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荷花池女尸
鹿梨2020-10-14 17:592,053

  俗话说,世事难料,人算不如天算。

  本以为凭借一点小聪明,便可使诈侥幸逃过一劫,奈何裴少卿终究是裴少卿,她一时得意忘形,失策了。

  五指紧紧捂住胳膊,汩汩殷红鲜血顺指缝而流,空气中弥漫出一缕腥味。皮肉往外翻的伤口处,一枚小巧精致的六棱短箭,准确无误地插在血肉里,只需稍微深一点,便能划破臂内筋骨,甚至乎,割断整个手臂。

  望着左肘,她深吸口气,觉得这个伤口彼时正咧嘴大笑,耀武扬威地嘲笑她的愚蠢。耳畔原本蝉鸣声四起,这时,却不知为何陡然寂静,气氛变得肃杀和紧张。如紧绷的琴弦般,指尖稍稍一用力,它便会断开。

  “万夫莫敌摄政王,”撕下一截袖口,草草打个结,绑在胳膊处,洛菀淡声道,“玉面郎君裴少卿。今日一过招,果然名不虚传。”

  “嘶——”

  手里没个轻重,布条牵扯到伤口,掉了一块黏着肉的皮,被这么狠狠一刮,顿时钻心般疼痛难忍,却不能出声,硬生生忍住。

  “短箭一枚,小小薄礼,还望阁下笑纳。”裴少卿冷然道,“下一次,就不单单是未淬毒的箭头了。”

  从方才的动作来看,对方步伐轻巧灵敏,狡黠迅速,基本功扎实,勉强称得上高手二字。近日,遏丹、羌奴、青垣、昭月、赤狐五大部族齐聚荣盛,来意是贺张贵妃生辰,但暗地里是否有所别的行动,这就不得而知了。

  恰逢此时,有人趁夜一路跟踪他,目的何在?顺路?这等拙劣说辞,怕是只有傻子才会相信。听这人的口音,不像五部族的人。莫非,是他在朝野中的政敌?

  月色如霜,自银河倾斜而下,在这皎皎光亮中,裴少卿只瞧见一双秋水濛濛的眼眸,带着森然笑意,不咸不淡,冷冷回望他。从她翕动的嘴唇,他读出了四个字:“敬请赐教。”

  “锵——”

  鸳鸯双刀一交错,凛凛冷光一闪,发出低哑而沉重的声音。

  另一厢,裴少卿淡淡看着,双手负于身后,像看个跳梁小丑似的,并不过多在意。只是在看见那双刀时,略微怔了怔。

  一道身影携着劲风直逼身前,他却不急不躁,等人靠近后,才伸出右手,从袖囊中弹射出一连串东西,以食指和中指作弯弓,内力灌满汇聚指尖,从东、西、北、东北、西北五个方位,各自射出一枚短箭。

  像是早已料到他的举动,洛菀旋身一跃而起,手持双刀,抬手从他头顶上方穿透直下,不料裴少卿一弯腰,转身躲过此击,他的后背跟长了眼睛似的,又弹出几枚短箭。

  夜色浓黑如墨,洛菀虽承袭了原身女主的功力,浑然融为一体,但到底不熟悉,一招一式间略显生疏,加之她贯来眼神不好,躲避裴少卿的一掌时,不曾过多留神旁的,是以很不幸的,她又中招了。

  堪堪后腿几步,洛菀抚着胸口,锁住几处穴道,又奋然冲上前去,只听见“呲啦”一声,传来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她的外衣,被箭头划破了,眼见白色的裹胸布隐隐露在外面,迎风摇曳。

  “混账!”

  “无耻!”

  “登徒子!”

  洛菀暗骂几声,闪身绕进假山后,却误打误撞发现一条密道,洞里黑黝黝的看不清楚,来不及多想,她心知打不过摄政王,于是当机立断,直接钻进密道里。常言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打不过人家别硬撑,先溜之大吉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自穿进洞中后,她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颗夜明珠,泛着幽幽光芒,将里面的形容照的清清楚楚。

  这的确是一条密道,不知为何建造在皇宫一处僻静园子里。顶上每隔少许距离,打有几个孔,孔眼不大,约有一枚钱币般大小,倘若此时是白天,日光透射下来,在密道中便能走动自若了。

  走了大约半柱香,密道的尽头,是一连串竖长木梯子,她伸手一摸,两侧石壁布满湿润的青苔,偶尔能听见水珠嘀嗒声。

  收了夜明珠,她开始往上攀爬,木梯子因是悬空挂在石壁上,人的双脚一踩上去,便会晃动,所幸她身姿轻盈,不费吹灰之力便爬了出去。

  站在上面,借助朦胧月光,洛菀发现这条密道的尾端,竟然是一口枯井。

  她四下里环望一眼,原来才从园子里出来,又进入了另一个。只是这个与方才的相比,委实华丽得太多。排排琼花树靠在白墙上,底下一堆枯黄的落叶,在她的正前方,是一方荷花池,粉花绿叶,衬着银灰色的柔和月光,大有误闯西王母瑶池宫殿的错觉。

  荷花清丽淡雅,别有一番风味。洛菀不自觉一步步靠近,想做个采花贼,折一枝带回去送给翠桃和孟姐姐。却在她抬脚的一瞬间,敏锐地察觉出一丝不妥来。

  这座园子里,还有别的人。

  而这人藏着,并不打算现身。

  她低声喝道:“谁!”

  良久,一片寂静,并无半点动静。洛菀蹙了蹙眉,明明觉得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妥。她抽出双刀,旋身而跃,与此同时,掌中握着的两把刀如回旋镖般,往外一飞,“蹭蹭”削落一地碎叶,又回到她手中。依旧没有别的动静。

  她担心裴少卿快追过来了,于是打算迅速离开此地,余光一瞥,却瞧见荷花池里层层碧叶掩映之下,有一抹鹅黄中带白的物件,与池水、月光相照,显得尤为突出。

  洛菀紧握双刀,步步逼近,右脚尖一踩地,带起一根干枯的树枝,往前一踢,将浮在池水面的叶子撩开,露出了真容:赫然是一具女尸!

  顿时低低惊呼一声,随即,她不再犹豫,凝聚内力于掌心,对着荷花池猛然一震,顷刻间,绿叶和粉花被弹开,她也因此看清了水下的情形。

  一具、两具……

  六具、八具……

  她数了数,总共有十一具尸体,且无一例外都是女尸。

  直到这时,她才察觉出,空气中好似有一股异样的花香,仔细一嗅,便觉得浓郁扑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