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妻妹
鹿梨2020-10-14 17:592,072

  裴少卿淡淡道:“贵妃盛宠,听说她甚招蚊虫,所以,药局时常备着驱虫药。只需吩咐宫女去拿即可。”

  “是吗?”她笑笑,“我不常来宫中,对后宫并不熟悉。那日事情多,娘娘殿中许是忙不过来,忘记了也未尝不是?”

  前方的灯笼光芒幽幽,照的石子小路一晃一晃的,叫人眼花。两人来到了荷花池边,里面的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重新换了净水,又栽了新的荷花。枝条上带着花苞,估摸着过个三五天便会开了。

  虽然一切如新,但经历过的人,总觉得荷花池的水,是血水,是浸泡过尸体的水,不干净,隐隐约约中,还能恍惚瞧见水下有一双双瞪大的眼珠子,令人心悸。

  恍惚中,她听见裴少卿道:“这便是发现尸体的地方。”

  “嗯……究竟是谁?手段这样残忍。”

  “死者已逝,”他缓缓道,“而如今我们需要做的,是给她们一个交代。”

  洛菀回过神来,神情变得正色严肃,她问道:“王爷,死者的身份可令人查过?”

  她专注于池子,并没有注意到裴少卿走到哪去了,只听见他的声音:“查过了,名单在梧桐阁,明日本王会命人给你拿过来。”

  “多谢。”她道。

  “哎呀!”

  她突然惊呼一声,荷花池外圈是用仔细挑选过的石子铺的,光滑平洁,但不知为何,她踩到了一处高高凸起的地方,往池水里重重摔去。按照她的功夫,反应速度快点的话,是能发现并阻止的。

  然而,“咚——”

  响亮而又清脆的落水声传来,闻声赶来的碧秋看见洛菀掉进水里,连忙扑声跳下去,托着她往外面浮。

  等两人湿淋淋的爬上岸时,裴少卿和护卫才赶过来,关切道:“洛小姐没事吧?”

  “阿嚏!”洛菀打了个喷嚏,搓了搓肩,一边给自己的衣裳拧干水,一边冷冷道:“无事。王爷身手这般好,竟未发觉我掉水里了?”

  “夜黑。”裴少卿道,“不曾瞧见。”

  呵呵,好个无法反驳的理由。

  “小姐,咱们回去吧。别着凉了。”碧秋用衣袖替她擦拭水珠,着急道。

  裴少卿赞同道:“洛小姐,回去让太医瞧瞧。”

  “多谢王爷关怀。”洛菀盯着裴少卿,一字一句道。

  匆匆向他行个礼,洛菀便与碧秋回水月楼了,吩咐翠桃多打几桶热水,让她们两个好好洗一番。

  两人泡在木桶里,一旁的翠桃端了根小板凳,坐在桶边嗑瓜子,眨巴着眼睛盯着她们。

  半晌,碧秋闭着眼,轻轻叹口气:“小姐,奴婢知道您的意思,只是……唉,心疼您啊!”

  洛菀笑道:“既然知道他的主意,自然不能如他的意。”

  翠桃嗑瓜子的动作顿了顿,她歪歪头,有些疑惑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傻丫头,”洛菀嗔笑道,“吃你的瓜子罢!不知者无畏,听不懂比听得懂要好得多。”

  到了第二日,洛菀打算和翠桃一起去德妃宫中,听说音儿今日进宫了,正巧与她许久不曾相见。

  音儿,本名楚音,是德妃娘娘的亲妹妹,姐妹二人感情深厚,宫中日子难打发,她便时常进宫陪姐姐说话。

  德妃居住在乾德宫,离皇上的灵宝殿隔的远,得走许久才能到。

  洛菀到的时候,殿中只有音儿一个人,她说德妃去尚衣局量制新衣的尺寸,为过年做准备。大约一个时辰后便会回来了。

  “菀姐姐,我听说摄政王为人特别凶狠,杀人如麻,面不改色!是真的吗?”楚音环着双肩,害怕地怂了怂,好奇地望着她。

  洛菀笑着弹了弹她的额头,道:“你啊……虽然传闻是这样说,起先我也这样觉得,但真正与他有过交集后,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感觉。但有一说一,他心机深沉是真的。要是生作女子,进了皇宫当妃子,怕是难逢敌手,一路直奔皇后宝座!”

  “啊?那听起来也挺可怕的!”楚音颤声道。

  “所以啊,”洛菀严肃道,“对于摄政王,能避则避,知道吗?”

  “嗯嗯!”楚音连连点头,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

  见状,洛菀满意地笑了笑。

  还没说几句话,便有宫女匆匆入殿来报:“二小姐,皇上来了。”

  “姐夫来了?!”楚音欢呼一声,神情雀跃,“快请进来!”

  “喏。”宫女应声退下,随即便见一身着明黄龙袍的男子,携着一众太监婢女缓步而来,面露矜娇,天子傲气凌凌,才十九岁的男儿,模样自是面如冠玉,风流倜傥。

  楚音见到他后,忙提起裙摆,快步上前,拉着荣祯帝的衣袖,撒娇道:“姐夫!”

  洛菀瞧着她的动作,心中露出一丝诧异和困惑,却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她弯腰一福,道:“臣女见过皇上。”

  “平身。”荣祯帝道。

  随即他用食指轻轻刮了刮楚音的鼻尖,嗔笑道:“已经是十五的大姑娘了,还这么没大没小的。见着朕应该叫皇上,而不是姐夫,可记住了?”

  楚音晃了晃他的胳膊,道:“不要嘛!您虽贵为天子,是皇上,却亦是音儿的姐夫,姐姐的夫君。换作寻常人家,不都是这样叫的吗?而且音儿知道分寸的,有外人在时断断不敢这样叫的。姐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最烦宫中这些繁琐规矩了。”

  她的嗓音甜糯糯的,很容易让人卸下心房,闻者皆高兴。果不其然,荣祯帝说的话虽然带有苛责之意,面上却是笑吟吟的,并未露出不满。

  “姐夫来找姐姐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荣祯帝道,“只是来看看她而已。”说着说着,他的神色黯淡了几分。

  楚音解释道:“姐姐去尚衣局了,姐夫不着急的话便等等吧,我让人去催催。”

  荣祯帝落座,喝了口杏仁茶润润喉,笑着说道:“不急。”

  “对了!”楚音脑中灵光一闪,她高声道:“左右也是干等着,前些时日我跟着别人学着新做了个风筝,还没放过呢!本想着与姐姐一起,可她最近好似很忙,没空陪我。姐夫,要不我们现在去放风筝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