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寒来暑往又数年(甲篇)
亖阅2021-08-21 13:043,639

  “雪儿,雪儿,醒醒……”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缓缓睁开双眼,迷糊看到上官南正守在我身边。

  “娘……”我轻轻地唤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虚弱得很。

  “雪儿。”上官南欣喜地看着我,“你终于醒了。”

  我只觉得自己睡了好久,脑子到现在还有些迷糊,“娘,我怎么了?”

  “你昏迷了两个月,是反噬之象。”上官南脸上欣喜之色褪去,继而浮起了一阵沉重的担忧之色,“你可还记得你为何会昏迷?”

  我仔细地想了一会,道:“似乎有家粮店,我到了那家粮店面前就开始神情恍惚,不知道怎么的就失去意识了。”

  我看上官南的神情便猜到了她也不知道这其中缘由。

  此时韩大娘走了进来,唤道:“神医,有人来找你。”

  上官南走了出去。

  韩大娘又对我笑道:“小神医,你可算是醒了,你娘这俩月都快急死了。”

  每次我受伤,最难过的定是娘亲。

  “这些天多谢奶奶照顾,我醒了后便没事了,很快就会痊愈的。”我应道。

  “诶,那就好。”韩大娘脸上总是挂着朴实又慈祥的笑意。

  我从窗户看到上官南正在和一名黑衣男子聊天,那人打扮像是鬼狱中人。他们并未聊几句,上官南便回来了。

  “你北姨不在北桑,待你身体好些,我们便离开这吧。”上官南回来后道。

  “娘是让鬼狱派人在北桑帮我们找北姨?”我问道。

  上官南点头。

  “只是鬼狱的人信得过吗?”

  “可以。”

  “金神通说北姨不在圣国,外祖父说她不在南境,鬼狱说她不在北桑。”我分析道,“难道她在其然国?”

  “周门和天蝎教素有恩怨,我们不可贸然去其然国。”上官南道,“天蝎教擅毒,其中许多毒药就连周门医血也抵挡不了,需要从长计议。”

  我点了点头。

  每次反噬之伤,虽然会昏迷许久,但只要醒了后,身体就恢复得很快。

  第二日便像个没事人一样了,我正在来来回回翻着包袱时,上官南问道:“雪儿,你在找什么呢?”

  “娘,你看到我的荷包了吗?就是你之前给我做的那个珠光纱的荷包。”我边找边问道。

  “那个荷包不见了,你回来时那荷包便不在你身上。”

  我有些失落,“那估计是丢了。”

  “不过就个荷包,娘再给做一个就是。”上官南笑道。

  已经都丢了,也只能如此了。

  在韩大娘家中,以前从来没做过饭的我,凭借着噬魂里的记忆,真的就做出了很好吃的素菜。难道噬魂里我看到的那些画面,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吗?

  真是越想越奇怪。

  玄耀,天心,如果说我真的是天若转世的话,是不是我找到转世后的你们,那前世的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直到我伤好后和上官南一起离开了翡翠城,我们都不知道这次我是为何受伤,也无人知道我消失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我隐约感觉到,这事一定和我体内的那颗白色珠子有关,就是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把我带到了某处,才导致我被反噬了。

  只可惜,我并不知道它把我带去了哪,又做了什么。

  ……

  一晃又四年过去。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高已经和娘亲差不了多少了,但对娘亲的那份依赖却无半点减少。这十四年来从未与娘亲分开过,在我心里总把自己当成是娘亲身边那长不大的孩子。

  这几年中追杀我们的人越来越少,不过上官南盯着我练功的劲头却从未有过半点松懈。如此严格训练之下,成效自然是有的,我只觉得我功力越来越接近上官南了。因为追杀我们的人变少了,所以义诊的次数也比以前要多上许多,这四年间我的医术也有了不小的进步。我这脑子记人是不行,但记方子还是很好用的。

  时间又到六月,每年太子生辰,上官南都会回宫看他,如今也不例外。

  今年来到临城的日子比往年早了几天,我与上官南呆在附近的村子里,为村民们义诊。村民们都是非常淳朴之人,正值农忙之际,我与上官南白天帮着村民在田里一起干着农活,晚上帮村民们看病,如此平静地过了几日。

  今晚义诊时,来了一位大户人家的下人,他走到我与上官南前面,递给我们一张银票,客气道:“我家少爷说二位大夫在此义诊乃是善举,该有所奖赏。”

  上官南笑道:“如此便多谢了,不知小哥能否帮我们母女二人一个忙。”

  “大夫请讲。”小厮道。

  上官南转向我问道:“雪儿,今日所开的这些药方你可都记住了?”

  我点头:“是,孩儿都记住了。”

  “你将药方里用到的所有药材汇总在一张单子中写给我。”

  “是。”我脑中回忆着今日所开的药方,按上官南要求将单子写给了她。

  上官南仔细看过这张药材单子,确保无误后,递给了面前小厮,又道:“劳烦小哥用此银票将这些药材帮我买来。”

  小厮接过药方,向十步开外的一位少爷走去,与那少爷说了几句说,便向城中方向走去,应该是买药去了。

  我目光看向那位少爷,只觉得他气度不凡,不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倒像位战场上的将军。

  旁边一位村民道:“那位是沙少爷,是来帮我们开水渠的。他和你们一样,都是大好人呐。”

  上官南点点头,并未多问。除了义诊,她不一向不喜欢与人过多接触。

  待小厮将药买回来后,我与上官南将药材分给了村民,即与村民道别离开了。

  太子生辰这日,我们像往年一样,趁夜到太子宫中,上官南将衣服放到太子身边。只是我总觉得今年气氛有些不对,每年的太子生辰都是热闹非凡,这个点宫人们大都还在忙着收拾,而今年怎么会如现在这般安静。

  “娘,你在这陪哥哥吧,我想出去逛逛。”我小声说道。

  上官南并未阻止 ,只是说:“小心些。”

  我点头,“娘亲放心。”

  我并没有到处去逛,而是径直飞到南面的一座城墙边。今日从我和上官南刚入皇宫开始,这就一直有两道目光盯着我们,我想去弄清楚他们是什么人。

  我施展轻功飞至那两人面前,竟然是皇上和他的贴身侍卫。这是我第一次和皇上正面打过交道,以前都是和上官南一起远远看着他。到底是皇上,他身上的帝王气质,让人一接近就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但他也是我爹,所以这种压迫感中又夹着一份慈爱。

  看到我,皇上眼中闪过很浅的惊讶,“你一直知道我们要这?”

  难得离他这么近,我又仔细看了好一会,随后问道:“你就是我爹吗?”

  皇上微微一愣,大概他从没听过有孩子唤他为“爹”,随后一笑,应道:“是。”

  他这一笑给我感觉不像个帝王,倒像个慈父。

  “我叫上官白雪。”我又说道,“我从小最羡慕人家有爹和哥哥在身旁了。”

  “上官白雪。”他重复了一遍,又笑着说,“对,你出生的时候正是白雪皑皑时。记得南儿刚怀你时,我便与南儿说,你出生后便叫龙凌雪。”

  “龙凌雪?”我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似乎没什么感觉,“我还是更喜欢上官白雪这个名字。”

  “为何?”

  “娘说我身上留着的是上官山庄和周门的血脉,所以我要承上官姓氏。从小到大,我一直和娘生活在一起,自然是更喜欢娘给我取的名字。”

  “上官山庄和周门之事可并不简单,你肩膀太嫩,还担不起那么重的担子。”

  “我对当年往事知道得并不多,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我娘会带着我生活在江湖中?为什么我们一家人不能生活在一起?”

  皇上朝太子的房间望去,道:“南儿自有她打算。”

  “所以你也不愿告诉我。”

  皇上的目光收回来,看着我,“你现在肩膀还太嫩了些,过早知道这些并非是件好事。”

  他这么不愿意说,难道和他有关不成?

  我直接问道:“爹,我娘离开您和上官山庄往事有关吗?”

  皇上听后一笑,“你怎么会对当年往事如此之好奇?”

  “因为这么多年,娘什么都不肯告诉我,越不告诉我,我就越是好奇。”

  “爹且问你,这些年你与你娘在江湖中过得可开心?”

  我点点头,“嗯。”

  “当年往事你知道与否并不重要,你的平安健康,你的开心快乐,才是你娘所求。”

  “但是,我总得知道我们上官山庄和周门的仇人是谁,我的敌人是谁,我才能更好地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才能平安健康,不是吗?”

  “仇人?”皇上似乎陷入沉思中。

  我等了许久,皇上都未继续。

  再开口时,皇上似乎忘记了我刚刚的问题,向我问道:“凌风一直在找一名叫白雪的女孩,四年前是你救下的凌风?”

  “凌风?”脑中在回想着这个名字,“不记得了。我与娘游医江湖,救的人太多了。四年前之事,我定是想不起来了。”

  “凌风是风王,四年前他还是三皇子。当年他被歹人劫持时,幸得一位侠士相救,但他却没说是被何人所救。之后便一直派人在秘密寻找一名叫白雪的女孩。”皇上耐心解释道。

  “龙凌风?三皇子?”我想起几年前在城外树林好像是救过他,应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在找我?当时不是说过后会无期了嘛?”

  “你当时为什么会救凌风?你救他时可知道他是三皇子?”

  “知道,我救他就是因为他是您的儿子。”

  “那你又是如何知道他身份的?”

  我回想着当时情况,“记不太清了,好像是素青丹的味道。当时三皇子衣服上有素青丹的味道,我到城外树林采药时刚好闻到了这味道,便一路追了过去,顺手救下了他。”

  “你还能闻到素青丹的味道?”

  我得意一笑,“娘从小便教我闻味辨药,鼻子自然比常人更灵。”

  只见皇上身边的侍卫一笑,看他表情,似乎认识我一般。皇上应该是非常信任他,每次我们悄悄看皇上时,似乎他都在旁边。

  “爹,我娘总把国泰民安挂在嘴边,还说是你的心愿。”

  皇上认真回道:“是。”

  “我不知这句话有何魅力会让娘一直说。”

  “当你见过人间疾苦,便知‘国泰民安’这四字的魅力。”

  “哦。”

  和大人们聊天,我总是听得似懂非懂的。

  “雪儿,今日皇宫中不太平,你早些出宫吧。”

  我点了点头,听话地离开了皇宫。

  其实这些年上官南没有少在我耳边夸皇上,只是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他既然那么好,为何他们俩人还要分开?

  也许,总有一天,我会知道这其中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