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一波未平一波起(甲篇)下
亖阅2021-08-21 13:144,535

  精灵从我们上空飞过,用它的语言告诉我们有个人在远处观战。

  这个时候,谁会观战?难道是麻子脸背后之人?只是眼前之情形,无法去细想是何人观战,还是先解决了麻子脸再说。

  我在上官南身后,清楚地感受到了从她身上迸发出了一股刺骨寒气,如临冰窟,寒意逼人。

  麻子脸却没在意到眼前凝重的气氛,继续说道:“上官南,天蚕丝一定在你身上吧,让我们见识见识这天下第一兵器到底有多厉害!”

  上官南冷笑一声,双眸中的寒意更加浓郁了,“麻子脸,你三番四次来抢夺我上官家的天蚕丝,你可知就凭你这点能耐,为何能活到现在?”

  “我还真想知道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麻子脸说话时还带着那股子不知好歹的劲头。

  上官南朝麻子脸方向给我使了个眼神,我意会到娘亲意思,微微点头。

  我们默契地以最快速度飞到麻子脸身边,身形之快,如风吹过。待这群人反应过来时,上官南已经把剑架在麻子脸脖子上,继而又冷冷道:“因为你足够笨,若是你再聪明些,早已经在阎王爷那报道了。”上官南说话时,将剑紧贴着麻子脸脖子。脖子上的皮已经破了些许,丝丝鲜血流了出来,再往深一点便能要了他的命。

  上官南又叱道:“叫他们把暗器都放下,向后退!”

  麻子脸表情骤然僵住了,身体抖得厉害,哪还有刚刚那神气样子。他这人一向将命看得极重,慌忙应道:“好,好!我叫他们都放下,你手上的剑注意点。”又对身边之人道,“歪嘴,快,叫大家把暗器放下。”

  歪嘴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对麻子脸却衷心得很,马上叫大家把暗器放下,又令大家往后退去。

  这群怂包居然天真地以为得了一样暗器就能对付得了我们,可笑至极。

  只是以他们这能力,这精致暗器会是从哪来的?又想起精灵提示的那在暗处观战之人,我问道:“麻子脸,你们这暗器从哪来的?又是谁给你出的主意,在这拦着我们?”

  上官南手中之力量又多了几分,麻子脸又是慌忙回道:“我说我说,确实有人给我出的主意,并给了我这些暗器和毒针。但我不认识他,他一直都蒙着面。”

  “你说还是不说。”上官南又叱道。

  “我真的不认识他,这关系到我的命,我哪敢说谎啊。”麻子脸颤抖着声音道。

  “那你如何得知我们行踪的?”

  “我是在金神通那花钱买到的消息。”

  金神通?他怎么总拿我们的消息换钱。

  但却听到上官南说:“谎话连篇。”

  也就说上官南并不相信这话。

  “别……别杀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眼下情景,麻子脸似乎除了求饶,也做不了别的了。

  看来这麻子脸知道得确实不多,此处不宜久留。

  上官南将麻子脸穴道点住后,即和我一起飞到了马背上,向前狂奔而去,很快将麻子脸一群甩在了身后。

  本以为此次危险有惊无险度过了,却不想前面还有埋伏,而且伏兵也都拿着一样的暗器。

  这才发现我们似乎是落入他人事先设置好的圈套中。

  霎那间,我们便被迎面而来的一群黑衣人包围了,黑衣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暗器对准我们,果断发射,我和上官南提起轻功便朝旁边树上飞去。只是我们的坐骑却没能躲过射杀,中针倒在了地上。

  我和上官南停在了一边树上,紧接着第二波毒针又向我们射来。树叶挡掉了一部分毒针,上官南重伤未愈,不能过度运功,我飞到上官南身前,挥出衣袖运起内力,将飞来的毒针都汇集到衣袖里,再将这些毒针向地面上的黑衣人飞去。只见前面一批黑衣人中针倒地,嘴角留着黑血。

  “见血封喉。”上官南愤然道。

  此等毒药,就算是按周门秘方精心调养至百毒不侵的身体,也要注意三分。

  眼前这群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他们只是想得到天蚕丝和《神龙秘籍》的话,为何会用见血封喉这等毒药来至我们于死地?

  一名蒙着面的白衣男子从后方飞来,向我们出招。娘亲有伤在身,我上前接招。此人功力定是在我之上,而且极擅隐藏气息,除了上官南,我还没有见过谁有这般本事,刚刚他躲在后方,我竟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我纵身一跃,一道剑气迸射而出,手中之剑直指白衣男子。

  然,这男子甚至连兵器都未亮,只见他身影闪动了几下,便轻松避开了。我心中暗叹,好俊的身法!

  我之前替娘亲疗伤消耗过度,此刻功力不到平日的一半。脑中在快速地转着,我要如何做才能保下我和娘亲的性命。

  只见对方掠地飞身跃起,眨眼间便来到了我面前,双手成拳,只觉得一股如滔天巨浪般气势之力量,向我袭卷而来,四周瞬间布满了森寒的肃杀之意。

  眼见这拳头逼近,危急之际无暇细思,本能性地退后几步,勉强算是避开这强劲的拳头。

  来人也不说话,见这一拳没有得手,第二拳又接踵而至。身后是一颗树,再无退路,眼前又是一拳袭来,来势凌厉,难以硬挡,只得让身子急速落下。就见那拳头直直地打在了树干之上,霎那间,树上的叶子被震得纷纷落下。我心中又暗暗惊道,这一拳若是落在了我身上,大概骨头都要断上好几根。

  来人没打算给我留一丝喘气机会,快速变换了招式,上下左右前后,无论哪个方位再不给我躲避的机会。退无可退,我被迫接招,手中之剑迎风挥出,一道道剑气飞出,抵挡着来人之凶猛招式。

  但以我这半身功力之躯,终是有些勉强,几个回合下来,身法开始变慢。突然眼前白衣人身影闪过,我便身中一掌,倒向了地面,上官南见状忙飞过来将我接住。

  而就在此时,白衣人腾空而起,落到了旁边树上,继而下令又是新的一轮毒针向我们飞来。我不知道我们与他到底是何深仇大恨,他竟会如此坚定地要至我们于死地。

  上官南带着我躲开毒针,但自己却没能躲开,我亲眼见到一根毒针刺入了她手臂当中。虽说周门传人医术了得,百毒不侵,但这见血封喉多少对上官南身体会有些影响。

  我忙运功向上官南手臂上打了一掌,将毒针逼出,只见中针的地方流出少量黑色的血液,如此也就是表示需要尽快解毒。

  但是白衣人丝毫没有要放过我们的意思,又让人摆好架势,打算再次向我攻来。

  眼前情况危急,我故不上反噬不反噬的了。我伸出双手,运起珠子的力量将空气中的能量汇集,准备使出四年前的那招神龙掌解除眼前的危机。

  上官南意识道我想干嘛后,忙阻止道:“雪儿,不要。”

  而我就是在此时意会到了这白衣人的目的,他即不是要天蚕丝,也不是要《神龙秘籍》,他把我们逼到绝境,就是想看我到底会不会用神龙掌。

  我听话地收起了力量,硬生生地挨了白衣人一拳,重伤倒在了上官南身边。

  到目前为止,在和我们对站过的所有人里边,他是武功最高的一个人。他的武功在江湖中绝对是佼佼者,就算是我没有受伤,用十成功力,也不见得是他对手,怕是连上官南用上十成功力也未必能赢他。放眼江湖,能达到此等功力之人,不会超过十个,而他究竟会是谁?

  我嘴角流着鲜血,已无力再站起来。上官南手臂受伤,也无法握剑。我看着手上的光芒慢慢散去,此时的我,就算再想用那珠子的力量,也无力聚集能量了。

  因为重伤耳力受到了影响,无法辨别周围人的动静,只感觉到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树叶下还在缓缓飘落,仿佛在这寂静中又听到了树叶落下的声音。

  最后一片树叶落下,又传来了脚步声响。以我现在耳力,本听不到这类细微的声响,但他踩在了地面的树叶之上,树叶破碎之声音把他的脚步衬得格外厚重,让人不得不听到。一步一步,缓缓逼近。

  阳光从他身后把他的影子送到了我身上,伴随黑影而来的是一种绝望的压迫感,他修长的身影就如同一座无法翻越的大山屹立在我身边。我清晰地看到他眼中迸发出的两道锋芒,就如两把霜刃,正居高临下以一种强者的姿态俯视着你。

  “一切都是天意,你又何苦如此相逼?”上官南的声音就在这死寂一般的气氛中响起,“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今日之举是多么的愚蠢与可笑。”

  但是上官南的话并未起到作用,他置若罔闻,又把双手握成了拳头……

  此时的我,连起身都困难,更别提抵挡了。上官山庄和周门曾经是何等辉煌,难道上官家和周门两代传人,今日就在葬身在这临城边上。

  拳头落下,疼痛却未传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大刀从白衣人的左侧快速飞来,他向左一转躲开了大刀,大刀插在了旁边的树上。再向大刀飞来的方向望去,竟然是皇上身边的那个侍卫正飞速赶来。

  白衣人看着那把刀,顿时瞪大了双眼,脱口而出:“擎仞刀?”随即又转向侍卫不可思议地说道,“盖天罗汉孟义!”

  孟义并未接话,直接向白衣人出招,未有一丝客气。二人皆是功力大成者,高手过招确实精彩,但我却没有精力去欣赏。

  上官南走到我身边,将我抱在了怀中。

  白衣人功力确实练到了一定境界,但过于年轻,对战经验远不如孟义,在孟义这并讨不到便宜,慢慢便趋于下风。

  附近又传来大批人马向这跑来的动静,连重伤的我都能听到的动静,可见其大。

  白衣人见状下令朝孟义放毒针,而孟义功力高深莫测,运功将双掌一推,所有毒针即反了个方向他们自己射去,黑衣人中针死伤大半。

  大批人马赶过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白衣人见状立即带着他的人向后方撤去。

  如此这一劫,算是度过了。

  但这白衣人到底是谁?他为何要逼我使出神龙掌?

  而上官南又为何要阻止我用神龙掌自救?她在顾虑的又是什么?

  这中间到底夹着什么秘密?

  孟义飞到我和上官南身边,对着上官南唤了声:“南儿。”

  “大师兄。”上官南虚弱地应了一声。

  盖天罗汉孟义,此人上官南并未和我讲过,但在江湖中我听过他的传说,他是我祖父上官锆的大弟子,武功最接近上官锆,自从上官山庄出事后,江湖中再无他的踪迹。

  孟义将我和上官南扶起,盘腿坐在我们身后,运功替我们疗伤。他的内功和我们如出一辙,乃上官家的内功心法。原来孟义消失在江湖后,一直在皇上身边做侍卫,保护着皇上和我哥哥,但上官南却从未和我说过。

  难怪昨日在宫中他见我时会露出那般长辈才有的微笑,原来他一直都知道我是上官家后人。

  孟义带的人很快出现我们身边,见孟义正在为我们疗伤,便在一旁为我们护法。

  待疗好伤时,已是夕阳西下。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上官南问道。

  “有人给送信至皇宫,说你们在这有危险。”孟义回道,“南儿,你们母女二人皆受了伤,需要静养几日。随我回去吧,皇上知道你们有危险很担心。”

  上官南摇头,“我知道有处极为隐秘的地方,我会带雪儿去那养伤。”

  孟义还想说什么,还未开口,便被上官南打断道:“大师兄,这些年还好有你在宫中替我在保护着凌云。”

  “你吩咐的事,我定会全力以赴。”孟义应道。

  “这些年,你见过北儿吗?”

  “自从上官山庄出事,一直没再见过北儿。我派出去的人,也没打听到过任何关于北儿的消息。”

  “那其他师兄弟呢?你有消息吗?”

  “今年年初我在临城遇到了无双,他是九师弟的孩子,九师弟死后,是二师弟将他抚养长大。他们已改名换姓生活在兰宁白家。当年二师弟受伤严重,因此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不好,你们可去兰宁看看他。”

  此消息让上官南展颜一笑,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上官山庄幸存者的消息。

  “还活着就好,我和雪儿养好伤便去兰宁寻他。”

  “南儿,上官山庄往事都已经过去了,回皇宫吧,皇上和太子一直在等你。这么多年,皇上还精心为你和上官家准备了一份大礼,就等你回去后交予你。”

  上官南只是摇头,“许多事,不能牵扯到皇家。”

  见上官南态度坚决,孟义终没再劝,又道:“我不逼你,你们要去哪养伤,我护送你们过去。”

  “大师兄,我和雪儿可以自己过去,你早点回宫保护凌云,凌云的安全就托付给你了。”

  我们原来的坐骑已死于毒针之下,但孟义的人马有骑马过来。上官南直接跨上马背,我跟在她身后上了另一匹马。

  临行前,上官南回头看了眼孟义,又挥鞭扬长而去。

  “雪儿,服颗七元丹把内伤先稳住,接下来我们要快马加鞭连续赶路。”

  “好。娘,你现在是要带我到哪里去养伤?”

  “摩天崖底有个地狱谷,那里有处泉水,或许对你身上的伤有益。当年,我也是得助于那缕泉水才得以活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