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五:疑心
鹿梨2020-10-14 17:592,013

  刺客一事折腾了小半宿,待仓促落幕时,早已皓月高挂。大殿内坐着的人,无一不感困倦疲乏,却都努力撑着神,竖着耳朵,生怕错过什么惊天大消息。

  据摄政王所言,救命恩人已寻到,解药已喂下,只是此人淡泊名利,一心只愿守着一家老小、两亩农田,不想徒生是非,更是害怕暴露身份后被刺客报复,是以,恳请他隐瞒此事,切勿公之于众。

  听到这些话,众人齐齐叹口气,满脸失望,这名承载了许多期望的恩人,便成了一个皇宫遇刺传闻中,打酱油的火柴人。

  经此一事,时辰甚晚,大家也再无喝酒玩乐的心思,只想快快逃离是非之地,荣祯帝便开口,命众人各回各家,好好休息。

  盛德宝殿外,两侧侍卫开道,从大殿至宫门口的长道上,皆立着,羽林禁卫军更是严阵以待,高度警醒。

  洛家一席人往外走,在踏出大殿门槛时,洛菀回头一望,正巧与一道难辨喜怒的视线,交错在一起,碰撞出噼里啪啦的火花。她冲着那人遥遥一笑,后者目光平静,眸瞳一片幽深。

  “王爷,小女告辞了。”

  回到秋院后,翠桃困意浓浓,洛菀便让她早些去睡,命碧秋打桶热水,水里放些凝神静心的草药,准备泡个舒适的药浴。

  热气氤氲中,她盯着虚无缥缈的水雾,突然有点迷茫。

  今日与摄政王有过交集后,她反倒觉得不真切,一切的一切,分不清真假。

  进入穿书世界后,她一直存着许多疑惑,只是刻意压着,并未想起。

  她为什么会被系统选中?那个贯穿全书的背景,究竟是什么?她的最终结局如何?是幸福美满,凄惨悲凉,平平淡淡,还是别的?摄政王与女主之间的恩怨纠葛,会走向什么样的归路?

  她觉得脑子里一团浆糊,像身处层层迷雾中,散不了,拨不开,什么也看不清。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被人牵着鼻子往前走。

  想着想着,她突然有个可怕的念头。如果,她是说如果,自己死了的话,又会发什么呢?在三次复活机会用完后,发觉系统君只是危言耸听,她不过是睡了一觉,从医院里醒来,然后医生告诉她“你所看到的一切,只是做了场梦”,仅此而已。或者,她无声无息地消失,整个世界再也发现不了她存在过的痕迹。

  “小姐,”替她擦身的碧秋目光一滞,停留在某处,愣愣问道,“你后背的伤……”

  啊?哦,对了。她差点忘了,背部的鞭伤可是实打实存在的。

  碧秋不提,她又想着心事,一时倒没发觉,如今她一说,顿时觉得火辣辣的疼。

  “嘶……”

  她低低呻吟,竭力挺直脊背,不让伤口沾上水。

  碧秋急道:“我去拿药来!”

  不等洛菀阻拦,碧秋已龙卷风似的闪出去,待她拿着药瓶回来时,却看见洛菀手中捧着一盒不知从何处寻来的药膏,正艰难地给自己后背擦药。她忙接过药膏,解救了扭得跟麻花似的洛菀。

  擦完药后,洛菀趴在木桶边缘上,幽幽叹了一口气。

  “小姐,”碧秋突然道,“你还记得咱们初次相见吗?”

  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洛菀眯眼回想一下,笑道:“记得。那时候我们年纪都不大,你牵着碧春肉乎乎的小手,两人怯怯地看着我,鼻涕和眼泪敷在脸颊上,还混合着菜渣、锅灰,可脏了。我当时嫌弃,指着你的鼻子,又是嘲讽又是骂你,你那时候年纪不大,脾气却大,便哭哭啼啼地带着妹妹要来打我,打着打着,你就被我带回洛府了。说起来,咱俩可是不打不相识。”

  “是啊。”提起往事,碧秋也不住笑了笑,靠在木桶旁的小凳上,回忆起来:“当时我在想,你是谁?长的真好看,是天上的仙女吗?但是你又怎么能嘲笑我?我一定要一巴掌拍死你,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仙女也不能欺负人。一晃这么年都过去了。”

  洛菀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平静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闻言,碧秋笑出声,面容上的一点疑惑顿时消失,她摇摇头,像是如释重负般,轻松道:“之前有,现在没了。”

  “为何?”

  “奴婢是觉得,有与不有,又有什么区别呢?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也不能证实什么,就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碧秋道。

  洛菀深深盯着她,她知道,碧秋心思敏锐,关于她的身份,想必是有所察觉。

  “水要凉了,时辰也不早了。”碧秋突然道,“小姐快些洗吧,早早就寝,好好歇息一番,明日府中或许不会太过安生。”

  “好。”

  翌日清晨。

  昨夜睡得不安稳,脑子一直运转不停歇,想东想西,又因适应了这个身子,多年来早起的习惯根深蒂固,是以,一大早便醒了。

  她打着哈欠,面容愁苦。十指正浸在玫瑰鲜花汁兑的水里,身后,翠桃拿着篦子,替她梳梳头,缓解下疲劳。

  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碧秋走了进来,对她道:“小姐,方才老爷让人来传话,说让你去饭厅一同用早膳。”

  翠桃嘲讽道:“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奴婢记得,老爷以往可从未叫过您。”

  碧秋道:“今日阖家都在,怕不仅仅是用个早膳这般简单。昨儿个皇宫不是才闹了刺客么?”

  “究竟怎样,”洛菀拿帕子擦了擦手,淡淡道,“去了便知。”

  到了饭厅,除了洛煊,洛家的老小都到齐了。饭菜并未盛上,许是得等他来了才行。洛菀坐下后,身旁座位紧邻的二夫人李氏,冲她温和却怯弱的一笑,她想了想,对她回一一笑,礼貌问候道:“听闻前些时日二姨娘唤了咳疾,不知近些日子可好些了?”

  齐氏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夹杂着期盼,最后又转变为无奈,她笑道:“多谢大小姐关心,妾身自幼体弱多病,不碍事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