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九:试探
鹿梨2020-10-14 17:592,016

  霜华宫,酉时。

  等洛菀一行人到时,皇帝与摄政王早已开始饮酒。

  她带着面纱,矮身浅浅行了个礼:“臣女洛菀,见过皇上,见过王爷。”

  荣祯帝一抬手,示意她起来:“免礼。”又接着说,“入座罢。”他顿了顿,“慢着。”

  殿中几人疑惑地目光,齐齐向他望去,只听见他神色淡淡,镇定自若地吩咐宫女:“将帘子撤去。少卿与朕,情同手足。而洛小姐乃爱卿洛煊之女,这样算起来,咱们也算一家人,一家子吃个饭,说说话,不必如此生分。”

  “喏。”宫女应声,随后不待当事两人反应,便手脚麻利地撤了珠帘,并将洛菀的案几,往前面抬了抬。

  这番举动,三人都眼瞧着,却谁也不出声,心中想的什么,谁也不知道。

  待他落座后,彼此敬了几杯酒,荣祯帝便步入正题:“洛小姐,朕颁了道旨意,谎称贵妃抱恙召你入宫,你可知为何?”说完后,他偷偷瞥了摄政王一眼。

  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洛菀佯装一切不知,闻言,惊呼一声,讶然道:“谎称?恕臣女愚钝,这……”

  裴少卿接着道:“洛小姐,昨日宫中遇刺,除了这事外,还发生了一件大事。”

  “哦?”

  “遇刺的确不假,但在本王遇见刺客的同时,发觉了一桩丑闻,而这丑闻与皇宫有关,故而不能公之于众,以免损毁皇家声誉。”

  她道:“既然这样,想必此事臣女应该不能知晓。”

  裴少卿摇摇头:“正因如此,才将洛小姐请至宫中,与本王一同查案。”

  “少卿说得对。”荣祯帝道,“少卿朕信得过,但毕竟事关皇室声誉,而你贵为洛家女儿,自来名声颇好,贤良淑德,温柔贤惠,识大体。由你,与他,朕很放心。”

  洛菀站起身,躬身道:“为皇上效命,臣女义不容辞,但不知此为何事?”

  裴少卿似笑非笑道:“洛小姐不知吗?”

  她疑惑道:“臣女如何会知道?”

  “荷花池。”他淡淡提醒道。

  洛菀蹙眉,不解道:“什么?是御花园的荷花池吗?”

  “翊坤宫的荷花池。”

  “什么?!”

  洛菀惊呼道:“莫非这桩丑闻,便是发生在贵妃娘娘宫中?是以,皇上才假借娘娘抱恙的圣旨召臣女入宫?”

  “没错。”荣祯帝说道,他轻轻叹口气,面露挣扎,良久,才缓缓解释道,“少卿在翊坤宫的荷花池旁与刺客打斗时,意外发觉了荷花池的秘密,在那表面美丽的池子里,藏着十几条女子的性命。她们本该在花样的年纪,鲜活的活着,却丧命在贵妃手中,死后亦不得安息。”

  “嘭咚——”

  洛菀不小心将手中的茶打翻了,水渍溅到衣袖上,她才发觉。一旁随侍的碧秋,忙拿手帕替她擦拭。

  她面上竭力稳住,心中却翻起惊涛骇浪,这种时候,她该惊讶,难以置信,气愤,但神情却不能显露出来,意思意思就行了。毕竟她在外流传的是端庄大气,是个能沉得住气的,戏演过头就太夸张了。

  荣祯帝神情痛苦:“朕……朕真的……这十几条性命,若的确由……那朕……必不会……姑息……”

  裴少卿安慰他道:“皇上,此事尚未定论,或许真相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是啊,”洛菀亦道,“娘娘颇受宠爱,若说是为争宠,大可无这个必要,或许另有隐情。”

  “唉,”荣祯帝叹气,“或许吧……朕也不愿意这样想……所以,这事就交给你们了。朕相信你们,定能查清真相,还贵妃一个清白,让朕放心。毕竟……朕不想宠了多年的女人,会如此蛇蝎心肠!”

  洛菀看着荣祯帝,视线移到他垂着的手上,在宽大衣袖的遮掩下,只露出了一小节指头。她怔了怔,皇上似乎并不气愤,震惊,或者是失望,从他的肢体语言来看,他很平和,心绪起伏应该不大。但是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又似乎不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喏。”她恭敬道。

  “罢了罢了。”荣祯帝一摆手,“朕酒喝多了,事也交代完了,先回寝殿了。少卿,洛小姐不常来宫中,你替朕好好招待她,切勿怠慢了。对了,天黑了,今夜的月亮和星星好似特别亮,你们俩去逛逛罢,替朕赏赏,改日朕再来问你们。”说罢,便由王福禄扶着离开,当真一副醉酒的模样。

  放在不知情人的眼里,他是因爱妃爆出丑闻,又喝了几杯酒,这才心神俱疲,不胜酒力。

  落在洛菀眼里,可就不是这样了。之前席间孟婉芸说的那番话,此刻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里,皇帝这般早早离开,感情是想撮合他俩呢!

  皇帝离开后,裴少卿执起酒杯,遥遥冲她一敬,道:“洛小姐身份尊贵,又是个女儿家,不知令慈可否寻个师傅,私下里教过您一些防身武术?”

  洛菀将酒一饮而尽,道:“不曾。”

  “那府中三少爷呢?”

  她道:“亦不曾。三弟如今年幼,洛家注重文学,想必日后他大了,若能做官,应该也是个文臣。”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裴少卿便道:“不如我们去荷花池看看吧?”

  洛菀点头道:“甚好。”

  二人并肩往翊坤宫中,身旁带的人不多。他带了一个护卫,她带了碧秋。护卫和碧秋在前面打着灯笼,默不作声。等走了一段路,裴少卿才开口说道:“洛小姐先前来过翊坤宫罢?”

  “回王爷的话,贵妃生辰那日,在翊坤宫小坐了些时日。”知晓他要问什么,她继续道,“不过坐在偏殿中,女眷们聊会子家常,说会儿话,再瞧了瞧殿中的牡丹花罢了。”

  “娘娘宫中的荷花,最拿的出手,”他笑道,“也不曾让诸位女眷瞧瞧吗?”

  “天气炎热,哪比得上殿中凉快?更何况,这么多女眷,荷花池旁蚊虫多,若真去了,必得燃浓浓的香薰虫,这样便太让娘娘费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