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噬魂现世梦迷离(甲篇)
亖阅2021-08-15 19:053,428

  这两年刺客越发张狂,而我也再不是那个一遇危险就被藏起来的孩子了,我如愿以偿地和上官南一起面对危险,一起对付刺客,武功在一次次追杀与逃亡间突飞猛进。

  平静的日子里,都在练功、学医、采药以及义诊。

  一天又一天,莫沧月在我脑中变得渐渐模糊,当初答应莫沧月说我定不会忘了他,刚开始我确实清清楚楚地记得他的长相和名字,慢慢只记得他是个相貌很好很好看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不会想起他了,再后来我就彻底忘记了和他的相遇。

  近日还算平静,我与上官南二人来到了陆家村为村民们义诊,村民一听是无名神医前来义诊,纷纷赶来。因为上官家后人的身份原因,每次义诊我们被人问起姓名时,都会说无名。久而久之,这无名便成了我娘的名号,人称无名神医。至于我呢,年纪还小,用不着名号,人家非要问起,我就是小无名。

  每次上官南给人义诊,我都是在旁边帮忙和学习。这日我正配着药时,眼睛余光突然瞟到一抹白色,起初我以为是只小白兔,仔细一看竟是一只小白狐。这地方居然会有白狐,可真是稀奇,二话不说悄悄放下手里的活就追了上去。 

  “雪儿,这副方子你得亲自煎药才行……”上官南说着便停了下来,许是发现我不见了。

  “您女儿似乎追着一只白狐去了。”又听到村民好心说道。

  上官南一声叹息:“这孩子……”

  一位老者笑道:“无名神医医术高明,武艺高强,您女儿随您,小小年纪便医术和武艺了得,以后定是前途无量、青云万里。”

  “只要她一生平安顺遂便好。”

  我紧追着白狐而去,越跑越远,已听不到他们的聊天内容。

  只是追着追着,白狐突然不见了身影。眼前是一片树林,不用想白狐肯定是躲进树林里去了。

  我朝那方向追去,听到了两个男子的声音,“嘿,今日逮到一只狐狸,把这皮扒了,给老太太做条围脖,大哥是个孝子,知道后一定高兴,少不了我们的赏。”

  “今…今……天真…真…是赚到了。” 

  寻着声音走了过去,见到两男人抓着那只白狐,没想到居然还是两个熟脸,我问道:“你们俩不是麻子脸身边的歪嘴和结巴兄弟吗?”

   两人一听我的声音,向后退了两步,结巴道:“上…上…官白…雪,怎么…怎么你…在…在…这里?我…我…们…兄弟…弟…有…有…名字,叫…叫…”

  我走向他们,把手伸过去,道:“你们是自己把白狐给我呢,还是我从你们手中抢过来?你们俩可不是我对手。”

   歪嘴道:“凭什么,这是我们俩逮到的。”

   “现在才刚刚入夏,这个季节做围脖送给人家老太太,她也不会高兴的。你们还是把小白狐乖乖给我吧。”

  他们二人继续后退,歪嘴道:“今日就只有我兄弟二人,就算我们打不过你,但也不能抢我们东西。”

   “可笑,白狐是从陆家村里跑过出来的,怎么就成你们俩的了。再说了,我都追了一路了,明明就是我先发现的。”

  结巴道:“我们…不…不…是她…她…对手。”

  二人纠结了一二,丢下白狐,直蹿到森林里去了。 麻子脸他们经常找我麻烦,平时没少挨我教训。但我还是有些奇怪,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以前没见他们俩这么胆小啊,难道是被我教训怕了?我看见白狐往我这边跑,一高兴也没去细想那俩兄弟的异常。

   “小白狐,来我这。”我蹲下伸开双手。

   白狐向我怀中慢跑过来,我看清了白狐的样子,不知道为何,我觉得它双眼无神。白狐跑到我怀中蹭了蹭,我自小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山林间,对小动物一向没有防备,却没想到白狐趁我不注意时,在我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我本能性的将手一挥,不想白狐就此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我这才发现原来它是只被人动过手脚的白狐。

  我身体似乎出现了些异常,看着手臂上被白狐咬过的伤口,很明显有问题。不知为何,看着那白狐的尸体,心里竟涌出一片悲伤来,我仿佛看到了无数白狐在大火中丧生的场面,我好难过。我捂住伤口,身体竟然不听话的慢慢倒下,意识渐渐模糊。

  那两人又从树林里走出来,到我面前得意道:“没想到这畜生还真管用,也不枉大哥命人不远千里从北桑找来这么只畜生。”

   “那…那…我…我…我们接…接…下来做…做…什么?”

   歪嘴道:“大哥说这是天下至邪之药,只要这丫头中毒就行了,后面上官南自会乖乖把天蚕丝送到大哥手上。”

  我意识越来越模糊,后面他们两人再说什么,我已听不清楚。

  火,我脑海里出现一大片的火,看到无数白狐被火烧死,我听天空的巨雷,我看到森林的大火,我看到了一个族群的毁灭。

  我害怕雷声,我头止不住地痛,心止不住地难受。

   “雪儿,雪儿……”我感觉到有人将我抱起,给我运用逼毒,那是上官南的声音。上官南的到来,让我安心许多,终于沉沉睡去。

  我醒来时,已是深夜,上官南还守在我床边。

  “娘。”我声音有些嘶哑。

   “雪儿,你感觉怎么样?”上官南问。

   “头晕晕的。”我问道,“我怎么了?”

  “中毒了。”上官南道。

  “我这经周门秘方调整出来的百毒不侵的体质,还能中毒?”

  “雪儿,天还未亮,你再睡会吧。”

  “我一睡觉会就梦到好多奇怪的事,这是什么毒,如此奇怪?”

  “睡吧,我守着你,明日一早我们上山采药。”

  “嗯。”我笑道,“娘,孩儿都中毒了,明早可以不用练功了吗?”

  “不行!练功不能偷懒!”上官南严肃道。

  无论是学医还是练武,上官南对我是从不放松。我嘟嘟嘴,继续睡觉。

  刚一睡着,便看到了两只小白狐跑入我梦中。

  安静的夜,两只小白狐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妹妹靠在姐姐身边说:“娘说,她会变成天上最亮的星星,守护着我们,看着我们成长。姐姐看,那颗最漂亮的星星一定娘。”

  姐姐痴痴地看着那颗最亮的星星许久:“娘,我和妹妹一定会守住灵狐最后的血脉。”

  妹妹的声音非常美妙,妙过世间所有的乐器:“姐姐,你说我们能永远平静地生活着吗?”

  姐姐微微一笑:“蝴蝶谷极其隐秘,只要我们一直呆在谷中,定然没事的。”

  “嗯!”妹妹开心的笑了。她那宛若仙子的长相,只是轻轻一笑便美轮美奂。

  妹妹脸上挂着笑容轻轻靠在姐姐身边,渐渐进入梦乡。此时的姐姐却发现天空的异常,若有所思,脸上浮出淡淡的忧愁。

  突然间天空那颗最亮的星星散出火红的光茫,随即化成流星,把宁静的夜空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姐姐大惊,她知道那道红光对她们姐妹俩意识着什么……

  “雪儿,雪儿……” 一个声音把我叫醒,梦境渐渐模糊。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有些睡意朦胧:“娘……是要去采药了吗?”

  上官南轻声道:“又做梦了?”

  我有点迷糊:“嗯,还是那些奇怪的事。”

  上官南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

  我看向窗外星空,天空中有颗星格外耀眼:“娘,您看那颗星星好亮。”

  上官南看向星空:“天快亮了,你该练功了。”

   我看着那颗星星,想着我刚刚的梦境,梦中的这两只白狐到底想告诉我一个怎样的故事。

   

  我跟着上官南来到一片空地,上官南把剑递给我,道:“今晚练剑,麒麟剑法你练还不够纯熟。”

  我点头,接过剑熟练地练着各种招式。上官南在一旁观看着,直到练到了她满意的程度,才看到了上官南脸上露出笑容。只是随即愁容又浮至她脸上,“天亮了,随我上山采药吧,七七四十九天内,我们必须配出解药。”

  “好。”我跟上官南的脚步,好奇问道,“娘,我体内到底是什么毒啊?这次怎么看您这么紧张,您即是周门传人,天下间还什么毒是能难倒您的?”

  上官南神色暗淡下来,目光里带着一丝愤怒:“是噬魂,天下至邪之药。已经有上百年没有出现在江湖了,想不到麻子脸他们尽会对你使出如此狠毒的毒药。”

  我从小跟在上官南身边,她的本领也学了个几分,对江湖中的毒药解药也甚是熟悉,只是从未听过这噬魂,又问道:“这噬魂有什么厉害之处?”

  “噬魂,并不会夺人性命,但会把人的灵魂一点一点吞噬,变成他人傀儡,会为他人做任何事。若不想成为傀儡,只能趁清醒时一死。”

  “那如何解?”

  或许是习惯了,无论遇到什么事,只要有上官南在,我都特别安心。

  但这次我在上官南脸上却看到了她从未有过的愁容,我从小随上官南行走江湖,四处游医,为村民义诊时无论遇到多怪异的病情,上官南也从未有过此神色。

  上官南只是简单说道:“七七四十九天内,我定会找到解药的。”

  我似乎才意识到这噬魂的不同,带着歉意道: “娘,这次是雪儿疏忽了。我的身体一直按周门秘方调养,百毒不侵,平常习惯了不把各种毒药放在眼里,却没想到麻子脸他们找来了噬魂,如此厉害,都怪雪儿大意了。”

  “曾经上官山庄和周门二派是何其辉煌,江湖中有太多双眼睛盯着我们。你现在身中噬魂,更需事事谨慎,千万别被人催化了噬魂的毒药,否则……”上官南不忍说出那最坏的结果。

  “娘放心,孩儿定会小心的。”

  “噬魂解药配方早已经失传了。金神通对江湖之事了如指掌,大概也只有他会知道解药的下落了,我们且去丽安镇走一趟。”

  其实我对丽安镇并无好感,这些年无数人从金神通那买到我们母女俩的行踪,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想不到如今也轮到我们去找金神通买消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