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一彼一此何常有(乙篇)
亖阅2021-08-21 13:244,042

  凡无双赶到临城外打斗现场时,孟义他们还在那片树林。凡无双见到眼前之景象,便猜到了这定是刚发生过一场恶战。

  “大师伯。”凡无双上前一礼道,“你可看到南姨和雪儿她们了?”

  “无双?”孟义见到凡无双的出现有些意外,“你来临城了?”

  “大师伯上次说过,每年六月南姨和雪儿会来临城,所以爷爷和师父便让我来临城寻她们。”

  孟义看向上官南和上官白雪离开的方向,“她们在这与人恶斗了一场,都受了伤,刚刚已经离开了。”

  “刚走了?”

  孟义点头。

  凡无双又看向了这片打斗后留下的场地,从地上捡起一把刺客遗落的暗器。

  “小心有毒。”孟义忙提醒道。

  “百矢连弩?”看清这暗器后凡无双惊道,“此暗器设计极为复杂和精妙,只有洛凶族才做得出来,但他们早已经退出了江湖,想不到如今世上竟还有人能请得动洛凶族出手?”

  回想刚刚交手之人,孟义又道:“刺客是个年轻人,应该还未到立年,但武功高强,能与我旗鼓相当。”

  “大师伯是神通榜榜首,能与你旗鼓相当的年轻人,整个江湖只有莫隐月一人,而他夫人正是洛凶族传人洛婉。”

  “隐逸山庄庄主莫隐月?”

  凡无双点头。

  孟义讲道:“当年隐逸山庄看管不力,让自家的《神龙秘籍》流落江湖,在江湖上引起了一片血雨腥风。师父只是不忍江湖争斗无休,才将这秘籍从混乱中抢来,放在上官山庄内。本打算待江湖平静后再将这秘籍还给隐逸山庄,却不想后来上官山庄出事,此事才不得已作罢。隐逸山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居然以为上官山庄想要将他们秘籍占为己有,还传些不实谣言中伤我上官山庄。直至今日还以暗器和毒药这种卑劣手段伤我上官山庄后人,我定不会放过他们。”

  一旁边的凡无双看法却并不一样,道:“隐逸山庄是如今的天下第一庄,庄主莫隐月行事还算正派,不像是会做出这等半路伏击之事的人,说不定这后面另有隐情。大师伯,无双愚见,我建议您暂时先莫出手。上官山庄的担子迟早要落在雪儿身上,不能所有事都是我们默默替她做了,还是要让她学会自己做决定为好。再者,还有南姨在,待我找到她们后,会将此事告于南姨,且听南姨如何说。”

  孟义听着凡无双的话,觉得有些道理。看着如今上官山庄后人如此优秀,欣慰一笑,应道:“也好。我已经和她们说过你们在兰宁白府。她们伤好后,应是会去兰宁找你们。”

  “如此甚好。”凡无双细想一番后道,“她们都受伤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再去寻寻她们。”

  “一路小心。”

  “大师伯告辞。”凡无双一礼,骑马往孟义所指的方向追去。

  只是凡无双出发有些晚了,并没有追上上官南和上官白雪二人。接下来的日子,他都在到兰宁的必经之路上寻找着。

  又说到其然国上官枝影和罗奇绍庆之间的比试。

  第二日,上官枝影便把一身是血是的小初带到罗奇绍庆面前,脸上是她一惯的小得意神情,道:“三条血蛊,蛊虫都已经逼出来了,血蛊解好了,而且人还活着。”

  罗奇绍庆看着小初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有些无奈笑道:“你这血蛊是解了没错,只是她这模样等会就该失血过多而死了。”

  “失血过多又不是因为血蛊而死,难道你还能算我输不成?”

  罗奇绍庆拿这小圣女没办法,给旁边人使一眼色,即把小初带下去疗伤了。

  “这次怎么没给她下毒?”罗奇绍庆又问,“那我解什么毒?”

  上官枝影坐在桌边,单手托着下巴,眼睛望着罗奇绍庆,食指还在有节奏地敲着自己小脸,笑道:“谁说我没下毒的?你看不出来是你本事太弱。”

  “你毒已下在小初身上了?”

  “正是。”上官枝影话中是必胜般的自信。

  罗奇绍庆确实没发现小初中毒,思索片刻后,转身离去。

  上官枝影得意地跟了上去。

  罗奇绍庆对小初仔细地检查了数遍,还是没有发现中毒痕迹,又确认道:“小圣女,你真下毒了?”

  “千真万确。我也给你三天时间,你若查不出来我下的何种毒药,可就是你输了。”

  “你就这般自信?”

  上官枝影还真就是这么自信,笑道:“北桑第一聪明人,你输定了。”

  三天眨眼就过,女子身上的伤好了不少,罗奇绍庆最后也没查出来是何种毒药。这日他谦虚地来找上官枝影,恭敬道:“小圣女,罗奇绍庆愿赌服输,还请小圣女告知你下的是何种毒药。”

  一切如上官枝影所料,对方已认输,她大方说道:“你可注意过她容貌,是否还和以前一样?”

  罗奇绍庆当即明白过来:“她容貌确实发生了些改变,我以为是血蛊所致,原来是你用药改变了她的容貌。”

  “是也。”

  “不就是区区易容吗?这也能算得上毒药?”

  “易容是会被人识破的,而且有时间限制,我这是换颜丹。”上官枝影说时极为自信,“服下后,就连你这般水准之人,也查不出异常来。我给她用得量少,所以改变才不大。”

  “换颜丹?”

  “是也。”

  如此新奇之药,罗奇绍庆一下来兴趣了:“小圣女可否将这换颜丹配方告知于我?”

  “自然不行,这可是我研制的独门秘药。”

  “既然是独门秘药,那我定是不能觊觎,那你和我讲讲这换颜丹可好?”

  “行,看在你让我了解了那么多蛊毒的份上。”

  上官枝影将她如何想到做换颜丹来恶作剧,如何配药,如何改进等等相关之事一一道来。

  罗奇绍庆一边听着,一边感叹她这份天赋,同时也听出了其中问题。

  “不对。”罗奇绍庆道。

  “哪里不对?”上官枝影问。

  就在此时,罗奇绍庆身边的丫鬟便跑了过来:“罗奇少爷,小初吐血了。”

  小初就是那中血蛊又被服下换颜丹之女子。

  上官枝影和罗奇绍庆赶忙过去,见文山绍庆正在把扎在小初身上的针一一拔去,见二人到来问道:“小圣女,二弟,你们给小初吃了什么药,差点没要了她的命。”

  上官枝影尴尬一笑:“我是下了毒,是小罗罗没有检查出来,可不能怪我。”

  “小初身上的毒控制住了。”文山绍庆又道,“既然我二弟已经认输了,小圣女,你快把解药拿来吧。只是一场比试,小初受得罪够多了,别让人家因此丢了性命。”

  上官枝影这下笑得更尴尬了。

  以罗奇绍庆对她的了解,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又是没有解药,忙应道:“好,我这就随小圣女去取解药。”

  上官枝影被这样罗奇绍庆拉到了外面,她如实说道:“我没有解药。”

  “我知道,这不陪你去做解药来了吗?”罗奇绍庆应道,“顺便帮你改良你的换颜丹。”

  上官枝影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她特有的那股机灵古怪之劲,只听她开心笑道:“小罗罗,原来你这么好啊。”

  “你才知道啊。”

  “以前确实没发现。”

  罗奇绍庆和文山绍庆此次在其然国中多呆了几天,倒不是因为这次比试有多么的难,就是因为小初身上的毒不好解。不过最后还是解了,只是这容貌是没办法恢复了,还好用量不多,容貌变化不大。同时,这换颜丹在罗奇绍庆的帮助下,达到了上官枝影预想的结果,即不伤害人性命,又能改变人容貌,这次罗奇绍庆可算是帮了她大忙了。

  罗奇绍庆和文山绍庆二人刚出了其然国,文山绍庆便道:“二弟,你先回北桑吧,我四处再逛逛。”

  文山绍庆经常出门,罗奇绍庆清楚兄长为北桑和国师府的用心和付出,兄长的行踪他一向不会多问,应道:“好,大哥路上小心,早些回来。”

  文山绍庆一笑。

  文山绍庆看着罗奇绍庆带着一车车粮食往北桑而去,自言自语道:“这些粮食帮得了北桑一时,帮不了一世。二弟,你眼光终是浅了些。”

  “主子,我们接下来去哪?”文山绍庆身后的代真问道。

  “圣国星华城。”文山绍庆应道,目光中还泛出了一抹让人畏惧之神色。

  一个月后。

  话说在圣国临城附近有座城名为星华城,这星华城距离临城只有一日路程,许多大户人家的别院都在这。还有许多江湖人士不便住在临城的,也会选择住在星华城中,所以这星华城中一向是各路人马必居之地。

  星华城中有家有名酒馆名为八方楼,此时有一个壮汉坐在酒馆中正喝着酒。在圣国很难见到这般体型壮硕之人,这壮汉身边还放着一个狼牙棒,一看就是很重的兵器,常人怕是想拿起来都难。壮汉看着心情不太好,独自一人正在喝着闷酒。进来之客人见他这模样,心生惧意,自觉就坐得离他远些。以他那兵器之重量,要挨上一棒,怕是连小命都要丢。

  不过,还真有不怕死之人坐在了他的对面。这人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人,脸上戴一个铜色面具。酒馆中人不多,在场中人包括掌柜和小二在内,都不敢正脸看他们,更不敢听他们说了什么。

  “你可比约定时间晚了一个月。”壮汉道。

  “换个地方聊如何,免得徒增杀戮。”铜色人道。

  壮汉不以为然,“你何时在意过杀戮之事了?”

  “此处靠近临城,还是少惹麻烦为妙,我可不想把心思用在处理这些麻烦事之上。”

  “你手下人都干什么吃的?”壮汉道。

  铜面人把一锭银子放下,又道:“这里酒菜太过粗糙,为你备了好酒好菜,请吧。”

  壮汉拿起狼牙棒,跟着铜面人走出了八方楼。

  酒馆中的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喝酒的氛围又慢慢热闹起来。

  铜面人将壮汉带到了附近的一家别院中,别院很是清静,附近都是自己的人守着。

  桌上摆着各式精致的菜肴,但显然桌前坐着的壮汉对这些菜肴并不感兴趣,筷子都未曾动过一下。但是这酒似乎很合他心意,眼下正大口地喝着酒。

  “仲将军真是武艺和胆色都超乎常人。“铜面人对壮汉说道,”刺杀了圣国皇上后居然能安然无恙地从皇宫中出来,还敢在这星华城中呆上一个月。”

  “你这个月去哪了?”这个被称为仲将军的人明显心情不是很好,语气冲得很。

  “上官南这些年都是油盐不进,恩仇不顾的,她这步棋一直没有起到该有的用处,早该放弃了。”铜面人又道,“当年我们在其然国埋下的棋子,如今时机已经成熟了。”

  “原来你跑去其然国了,其然国的硕达王可是个不上道的,你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能做什么?”仲将军态度很是不屑。

  “自然什么都安排好了。”

  仲将军轻蔑一笑,“你之前不是说,四年时间那飞蚁蛊毒必定会在圣国传开来吗?如今呢,时间到了,却连道波纹都没看到,你的布局不过如此。”

  “你不见波纹,未必就没有波澜。”铜面人笑道,“那跃龙特使常年奉密旨在外,你又知他在忙何事?”

  仲将军似乎无意再继续这话题了,转而道:“刚刚那家酒馆里有许多人都看到我了。”

  “放心,他们都活不过三天。”

  “这么久?”

  “久吗?”铜面人话中还带着些笑意,“那就三个时辰如何?”

  “你们这些小白脸做事就是这么啰嗦,当时就灭了不就什么麻烦也没了。”

  “这里靠近临城,还是要死得神不知鬼不觉麻烦少些。”

  仲将军将狼牙棒拿起,离去前又道:“这些细枝末节之事,我不用知道。若其然国这步棋子再无波澜,你我合作便到此为止,我自有我的方式得到一切。”

  “请仲将军拭目以待。”铜面人俨然一副成竹于胸的语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