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此起彼伏几时绝(甲篇)
亖阅2021-08-21 13:013,720

  上官南带着我一路向北走去,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从山林间走着,精灵和我一样喜欢山林。最近杀手少了许多,这段路我们走得轻松又愉快。

  “娘,近一个月都没再出现过杀手,他们是不是知道女儿变厉害了,就不敢来了?以后是不是都不会有人来杀我们了?”我边走边问道,脚步轻盈还带着愉悦的小跳。

  “此起彼伏,焉知云中覆雨。”上官南回道。

  我读过的书少,一向听不懂这类话,“这话是什么意思呀?”

  “就是还是要多加小心,依然要好好练功的意思。”

  “孩儿知道了。”我笑着应道。

  这一眨眼的功夫,精灵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我拿出哨子吹响着,好几声才把精灵给唤了回来,又见到精灵在天空上飞出了一道它特有的轨迹。

  我们和精灵相处已经有了一段时日了,上官南知道这是精灵用它特有的方式在和我们说话,“精灵在说什么?”

  “它说那边有个人。”我应道,“该不会是刺客吧?”

  “应该不会,去看看吧。”

  “娘不是一直说我们不要多管闲事吗?”

  上官南一笑,“近日平静了许多,管一次也无妨。”

  精灵在前面带路,到了那地方后,看到了一个老头晕倒在地上。他穿着一身道服,手中还拿着一个拂尘。

  上南似乎认识此人,嘴中念道:“清光真人?” 她查看过老头脉象后,又示意我看一次他脉象,然后问道:“可看出清光真人因何受伤?”

  我仔细检查一番后道:“并无外伤,真气紊乱,内伤严重。应该是练功时出了意外,被自己内力震伤了。”

  上官南点了点头,“那如何治?”

  我和上官南身上都带着一个小包,包里是装着各种救命的药,我将一颗治内伤的七元丹给老头服下后,再将他扶起,坐在了他身后帮他运功疗伤。

  一番操作下来后,上官南再次查看老头脉象,露出一满意的笑容,“雪儿这次做得不错,清光真人应是无碍了,一会就能醒了,我们走吧。”

  这清光真人内功深厚,很快便醒了过来,比我们预想得要早了许多。他似乎意识到是我们救了他,很快便追了上来,抱拳对我们道:“多谢相助,敢问二位恩人姓名。”

  “举手之劳,恩人不敢当,叫我们无名就好。”上官南应道,“萍水相逢,就此告辞。”

  我们继续向前走去,身后传来清光真人自言自语的声音:“无名神医?”

  待走远了,我又打听道:“娘,这清光真人是何许人呀?我看你好像认识他。”

  “小时候曾见过他几次,他是太乙教的掌门,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和你祖父母是同一辈人。不过你这小脑子一向记不住人,说了也是白说。”

  “也是。”

  我又向前跑去,和精灵一块玩去了。

  没跑多远,又看到精灵飞出跟之前一样的轨迹。

  “娘,前面又有人,我过去看下。”

  刚经历了清光真人之事,此刻的我无一丝防备,只以为前面又是谁受伤了。

  “雪儿,你小心些。”

  上官南的话音未落,我便跟着精灵而去。

  只是这次没有遇到受伤的人,而是一把冷剑直直地向我刺来。还好我反应还算敏锐,身体本能性地一侧避开了这一剑。手中之剑出鞘,接上来人的招式。此人用剑又快又准,无半点拖泥带水,在与他打斗的数个回合里,我全在被动接招。

  上官南听到声响立即施展轻功飞了过来,出招接下刺客之剑,把我稳稳地保护在身后。他们二人并未对战太久,双方停了下来,各站在了一边。

  我站在上官南身后,看清了此人长像。应该是个男的,脸上有许多皱纹,年纪挺大的,但却不长胡子。这山林中并无其他人的动静,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人来的,这些年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会单打独斗的刺客。

  “钱远。没想到你会来,太后终是坐不住了。”

  虽然上官南在话中说了“没想到”三个字,但她的神情和语气却是极为平静的,并无半点波澜。

  “皇后娘娘,老奴得罪了。”钱远回道。

  听到他这怪怪的说话语气,我才意识到这次来人竟是宫中的太监。上官南既然说太后坐不住了,想来这钱远是太后身边的人。

  “这世上早已经没有南姝皇后了。”上官南亦如刚刚那般平静。

  “若是皇上也这般想,也就用不着老奴亲自来送皇后娘娘一程了。”

  钱远说完,身上杀气尽显。

  一阵山风吹过,在这七月天中,竟也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上官南和钱远手中之剑再次碰上,我并未参与其中。手中不自觉地紧握着剑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紧盯着二人战局。

  上官南剑气凌厉,钱远却未被逼退半步。他的剑招中夹带着一股邪气,一招招挥向上官南。

  或许是对上官南的担心勾起了从前的记忆,似乎有人在我耳边说着:“你娘功力在神通榜前十,武功高强,江湖少有对手。”

  “前十是什么意思?”

  “就是若论单打独斗,整个江湖功力在无名神医之上的不超过十人。”

  我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了,也不记得是何人所说,但此时此刻我无比希望他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上官南此战定能胜。

  面对钱远的阵阵杀气,上官南眸若寒冰,闪电般使出一套麒麟剑法。同样一套剑法,在上官南手中之力量比我大上许多,把钱远的剑式死死地克制住。钱远见到突然变强的上官南,大惊失色,这才知道前面过招时上官南并未使出全力。手中招式开始有些混乱,好在退避还算及时,防御还算周全,才没使得自己受太重的伤。

  钱远即便身处下风,身上杀气仍然未减半分。上官南心中知晓他不取我们性命定不罢休,没了刚刚的手下留情,加重了手中力道,道道剑光似掠影一般忽闪忽现。上官南实在是太快了,钱远打到后面甚至都反应不过来,任上官南刺伤了自己右手,剑掉落在地上。上官南顺势腾空而起,一脚踢向钱远胸前。钱远飞出数丈,重伤吐血倒在了地上。

  我还是第一次看上官南单打独斗时的风采,好厉害!也不知我什么时候能有她这般功力。我还总觉得我现在功力长进了,如今对比下来才知道,我不过如此。怪不得上官南总是盯着我练功,我是该好好练功了。

  钱远捂着胸口,明明重伤,却还笑出一声,“难怪那么多人都杀不了你。”

  上官南走至钱远面前蹲下,身上那股寒气未散去,面对着钱远冷冷说道:“钱远,这些年你所做之事,我一清二楚;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人,我也一清二楚;你不过是他人安插在太后身边的一颗棋子,我不会笨到把你所做之事算在太后头上。太后那身子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在太后身边多年,我不杀你,留着你的命好好照顾她。以你这特殊身份,待太后死后,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到时自会有人取你性命。你回去后告诉你背后真正的主子,若想我的雪儿越来越强,尽管派人前来。之前我带着弱小的雪儿,你们尚且拿我们没办法,如今我雪儿已变得和我一般强,难道还会怕你们不成?”

  钱远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僵硬,“你……”

  上官南手中运起内力,对着重伤的钱远又是一掌。伴随着钱远的一声惨叫,他的功力被上官南给废了。

  “雪儿,我们走。”上官南道。

  “哦。”

  我怔怔地跑到上官南旁边,牵着上官南的手,默默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这次我一句话也没问,尽管我很是好奇这叫钱远的太监是谁,太后是谁,所谓的背后主子又是谁?

  可是我清楚地知道上官南不会告诉我的,所以并未开口询问。

  钱远之事后,我们往北的路一路顺畅,再没遇到杀手和刺客。

  越往北走,地势越来越平, 山也越来越少。偶尔能看到一片树林,与南方的山林有很大的区别。

  这日我们来到了一座名字很好听的城市——翡翠城。

  “过了这翡翠城就是北桑了。”上官南道。

  “这名字真好听。”我笑道,“是因为这里是有很多翡翠吗?”

  上官南似乎被我的天真逗笑了,“不是,翡翠城中最有名的是名剑山庄,他们的兵器做得很好。名剑山庄在江湖中与丽安镇齐名:天下消息尽出丽安镇,天下兵器尽出名剑山庄。”

  我看向这一马平川翡翠城,奇怪道:“这里连山都没有,他们怎么能叫山庄呢?”

  好吧,上官南又被我逗笑了。

  “名剑山庄是端木家的,他们给自己家族取名,还要看有没有山吗?圣国江湖中的家族爱以山庄取名,也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名剑山庄历史悠久,已经传承近千年了。”

  “千年?”我惊叹道,“那不是比周门还久?”

  上官南点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在翡翠城中住一晚吧。”

  “嗯。”

  我与上官南去找客栈时,路过了一家粮店,我看到了进去买粮食的来往之人。

  不知为何,头突然有些莫名的恍惚。

  “掌柜,你这有粮种吗?”一位客人问道。

  “有啊,五谷的种子都有,你要哪种?”掌柜回道。

  “荞麦种子有吗?”

  “有有有,你看这,都是顶好的。”

  ……

  上官看向突然停下的我,问道:“雪儿,你怎么了?”

  许久没有这种恍惚感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或许是累了吧,我对上官南摇了摇头。

  突然,我们听到了一位女孩的尖叫声,俩人目光立即都被吸引了过去。只见一名男子听到尖叫声后忙跑了过去,我们担心女孩出事也跟了过去。

  只是跟过去才看到,一位女孩正抱着男子笑道:“你看,你明明这么关心我,还不承认。”

  男子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佯装生气道:“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了。”

  “知道了。太阳下山了,我们回家吧。”女孩牵起男子的手,一起往落日的方向走去。

  看着两人呆在一起极不协调的画面,我忍不住问道:“娘,他们俩是一对吗?为什么我觉得这男子比这女孩大好多呀?”

  上官南见到女孩没事也放松了下来,笑道:“他们是不是一对以后才能知道,至于他们俩的这年龄差嘛,再过个几年女孩长大了,你便不会这么觉得了。”

  “哦。”

  我和上官南再次路过了那家粮店,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家粮店似乎格外地不对劲。我只是从它面前经过,就又出现了恍惚感,而且比上次更为严重。

  脑子突然昏昏沉沉,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我似乎听到了上官南紧张呼唤我的声音,但我却怎么也无法回应,只觉得我离上官南越来越远。

  恍惚间,我仿佛听到许多人在叫我妖女,似乎还要用火烧我。

  这是什么怪梦?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怪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