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一波未平一波起(甲篇)上
亖阅2021-07-02 19:503,888

  上官南回来时已是次日凌晨,我正在客栈中休息,听到上官南回来的声响,便立即醒了过来。只见上官南愁眉双锁,眼睛有些浮肿,似乎哭过。我还是第一次见上官南这般神态,母女连心,心中竟也莫名地伤痛起来。

  “娘。”我轻声地唤了一声。

  上官南坐到了桌边,低着头,没有回应我。我走到她身边,见她双目紧闭,表情痛若,似乎在隐忍着巨大的伤痛。

  我紧张起来:“娘,你怎么了?”

  又忙拿起她的手,替她把脉,才发现她这是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

  情况紧急,没时间想她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娘,你内伤很重,我扶你到床上替你疗伤。”

  上官南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仿佛终于顶不住,吐了一口鲜血来。

  我盘腿坐在她身后,运用内功细细为她疗伤。

  这伤确实不轻,疗伤整整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待疗完伤上官南便昏睡了过去。

  这么大强度的运功后,我头有些晕,脚踩在地上有些发软。但此时最重要的事是去给上官南配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到大街上,即看到许多官兵在挨家挨户的搜人,听路人议论,似乎一上午就搜过好几次。到了药店,又发现每家药店都有官兵把守,进去的人都要一一检查和询问。我隐约觉得不对,上官南这伤受得蹊跷,这群官兵要找的人该不会是上官南吧?

  想到这,我放弃了抓药,立即又赶回到了客栈。

  还好,上官南还睡在床上。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和小二的声音:“客官,几位官爷要进来看一下,还请您行个方便。”

  我看着上官南,想起早上她伤心的神情和她所受的伤,心中暗暗盘算着,若是官兵找的是上官南,我该如何应对。

  许是见我久久未曾回应,官兵直接推门而进。

  只见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铠甲的年轻男子,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他手下之人在屋内仔仔细细地搜寻着,但他的目光却一直在我和上官南身上。

  我将目光移开到旁处,避免和他正面对上。

  许是看到我神情不太自然,他道:“我乃跃龙特使藏少陌,奉命搜捕刺客,你不用紧张。”

  我仍未看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我不知道上官南昨夜经历了什么事,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他们在屋内来来回回搜了几遍,屋内除了我和床上躺着的上官南,再没有任何人。

  但他们却还没离开,似乎在等着藏少陌的命令。

  藏少陌看着躺在床上的上官南许久,他那目光一度让我觉得他仿佛认识上官南一般。

  我害怕他们要找的人就是上官南,心砰砰跳着,但表面却故意装做平静。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了一般。

  双方似乎都在探究着,气氛除了怪异二字不知该如何形容。

  “她怎么了?”藏少陌向我问道。

  那份静止终于被打破了,我仿佛松了一口气。

  “我娘染了风寒,高烧不退。”我依然在故作镇静。

  一名士兵走到藏少陌旁边,回禀道:“回藏大人,没有异常。”

  那藏少陌终于把目光从我们身上挪开了,又对我道:“最近临城不太平,你们出门时小心点。”

  “多谢。”我回道。

  待这群人离开后,我深呼了一口气,猛喝了几口水后,坐在床边,彻底放松了下来。

  他们都走了,也就是说他们此行不是来找上官南的。

  再细想一下昨晚皇上说皇宫中不太平,上官南又受着伤回来,这两者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以上官南武功,放眼江湖,能把她伤成这样的人屈指可数,昨夜又是谁伤的她?

  我害怕娘亲出事,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直到晚饭前上官南才醒了过来,我忙让小二送了些饭菜上来,只是她没吃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看娘亲这伤心模样,我只觉得心间隐隐作痛,小声问道:“娘,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内伤?”

  “昨晚有人行刺皇上,不知为何,皇上身边没有人保护他。来人武功高强,而且似乎早有预谋。我替皇上挡了致命一掌,后来见孟义他们来了,皇上脱险了,我就回来了。”

  原来不太平是指宫中有刺客,皇上早知道有刺客,所以才叫我早早出宫。

  “那我们明天离开临城吗?临城这边药店都有官兵把守,不方便抓药,娘的身体还要好好调理才行。”

  上官南摇头,“先不着急离开,一点小伤无碍的,我再自己运功调理下即没事了。也不用去抓药,拿颗七元丹服下即可。”

  娘亲心中有事。

  我默默点头。

  半夜,我听到娘亲悄悄从床上起来,轻轻走出房门,又施展轻功飞上了屋顶,朝皇宫方向飞去。我并没有跟去,娘亲定是担心皇上,才会夜里悄悄去看他。

  娘亲能有这般轻的脚步声,想来内伤应该是好些了。

  娘亲不在,我睡不着,带着精灵坐在屋顶乘凉,享受着夜色。

  只是临城的屋顶上并不平静,才坐了一会儿,就看到数道黑影飞来飞去。心中暗叹这权力集中之地,又怎会平静。

  一个身影从我身边飞过,他看到我在屋顶坐着,停在了我面前,向我问道:“小姑娘,这么晚你在这屋顶做什么?”

  “睡不着,出来看月亮。”我随口应道。

  “这天上哪有月亮?”对方又道。

  我这才抬头看向眼前这人,发现他就是白天来客栈搜查的那个人,脱口而出道:“藏大人?”

  又听那藏少陌道:“小姑娘,你既然能飞到这屋顶上,说明你也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但这临城中现在有很多坏人,你还是乖乖呆在客栈中别出来。若遇上坏人,没人能护住你。”

  “没人能护住我,我便自己护自己。”说话间,我从他身上闻到了血腥味,又道,“你手臂受伤了?”

  藏大人看了眼手臂,又盯着我看了片刻,似乎微微笑了一下,问道:“都已经包扎好了,你如何得知的?”

  “这有何难。”我应道,“我从小鼻子就灵,在你身上闻到了血腥味,就猜到了。你这伤是包好了不假,但前面你应该刚和人动过手,所以伤口又裂开了。我有金创药,要不再帮你包一下?”

  “你会包扎?”

  “我是个大夫。”

  夜里的藏少陌卸下了白天的那身铠甲,只是穿着一身便服。整个人的感觉比白天柔和了不少,他似乎没有怀疑我,与我一起到了客栈里。

  在灯下,他把袖子往上一撸,即露出了那被鲜血染红的纱布。不过就是上药包扎,这事我从小干,熟练得很,一会便处理好了。

  “你娘呢?” 他问道。

  “我娘出去了。”

  他似乎认识我一般,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我,又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白雪。”

  每次我说名字时,都会自动隐去上官姓氏,如此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他似乎极为意外,惊呼道:“白雪?”

  这神情未免太夸张了些,我不解问道:“有问题吗?”

  他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又道:“或许是巧合吧。”

  这人还真是奇怪。

  “临城这几日不太平。”他又叮嘱道,“我在调查刺客无法抽身,你记得少出去,注意安全。”

  额……他这话说得好像与我很熟一样,但他应该是出于好心才会提醒的吧。

  “知道了。” 我回道。

  又见他离开了。

  看他这身形,轻功似乎一般,估计连我都比不上。那刺客可是连上官南都不敌之人,他能追得上才怪。

  此时的我,哪还记得他就是那个大夏天在屋顶晒着太阳,我还觉得他脑子有问题的奇怪少年。

  更不知道,他手臂上那道伤是我上官山庄后人凡无双所伤。

  不过,知道又如何,萍水相逢之人,我通常转头就会忘记。

  上官南一直到第二日早上才回来,确认皇上脱离危险后,她决定带我离开临城。

  上官南身上重伤并未恢复,而我给上官南治伤消耗过大,体力大不如前。此时的我们其实并不适合奔波,都需要静养,只是我们都不喜欢临城这事非之地,才会选择尽早离开。

  出了临城,我们赶路也不着急,路边有个茶摊,便坐在那喝口茶歇歇脚。这茶摊在小路边上,是江湖人土所开,来往的也都江湖人士。隔壁桌的客人,正在聊着《神龙秘籍》,为首那人的像个说书先生一般正在痛快说着,旁边之人正听得津津有味。

  “传说这《神龙秘籍》是江湖第一武功,谁若练成了,即可独步武林,无人能敌。这秘籍原来是隐逸山庄至宝,后来隐逸山庄出现些变故,使这秘籍流落于江湖中。那时江湖中人为夺取这本秘籍可谓是争得头破血流,直至上官山庄上官锆得了这本秘籍后,这事在江湖中才算告一段落。上官山庄在当时是天下第一庄,这上官锆武功排名在神通榜第一,谁敢不要命去他手上抢那秘籍,如此《神龙秘籍》风波在江湖中才得以停歇。谁曾想上官锆号称武学奇才,却至死没能练成这《神龙秘籍》。这时江湖中又有了另一种说法,说《神龙秘籍》其实是假的,毕竟从没有人见过所谓的天下无敌的神龙掌。”

  上官南敏锐地觉察到危险的气息,她将茶碗放下,拿起放在桌上的剑,对我道:“雪儿,我们歇得差不多了,走吧。”

  我正津津有味地听着故事,并不想走。只是我一般都不会违背上官南的话,还是不情愿地起来。

  只是刚等我站起来,在这里歇息的二十余人,便迅速地将我们围了起来。刚刚那个讲故事的人,走到我们面前,将斗笠一摘,亮出他身份来。

  眼前之人竟然是麻子脸。

  昔日他抢天蚕丝和对我下毒的场景历历在目,我握剑之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若不是亲眼见过神龙掌,我也不相信这世上竟真的会有这般武功。”麻子脸说道,“上官南,我真想不到你还会有《神龙秘籍》,你身上的宝贝,可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上官南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不屑回道:“就凭你们几个?”

  “你们在临城刚受过伤吧,此时的你们若能使出二分功力也极为勉强。上官南,你确实武功高强,可是只有二成功力的你也实在没什么好怕的。你女儿确实打出过神龙掌,只是那一掌让她差点连命都丢了,我不相信她今天还能使出神龙掌来。”

  “二分功力,对付你们几个绰绰有余。”

  “我这等这机会,等了四年。天蚕丝和《神龙秘籍》我今日一定要取到手。”

  确实,都四年了,麻子脸还是那副贪婪和无耻之模样。

  麻子脸说完把手一举,这二十几人同时拿出了一个暗器对准了我们。这暗器长得像缩小版的弩一般,每个上面都放有十余玫暗针。这些暗针若同时向我和上官南射来,以我俩此时的功力,确实够呛。

  这种精致程度的暗器,在江湖中并不多见。

  麻子脸不算聪明,从打听情报到眼前这暗器,再到准确知晓我们的位置,他做不到这些。所以定是和上次中噬魂一样,有人在身后给他出谋划策,而那个人的目的很可能就是借麻子脸之手从我们这取得天蚕丝和《神龙秘籍》。

  上官南见到这暗器,目光中厉芒一闪,身形不觉一震,瞬间升起怒意。身体本能性地走到我面前,手臂伸开,将我妥妥地护在身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