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四:美人计
鹿梨2020-10-14 17:592,038

  厢房内,一时间静默无话,只余下偶尔几声啜泣。

  洛菀盯着窗外,弯弯明月,诉不尽心中苦水与相思,她幽幽叹口气。这声叹气落在裴少卿耳中,让他误以为是其思念才溺毙的母亲。

  人天生对处于弱势的一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悯心,他沉默着,心房微微一揪般疼,这种感觉却只有一瞬,很快便消失了。

  良久,他沙哑道:“本王让太医来瞧瞧。”他并非怜香惜玉之人,却不知为何,起了善心,“女儿家留疤,总归不太好看。”

  算算时辰,他能大致估摸得出,鞭伤应是早晨受的,或许仅仅只止住血,便换衣裳进皇宫了。

  洛煊虽为他的政敌、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但他并非为一己私欲。洛煊利欲熏心,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尚书之位,他要的……是天子宝座!世人如何论定他裴少卿,他皆不放在心上,凡夫俗子的愚昧话罢了,要紧的是,荣盛的江山不能由奸人执掌,否则,天下百姓将会遭受怎样的地狱生活。

  他欲除之的,从头至尾,只有奸臣。

  而洛煊正是祸害江山的奸臣,可他的女儿,却是无辜的。

  铁面阎罗王虽狠辣,不择手段,却良心未泯,一心只为帮助皇帝。这话若说出去,普天之下约莫没几人会信,他裴少卿绝非逆臣,而是忠君的贤臣。

  洛菀摇摇头,苦笑道:“无妨,多谢王爷好意。只是这样的小伤,我早已习惯。府中常年备有药膏,回去令婢女上药便成,不碍事的。您不必担心,我自知留疤甚丑。更何况,宫中的太医,长着谁的嘴?听着谁的令?这都不好说,是以,小女不敢信他们。”

  她缓缓回头,凄凉道:“王爷,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望您烂于心,替小女死守住这个秘密。如今已验明,我并非您的救命恩人,可让我离开了?谣言害人,与您同处一室的时辰久了,对你我都不好。”

  裴少卿没说话,又沉默不言。

  她的伤痕的确是鞭伤,但这又能说明什么?不觉得太过凑巧吗?

  见他不说话,洛菀心中“咯噔”一沉,竭力稳住心神,放慢呼吸。隔了许久,才听到裴少卿轻轻开口:“嗯。”

  “呼——”

  洛菀心中长舒一口气,将解下的衣裳穿好后,对裴少卿矮身一福,行礼道:“小女告辞。”接着暗自腹诽,“后会有期。”随即迈步往外走,在经过门口拐角处时,她笑着对守在旁边的人道,“如霜姑娘辛苦了。”

  回到正殿的途中,她依旧提着神,不敢放松,仔细想想方才的话有无破绽之处。

  裴少卿的疑虑是对的,她的确受伤了。胳膊、腰窝处,都被短箭射中,依照裴少卿在大殿中的话,过不了多久,她便会毒发身亡。

  摄政王果然心机颇深,将刺客说成救命恩人,并借助皇帝之口,下令搜查,若有人敢不从,违抗圣意的同时,又露出疑点。

  当时究竟是何情形,他与刺客心知肚明。刺客中毒,且时间紧迫,只有裴少卿手中有解药。

  刺客若不现身,便只能等死。若承认他是“救命恩人”,表面占了好处,逃过一劫,实则亦暴露了身份,最终难逃一死。裴少卿大可杀了他,之后再随便找个人冒充“恩人”,或者谎称并没找到,总之,这看似是条生路,实则是死路。

  可他千算万算,却决计不会想到,刺客来自二十一世纪,系统君作靠山,身傍万能小空间。

  管他什么绝世奇毒,反正她有一瓶暖春散,可解百毒,怕什么?

  于是她赶紧将药粉抹在伤口,清理了血迹,随后想了想,又从随身空间里拿出软骨长鞭,反手狠狠抽了几鞭子,招招落在自己身上,直抽得冷汗直流,痛得浑身发抖,这才有了如今裴少卿看见的满身伤痕的模样。

  做到这个地步,常人看来,大多是疑虑尽消。然而她明白,摄政王不一样,他一定会继续追查,直到查出真相,当然,这再好不过了,正中她下怀。

  她会在裴少卿查她的过程中,让他明白自己的为人、生活,对她心生怜悯、敬佩和好奇,觉得她会成为他霸业途中最有利的助手,能成就他的大业。

  她要慢慢占据他的心房,成为他毕生难忘的女子。一个锦上添花,听从他、顺从他,不会因感情而阻碍他的女子。

  不错,三十六计,她使的正是美人计。

  对于摄政王而言,苦心孤诣劝诫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迷途知返,纯粹是愚蠢。那使用武力逼迫他?呵呵,亦是痴心妄想。

  要么,杀了他?这……算了吧。系统君说的,不能杀,这念头本就是她钻的一个空子,一时做梦。言情穿书世界,男主没了的话,进程怎么前进?

  除了这些,还能如何?

  那自然是征服他。

  想到这点,便有了刚才那苦情一幕。她打算塑造一个柔弱,却刚强的美人形象。处境艰难,却擅于隐忍,聪明睿智,理智大过情感,有野心,能成大事,谨慎细心的女子。

  想着想着,她想起了关键一茬。这本小说叫《摄政王黑化之路》,类似这种文,男主应该经历过背叛、抛弃、失望等负面事情,才会黑化,总之,得有个原因吧,那裴少卿黑化的原因是什么?

  因爱生恨?言情小说常见套路。可她记得摄政王不近女色,从未有过心上人。

  那就是父母抛弃?好友背叛?她想起来了,摄政王的身世,好像是个谜团,只知道他是个孤儿,没爹没娘没亲戚,那他怎么长大的?

  回到正殿,被遣散至偏殿查验的人早已返席,堂下议论纷纷,都在说刺客一事。洛菀刚坐下,便被人拽住衣袖,那人问道:“菀菀,怎么去这么久?”

  她拍拍孟婉芸的手背,含糊解释道:“我爱面子,后背有伤疤,不愿被人瞧见。所幸王爷心善,听我道明原因后便并未过多为难。”

  闻言,孟婉芸松了口气,放下心来:“那便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