的杯啊,碗啊,银盏啊,通通扫到地上,“噼里啪啦”地一阵瓷碗碎裂声,地面一片狼藉混乱。

  洛菀冷眼瞧着,等他缓口气后,又接着道:“既然亏欠了母亲和我,自然该有所补偿,万没有空手套白狼的道理!三姨娘,您说是这个理吧?”

  “你……你你……”洛煊指着洛菀,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觉得快要晕过去。

  这厢,场面一时僵持不下,洛家父女两个都不肯退步,剩下的几人,要么胆小怕事不敢说话,要么含笑观虎斗,要么暗自窃喜总之,各怀鬼胎。

  良久,终于有人打破了局面。

  一个穿着粗麻布的小厮急急跑进来,看着一地狼藉时愣了愣,才拱手行礼道:“大人,皇上身边的王公公来了!”

  王公公?洛菀一蹙眉,皇帝派人来做甚么?

  洛煊深吸口气,对他道:“请至偏厅用茶,好生招待,我即刻便来。”

  随即他恨恨看了洛菀一眼,便整整衣冠,喝口茶缓缓神,这才迈步往偏厅走。

  “王公公,不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王福禄正盯着雕花檀木桌细看,忽而听见一道爽朗笑声,随后便看见步伐稳健的洛煊走来,他淡笑道:“老奴给洛大人请安。”

  “公公客气。”洛煊将他扶起来,“不知公公到此是为何事?”

  王福禄笑着落座,道:“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笑,全凭皇上如何思量。”

  “哦?”

  王公公却不再答,转而问道:“贵府大小姐可在?”

  洛煊怔道:“公公这是……”

  王公公笑道:“老奴正是为令媛而来,烦请大人将小姐请出来。”

  洛煊心中疑惑,却不再多问。他侧身一招手,吩咐下人道:“去请小姐来。”

  没隔多久,便见一名身着梧枝绿的女子迈步缓缓而来,只见她笑意盈盈,一双眸子亮莹莹的,如盛了八月秋水一般迷蒙。王公公瞧着她走来,笑道:“令媛气质脱俗,绝非池中之物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