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刺杀
鹿梨2020-10-14 17:592,065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有薛宝玔达志入营。何人敢说女子不如男子?

  从候府娇娇贵女,一朝隐姓埋名改头换面,凭借自身努力步步高升,踏踏实实,最终才成就这样一位巾帼女将军。可叹可敬哪!

  吃口闲茶、唠几句磕的功夫,那厢薛宝玔已换好衣装,自珠帘后方轻纱遮面而入,着一袭暗纹鎏金黑步裙,绣有一朵并蒂玉莲,墨发浓如瀑布,只余一只玉簪松松束着,神采奕奕,潇洒自若,从殿后慢悠悠行至中央,眸亮眉扬,朗朗高声。

  “臣女献丑,谨以一曲剑舞‘霜花浓’,庆贺贵妃丽姿永盛,琼华玉路!”

  一柄长剑自她右袖中滑出,霎那间光芒熠熠,耀眼夺目,执柄,弯腰,旋身,纵跃,俯肘,扫堂腿,腾空一跃,步子干脆利落,剑身嗡声鸣鸣,一派凛然霸气之感。

  身手敏捷,舞姿柔和与剑气逼人相调,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令人眼前一亮,倍感新颖别致。洛菀瞧得津津有味,眼珠子滴溜溜转过来转过去,手上动作却不停,一个劲儿地剥瓜子。等哪日得空,一定要下帖子亲自去候府拜访,与这位薛小姐比试比试。

  后殿门口,内侍小太监携着拂尘急急闯进来,方才听宫女报备了一件事,心中着急万分。正欲告知荣祯帝的贴身太监王福禄时,却被人拦下。

  “慢着,如此莽撞慌张,出何事了?”

  小太监上下打量他一眼,猜测许是宫中侍卫,遂推开他道:“大事大事,劳烦大人让个道,奴才有要事禀报王公公。”

  这名侍卫挡在门口,如山石般一动不动杵着,冷着脸色道:“我乃是靖南王府的侍卫,此刻殿中一派喜庆,贵妃生辰之日何等重要,若为小事惊扰皇上和娘娘,这罪责你担当得起吗?!”

  小太监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道:“此事的确事关重大,只有皇上才能做决断。”

  侍卫道:“公公不妨告诉我,我再通传于王爷,王爷与皇上情同手足,想必这样比公公直接闯进殿中来得妥当些。”

  这事很是蹊跷,但小太监心中念着方才听到的事,来不及细细品味,既然有人愿意做这个冤大头背黑锅,倒不妨推给这个侍卫。想通这点后便将那骇人听闻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侍卫,随即见他答应,这才匆匆忙忙离去。

  侍卫皱眉思虑一番,返回席上附耳凑近裴少卿,压低声音转达了小太监的话,随后,裴少卿低低嘱咐交代他几句话,便起身独自离去。

  洛菀一心扑在薛宝玔身上,摸着下巴琢磨着:宝玔,宝玔,名字真好听,人长的亦是好看,英姿飒爽,颇衬她心意。浑然忘记自己身负重任,被美色迷了心窍。待回过神来正经时,刚巧瞧见裴少卿自后殿而出,玄青衣袍一闪而过,顿时大惊失色。

  顾不得懊恼和多想,对着翠桃和孟婉芸各自交代几句:“殿中闷热,我方才一时贪图口腹之欲多喝了几杯酒,正好出去醒醒神,透透气,你二人不必陪着我。”

  边拾起面纱,边匆匆往外走。绕过长廊渐渐地赶上了裴少卿的脚步,途中穿过一片茂密的小竹林,浓黑夜色下影子婆娑,倒有几分瘆人。眼瞧二人越走越远,来到一座好似荒废许久的园子,两侧假山众多,残花枯草遍地。

  越走越偏僻,洛菀忍不住警铃骤响:方才情况紧急,来不及多加思考,现下静心想,他为何走的这样匆忙?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莫非摄政王早已察觉到洛煊的意图,打算来个反将计,故意引她出去,来到这里后悄无声息的解决掉政敌的女儿?

  心里这样想,她有些动摇了。难道真的是瓮中捉鳖的陷阱?

  犹豫踌躇的同时,一时走神,无意中踩到掩在落叶中的枯树枝,安静的园子里,“咔嚓”一声响亮而又清脆,足够把摄政王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一瞬间之内,洛菀闪身绕进一座高大的假山后面,刚好遮住她的身形,随即凝神屏息,手握鸳鸯双刀,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速度快到在她意料之外。

  来了,与摄政王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它来了。

  对于武功高强的人来说,纵使一道目光,一声微不可闻的呼吸,都会造成自己一命呜呼。是以,洛菀紧闭双眼,放空思绪,竭力让自身平缓放松,脑中不停歇的转动,思考接下来的对策,该如何脱身,或者该如何再次跟踪他。

  肺腑处心脏跳动声,此刻尤为清晰,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洛菀试探着睁开眼,这一睁眼,便愣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一把闪着冷光的剑,正横在她的脖颈上,只需稍微一动,她便会血溅三尺。

  果然,摄政王非常人,看来,难逃一劫了。

  被人拿剑架着脖子,洛菀的思绪反倒清明许多,她变换嗓音,粗哑笑道:“王爷此举何意?”

  皎皎月色下,只见裴少卿冷笑道:“本王倒要问问,阁下一路尾随跟踪,又是何意?”

  看来,凭他的听觉和敏锐度,早在洛菀跟踪第一时间便被察觉到。若不是她踩到枯树枝,以裴少卿的心思,他估计会一直放任她跟着,只是她已经暴露,再装蒙在鼓中便委实不对劲了。

  洛菀暗自庆幸,好在她跟踪时利用随身空间,及时变换衣装,将玉莲发簪和玉佩收进去,换了一身夜行黑衣,全作男子打扮,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夜晚凉风袭来,她的后背被冷汗浸湿,此刻经风一吹,顿时沁骨的寒凉。顿了顿,她淡声道:“王爷既不知在下的意图,又为何用跟踪一词?或许,你我只是恰好顺路,仅此而已。”

  “呵。”裴少卿闻言冷笑,眸中杀机四溢,“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蓦地,很不合时宜的,洛菀冲着他轻轻一笑:“王爷你的人。”许是这句话着实来得莫名其妙,沉着冷静的摄政王,竟怔愣了片刻,便是趁着这个空隙,洛菀扭头侧身绕过长剑,矮腰钻出假山后,逃出了受裴少卿辖制的范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