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隐逸山庄起风时(乙篇)
亖阅2021-08-21 13:013,608

  圣国临城的大牢里,被关着的那两名劫匪果然如上官南所说,因没有返令丹的解药而亡,劫匪的线索就此断了。

  就连圣国的君主都不知那劫走三皇子的劫匪到底是何人所派,天下间竟然能有人布局得如此周密。

  万幸,他们没有得逞。

  话说在圣国南方的钦州,有个在江湖中极具名望的家族隐逸山庄,大庄主莫隐月在江湖中是个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他虽只是金神通的外围弟子,但因其父亲莫云翔与金神通是莫逆之交,所以他的武功皆是金神通亲自所授,而他也没让金神通失望,武功排在神通榜第三,一直是金神通最得意的弟子,没有之一。

  丽安镇的神通榜,一直在江湖中分量极高 。

  昔日上官山庄庄主上官锆便是这神通榜第一。如今江湖虽然再无上官锆,但神通榜的第一也一直为他留着,所以这榜单第一其实是空着的。如今排在第二的便是神通榜榜首,就是皇宫中的禁军统领孟义,接下来便是莫隐月。也就是说,在无所不知的金神通认为,整个江湖中只有孟义一人武功在莫隐月之上,可见莫隐月份量之高。

  隐逸山庄的二庄莫逸月也不差,与兄长莫隐月同为金神通外围弟子,功力排在神通榜第十。不对,现在是第十一。

  这六月里有个黄道吉日,诸事大吉。所以莫隐月选在这日与洛婉成亲,永结百年之好。此时隐逸山庄中正热闹地在办着喜事。

  莫隐月大婚,昔日要好的师兄弟们自然是要来热闹一番的。他们在丽安镇学艺时,莫家兄弟二人和萧遥关系最好,而有萧遥在的地方势必会有柴静的身影。柴静从小便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就算萧遥不来,这场合也少不了柴静。

  柴静还是第一次来这隐逸山庄,兴奋得在庄中跑来跑去,赞道:“不愧是当今的天下第一庄,隐逸山庄真是气派啊。”

  莫隐月笑道:“难得小师妹喜欢,那便多住上几日。”

  柴静把嘴一嘟,“可是师父没给那么久的假期,回去还得把功课补上。莫师兄,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们这般学成出师呀?”

  “真传弟子可是日后要继承整个丽安镇的,师父对你们要求自然是格外严格的。”

  “四十九名真传弟子中才选一人继承丽安镇,那么多优秀弟子,怎么选择选不到我头上来。”

  “就算不继承丽安镇,真传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丽安镇……”

  “我今日是来参加你婚宴的,才不是听你说教来的。”柴静着急打断道,“莫师兄,新娘子在哪?我去看新娘子。我可听说新娘子是洛凶族传人。洛凶族退隐江湖已久,我可得好好看看洛凶族人长啥样。”

  萧遥一边忍不住笑道:“小师妹,洛凶族是因锻造暗器而出名,又不是离魅一族,和长相有什么关系,你功课都学到哪里去了?”

  柴静一下就粘到萧遥边上去了,笑道:“那三师兄教我吧,真传弟子中就属你学得最好。”

  萧遥忙躲开,“你不是要去看新娘子的吗?新娘子现在定在新房里等得无聊,你正好去陪陪她。”

  柴静朝萧遥做一鬼脸,往旁走去,离开了这群爱说教的师兄们。

  奈何隐逸山庄太大了,柴静左拐右拐,几下就迷路了,这附近又连个问路人的都没有。无助之时,左右瞧了瞧,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二十六师兄朱宏勋的身影,连忙追了上去。但是走近后,除了一座僻静的院落外,一个人影都没看到。难道朱宏勋进到了这座院子里不成?柴静想着便往院子走去。

  “这里是莫家禁地,外人不得擅闯。”突然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吓了柴静一跳。柴静并没有看到这声音的主人,只知道是从那座院落里边发出来的,不难猜到是里边看守之人说的。

  既然是禁地,柴静不想惹麻烦,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懂规矩地离开了。

  往回走的路上柴静果然看到了朱宏勋,忙唤道:“二十六师兄。”

  朱宏勋见柴静一笑,“小师妹,莫师兄让我来找你,你刚刚去哪了?”

  “原来师兄刚刚是在找我啊。”柴静说着尴尬一笑,“其实我没去哪,就是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亏你还是师父的真传弟子。”朱宏勋笑道,“行了,走吧,大家都等你呢。”

  “也不是每个弟子都能像三师兄和七师兄他们那么厉害。”柴静嘟囔着,随后脸上八卦之色立显,问道,“你说七师兄既然也出自隐逸山庄,为什么就和他的两位兄长水火不容呢?”

  “闲时莫论人非。”

  “这又没外人,就我们俩说说。莫师兄和莫二师兄他们俩兄弟好得像穿一条裤子似的,兄弟齐心,携手把隐逸山庄打造成了如今的天下第一庄。他们待人接物一直是八面玲珑的,唯独对七师兄却视如仇人一般,这是为什么呢?说到底他们也是亲兄弟,难道就因为他们是不同的娘亲生的?”

  “小师妹,闲时莫论人非。”朱宏勋未接话,只是再一次提醒道。

  柴静仿佛没听到这劝告一般,还是继续道:“莫师兄也就罢了,到底是长兄,度量在那。莫二师兄可不一样,七师兄那‘莫家没人要的孩子’这称呼就是他最先喊出来的,其他人才跟着喊。喊得多了,连麻子脸一个外人都知道了。从小到大,七师兄不被众弟子待见,有一半原因都是因为莫二师兄,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亲弟弟?”

  朱宏勋直接不回话了。

  柴静半撒娇道:“二十六师兄,你就告诉我嘛。”

  朱宏勋勉强一笑,“你一向和七师兄关系好,你要是实在想知道,可以去问他,莫要在身后打听。就算你从别人那听到了只言片语,也未必是真,还要花时间去断真假,没必要。”

  “我想到了。”柴静眼前一亮,“会不会是师父从他们三师兄中只选了七师兄做真传弟子,所以另外两个怀恨在心?”

  “莫家两位师兄皆是光明磊落之人,怎会如此。再者何人不知,师父与莫老庄主是莫逆之交,莫家两位师兄虽是外围弟子,但武功皆是师父亲自教导,与真传弟子无异。”

  柴静一脸不解,“那他们与七师兄到底为什么不和呀?”

  前面即是宴席,宾客如云,皆在热闹的庆祝着。

  朱宏勋严肃道:“小师妹,这里是隐逸山庄,不比丽安镇,许多话不能说。”

  “我知道啦。”柴静没从朱宏勋这打听到半点感兴趣的信息,不高兴地甩开他,独自往宴席方向走去。

  朱宏勋并不在意柴静的态度。他往莫家禁地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精光。

  丽安镇弟子们在隐逸山庄玩了几日, 转眼就已经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柴静是个不怕生又话多的性子,她这性格交朋友倒是快,这几日的时间已经和隐逸山庄的庄主夫人洛婉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一起玩时有多么的开心,离开时便有多么不舍。柴静拉着洛婉的手,用她那习惯性的半撒娇语气说道:“嫂嫂,我一定会想你的,你一定要和莫师兄常来丽安镇来玩。”

  “嗯。”洛婉微笑着应道,又拿出一套暗器,“这套暗器给你防身用。”

  柴静双目放光,开心得跳了起来,“嫂嫂,这可是消失于江湖已久的洛凶族手艺,可谓是千金难求,就这么给我了?”

  洛婉点头。

  “谢谢嫂嫂。”柴静只觉得欢喜得快飞起来了。

  一边莫逸月道:“小师妹,你可得好好练功,莫辜负了大嫂一片心意。”

  “莫二师兄,你别只顾着说我好好练功,你自己也得好好练才行。”柴静回道,“你可知,你已被挤出神通榜前十了。”

  “不过是数月时间,怎么可能。何人能有这么大本事?”

  “你不相信问三师兄。”

  莫逸月把目光放在萧遥身上,萧遥点头对他道:“小师妹说的是真的,新晋者排在第六,除了莫师兄,你我名次都往后退了一名。”

  “第六?”莫逸月诧异了好一会,仿佛在想谁能一下晋到第六一般,实在想不出后,又问道,“原来排在神通榜第六的是……第七是无名神医,何人能一下晋到他们之前?”

  原来排在第六的是莫沧月,莫逸月不愿提他名字,所以直接略过了。

  “就是无名神医的女儿上官白雪。因她的身份特殊,所以神通榜上写的名字是小无名。”萧遥又道。

  莫逸月拼命在回想上官白雪这一号人物,最后道:“我怎么记得她还是个小孩子?”

  柴静不淡定了,立即接话:“可不就是小孩子嘛,她比我还小上三岁呢。你是没看到,当时她打出那神龙掌的场景……”

  “小师妹!”萧遥忙阻止道。

  柴静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闭上了嘴巴。

  “神龙掌!”霎那间,莫隐月神色骤变,涌现了一片惊楞之色。要知道莫隐月可是隐逸山庄的庄主,能让他如此震惊之事少之又少。

  在场中人除了莫家兄弟和洛婉三人,其他几个都是金神通的真传弟子。他们都知道上官白雪打出神龙掌之事,也知道《神龙秘籍》是隐逸山庄的武功,所以自然明白莫隐月的惊讶。

  “莫师兄。”萧遥神色认真讲道,“师父下令我们不得说出此事,但既然如今你已经知道了,我便再说清楚些,免得生出不该有的误会。师父当时曾说过,上官白雪打出的那一掌酷似神龙,但并非是隐逸山庄的神龙掌。”

  莫隐月不会怀疑萧遥所说的话,只是神龙掌突然现世,让他还在惊讶中,没有缓过神来。

  旁边的莫逸月道:“但在二十多年前,我庄的《神龙秘籍》落入了上官山庄是事实,又何人能证明她上官白雪没有偷练过我庄武功。”

  “二弟!”莫隐月严肃道,“师父说的话不会有假,师父说是相似,那就一定只是相似。”

  “是与不是要亲眼所见后才能知道。”

  莫逸月一向是固执己见的个性,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莫二师兄。”萧遥又道,“师父曾下过神通令,丽安镇弟子不得伤害上官白雪,你莫要冲动行事。”

  “我已经离开了丽安镇。”莫逸月激动回道。

  “二位师兄是离开了丽安镇不假,但依旧是师父的弟子,今日之事既是小师妹说漏了嘴,回去我们定少了不挨罚。还请二位师兄和嫂夫人对此事守口如瓶,否则我们就不是挨罚那么简单了。”

  “萧师弟放心吧,我和二弟好好谈谈的。”旁边的莫隐月说道。

  有了莫隐月这话,萧遥才放心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