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打脸
鹿梨2020-10-14 17:593,074

  荣盛王朝以北为尊,南为卑,西为上,东其次。靠近官道有一条街,名唤“盛安道”,亦为盛安长街,住的大多是高官贵族、簪缨世家。洛府居于此街,占地三千亩,分东、西、南、北四院,北院又分洛煊住的“长盛居”,洛菀住的“秋院”,以及一处多置厢房的院子。

  西院取名“长宁阁”,意为岁岁常宁,住的是二夫人齐氏湘华。东院取名“岁清居”,住有三夫人李氏兰鸢,以及二小姐洛秋妤、三少爷洛安。南院多为厢房,又分上中下三等。上房供皇亲贵胄歇息,每日有仆人打扫。中房多为要紧客人居住,下房自然为府中下人所住。

  岁清居。守门的小厮神思困倦,睡意朦胧,正斜靠门边坐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瞌睡。昨夜打了一宿的叶子牌,输了几两银子,精疲力尽,浑身酸软。一个猛抬头,模模糊糊看见三人一齐走过来,为首之人,神态惬意,悠哉悠哉地扔着果干吃,眼瞧只剩一步之遥,才打个哈欠,懒散一招手:“大小姐好。”

  洛菀睨了他一眼,轻呵一声,抬抬下巴,淡淡吩咐翠桃:“掌嘴。”又道,“一个看门狗,见了我竟不知起身行礼?莫非以为与我很是相熟?”

  小厮一抹鼻尖,手指上沾了几滴血,脑子里嗡嗡作响,莫名其妙挨了两巴掌,怔愣片刻,才扑通一声跪下去,重重磕了几个响头,连连求饶:“小姐恕罪!小姐恕罪!是小的有眼无珠,一时糊涂忘了规矩,不敢高攀于您,还望您大人有大量,此番饶恕我罢!”

  “起来,”洛菀踹他一脚,啧啧两声,颇为嫌弃,“跟我仗势欺人一样。去通传,听说三姨娘被罚,特来慰问一番,顺道与她一同赏赏花。”

  小厮顿时如蒙大赦,又使劲儿一磕头,这才爬起来,连滚带爬地离开。等人走远了,翠桃长舒一口气:“啊——”

  闻声望去,洛菀蹙眉道:“手打疼了?”

  “没有,”翠桃摇摇头,笑着说,“奴婢是觉得出了口恶气,心中舒畅。这人名叫黄三,是个名副其实的势利眼,狗眼看人低,仗着自家主子得宠,不把人当人。每每小姐去拜访,一说夫人身子不适,不宜见人;二说夫人出门了,实在不巧;三说还未起,先让您在门口等等,这一等,便是半个多时辰,也不请进去喝口茶。春秋凉爽倒还好,到了寒冬腊月、六月酷暑,那才叫可劲儿折磨人。更可气的是,这个黄三言行猥琐,总爱占人便宜动手动脚,仔细数数,咱们府里多少丫鬟遭他祸害?”

  洛菀凝神一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安慰道:“没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急。”

  没多久,李氏携着一众丫鬟婆子,踏着铺满鹅卵石子的小路,绕过长廊,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拉着洛菀,浅笑吟吟:“菀菀,天气渐热,怎么亲自来了?若想赏花,差人告诉我一声,我立即便把那几盆牡丹百合送去秋院,省得劳你费神走一趟。”

  洛菀躬身一福:“三姨娘说笑了,您是庶母,该我来拜访。这点礼数我还是懂的。”

  经她一提醒,李氏一拍额头,面露愧疚,懊悔难当道:“瞧瞧我这糊涂记性!”她一执洛菀的手,合在掌心里,诚恳真挚,“这个黄三,做事愈发懒怠不当心,若非今日你执意要相见,而我又恰逢禁闭,百无聊赖,他是万万不会通传于我的,等你走后,我再好生教训他一番!”

  “诶,惹得姨娘动怒,倒成我的罪过。”她抽出一手,反手拍拍李氏,莞尔道:“一个下人而言,总归卖身契在咱们手中,做错事拖去一个僻静地方无声无息打死便是,不必费神。”

  闻言,一直垂首默言于李氏身侧的惠兰一怔,随即笑道:“大小姐,黄三是奴婢一个远方亲戚,这些时日家中出了点事,他忙的焦头烂额着实不易,还请您高抬贵手饶恕他,奴婢回去后,定当好生劝诫一番。”

  洛菀抬袖一遮面,讶然道:“咦?我还当是哪个下人不长眼,主子们说话竟也敢插嘴?原是惠兰姑姑啊,幸好幸好,差点便祸从口出了。既然如此,便看在姑姑的面子上,勉为其难放黄三一马。”

  话中带刺,讥笑意味十足,但凡有点智慧之人便能听出,惠兰一恼,正要说话,却被李氏狠狠瞪了一眼,呵斥一声:“住嘴!”她又接着说,“让人备好茶水点心,茶要清茶,糕点要多掺点豆沙,”笑眯眯望着洛菀,“菀菀最爱吃了。”

  “等等,”洛菀拦住惠兰,“不必麻烦,一来我如今不爱吃豆沙馅,二来,”她似笑非笑道,“怎敢劳烦惠兰姑姑呢?”

  李氏一愣,疑惑道:“我记得从前你是最爱豆沙的,上至糕点,下至零嘴,必得要这个馅,怎么如今……”

  洛菀淡声道:“人心尚且易变,更何况一个人的口味?你说呢?三姨娘。”

  李氏回以一笑:“是吗?”

  二人一路有说有笑,言谈融洽和睦,岁清居占地面积不大,穿过长廊拐几个弯就踏上通往后院的石子小路。一丝热风徐徐吹来,洛菀一仰头,鼻子微微一动,唔,好清丽淡雅的百合花香,甚是好闻。她睁眼一看,两侧竹影婆娑,摇曳生姿。其间一方矮圆石桌,并五个小石凳,八方位处牡丹、百合、栀子交错,衬着一应假山翠竹颇有意境。纷纷落座后,丫鬟们手持银盏鱼贯而入,器皿盘上盛有吃食,依次是两盏茶,一碗糯米甜粥,一小碟栗子糕,一盘脆香南瓜子。

  李氏端起茶盏,温和道:“尝尝我这儿的碧螺春。”

  洛菀小抿一口,唇齿间清香四溢,细细品味,的确是好茶,却道:“碧螺春虽好,比起前几日进贡的玉泉雪茶却差上几分。三姨娘还不曾喝过罢?明日我挑个时辰,送一罐子给你尝尝。”喝茶的间隙,眼珠子滴溜溜一转。

  “让菀菀见笑了。”李氏一抚鬓角,笑道温婉,从容淡定:“只是……老爷说近日府中开销大,银子流水似的花出去,如今圣上推崇节俭之风,身为人臣之妻,我一个妇道人家没什么用,只能在这等微末小事,稍稍帮衬着点。”

  “妻者,必明媒正娶。”洛菀淡淡道,“行三书六礼,分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设宴于府,彻夜燃一对龙凤花烛,彼此剪断一缕发丝,打成同心结收在荷包里,意为结发夫妻。据我所知,三姨娘入府时未身着嫁衣,掀红盖头,只一顶小轿子悄悄从后门进,妻字虽为统称,但……您明白我的意思吗?”不等她回答,又继续说道,“今日我来是为两件事,第一,我这人不爱拐弯抹角,便直说了。母亲走了,掌家大权自然归我。第二,她的遗物不论是什么,我都要拿走,一样都不许少。”

  李氏笑意一僵,维持住身形,道:“菀菀,你年纪尚小,怕是……”

  洛菀莞尔道:“不会可以学,这不要紧。要紧的是,听说惠兰打碎了一个陶花瓶,碰巧是母亲送的生辰礼,没事,念在您的份上,日子不限,完完整整拼好后再送还秋院亦不迟。”

  惠兰心高气傲,跋扈嚣张惯了,顿时气愤,质问道:“你这不是诚心为难我吗?!”

  “不错。”洛菀颔首,笑眯眯地一招手,一个高大魁梧的小厮气势汹汹走上前来,她淡淡道,“按住惠兰。”

  李氏和惠兰尚在怔愣中,直到小厮童安走近了才慌张起来,颤声道:“你敢!”

  洛菀一垂手,从袖子里滑出一根粗麻绳,足有两指宽。她扭扭脖子,活动下筋骨,冲着李氏森森一笑:“我敢。”随即,翠桃挽起两袖,一甩裙摆,气势豪迈地奔过去,每逢李氏要逃时,洛菀便扬扬粗绳,将她困住却不绑,如老鹰捉小鸡般供翠桃玩乐。见火候差不多了,才眼神示意,与翠桃合力将李氏捆成粽子。

  于是乎,岁清居此刻的情形,于混乱中带了点有序,紧张中带了点好笑:惠兰被童安死死擒住,李氏被绑,四周围了一群丫鬟,叽叽喳喳。帮自家主子?闹事之人一是洛家嫡小姐,身份尊贵惹不起,二是一名凶神恶煞的小厮,众人大多是女子,天生力气小打不过。是以,一个二个犹豫踌躇许久,皆不敢上前。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妥善办法。

  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有人蹑手蹑脚意图溜出重围去搬救兵,被洛菀一个眼刀定住身形:“我看谁敢通风报信!信不信,我秋后算账?”大家伙儿纷纷噤声,敢怒不敢言,更加不敢离开,怕真出大事,便都成了看热闹的。

  洛菀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以及一根镊子。这镊子闪着冷光,尤为锋利,头端尖锐细长,倒像一把杀人的凶器。她深吸口气,紧紧握住镊子,一步一步,缓缓靠近惠兰。

  惠兰双目瞪大,满脸惊恐,疯狂挣扎:“你想干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