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翡翠城中莫名伤(乙篇)
亖阅2021-08-21 13:014,278

  话说,此时的吴启已经从其然国中回到了丽安镇。

  一回来便直接去找莫沧月,“少主。”

  “回来得这么快?”莫沧月颇为意外,他本以为至少还要两个月的时间吴启才会回来,“可是找到上官北了?”

  吴启点头,禀报道:“正是!我也没想到此次会如此顺利。上官北确实在其然国,而且还是天蝎教圣女。其然国王室为了掌控天蝎教,规定历代圣女只能嫁给王室之人,所以上官北还是硕达王妃。硕达王与公主一向要好,我此次回其然国后,第一个便去拜访了硕达王,所以一下就打探到了上官北的消息。”

  “天蝎教圣女?”这个消息让莫沧月倍感意外,愣了片刻后才继续说道,“周门和天蝎教之间可是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她居然成了天蝎教圣女?”

  “确实如此。”吴启道,“据硕达王所言,当年上官山庄出事后,上官北经脉俱损,武功全废。无意间得知其然国天蝎教中有门至高武功寒冰诀,练成可恢复经脉和武功,所以她才千方百计到了天蝎教中。为学这门武功,她吃尽苦头,一次次从死人堆中爬出来,最后浴火重生,练成了寒冰诀,成了天蝎教圣女。而且上官北和硕达王还有个女儿,名曰上官枝影。”

  莫沧月更是惊讶了,“上官北的女儿也姓了上官?”

  “是。”吴启肯定应道,“不仅如此,她长得与上官白雪很是相像,就如亲姐妹一般。不过她们二人行事作风却是天差地别。”

  莫沧月久久未回过神来。不知他是因为被这消息震住了,还是在思索着这中间的故事。

  许久。

  吴启问道:“少主,我们要把上官北的消息告诉上官白雪她们吗?”

  莫沧月思虑了片刻,摇了摇头,道:“硕达王既然知道了上官南和上官白雪母女的存在,他若觉得有必要,定会把她们的消息告诉上官北,我们无需插手。吴启,上官北之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是,属下明白。”吴启又道,“另外,硕达王还说,若少主得空,记得去其然国看看他这个舅舅。”

  莫沧月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听到有关亲人的称谓。

  舅舅。是啊,虽然从未见过,但他确实还有两个舅舅。

  但在母亲之事真相大白之前,他并不想与其然国王室有任何牵扯。

  莫沧月看向了窗外风景,脑中想着上官白雪。此时她们母女应该已经到翡翠城了吧,上官北既然在其然国,她们此趟北桑之行必定是空手而归。

  只是结局能预料,但过程却无法预料,也不知她们母女在翡翠城里会遭遇到什么。

  翡翠城中,已到黄昏时分,城中人影渐渐稀少。只是这一对出来游玩之人儿,还不肯回去。

  女孩名叫端木铃,是名剑山庄的二小姐。正值金钗之年,一身红衫,颜色甚是鲜艳。容貌秀丽,笑靥如花,双目湛湛有神,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女孩年纪尚小,身材虽尚未长成,却有着几分与身俱来英气与豪态。

  男子名叫雷默,是鬼狱沼泽右使,看他外形,应是快到弱冠之年了。此人鬓若刀裁,眉如墨画,本该是楚楚不凡之面貌,却总面容肃冷,少言寡语,仿佛故意要给人一种心胆俱寒的感觉一般。雷默腰间常年别着一把铁扇,那是他的兵器风骨扇,所以他在江湖中的名号便是风骨扇雷默。

  托鬼狱沼泽这尊大佛的福,不管真实状态下的雷默是何模样,江湖中人只要一听这名字便会望风而逃。但这个定律却也有意外,比如现在正在雷默身边的姑娘端木铃,只要雷默不出任务,端木铃总有办法找他出来玩。

  “雷默,我们再玩会嘛。”端木铃拉着雷默的手撒娇道,“你看这花伞不错,给我买把花伞吧。”

  这两人在一块的模样,怎么说呢?就像叔叔带着侄女出来玩一样……不对,差辈了。应当说就像大哥哥带着小妹妹出来玩一般。总之,不会有人往情侣方面去想,但是以后便不好说了。

  雷默摇头,拒绝道:“你还是适合带剑,这伞不适合你。”

  “又不是挑兵器。”端木铃嘟囔着应了一句,又走到旁边卖蜜饯的摊位,“那我要吃蜜饯。”

  雷默无奈一笑,哄道:“挑吧,但挑好了得乖乖回家了。再晚的话,你家里人该担心你了。”

  “可是我好久都没见到你了,你总在外面,难得才回来。”

  端木铃说着嘴还不高兴地嘟了起来,这是只有在雷默面前才会有的撒娇神情。她这话说得仿佛小媳妇在抱怨郎君一般。

  “你可以找其他人陪你玩。”

  “我不,就找你。”端木铃说着将一颗蜜饯放至雷默口中,脸上是“我就赖定了你”的得意神情。

  若是雷默再小个几岁,在路人看来,这定是两小无猜的一对儿。

  “走吧。”雷默难得露出一笑容,道,“回去了。”

  “我真的不想回去嘛。”

  “那我先走了,不管你了。”雷默故意道。

  “走就走。”端木铃小脸一扬。

  雷默装作故意要走的样子,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间身后就传来了端木铃的尖叫,回头一看,不见端木铃的身影,只看到洒落一地蜜饯。

  雷默慌了,撒腿便追了过去。

  就在一个转弯的地方,端木铃突然冒了出来,得逞地一笑,紧紧抱着雷默道:“你看,你明明这么关心我,还不承认。”

  见端木铃没事,雷默松了一口气,严肃道:“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了。”

  端木铃还沉浸在刚刚雷默对她的关心里,笑道:“知道了。太阳下山了,我们回家吧。”

  两人牵手往名剑山庄走去,身后是上官南和上官白雪的身影。

  刚刚端木铃一声尖叫,这对母女便马上追了过来,明显是想帮忙的。虽未明着道谢,但雷默都看在了眼里。

  端木铃和雷默并未走多远,便听到上官南着急的呼唤声:“雪儿,雪儿……”

  二人回头,只看到小女孩已不见了身影,那母亲正在着急地在找女儿。

  端木铃不解道:“刚刚还看到她们母女在一起,这女儿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上官南向旁边之人在打听,“你看到一位十岁的女孩吗?穿的白色衣服,瘦瘦的,眼睛极为有神。”

  “没有看到。”路人回答。

  上官南继续打听。

  雷默也觉得奇怪,一眨眼的功夫,女孩怎么会不见了。

  “雷默,那个小妹妹是不是和我一样,故意藏起来了,要让她娘亲找她?”端木铃又道。

  “不会,那小女孩看着比你听话多了。”雷默应道,“天暗了,我先送你回名剑山庄。”

  “好。”端木铃应道。

  雷默回到了鬼狱沼泽,夜里睡觉时,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雷默脑中全是那位母亲在找女儿的画面,又想起这对母女听到端木铃尖叫声时,着急过去想帮忙的情景。所幸起身,穿上了鬼狱的衣服和戴上了鬼狱的面具,又到了翡翠城中,想看能否帮上这对母女。

  鬼狱沼泽就在翡翠城旁边,所以在翡翠城中经常能看到鬼狱打扮的人。鬼狱虽然恶名在外,但他们只做生意,收钱才办事,平时不会惹平民百姓。这规矩大家都了解,所以在翡翠城中,大家见到鬼狱打扮的人,并不会那么惊讶。再加上翡翠城中还有个名剑山庄,经常有江湖中人来这购买兵器,所以城中居民见惯了各路江湖人士,胆识自然比别处的平民百姓要大些。

  雷默走到了小女孩消失的地方,这是在一家粮店前。

  安静的夜中,粮店里吵吵嚷嚷的声音和外面的安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就是她,我看她身上还发着光,肯定是个妖孽。”

  “这么小就学会偷粮食了,长大了还得了。”

  “看着不像本地人,定是从别处来的妖女,我们将他烧死吧。万一真是妖女,等她长大,我们全城都要遭殃。”

  ……

  雷默听着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颇为意外。

  不久后,那粮店的门被打开了,里边出来了五六个人,其中一人手上还抱着一位小女孩,正是白天不见了的那个小女孩。

  雷默想知道他们想干啥,悄悄跟在了他们身后。见他们走到了一偏僻地方,起了一堆柴火,将这小女孩放在了柴火之上,这是打算真的要将她烧死。

  雷默不解地看着这群人举动,好好的,烧死个孩子干嘛?

  火越烧越大。

  眼前放火之人只是几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雷默身形极快,三五下便把这群人都打晕了,这些人甚至连他模样都没看到。

  雷默将小女孩从火堆上抱了下来,看她这模样,似乎是因为受了严重的内伤而昏迷了。

  什么人会把一个小女孩打成这般重伤?

  这谜团怕是解不开了。

  又想着小女孩的母亲还在四处找她,便抱着小女孩施展轻功回到翡翠城,在城中屋顶上一条街一条街地找着小女孩母亲的身影。

  上官南把整个翡翠城寻了几遍,都没见上官白雪的踪迹。她怎么也想不通,上官白雪怎么会突然就不见了。

  彷徨无助之时,一个穿着黑色斗篷和戴着面具的鬼狱打扮之人,抱着上官白雪出现在上官南面前。

  “雪儿,雪儿。”上官南从鬼狱人手上接过上官白雪,唤了几声,只见女儿正昏迷着,没有任何回应。查看其脉象,上官南更是不解了,这是使用了法力之后的反噬之象。

  上官白雪怎么突然会被反噬,她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上官南这才把目光看到眼前鬼狱之人的身上,“多谢少侠相助找到小女,请问你是在何处找到小女的?”

  雷默应道:“我经过粮店时,听到里边有人说这小女孩是妖女,要将她烧死,便跟了过去。从他们手上救下了这小女孩。”

  “那你如何知道她是我女儿?”

  “黄昏时分,见你在大街上向人打听过十岁女孩,我猜到的。”

  “还望少侠留下姓名,今日之恩,日后定当回报。”

  “不用了。”雷默转向准备离去。

  上官南突然想到了什么,“少侠,稍等。”

  雷默又回头。

  “少侠可是鬼狱沼泽之人?”上官南又问道。

  “是。”雷默应道。

  “鬼狱沼泽收钱办事,是什么事都可以吗?”

  “不是所有事都可以,但目前还没遇到鬼狱不能办之事。”

  “若是替我在北桑寻个人呢?”

  “自然可以。”

  “我要找我的孪生妹妹,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想知道她是否在北桑,你们可否帮我在北桑寻她?”

  “可以,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能说。”

  雷默并未有异议,道:“一万两白银,两个月定给回复。”

  上官南身上并未带这么多银钱,略思片刻后问道:“翡翠城及附近最富的是哪家?”

  “名剑山庄和鬼狱沼泽。”雷默应道。

  “名剑山庄端木烙,鬼狱沼泽卢启路。”上官略带感慨,“他们还真是幸运。”

  雷默不解,“老庄主端木烙当年自废武功,立誓永不再铸剑。我师父年轻时被人重伤,十七年的时间,一直坐在轮椅之上。他们谈何幸运?”

  想起当年与他们鼎足而立的上官山庄和周门,都已经不覆存在。相比之下,他们自然算是幸运。

  上官南未曾作答,只道:“三日后到名剑山庄找端木烙取银子。”

  雷默一愣,但并未多问,“好。我鬼狱要如何联系你。”

  “城外十里有个玉泉村,村中有户姓韩的人家。我这两月会住在韩大娘家中,若有消息立即送给我。”上官南应道。

  雷默点头,施展轻功往又鬼狱沼泽飞去。

  他这身轻功就连上官南都自叹不如。

  上官南和上官白雪进城前,在玉泉村中帮村民们义诊过。义诊便是免费为村民治病,村子里的人对她们极为热情,那时她们母女在韩大娘家住过一晚。

  上官南将受伤的女儿带到了韩大娘家中,说明了缘由,并表示要在这住上两个月。韩大娘觉得这母女皆是良善之人,一如之前一般热情地收留了她们。

  名剑山庄老庄主端木烙与上官锆是故交,这么多年的游历生涯中,上官南还是第一次动用了上一代的关系。

  住在韩大娘家的两个月里,上官白雪一直昏迷着,就如同在丽安镇时那般,昏迷得死死的,而且这次昏迷时间更长。

  上官南去那家粮店打听过,除了他们店里丢了一些粮种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如何也想不通,女儿此次到底是为什么会被反噬?

  北桑里有许多至邪功法,难道是因为这里靠近北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