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蒙面黑衣人
鹿梨2020-10-14 17:592,030

  鼻尖微微翕动,一股清丽百合花香蔓延开来,个中又夹杂着一缕麝香味,更像洋金花的味道。

  “奇怪。”洛菀一歪头,面露困惑。

  空想不如行动,当即攥紧袖中双刀,步步靠近荷花池,离得越近,香气越浓,冲得人头晕目眩。

  彼时,一道悠扬清脆的箫声,在黑夜中缓缓响起,如昆山雨露泣,寒泉激流撞,虚无缥缈又清冷。箫声和着花香,她揉揉太阳穴,视线逐渐迷糊起来,荷花绿叶影子重叠在一起,摇了摇头,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说时迟,那时快。一柄玉箫携着凛凛冷光,直逼她的后心窝,劲道之大,激气四周一地枯叶,“咔嚓咔嚓”连连作响。

  在玉箫离她紧紧一指宽时,洛菀原本迷茫的眸瞳骤然清明,随即,弯腰,持刀,防守,进攻,一气呵成,像是早已等候多时。

  “锵——”

  玉箫双刀一碰撞,激起零星火花,点点光亮中,将交手的两人照的清清楚楚:一个与她模样打扮相似的,蒙面黑衣人。

  洛菀低声喝道:“阁下伺机而动,以箫声迷我心智,又突然狠下杀手,究竟与我有何深仇大恨?!”

  刀光箫影中,对方默然不出声,招式却越来越快,手中以玉箫作武器,灌满内力,一击如能命中,便能令她五脏六腑俱碎。

  “阁下听我一言!”洛菀鼓足力气,用双刀架住玉箫,额角冷汗涟涟,被逼得步步后退,“我误打误撞进了一条密道,出口正是这座园子,所有的一切皆属偶然,并非有意。至于阁下为何藏匿于此,我不知道,也没兴趣打探。”她用刀尖拨开笛子,尽量柔和些嗓音,“所以,咱们能和和气气的聊会儿天吗?动刀动枪的,多不文雅。”

  对方似乎被她说动,面上闪过一丝犹豫,她继续趁热打铁道:“你我都是身着夜行衣,各自有各自要做的事,何必如此呢?再说,你若真要取我性命,而我势必不会让你得逞,必定拼命对抗,一来二去,没一柱香的功夫是解决不了的。动静闹大的话,将四周的宫女太监引过来,岂不是得不偿失?害了我,也害苦了你自己。”

  “不如这样,我数三声,你我同时松手。”她小心翼翼道,见这人没答话,神色却和缓几分。

  “一。”

  双刀主动松了松。

  “二。”

  玉笛挪开了一点位置。

  “三!”

  两人双双收手,分别倒退数步,彼此中间约隔有一丈宽的距离。

  她拍拍衣袖,正准备溜之大吉,万一这人又反悔要灭口,岂不悲哉?刚转身打算折返进入密道,不曾想,从密道里钻出一个人来:玄青衣袍,黑玉金冠,腰挂玉笛,一双剑眉紧紧簇起,神情透出不满,似乎嫌弃密里的污秽和肮脏。

  糟糕!

  祸事日日有,今日特别多。

  摄政王,裴少卿,他赶来了!

  三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他,他又瞪着你,面面相觑,沉默不言,一股难以言喻的肃杀紧张感,如藤网般笼罩在园子的上方,闷得人透不过气来。

  裴少卿冷冷一笑,嘲讽道:“同伙碰面?”

  洛菀仰头,轻轻叹口气,心中无奈道:王爷,我能说事情不是你看见的这样么?虽然很巧合,我和他都穿着黑衣,拿着武器,偷偷摸摸聚在一起。但是……我俩真的不认识啊!哪有同伙一见面便下杀手的?!

  “王爷,其实……”她无力地辩解。

  “铛——”

  对方并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执着一柄玉箫突然冲上前去,右手如毒蛇血口般张开,直取裴少卿的咽喉软骨。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能脱身吗?

  回答是:当然不能!

  洛菀犹豫一下,便握紧双刀,加入战局。心中天平摇摆不定,说实话,她有点迷茫和困惑。按照洛煊的吩咐,摄政王,该杀!

  可是,按照系统君的指令,任务之一是阻止摄政王黑化,并非取他性命。随即她转念一想,若他死了,不就无法黑化了?这也算间接完成任务罢?况且,如今有高手相助,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想通这点后,她当即全神贯注,与黑衣人互相配合,专挑裴少卿露出的空门之处下手,裴少卿要对付两人,自顾不暇。这个时候,当然更易得手。

  系统君:宿主,啊啊啊……住手!快住手啊!

  洛菀道:“原因。”

  系统君:摄政王不能杀!

  洛菀:“说原因!”

  系统君:总之……总之你不能杀他。穿书世界中所有人都可以,唯独他不行。一旦他死了,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唉!”她重重叹口气,现在不是细想的时候,可方才那个念头,只是钻了文字空子。只得收手,退出战局,打算溜回密道。

  可惜,好似有点晚了。

  “嘭——”

  一阵巨大的动静,将邻近的宫女小太监们吸引过来,不整齐的脚步声接踵而来。与此同时,荷花池内的东西,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莹莹月光下,荷花被激气的水流冲向地面,带着淤泥的莲藕,被水气连根拔起,撒了一地,那十一具女尸,正安安静静地浮在水面上。

  有的双眼瞪的如铜铃般,月光映射下,好似溢满不甘和怨恨,仿佛随时随地,便要立起身子,用那长长的指甲,向害死她的人索命!

  三人齐齐望了望,其中两个黑衣人,心有灵犀般,默契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个翻过墙头逃走,一个跃进老井里遁走,双双消失,只余裴少卿一人脸色难看立在原地。

  “啊啊啊!!!”

  被动静吸引,赶过来的宫女打着灯笼,远远地瞧见荷花池里的数具女尸,当即吓得大叫,白眼一翻,呼吸一滞,提着的木杆子落在地上,整个人顿时被吓的昏过去。

  “死……死人了!”

  太监尖锐的嗓音响起。

  紧紧盯着那口老井,密道,裴少卿的眸瞳一片幽黑,不辨喜怒。很好,天子皇宫,贵妃生辰,部族齐聚,如此盛重的日子,却刺客丛生,水中惊现浮尸。今夜,看来注定不太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