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暗潮涌动水无痕(乙篇)下
亖阅2021-07-01 20:004,196

  六月初六。

  莫隐月他们已经到了临城附近,他将带来的人都安排在了临城城外。

  “上官白雪身份特殊,临城内定然有朝廷的人马保护她,我们不能在临城内动手。”莫隐月说道。

  “庄主,只是如何保证上官母女出城后会往这走?”问话的人是莫定,他是莫隐月最得力的下属。

  莫隐月正在想着解决办法时,正巧麻子脸一群人从他们旁经过。莫隐月主意便来了,给莫定一个眼神暗示,莫定便心领神会地跟了上去。

  只是这一切被暗中的吴启看在了眼里。

  自从多年前莫沧月被上官白雪救下之后,他们便按莫沧月的吩咐,每年这个时候都派人在临城附近注意各路人马动静,今年刚好是吴启亲自过来。隐逸山庄和上官山庄那些陈年往事,吴启再清楚不过。此番莫隐月出现临城附近,定是冲着上官白雪而来。

  时间在同一天。

  其然国天蝎教中,罗奇绍庆和文山绍庆二人来访。其然国擅长用毒,北桑擅长用蛊,各有千秋又异曲同工,这兄弟二人每年都会来这天蝎教找人切磋比试。

  北桑来的是小辈,还用不着上官北亲自出马,她每年都是让上官枝影接待他们兄弟二人。上官枝影武功方面实在是不怎么样,但在用毒方面却是天赋异禀,这几年的时间将北桑的禁术和蛊毒都研究得透透的,让那罗奇绍庆连续败了几年。

  每年都赢,上官枝影自然会觉得好玩,所以面对罗奇绍庆和文山绍庆的到来,她开心得很。

  “小罗罗,今年你可比往年晚了几天到。”上官枝影道。

  “小圣女就这么想我们吗?”罗奇绍庆笑道,“不如,小圣女随我去北桑,这样便日日能见到我了。”

  上官枝影自小混在天蝎教和王宫之中,各种人见多了,什么话都听得懂:“小罗罗,你该不会还把我当成你的救命恩人,想以身相许吧。”

  “未尝不可啊,你若不想远嫁北桑,我也可到你其然国做个郡马啊。”

  罗奇绍庆此话一出,上官枝影脸色立即变了,刚刚玩笑的神情淡然无存,话语也冷了几分:“罗奇绍庆,在其然国不能提我是郡主之事,尤其在天蝎教中。你若再提,便别来了。”

  上官枝影并不希望这类话传到上官北耳中。虽然这些年她与父王分开,对上官北也是有怨言的,但她依然不希望娘亲不开心。

  罗奇绍庆见上官枝影神情便知自己说错了话,又笑道:“好了,小圣女,以后我不提了。我只是想着小圣女的夫婿应该是何种称谓呢,好像想不出来,才冒出那俩字。”

  “想不出来就别妄想了。”上官枝影道,“怎么样,你们兄弟俩这次带了什么蛊毒过来?”

  罗奇绍庆向旁边之人一个示意,即有人抬着一名女子上来。

  上官枝影上前细细检查一番,确认道:“血蛊。”

  “几条?”罗奇绍庆问,他这模样不像是来比试的,倒是像特意来教她解蛊的。

  “还几条?”上官枝影瞪大了双眼,“这么小个弱女子,你们还给人家下多条血蛊,她怎么受得了啊?”

  “一个身强体壮且功力深厚之人,最多可以承受九条血蛊。她身上的血蛊的数量一定在她能承受的范围内,保准她死不了。”罗奇绍庆笑道,“小圣女,三天的时间,你要是解不了这血蛊,可就输给我了哦。”

  上官枝影小下巴得意一抬,自信满满道:“三天?用不着!我明日一早便把她身上的血蛊解得干干净净的。”

  “拭目以待。”

  这血蛊和其它蛊毒确实不同,它在女子身体里动来动去的,为抓到血蛊,上官枝影来来回回地在女子身上找着。此时的上官枝影才明白,罗奇绍庆为什么在这么个弱女子身上下蛊,若是男子,那就尴尬了。

  被下蛊的女子名叫小初,她对上官枝影说是自愿试蛊的,罗奇少爷承诺谁愿意试蛊,便可得到两袋粮食。她还说她很幸运,罗奇少爷在那么多人里选择了她。

  正在找着血蛊的上官枝影听到这话,柳眉微蹙,似乎不太明白小初的话,“血蛊可不是常人能受得了的,你受这么大罪就是为了两袋粮食?”

  小初点头,眼中还闪烁着所谓的幸运之光:“只有我一个人得到了这个机会。”

  上官枝影依然不明白小初的处境,但还是动了侧影之心:“你体内有三条血蛊,若是按我以前的解法,估计你得失血过多而亡。我去问问娘亲,看有没有办法让你少流点血,保全你性命。”

  “多谢小圣女。”

  这小初为了两袋粮食,还真是一点怨言没有。上官枝影心中暗叹道。

  上官枝影找到上官北,把自己遇到的问题仔仔细细地和娘亲讲了一遍。

  上官北听后,拿出了一把形状很特别的小刀给了上官枝影,郑重道:“影儿,这把小刀是我爹,就是你拉祖父上官锆留给我的,锋利无比,你用它解血蛊最合适不过。这是我们上官家很重要的东西,今日我便传给你了,你切记要收好它。”

  上官枝影把小刀翻来覆去地看了许多次:“娘,这小刀除了形状怪一点,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会是很重要的东西?”

  “它其实是把钥匙。”

  “哪里的钥匙?”

  上官北一笑:“以后回到圣国,我再告诉你。”

  上官枝影点头:“我会收好的,明日我就用它来解血蛊。”

  与此同时,其然国的硕达王府内,出现了罗奇绍庆的身影。

  “罗奇绍庆参见硕达王。”罗奇绍庆行上一礼道。

  硕达王正在看书,手中之书刚翻了一页,道了声:“来了。”这语气仿佛在和一个亲近小辈说话般。

  罗奇绍庆自己站了起来,又道:“若是明日小圣女将血蛊解好了,那我北桑的十二道禁术和三十六道蛊毒也就都难不住她了,我似乎也没什么能教她的了。”

  硕达王将手中之书合上,放在了桌上,目光落到了罗奇绍庆身上,道:“本王还是希望你能多来,每次你们来时,影儿都玩得特别开心。”

  “硕达王这份爱女之心,着实让人羡慕得很呐。”

  硕达王轻笑了一声:“今日是特意过来吹捧我的?”

  罗奇绍庆收起刚刚闲聊时的神情,认真道:“有件事思来想去,还是告诉硕达王为好。其实在四年前有人托鬼狱沼泽在北桑寻人,从他们手中的画像看,似乎找的是天蝎教圣女。”

  一听和上官北有关,硕达王双眼微眯:“可知道是何人在找她?”

  罗奇绍庆摇头:“鬼狱沼泽从不会透露雇主信息。”

  “你又为何现在突然告诉我?”

  “因为鬼狱沼泽只是拿着一幅画像在寻人,并未提到过名字,我到现在也不确定他们找的是否是圣女。这几日思来想去,觉得不管是与不是,都应该和王爷说一声才对。”

  “此事我知道了,多谢。”硕达王落向罗奇绍庆的目光里多了道赞赏,“影儿学有所成,你功不可没。答应你之事,不会少你的。”

  “如此便多谢硕达王了。”罗奇绍庆又是恭敬一礼。

  待罗奇绍庆回到住处后,发现文山绍庆居然不在住处内。罗奇绍庆觉得有些奇怪,兄长在其然国并无朋友,这大晚上的会去哪里?

  等文山绍庆回来后问起他,他说随便出去走了走。兄长确实不太喜欢呆在屋内,罗奇绍庆对此并未有所怀疑。

  画面回到圣国临城的皇宫中。

  上官白雪离开后,上官南就在东宫坐着,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年又一年,龙凌云已长大成人了。

  皇上知道上官南在东宫,默默呆在附近陪着她。

  安静的夜里,有些不协调的声音总是会格外明显,一位太监走到皇上身边禀报报:“启禀皇上,八皇子身体有恙,善景宫刚紧急传了太医过去。”

  这八皇子从小身体便不好,今日见他刚好一些,没想到又……

  皇上只道了句:“退下吧。” 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就算是贵为九五之尊,在生老病死面前,依旧是无可奈何。

  以上官南的耳力,这些话她自然也听到了。待夜深人静时,上官南又到了善景宫。

  善景宫中住着一位贤妃,名唤席容,性格温婉恬淡。昔日在宫中时,上官南与她有些交情。上官南点了守夜宫女穴道,走到八皇子房中,此时贤妃还在床边守着,多年不见,她身形清瘦了不少。许是太晚了,许是太累了,许是太难受了,她目光只是一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你感觉不到她的情绪,但你若见到那场景,心中就会不自觉地隐隐作痛。

  上官南轻轻唤声:“容儿。”

  贤妃听到这个声音一震,怀着复杂的心情缓缓转身,看着上官南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似乎不敢相信般,呆愣了许久,最后眼泪不觉流了下来。

  “皇后。”这一发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有些哽咽。

  “这宫中早没有我这个皇后了。”相比之下,上官南平静许多,“我今日回来看凌云,听说你这传了太医,便过来瞧瞧。”

  贤妃收了收眼泪,应道:“是,这是我儿淞儿,他自小身子不太好。”

  上官南上前瞧过脉象后道:“淞儿的病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但以你和皇上和身体状况,加上孕期都有太医时时看着,淞儿不应该如此才对。你一向细心,也不可能是你孕期吃错东西所致。所以是在你怀孕时,有人暗中对你和腹中胎儿动了手脚。”

  贤妃刚收进去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只是苦了我儿。”

  “容儿,这些年都你在帮我抚养凌云,辛苦你了。”上官南感激又感慨地说道,“若非帮我抚养凌云,或许淞儿也就不用遭此大罪。你将凌云保护得很好,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儿,是我愧对于你。”

  “皇后对臣妾大恩,臣妾永远铭记在心。能抚养太子,是臣妾几世修来的福分,不敢谈辛苦。”

  “已经没有皇后了。”上官南再次重复道,“你将太医开的药方拿来我看看。”

  贤妃忙从一边把药方拿给了上官南。

  上官南仔细看过。

  “太医开的药方对症下药,并无问题。我今日为淞儿施针,可助其早些好起来。只是这病根难去,你要心中有数。”

  “多谢皇后。”

  上官南拿出银针,刺破手指,滴了几滴血至淞儿口中。贤妃知道上官南身怀周门医血,当初她命悬一线时,就是上官南用这周门医血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待淞儿这边施针结束,上官南和贤妃坐到一边,聊起了天。

  “凌云这些年在宫中生活如何?”上官南问。

  “太子自小天资极高,又勤勉好学,深得皇上宠爱。”贤妃缓缓讲道,“只是太后和皇贵妃那,一直对太子……太子心中清楚地明白这些,他很是懂事,有时候甚至懂事得让人心疼。凡事都做到尽善尽美,尽量不让他人挑出错来。太子如此努力,一来是他深知自己身上担着的是圣国未来的重任;二来他是不想让我和皇上为难;三来他觉得这样你会早些回来……”

  上官南对太子一直是心存愧疚的,听着听着,眼泪便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殿外突然传来许多凌乱的脚步声,一向警觉的上官南立即意识到,宫中定是有情况。与贤妃道别后,便去查看脚步声的来源。

  宫中似乎混入了刺客,上官南又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忙施展轻功向打斗方向而去。皇上居然独自一人呆在东宫旁边,此时正与刺客在交手。皇上虽然会武,但刺客武功高强,招式极为奇怪,每招每式力量之大,不像是圣国人式所用的武功。

  刺客还带着流星镖,只见刺客把数枚流星镖飞向皇上,皇上避开后,刺客运起内力一掌打向皇上。皇上躲避不及,上官南突然出现,替皇上接下了这致命的一掌。

  “南儿!”皇上大惊道。

  这么大的动静,引来了无数侍卫,孟义也随之而来。孟义武功高强,刺客见不敌,又丢下数枚流星镖后,逃出了皇宫。

  上官南口吐鲜血。

  “南儿。”皇上紧张道,“传太医。”

  上官南阻止了皇上:“不用伸张,我不想大家知道我回来过。”

  上官南强行压制住体内内伤,深情地看了一眼皇上,未再言语,又施展轻功离开了皇宫。

  留下了满脸担忧的皇上和孟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