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暗潮涌动水无痕(乙篇)上
亖阅2021-08-21 13:115,018

  北桑都城晦朔,国师府中。

  罗奇绍庆正看着一个珠光纱的荷包发呆时,兄长文山绍庆悄悄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夺过他手中之荷包,笑道:“二弟,你都盯着这荷包看了四年了,可看出什么花样来了?”

  “大哥,快把荷包还给我。”

  罗奇绍庆伸手便想将这荷包抢回来,一下没注意大腿还撞到旁边桌角了。只见那结实的桌子被撞离了原来的位置,移动时还伴随着一阵与地面摩擦的尖锐声响。

  见自家弟弟正吃痛地抚着刚被撞的大腿,文山绍庆又笑道:“这么紧张,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

  “大哥说什么呢,那时她不过是个小姑娘。”罗奇绍庆忙解释道,“她当时送来的粮种极为适合种在我们北桑的土地,成功帮我们解决了那年的大饥荒,可谓是救了我们北桑整整一国的百姓。奈何,如今我们自己留的粮种一代不如一代,收成一年不如一年。我只是想快些找到她,再要一些粮种,如此而已。”

  “你之前不是说,是其然国的小圣女给你的粮种吗?”文山绍庆又道,“怎么?又不是她了?”

  罗奇绍庆把荷包夺了回去,细心地抚平刚刚被兄长弄出的褶皱,道:“我知道不是小圣女,虽然她长得与那小姑娘很像,但小圣女既不认识这个荷包,也不知道珠光纱,甚至连粮种都没听过,不会是她。”

  “那你怎么还每年跑到其然国天蝎教去和小圣女比试?”

  “我是受其然国硕达王所托,前去帮助小圣女精进她的毒术。”罗奇绍庆别有意味地看向兄长,“我倒是奇怪了,那大哥又为何每年都跟着我一起去其然国,看我和她比试?”

  文山绍庆未曾回答,只是一笑:“这小圣女在用毒方面确实有些天赋。四年时间,我们北桑的十二道禁术和三十六道蛊毒都被她摸得透透的,都快能赶上我们俩了。”

  北桑的蛊毒与其然国的毒药有许多相近之处,两国又相临,所以经常会有些以交流目的为主的比试。

  在北桑,十二道禁术由十二个家族各承一道,每道虽用法不同,但其实功效皆是一样,就是改变人的脉象。三十六道蛊毒也是由这十二个家族各承三道,但每道蛊毒皆有不同的功效。

  这十二家族是由国师府统领,所以国师府在北桑来说地位极高,高到能与王室平起平坐。北桑的国师煜旋绍庆是个极有智慧之人,曾言尊卑有别,以王室为尊,给足了北桑王室面子。

  在北桑也有同时精通十二道禁术和三十六道蛊毒者,但人数不多,就只有三人,就是北桑国师煜旋绍庆以及他的两个儿子文山绍庆和罗奇绍庆。前面文山绍庆口中说上官枝影对他们的禁术和蛊毒摸得透透的,不过是说她总有法子解除的意思,至于如何使用禁术和蛊毒是北桑从不外传之秘密,外人不可能会知晓。

  如众人所看到那般,北桑对禁术和蛊毒看得极重,却从不允许乱用。要知道若是世间蛊毒横行,怕是永无宁日。也正因为如此,北桑虽是一小国,旁国却不敢轻易去犯。北桑对自己的国力也清楚得很,从不会主动地去侵犯他国。所以一直以来,北桑边境向来是战事最少的地方。

  “我明日启程去其然国,大哥今年可还与我一道去?”罗奇绍庆问道。

  “去啊,我去看我们北桑第一聪明人,是如何败给其然国初出茅庐的小圣女的。”

  罗奇绍庆听后只是一笑。

  文山绍庆和罗奇绍庆这俩兄弟年龄虽差了十几岁,但关系却一直很好,小时候罗奇绍庆呆在兄长身边的时间比呆在父母身边的时间还要长。也正因为罗奇绍庆年龄小,国师府有父亲和兄长二人主持,所以府中的事情都不用他操心,他便一直专心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去其然国和上官枝影比试用毒,比如做些难度很大的毒药,又比如研究何种粮食适合种在北桑贫瘠的土地上。

  待文山绍庆走后,罗奇绍庆又拿出那个珠光纱荷包发呆。在一旁的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水囊,盖子上还刻着一朵雪花,这水囊也是荷包的主人留下的。

  只是这荷包的主人究竟是谁呢?默默无闻地帮了罗奇绍庆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文山绍庆走了几步,往回望了一眼,就见那罗奇绍庆又看着那珠光纱的荷包发呆。

  只见文山绍庆眼眸前突然蒙上了一层锐利的冰霜,射出利刃般的寒光。这时的他与刚刚慈爱兄长的模样判若两人。

  时间在六月前夕。

  圣国钦州的隐逸山庄中,这几日庄内气氛有些紧张。

  二庄主莫逸月思来想去,还是跑到了大庄主莫隐月面前,坚定说道:“大哥,你这次别拦我了。无论如何,我今年一定要去临城。上官南和上官白雪的踪迹平时极难寻到,唯独每年六月会出现在临城。我会很注意不伤她们母女的,我只想确认上官白雪的神龙掌是不是我庄丢失秘籍里的武功。”

  “你若不伤她们,如何逼得上官白雪使出神龙掌?”

  莫逸月似铁了心:“不管师父有任何处罚,一律由我独自承担。”

  这样的场景每年都要上演一次。

  “上官白雪自打出神龙掌后一直稳居神通榜第六,而上官南排在第八,就算单打独斗你也不是她们对手,更别提她们母女联手了。”

  “厉害就如何,她们只有两人,我将庄中精锐全带去。”

  莫隐月真是拿这个弟弟没办法,认真思虑后道:“庄内情况你也知道,你我兄弟二人至少要有一人要留守山庄。更何况你刚与弟妹成亲不久,此时也不宜出远门。我亲自去!”

  这一瞬间,莫逸月只以为自己听错了,惊呼道:“大哥,你说什么?”

  要知道以往几年,大哥都是极力阻止他去的,他从没想过大哥会说亲自去。

  “我说我亲自去临城,你乖乖呆在山庄中。你想知道的事,我自会帮你验证。”莫隐月说完,又转向一边的洛婉,“夫人,此事要成,还需你出手。”

  洛婉微微一笑:“无论夫君要做何事,洛婉定当鼎力支持。”

  莫隐月回之一笑。

  旁边是还在错愕中的莫逸月。

  时间还在六月前夕。

  兰宁城中白府内,二少爷白帆,也就是凡无双,出门前去与老太爷和白老爷二位长辈道别。

  白老爷还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说句话都费力的那种,但还是顶着虚弱的身子勉强说道:“无双,自年初你遇到了你大师伯,知道了上官家后人的消息后,连着找了几个月都未寻到她们。既然你大师伯说她们每年六月都会去临城看望太子,那你此行定要寻到她们。”

  白老爷口中凡无双的大师伯是指孟义,孟义是上官锆的大弟子,白老爷是二弟子,凡无双作为白老爷的徒弟,自然称孟义为大师伯。

  今年年初,凡无双游历到临城时,巧遇了孟义,两人相认,孟义告诉了凡无双上官母女的消息。从那后,凡无双便一直在找她们。

  凡无双看白老爷这模样也很是心疼,点头对二位长辈保证道:“爷爷,师父,你们就放心吧。此趟我定将南姨和师妹平安带来白府。”

  “临城不比兰宁,多加小心。”白老爷又叮嘱道,说完此句话又咳了几声,他病得越来越重了。

  这些年白家那丢失的女儿一直没有寻到,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上官家后人的消息,白老爷的身体却是一日不如一日,也不知能不能等到故人重逢的那一天。

  “师父养好身体,等我回来。”凡无双应道。

  白老爷仿佛力气用尽,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时间到了六月。

  各路人马涌动,均向临城的方向,临城今年的六月注定不会平静。

  曾经的三皇子如今已是风王,已经出宫建府,住在风王府内。

  这日风王在府内大发雷霆,理由依然那件让他心心念念之事没有达成。只听见风王对着下属怒吼道:“本王让你们找个人,四年都没找到,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属下该死,请王爷责罚。”风王的亲信冷原跪在地上回道。

  “责罚有何用?去给我找人!一年内再找不到,全部提头来见!”

  “是。”冷原退了出去。

  房中没有了声音。

  风王拿出了一幅画,那是他亲自画的,画中是那日救他的姑娘白雪。记得那日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白雪带着甜甜的微笑对他说:“你现在没事了。”

  风王满身的怒气片刻便消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嘴角轻微上扬。只是就这么一位普通姑娘,怎么会找了四年都找不到呢?

  时间到了六月初六。

  今日是太子和风王两人的生辰。

  风王并不喜欢这个日子,每年生辰,他都觉得是在给太子过生辰,自己不过是个陪衬。但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熟练地把这些情绪隐藏起来,不管在何人面前都能表现得恰当得体。

  宴会结束后,风王便早早的出宫,与他一起出宫的还有晋王和林王。晋王平日住在封地晋州,林王平时呆在边关,二人通常都是每年六月回临城一趟。林王还未成亲,所以晋王每次回临城都喜欢住在林王府。

  与风王道别后,晋王和林王二人骑马向林王府缓缓走去。

  “大哥,你在晋州如何?”林王问道。

  “晋州好山好水,自然万般都好。”晋王应道,“四弟在边关呢,如何?”

  “近两年边关平静不少,战事少了许多。”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会,晋王又道:“今是看淞儿活蹦乱跳的,他身子看着似乎好了许多。”

  晋王口中的淞儿是八皇子龙凌淞,今年才刚满六岁,是林王的同胞弟弟。龙凌淞自小身体便不好,靠着各种名贵之药吊着一条命。

  “淞儿这病时好时坏,可怜他小小年纪便要受病痛折磨,母妃比起去年又瘦了一圈。”林王脸上还算平静,但内心装着的是满满的心疼。

  “会好的。”晋王安慰道。

  林王点了点头,转而道:“今日宫中似乎有些不对劲。”

  “父皇既然未通知我等,他定是有所安排。”

  林王又是点头。

  时间还在六月初六这日。

  临城中的藏少陌照例在暗处保住着上官母女,今年她们还是住在比较偏僻的一家客栈中,她们行事一向细心又警惕。若不是藏少陌在这临城之中耳目众多,也许都找不到这对母女。师父已经告老还乡了,他已经是新的一任跃龙特使,这一年他都是奉密旨在外办事,只有六月前后才会被召回临城负责这对母女安危。

  藏少陌暗中保护这对母女有好几年了,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知她们的身份和名字,更不明白皇上为何会如此重视这对母女。

  母女俩像往常一样,夜里便施展轻功飞出。他依然跟不上,只是每年她们都是朝一个方向飞去,而且还有一只很有灵性的鹰跟着她们,所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知道她们的去向。去年藏少陌就追着这只鹰的方向而去,一直追到了皇宫,他才知道原来这对母女夜里是进宫去了。每年都是太子生辰这日进宫,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定和太子有关。只是事关皇上和太子,藏少陌不敢太好奇,也不敢乱猜。

  时间依然在六月初六。

  兰宁白家在各座大城中都开有客栈,在临城所开的名为纳川客栈。在所有的客栈里都会有专为白家人而预留的上好房间,平时不对外开放。凡无双此时就住在纳川客栈的乾字号房中。

  刘掌柜将一个食盒送至乾字号房中,道:“二少爷,这是给您买的临城最好的糕点。”

  “有劳刘掌柜了。”凡无双应道,“你们近日可有看到我让你们留意的那对母女。”

  “我和小二近日都在留意着,并未看到过她们。”

  “若是看到立即通知我。”

  “是。二少爷有事您再唤我,小的先退下了。”

  掌柜退下后,凡无双从食盒里拿出一份糕点,糕点下面是厚厚的一沓纸,上面是白家在临城和附近商铺收集到的各路人马的消息,凡无双边吃着糕点边细心查看着。

  其余还好,只是莫隐月这个点出现在临城是为何?

  隐逸山庄大庄主莫隐月,着实想不通啊。

  凡无双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孟义说每年这一天的晚上,上官南和上官白雪都会进宫去看太子,差不多就在此时出发吧。他拿出无双剑客的面具戴上,从窗户一跃而出,往皇宫方向飞去。只是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她们母女二人的身影,想着她们总要进出皇宫,凡无双便在皇宫附近的屋顶上等着。

  凡无双坐下后不久,在旁边的屋顶上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他的目光也是望着皇宫方向。看来对方目的和他一致,似乎也在等着从皇宫里出来之人。

  坐在另一边屋顶之上的正是藏少陌,藏少陌和凡无双二人都发现了对方的存在,但谁也没理谁,就在这黑夜中安静地坐在屋顶上。

  上官白雪并未让他们等太久,她一人先飞出了皇宫。

  凡无双立即跟了上去,旁边的藏少陌本就是为了保护上官白雪而来,见凡无双跟踪她,自然觉得此人不怀好意,果断将凡无双给拦了下来。

  二人在皇宫附近过了数十招,藏少陌不是凡无双的对手,很快便手臂上负伤停了下来。只是上官白雪轻功甚好,这几十招的时间,已经不见了踪影。

  凡无双也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道:“你故意的?”

  “就是。”藏少陌回话的语气中还带着分小得意,“那姑娘轻功极好,这一小会时间足够她飞得远远的了。”

  凡无双细看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道:“跃龙特使藏少陌,是你啊。看来你这是在奉旨悄悄保护她了?”

  “你是何人?”藏少陌见这戴面具的少年竟还认识自己,不由暗暗吃了一惊。

  “她的同门师兄。”凡无双实诚应道。

  “同门师兄?”藏少陌半信半疑,“那她又是何人?若是江湖人,又为何能在这皇宫中来去自如?”

  凡无双一笑,“原来堂堂跃龙特使,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难不成你知道?”

  “我自然知道,她是……”凡无双故意停顿下来,对上藏少陌等待的神情,“你既奉旨保护她,定知道她住在哪。告诉我她住址,我便告诉你她是谁。”

  “休想!”藏少陌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那你也休想!”

  凡无双留下一句话,又往上官白雪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藏少陌看着这少年俊俏的轻功,和那小姑娘如出一辙,也许真的是她师兄吧。

  想不到她还有师兄,所以她真的是江湖中人吗?若是,又为何每年要来这皇宫一趟?

  这小姑娘还真是让人费解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