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二:局中局
鹿梨2020-10-14 17:592,026

  “呵!一个个白脸小侍卫,娇弱得跟个娘们一样。扛不起大刀,驯服不了良马,还不如去唱戏说书!哈哈哈!”

  有人低低呵斥道:“羌奴王慎言。”

  被人冲撞冒犯,羌奴王顿时怒火滔天,正要回骂,却在看清此人时一缩脖子,讪讪住嘴。

  殿中热闹非凡,众人埋头交耳。蓦地,裴少卿咳嗽一声,接着,四下里便安静下来。

  半刻钟不到,两名侍卫一左一右守着一名宫女入殿。这名宫女眉目清秀,瑟瑟发抖,抬头怯怯望了眼四周,跪下身去,嗓音如蚊子般,呐呐道:“奴婢浣衣局宫女,筠香,给各位主子请安。”

  荣祯帝探头往前一看,问道:“何事禀奏?”

  筠香咽口水,十指紧攥衣角,颤声道:“回皇上的话,奴婢正是……正是救了靖南王之人。”

  “果真?”荣祯帝道。

  裴少卿冷眼看她,不咸不淡地补充一句话:“天子面前,若有虚言,视作欺君,是要杀头诛九族的灭顶之罪,你可想清楚了?”

  大约是杀头、诛九族的名头震慑力过大,吓得筠香开始结巴:“回……回王爷,奴婢所言,句句属实,不敢作假。”

  “本王且问你,伤在何处?”裴少卿道。

  筠香迟疑一下,才道:“胳膊。”

  裴少卿继而道:“还有呢?”

  筠香神情透出迷茫,一闪而过,随即道:“后……后背?”

  裴少卿步步紧逼:“后背哪儿?”

  渐渐地,筠香话中带了哭声,道:“奴……奴婢……左边……”

  荣祯帝看向裴少卿,问他:“如何?”

  裴少卿沉默片刻,殿中气氛逐渐紧张,众人皆知靖南王赏罚分明,救他一命,该赏!这名叫筠香的宫女,日后必会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步步高升,摆脱奴婢身份,自此飞上枝头变凤凰。最终定论如何,全看他的结果了。

  他道:“口说无凭,真假难辨,一验便知。”往下方一唤,“如霜,”随即有名黑衣劲装女子上前,“带她去偏殿。”

  “是。”如霜一颔首,领着哆哆嗦嗦直发抖的筠香离开,不过小半会儿,便又回来,她恭敬道:“主子,此女所言为假。”

  “啊?唉——”

  众人失望地叹口气。

  可惜了。

  裴少卿一挥手,示意她退下,随即对荣祯帝道:“皇上,恩人性命攸关,却有人浑水摸鱼,存侥幸之心,冒领功劳,欺君罔上,不知该当何罪?”

  荣祯帝怔了怔,看了看张贵妃,又瞧瞧裴少卿,再望望王福禄,露出一丝无措,道:“少卿,你觉得呢?”

  裴少卿恭敬道:“微臣不敢妄言,但听皇上旨意。”

  这……

  荣祯帝面露犹豫,该如何处置?杀了?不好,太过残忍。放了?好像不太合适,怎么办?以往这种事,皆有少卿处理,他一向不理政事,少做决定,顿时有点无措,迷茫和困惑。

  磨蹭半天,他试探着问道:“要不……贬出宫去,此生不得进宫?”

  裴少卿不卑不亢道:“但听皇上旨意。”

  荣祯帝一招手,吩咐王福禄即刻去办,随后长舒一口气,喝口茶,给自己压压惊。

  “皇上,”裴少卿又道,“事态紧急,性命攸关,若不能将恩人找出,解她的毒,微臣愧疚难当,是以,恳请您恩准,允许微臣的属下,分男女眷带往东西偏殿查验,只需半刻钟不到。”

  “准了。”荣祯帝一拍案。

  才过片刻,方才还热闹的正殿,一时变得寂静,只零零散散留有几人:皇帝,贵妃,靖南王,以及各自的随从、宫女、太监、侍卫。

  隔了小会儿,一名黑衣男子来报:“皇上,王爷,属下一一查验过,无人符合。”

  话音刚落,查验西偏殿女眷的如霜返回正殿,弯腰道:“王爷,其余女眷皆无异样,唯有一人,宁死不肯脱衣,问起缘由,却支支吾吾,答不出所以然。之后如何,还请王爷示下。”

  他道:“何人?”

  如霜道:“刑部洛尚书之女,洛菀。”

  “她啊?”荣祯帝一拍额,恍然大悟,“朕记得,她送了一幅百花齐放春景十字绣图,以贺爱妃生辰!”

  闻言,裴少卿眸瞳一片幽黑,深不见底,他笑笑,对荣祯帝请示后,便迈步往西偏殿走,冷然道:“去瞧瞧。”

  西偏殿,厢房。

  门口重重侍卫把守,而里面,只空荡荡立有一人。

  洛菀推开窗子,仰头望天,银河上繁星点点,月光映射,宛如天河,浩瀚无垠,这样的景色,好美啊。

  “咯吱”一声,虚掩的木门被人推开,随即有脚步声接踵而来,铿锵有力,咚咚作响。

  裴少卿来时,瞧见的便是一幅“窗边美人赏月图”。他沉声道:“洛小姐?”

  “王爷,”她并不回头,仍旧痴痴盯着明月,怅然道:“世人常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事难料。可小女觉得,人定胜天,我思及即我想,我想即我所见。人若分离,必会用尽全力,定要留住。月若阴缺,必造一轮弯月,使日月同升。天若拦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您说,我蠢不蠢?”

  这些话,问的莫名其妙,与救命恩人、刺客一事全无关联,可落在裴少卿耳中,落在他心上,他好似明白。

  人哪,涉及理想、感悟的话题,总会多聊几句。我说一句,你接一茬;我再哭诉几番,你又缅怀抒情。来来往往,逐渐推心置腹,对感情升华,多多益善。

  哪知,裴少卿道:“是非对错,聪明愚蠢,谁能定夺?”便再无下文,继而直奔主题,“洛小姐,为何不肯由如霜查验?”

  “王爷,”她淡声道,“我并非您的救命恩人。”

  裴少卿冷声道:“是与不是,一验便知。”

  “放肆!”

  洛菀喝道,怒气腾腾,转身盯着他道:“我堂堂洛白氏嫡女,自小娇养,身份尊贵,岂会撒谎诓你不成?更何况,当您的救命恩人,常人自是求之不得,我若真是,岂会故意隐瞒,白白丢掉此等好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