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残阳枝影暗山昏(乙篇)下
亖阅2021-08-21 12:353,602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桔儿。”

  这是硕达王的声音,上官枝影忙抬头,便看到了自己父王的身影。“父王!”上官枝影跑到硕达王怀中,放声大哭。

  “桔儿不怕,有父王在。”硕达王抱着上官枝影安慰道。

  许久,上官枝影的哭声才停了下来,但哭得太久了,还在不停地抽泣着,“娘说,我再也不叫公乘穗桔了,我叫上官枝影。我也不能再叫娘为母妃,只能叫她娘亲。娘还说,我再也不其然国小郡主了,只是天蝎教的小圣女。”

  “好,那就听你娘的,父王也叫你影儿。”硕达王依旧抱着上官枝影,轻声道,“不管你在哪,叫何名字,是何身份,永远都是父王最疼爱的女儿。”

  “为什么我不能住在王府了?我不喜欢天蝎教,那里的人一点也不好,连水桃都被娘杀了。”

  “是父王不好,给了恶人可乘之机。”硕达王道,“父王和你娘之间有些误会,等这些误会解开,你娘便会带你回来了。”

  “真的吗?”

  “嗯。只是这之前,你要听你娘的话,知道吗?”

  “可是娘不许我再去找父王。”上官枝影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影儿,你娘这一路走来不易,你是她的女儿,更是她的希望和未来,你以后莫再惹你娘生气。她把你关这暗山中,心中定也不好受。”

  “但是父王,我真的不能再见你了吗?”上官枝影从小受尽宠爱,对这父王极为依恋。

  硕达王一笑,“天蝎教离王府并不远,自然能再见到。你不是自小爱研究毒药吗?天歇教中有的毒药让你玩,是不是也很好?”

  上官枝影虽小,但心明白,娘亲把她关至这暗无天日的暗山中,就是想给她教训,让她再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愿。只是其他都好说,唯独不舍这她父王,小小年纪的她,眼中全是对父王的依恋和不舍。

  但再不舍,她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努力地去适应天蝎教的生活,跟在娘亲身后学习着各种用毒,日子一日又一日。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转眼已过了两年。

  圣国中一个曲商的小镇上,镇上有个茶馆,那茶馆里时常有先生在说书,大家这日正听得津津有味时,几名江湖中人也来了这茶馆,领头之人还带着一个斗笠。

  说书正至精彩之处:“其然国擅毒,原有蜈蚣、毒蛇、天蝎、壁虎和蟾蜍五门毒教,各教之间用毒虽不同,但不相上下,并列而存,统称五毒教。距今三十三年前,五毒教突然来到圣国江湖,他们用毒如神,手段毒辣,让圣国江湖死伤无数。正所谓清水出芙蓉,时势造英雄。我圣国有周门善医,更有上官山庄武功一绝,这二派相辅相成,齐心协力,破了五毒教的毒瘴。在这二派带领下,江湖中人奋起而杀,灭了其然国蜈蚣、毒蛇、壁虎和蟾蜍四门毒教,仅剩天蝎教落荒而逃,躲回其然国,至今不敢再踏入我圣国半步。”

  “好!”众人听得痛快,叫好称赞。

  却见那名头戴斗笠之男子,把手中刀举向了说书先生,不屑道:“好什么好!上官山庄残害江湖同胞,周门勾结魔头苍羲,这二派早已被江湖各路人马联合剿灭,你小小说书之人竟还敢在这大言不惭地讲这二派之事,真是活腻了。”

  虽然刀就在眼前,但说书先生毫无惧色,“上官庄主武功盖世,乃天下第一侠,周掌门医术精湛,救人无数,他们二人结为侠侣,是江湖中一段佳话,如何说不得?江湖纷争不断,他们二人数次还江湖以太平,锄强扶弱,救人无数。就算他们已不在人世,也不该被世人所遗忘。你等宵小之辈,休想用那些不堪的谣言污蔑他们。”

  斗笠男子轻蔑一笑,“还真是不想活了,怪不得做了说书之人,话还真是多。”

  茶馆的角落正坐着一位少年,少年脸上还戴着半张面具,正悠哉地喝着茶听着故事,显然这斗笠男子打扰了他听故事,很是不悦。

  同样不悦的还有坐在少年旁边一桌的一位老前辈,老前辈桌上放着一把大刀,那刀看上去有些分量,常人怕是想拿起都难。前辈只觉得斗笠男子烦得很,手握住了他桌上的那把大刀的刀柄。

  “吴前辈。”隔壁桌的面具少年唤道,“这等小事,还不劳您动手。”

  这前辈正是霸将刀吴流,他的兵器霸将刀很是容易认,所以有人能认出他并不奇怪。吴流朝那戴着面具的小辈望了一眼,微微颔首,将那握刀的手收回,继续喝起茶来。

  斗笠男子将刀举起,又对说书先生道:“下辈子做人话少些,免得又成了我刀下无名之魂!”

  不知什么时候起,江湖中不提上官山庄和周门仿佛成了一种公约,只因为每次提起这二派总会有像斗笠男子这样的人出来找茬,经常有人因此而丧命,久而久之,便无人敢提了。说书先生既然敢说,便早已料到了今日之结局,闭上眼睛,不躲亦不逃。

  料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听到了兵器相撞的声音,说书先生睁开眼便看到了这戴面具的少年和斗笠男子在交手,几招下来,少年便把斗笠给劈开了,男子露出了一脸麻子。

  说书先生当即在旁边讲道:“江湖中有一神秘剑客,是位年方十四少年,他每次出现时,皆是戴着半张面具,在江湖中锄强扶弱,匡扶正义,却从不留名。有人曾听到他名为无双,于是江湖中人便给他起了剑客无双的绰号,亦称无双剑客,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少年英雄。”

  说书先生说得不错,眼前这年方十四的少年正是剑客无双,和他交手之人因长了一脸的麻子,所以人们便直接称他为麻子脸。麻子脸年龄长了这剑客无双一倍,但武功却是人家一半都不到,没接几招便处于下风,只有被打的份。他的几名手下见状,忙上前帮忙,只是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都被无双剑客打得落荒而逃。

  “好!”众人又是拍手称好。

  说书先生对剑客无双一礼,“多谢无双少侠出手相助。”

  剑客无双拿出一锭银子放在说书人桌上,道:“ 先生故事讲得不错,只是以后莫再冒着生命危险讲上官山庄和周门的故事了。你要相信这世上一定会有人还记得上官锆和周琳,他们留下的侠士精神也将永存于世。”

  剑客无双施展轻功离开了这茶馆,吴流看着这位少侠若有所思,这少侠的身影像极了他的昔日旧友,拿起兵器便追了上去。

  ……

  话说另一边其然国天蝎教中,两年的时间,上官枝影已经适应了在这生活,虽过程有些艰难,但生性活泼又聪明伶俐的她在教中混得如鱼得水。

  这日上官枝影和丫鬟绮兰二人拦住了五王子公乘樊栎的路,这五王子和上官枝影大一岁,二人是死对头。

  “公乘樊栎,你是不是又欺负我家绮兰了?”上官枝影气势汹汹道。

  公乘樊栎气势上不输,“一个丫鬟而已,敢给王子下毒,我没杀了她就算好的。”

  上官枝影才不会退让,“我告诉你,就是我让绮兰去给你下毒的。宫中的小宫女挨个都被你欺负了个遍,我这是替天行道!”

  “毒害王子,你还敢说替天行道,我这就去告诉父王,让父王斩了你。”

  上官枝影一个响指,从袖子里爬出一只蝎子,把蝎子展示在公乘樊栎面前,得意笑道:“你要敢去,我就让我的宝贝蝎子把你咬得面目全非。”

  公乘樊栎大惊,“你……你……居然这么快就学会了控蝎术。”

  “不算太快,也就刚刚学成。这不第一个就来找你试一番吗?”

  “别别别……”公乘樊栎吓得口齿都不清了,“我保证我再也不欺负小宫女了。”

  “真的?”

  “是是是,真的,真的。”

  上官枝影见公乘樊栎认错态度还不错,杨头得意道:“行吧,本姑娘就先放过你,若下次再让我听到,我决不轻饶。”

  “多谢堂妹,那我就先走了。”公乘樊栎说完,带着随从一溜烟跑远了,确定上官枝影追不上来后又回头道,“上官枝影,你就等着做老姑娘吧,你这么嚣张,以后一定嫁不出去。”

  “公乘樊栎,你给我等着!”上官枝影边喊边追了过去。

  上官枝影跑了一天,到了晚上直接累趴在床上。上官北每日这时都会来教上官枝影如何制毒和用毒。今日也许是太累了,上官枝影听着听着居然打起瞌睡来。

  “影儿!”上官北的声音突然加大。

  上官枝影立即把眼睛睁开,“娘,我今日实在是太困了,要不明白我继续学好吗?”

  “不行!”

  “那娘就给我讲个世界最厉害的毒药,我听着肯定不会睡着。”上官枝影笑道,“这世上最厉害的当属万毒之首寒毒吧。”

  “不是。”

  “难不成是圣女幽兰?”

  “也不是。”

  “不会是含香毒草吧。”

  “不是。”

  “那是娘亲种的竹青毒草?”

  上官北依旧摇头,“其然国中最厉害的毒药确实是万毒之首寒毒,你刚说的那几种毒药也是其然国数一数二厉害毒药。只是这世上最厉害毒药并非是这些,而是一种叫噬魂的毒药。”

  “噬魂?”上官枝影确实精神了,“寒毒常人只要碰上半分便一命呜呼了,这噬魂比寒毒还厉害?”

  “噬魂是外族巫师所练,已经有几百年了,是天下至邪之药。它的厉害之处,不是让人死,而是把人变成傀儡。”

  “傀儡?”

  “中噬魂之后,人会在七七四十九天内慢慢会变成半死不活的傀儡,拥有解药之人便可操控噬魂傀儡。若是中噬魂后不想被控制,便只能趁自己清醒之时,了结自己性命。不仅如此,噬魂里还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常人无从知晓。”

  “世上竟然还有这种药?娘,那你会制这噬魂吗?”

  “除了几百年前的那名巫师,无人再会练这噬魂。”

  “那娘会解这噬魂吗?”

  “不会,恐怕连我娘和我姐姐亦是不会。” 上官北口中的娘指的是周门掌门周琳,姐姐指的是周门传人上官南。

  “既然都这么久了,那这噬魂应该不存在了吧。”上官枝影又道。

  “是有许多年未曾出现过了。”

  “若是有的话,像我这种百毒体质,也会中噬魂吗?”

  “关于噬魂我只也只小时候听我娘说过,知道得并不算多。但我娘既然说它是天下至极之药,大概无论你这种百毒体质,还是我姐姐那一身因周门医血而百毒不侵体质,应该都逃不过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