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一:谢玉憬
鹿梨2020-10-14 17:592,002

  天子圣驾亲临,加之五大部族齐聚,无论正殿和后殿,俱是守卫森严,每隔半个时辰换一轮。如若谁细心点,就能注意到轮换的人数,较之先前,突然多了足足两倍有余。

  后殿门槛处,一名青衣华服男子浅笑吟吟,安然踱步,一步步踏过台阶。

  在他迈向第三台阶时,另一名绿衣女子缓步而来,两人一前一后,相继踏上石阶。

  方才落荒而逃,仿佛劫后重生,心脏怦怦跳个不停,竭力平稳呼吸,这才定下心神。洛菀端手腹部,双眉微蹙,步子略微僵硬,像是故意避开某处,但人走动时,难免身子会牵动,纵使她已经很努力控制,依旧有连绵不绝的痛楚传来。

  提起裙摆,正欲踏上台阶,余光斜斜一瞥,瞧见一抹藕粉色一闪而过,速度之快,几乎会误以为是错觉导致的眼花。

  可她很清楚,是一样形似鸡蛋,又扁又椭圆的物件,如同……花瓣。

  停下脚步,她呢喃道:“花瓣?藕粉色?”

  适才不久前,她才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两者联系在一起,只需稍稍动点脑子,便知道此为何物。

  荷花花瓣。

  想到这里,她不禁疑惑地抬头,正巧前面那人转身,向她看来,躲闪不及,两人视线交错在一起。

  她当即噙上笑,落落大方,善意提醒这人:“公子,您的靴子底脏了。”

  那人起先面露疑惑,随即低头一看,拈起一瓣荷花,怔愣片刻,才失笑道:“果真。”

  他这一笑,看得洛菀不由呼吸一滞,好温柔的人哪。堪比春风拂面,山泉入喉,淡笑间暖意初升,亲善舒适。

  这人发束白玉银冠,着天水淡青长袍,外罩矾白轻纱,腰挂镶字碧玉佩,手持玉骨小扇,轻轻一摇,颇有文人雅士凛然之风。眉目如画,眸含溪泉,点点星辰,一举一动中温润如玉,好似雪山之巅,霜雪融化,掀起缥缈虚无的冰雾。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这美色,好诱人,正对她的胃口。

  他吟吟笑道:“久闻荣盛女子,秀外慧中,知书达礼,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洛菀矮身,一福礼:“刑部尚书嫡长女,洛氏,洛菀,请世子殿下安!”

  那人一愣,继而拱手,恭敬行礼:“青垣二世子,谢玉憬,见过洛小姐。”

  嗓音温润,干净,悦耳动听。容貌上乘,说话声亦是如此。

  皇族中人,常有信物傍身,以便辨别身份。譬如她,发髻戴的白玉莲簪子,腰间别的刻有“洛”字的白玉佩,足以表明她是何人。再比如谢玉憬,他的玉佩上,镶有“青垣”二字,字体与荣盛稍有差异,但稍微仔细点,便能辨认得出。

  两人站在台阶说话的间隙,一名小太监急匆匆跑出来,一个不留神,踩滑脚往前摔去,谢玉憬顺势一拦,伸手将他扶住。

  小太监一抬头,感激地道谢,随后道:“二位主子,还请赶紧回席上。”

  谢玉憬温和问道:“发生何事了?”

  小太监谨慎地凑近,悄悄道:“宫中出现刺客,差点伤人性命!”

  洛菀惊呼一声:“当真?”

  太监点点头,焦急道:“奴才不敢妄言!”

  说完后,他急忙行个礼,便绕过两人往外走。余下谢玉憬与洛菀二人,谢玉憬侧身一让,谦逊礼貌道:“洛小姐请。”

  “多谢。”洛菀道,随即迈步往前走,走了一步台阶,与他擦肩而过时,不知怎的,右脚踩到一颗鹅卵石,虚虚一晃,身形一摇,堪堪要跌倒,却被人拦住腰,稳稳扶住。

  只听见这人道:“夜黑路滑,小心,留神脚下。”

  她借势站起来,一抚鬓角,温婉一笑:“多谢世子。”

  转身的一刹那,在谢玉憬瞧不见的地方,她冷然一笑。

  雕虫小技。

  习武之人,纵使夜黑路滑,踩着石子旋身一跃即可避开,何谈会跌倒?只是对方故意试探,她何必扫兴?看来,这位世子殿下,来荣盛的意图可不简单。

  回到正殿,她慢慢坐在软垫上,喝口青梅酒,看向对面,裴少卿尚未回来。视线顺着往上移,见龙椅上的荣祯帝满脸惊慌,坐立不安,与他神情相似的,是旁边的张贵妃。

  “菀菀,头还晕吗?要不让太医瞧瞧,煮碗醒酒汤?”孟婉芸道。

  她回过神,笑笑:“无妨。对了,薛小姐的剑舞如何?”

  说起这个,孟婉芸眸中露出钦佩,赞叹道:“刚柔并济,新颖别致,当属一绝。”

  “唉!”洛菀叹口气,“可惜了,未能一饱眼福。”

  气未叹完,便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呼不出,吸不回,直憋的闷声咳嗽。她接过孟婉芸递来的茶水,赶紧一饮而尽,翠桃帮着拍拍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正殿高首之位处,裴少卿走到皇帝身侧,附耳说了几句话,随后总管太监王福禄一拍掌,舞姬相应退下,乐师停止奏乐,大殿中一时安静得很,连有人咽口水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诸位,”裴少卿朗声道,“宫中遭遇两名刺客,他二人武功高强。本王与他们交手时,险被中伤,所幸得人相救。可不幸的是,本欲射中刺客的短箭,却误打误撞射中本王的救命恩人。这几枚短箭的箭头,无一例外,都淬了毒。若无解药,半个时辰之内,必将毒发身亡,浑身皮肉溃烂而死。”

  “对方蒙着面,不知身份。救命之恩,本王感激不尽,却不想一命换一命,还望恩人站出来,本王好献出解药。”

  顿时,正殿中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天子皇宫,何人竟敢如此大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佩服!佩服!”

  “嘁!老子还以为荣盛多了不起,没想到啊,皇帝寝宫也能出现刺客。看来这些侍卫,全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懦夫!”

  “哈哈哈!遏丹大王说的是,这些细皮嫩肉的白面侍卫,还比不上本王王帐中的宠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