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薪尽火传有无双(乙篇)
亖阅2021-07-21 17:513,457

  吴流和那无双剑客一路往兰宁方向而去,路上二人相谈甚欢。到了兰宁城中,也就到了二人说告别之时。

  吴流爽快道:“不错,想不到我吴流退隐江湖之前还能结交小友这般英雄,不枉江湖中走这一遭。”

  “霸将刀威名,旋朝刀法之精妙,我凡无双佩服无比。”无双剑客赞道。

  二人相互抱拳,告辞离去。

  无双剑客的施展轻功时身形极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

  兰宁是圣国中有名的富庶之城,地处云河边上,商贾往来不绝。这座兰宁城中富商众多,白家便是其中之一,而这无双剑客的身影就落到了白府之中。

  无双剑客回到白府的素安居内,将那半张面具一摘,便坐在桌前吃起了糕点。

  “无双回来了。”一位夫人走了进来。

  “娘。”凡无双笑道,“孩儿这离开这段时间白府没出什么事吧?”

  眼前这夫人正是凡无双的娘亲廖青,“白府还和往常一样,只是白老爷身体还是不见好转。”

  “我歇会便去看看师父。”凡无双道。

  “此次出门办事可还顺利?”

  “麻烦事是没有遇上,只是要找的人一点进展没有。”凡无双道,“不过,我此行在丽安镇遇到了一个人,娘听了应该会很高兴。”

  “何人啊?”廖青笑道。

  “莫沧月。”

  “沧月?”廖青又惊又喜,“他在丽安镇?”

  “他拜了金神通为师,是金神通第七弟子,还是真传弟子。我瞅着他武功学得还不错,且看今年神通榜如何排,我琢磨着他和我功力相当。”

  “他没事便好。”廖青舒了一口气,摸了摸手上戴的镯子,笑道,“总算能对馨薇有个交待了。”

  丫鬟小珍走了进来,“二夫人,您要的面料我给您买回来了。”又看到凡无双在这,惊喜笑道:“二少爷回来啦。”

  凡无双一笑,“那还不去备些好吃的。”

  “是。”小珍将面料放下,便退了下去,素安居这少爷没别爱好,就爱吃爱玩。

  白家的白老爷和大夫人住在荣央居内,凡无双到荣央居时刚遇上大夫人从房间出来。

  “帆儿回来了。”大夫人道。

  “见过师母。”凡无双一礼道,“师父身体如何?”

  大夫人朝里面使一眼色,示意房间里边有人。

  凡无双听了听屋内动静,“大哥在里边?”

  大夫人点头,“老爷身体还是和以往差不多。”

  凡无双立即把称呼改了,“大夫人莫太过担忧,帆儿定会找到神医治好爹的身体。”

  “知道你孝顺,老爷一直等你回来呢,先进去看老爷吧。”

  “嗯。”

  白老爷正靠在床头坐边,白舟坐正在床边陪着白爷聊天,凡无双走了进来,“爹,大哥,我回来了。”

  “二弟,这一个多月没消息,你去哪了?”白舟问道。

  凡无双一笑,“我若说替爹办事去了,大哥可信?”

  白舟摇摇头,“二弟,爹身体不好,无暇照顾家中生意,你别总四处乱跑,多帮家里处理生意上的事。”

  “大哥,不是还有陈脉在嘛,你多培养培养陈脉更为靠谱。”

  白舟又是摇头。床上白老爷笑道:“舟儿,你莫逼帆儿做他不愿做之事,帆儿既然喜欢自由自在,我们放手支持便是。”

  “爹,咱家三兄弟中属二弟脑子最聪明,若有二弟帮忙,咱家生意定能更进一步。”

  “如此这般便可以了。”白老爷道,“行了,舟儿,你去忙吧,帆儿在这陪我就行。”

  白老爷一向都是这么惯着二弟,白舟已经习惯了。只是觉得可惜,这个好的苗子,被自己亲爹惯成了一个啥也不会,只知道吃喝玩乐公子哥。

  白舟退出去后,屋内仅剩白老爷和凡无双二人。

  “无双,此次丽安镇之行可还顺利?”白老爷问道,“金神通开价如何?”

  “金神通答应替我们继续保守秘密,也愿意帮白家找当年丢失的女儿,只是这次开价却不要金银,他要我们白家各地所有商铺替丽安镇打探江湖消息。徒儿已经替师父您应下了,就等你给各地商铺掌柜写信通知了。”凡无双应道。

  “这么重要之事,你倒是敢应。”

  “我倒是不想应,想直接将丽安镇踏为平地,看他们还敢不敢总是出售我们上官山庄消息。可惜我们人少,金神通真传弟子就有四十九个,再加上丽安镇无数外围弟子,而你徒儿我只有一个人,想想都难。”

  白老爷看凡无双这模样又是一笑,“扶我起来写信。”

  凡无双将白老爷扶至桌前,白老爷这带病之身写封信都极为费力,又叹气道:“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当年那被人掳走女儿,不知还会不会再见的一天。”

  “师父,这不是还有徒儿在吗?您给各地掌柜送信时,让他们把消息写两份,一份送到丽安镇,一份送到我这。有徒儿在,定当帮您找回女儿。”

  白老爷提笔将信写下。

  凡无双又讲道:“这次去丽安镇刚好看了一场热闹。名剑山庄少庄主端木锐到丽安镇找人切磋武艺,金神通真传弟子中属萧遥名声在外,端木锐本想和萧遥比试,但金神通没同意,点了第七弟子莫沧月和端木锐比。”

  “金神通对江湖中人武功了如指掌,既是他亲点的,想来是莫沧月赢了。”

  “这莫沧月一直行事低调,在江湖中名气远不如萧遥,但我此番瞅着他比萧遥强些,便点了莫沧月帮我们找白家之女。”

  白老爷点头,又问:“这一路可有遇到其他幸存上官山庄后人?”

  凡无双摇头,“没遇到,而且丽安镇也不卖这消息给我。我还找了几人替我去买,结果都被金神通那老滑头识破了。”

  “偌大的上官山庄,两千余人,难道就剩下我们几人吗?”

  “定然还有人活着,大概也像我们一般,为了避免麻烦隐姓埋名,换了新的身份,以至于我们很难找到彼此。”

  这道理白老爷自然是懂的,想到隐姓埋名,又叹气道:“这些年委屈你娘了,一代女侠,竟然以商贾家妾室身份呆在这深院中。她与你爹二人,当年是何等地绝代风华,潇洒自如。你爹临死前把你们母子托付给我,每每想来,都觉得愧对你爹。”

  白老爷原名陈忠,是上官锆的二弟子。凡无双的爹名凡浩宇,是上官锆的九弟子,也是上官锆结义兄弟凡一啸的儿子。当年凡浩宇出事时,廖青刚刚怀孕,白老爷受凡浩宇所托找到了廖青。为方便照顾他们母子,将他们带至了白府,为了躲避麻烦,对外称廖青是他的妾室。当然,妾室只是虚名,这些年白老爷对廖青一直都是以礼待之,从未僭越。

  凡无双也是白帆,对外称是白家二少爷,实则是白老爷之爱徒。白府中除了老太爷、老夫人、白老爷、大夫人和廖青几位长辈及白帆本人以外,无人知道廖青和白帆的真实身份。是的,连白家大少爷白舟都不知道。白老爷对凡无双也当做亲生儿子抚养,虽然自己武功全废,但依旧将一生所学传给了凡无双。凡无双继承了他爹的优秀资质,武功练得极好,所以江湖中之事,白老爷都交给凡无双去做。凡无双在白府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装得像个好吃懒做,只爱吃喝玩乐的公子哥,但实际上他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少年英雄剑客无双。

  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凝重,凡无双笑道:“师父,此行我遇到了我爹生前好友吴流前辈。”

  “吴流?我对此人还有印象,如今应该年逾半百吧。”

  “嗯,他已经有了退隐江湖之打算。”

  “你可与他相认了?”

  “没有,倒是成了忘年之交。”

  ……

  话说,在丽安镇中,金神通又将真传弟子们带到附近山中训练去了,这是金神通惯用的教学方式,他喜欢在山中为弟子们受业解惑。

  莫沧月学习时一向极为认真,只是今日却有些心神不凝,出了好几次错,这在以前从未有过。

  休息时,柴静将水递给莫沧月,“七师兄,你今日怎么了?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莫沧月接过水囊,喝了几口水,摇了摇头,“没事。”

  柴静坐到莫沧月身边,“两年前三师兄将你困在陷阱之事,师父已经罚过他了,他定是不敢了,你莫担心。”

  “嗯。”

  柴静一笑,“每次出来训练都要十天半个月才回去,丽安镇中那些外围女弟子这么久看不到你,又该相思成灾咯。”

  莫沧月没理柴静的这玩笑话。

  柴静早习惯莫沧月这模样,又道:“七师兄,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帮你留意留意。”

  “这是又收谁银子了?”

  “我可是你亲师妹。”柴静道,“你不给我银子花,还不让我自己赚了。谁让七师兄你生了这副好样貌,倾心你的女子那么多,送上门的银子,不要白不要。你倒是说说看嘛,你到底什么样的姑娘?”

  被柴静这么一问,莫沧月眼前突然就出现两年前那个救他出陷阱的小女孩身影。

  柴静看着发呆的莫沧月,“七师兄,你在想谁呢?你不会真的有喜欢的姑娘吧,快告诉我,是谁?我认识吗?”

  “小师妹,师父刚教的功课,你可都记住了。”

  柴静做了一个鬼脸,“不告诉就不告诉,我迟早会知道。” 说完便走到一边。

  就在此时莫沧月脑中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翾翼有难,速速回去营救。”

  莫沧月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在说话,但这个声音又重复了一次,“翾翼有难,速速回去营救。”

  一次又一次,莫沧月不明白这怎么回事。直到发现怀中那个水囊盖子有异常,从怀中拿出来时,那盖子正在发着光,那声音再次想起:“翾翼有难,速速回去营救。”

  这盖子上的光像极了寻仙花瓣上的光芒,莫沧月突然意识到什么,这盖子上的光和上官白雪有关,难道是上官白雪到了丽安镇?

  莫沧月立即施展轻功朝丽安镇方向飞去。

  柴静第一个发现了莫沧月的离开,“七师兄,你去哪呀?没有师父的命令不得离开。”

  金神通也发现了沧月的异常,立即下令道:“全部回丽安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