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化却风雨无所知(甲篇)
亖阅2021-08-05 18:364,900

  在太子生辰当晚,上官南带我飞入了皇宫中。她对皇宫的地形很是熟悉,熟门熟路地来到一座宫殿内。点了守夜的太监宫女穴道后,轻轻走到龙凌云房中。将她亲手为龙凌云做好的衣服放在床头,然后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的儿子。

  龙凌云常年呆在这宫中,皮肤看上去比我好多了。乌黑的头发,白玉般的皮肤,俊气的脸蛋。眼睛轻闭着,露出长长的睫毛,还有那高高的鼻梁。睡得正香时,嘴角还微微上翘。

  上官南坐了大约一个时辰,我靠在她怀里睡着了。突然间有脚步声传来,我立即醒了过来。仔细一听,脚步越来越近了。

  “娘,有人过来了。”我提醒道。

  上官南也察觉到了,带我跳到宫殿横梁上,躲了起来。

  进来的人是皇上,他拿起放在床头的衣服,细细地摸了几下,如在擦拭一件无价之宝,低声喃喃道:“南儿,你既然来了,为何不愿见我?你可知我一直在等你。”

  此时的上官南亦是一脸深情地望着皇上,眼里充满着柔情。

  我在心里替我这对父母叹了一口气,上官南明明和皇上相爱,却铁了心不再见他,带着我游历在江湖中。若不是这皇宫中还有我哥在这,怕是也不会再来了。我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上官南从未与我讲过。这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爱情,小小的我确实不知该怎么去理解。

  就在此时,寝殿外传来许多杂乱的脚步声,皇上闻声出去,问道:“出了何事?”

  一名侍卫双手呈上一件衣服,禀报道:“启禀皇上,龙凌风被人劫走了。”

  我在寝殿内,看不清此刻皇上的表情,只见他手里紧攥着那件衣服,浑身散发出一股怒气,随后是一声令下:“追!”

  “是。”

  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皇上往寝殿望了一眼,随后走出了东宫。

  被如此这般一闹腾,我也没了睡意,在这呆着只觉得无聊,小声说道:“娘,记得你上次说在城外树林那边有味药,而且要在晚上采才行。我想去那找找,明天我们在客栈会合。”

  “好,只是外面守卫增多了,出宫时小心些,不许贪玩。”难得上官南没有拒绝我。

  我得意笑笑,“娘要对我有信心,以我现在的轻功,他们发现不了我。”

  精灵跟着我一起飞出皇宫。

  到了宫外后,我才发现精灵爪子上正抓着那件三皇子的衣服。

  “娘叫我别贪玩,我看最贪玩的就是你。”我对精灵说道。

  精灵拍拍翅膀又飞到天上。

  奇怪,这三皇子的衣服上怎么会有股特殊的香味?

  这香味很不正常,普通人应该闻不到,但若是嗅觉灵敏的动物,会对这味道会相当敏感,怪不得精灵会对这件衣服感兴趣。

  上官南一向不喜欢我多管闲事,随后将这衣服一扔,对天上的精灵道:“精灵,走吧,我们去城外树林采药去。”

  ……

  我确实没想多管闲事,只是到了城外树林后,却闻到了三皇子衣服上的那特殊的香味。不用想也知道,将三皇子劫走的那批人,定是从这片树林走的。

  世上之事真是怪,怎么会偏偏就让我遇上了?

  说到底这三皇子也是我爹的孩子,既然遇上了,总不能袖手旁观。

  于是我放弃寻找草药,施展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和精灵一起追着三皇子的味道一路而去。我的速度还算可以,并没追太久,便看到了一辆马车,还有大约十来个穿夜行衣的人正骑着马在疯狂赶路。

  从马车上散发出香味的浓度来看,三皇子应该就在里面。

  只是他们可是能从皇宫里把皇子劫出来之人,本事定是不小。而我只有一个人,还是个小孩子,我该怎么办才好呢?正面对上定是不行,看来只能来暗的了。

  我捡起几块小石子,飞到暗处。挥出一颗石子点住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穴道,被打中的那人立即动弹不得,伴随一声惨叫从马上摔了下来。其他几人非常警觉,立即停止了前进,迅速围住马车,观察四周的情况。

  我躲在了一边树上,夜色把我很好的隐藏起来。

  “是哪位高人,还请现身一见。”劫匪甲双手抱拳说道,看他这模样似乎有意在模仿江湖中人,可惜模仿得不是很像。

  “哼!什么高人,躲在暗处伤人,必定是偷鸡摸狗的鼠辈,有种出来和老子打上一场。”劫匪乙又接道。

  又是一块石子从我中手挥去,径直向这位不礼貌的劫匪乙打去,他没有防备,一下就被打下了马。我又趁机再丢下一块石头,点了他睡穴,他直接昏了过去。

  我躲在暗处,没有再扔石子。他们没有再说话,只是警惕地观察着四周。许久,我都没有动作,他们还是集中精神感受着四周的动静。

  “头,那人是不是走了?”劫匪丙问。

  “不可掉以轻心,你先去看下他们两人怎么样,将他们穴道解开。”那个被称作头的人回复道。

  劫匪丙跳下马,走到倒在地上的两人旁边,朝他们点了两下,见那两人没反应,又再点了两下,依然没反应。然后回复说:“不知道是哪门的点穴手法,穴道解不开。”

  我在树上得意一笑,这可是上官南为了锁住我而专门研究的独家点穴手法,除了我和上官南外,谁也别想解开。凡被点穴者,只能等数个时辰后,穴道自己解开。

  那劫匪头眉头一皱,心里不知在想啥,随后又抱拳道:“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拦住我们去路所为何意?”

  既然不想与他们正面冲突,总得想些办法让他们倒下才行。我拿出随身携带的迷药,乘着树林里的风洒在空气中,然后再静静地等着。他们武功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不呼吸吧。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这一群人才慢慢倒下,倒是挺厉害的,但再厉害也不敌本姑娘的迷药厉害。

  我施展轻功飞到马车上。只是起身时一下子没有注意,被树枝把衣服刮破了,有一小块衣服料子被挂在了树上,我当时并没在意。

  一个和龙凌云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少年正昏睡在马上里,天色很暗,马车里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就轮廓而论应该是个帅小伙。我拿起帅小伙的手,替他把脉,难怪他身上会有股特殊的香味,原来是服了素青丹。素青丹服下后,三个月内,身上都会有股特殊的香味,不过常人闻不到,只有嗅觉异常灵敏的人或动物才能闻道。

  看来皇上早有准备,就算今日我不出手,只要三皇子身上有这素青丹味道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人追着这味道而来。如此想来,今日之事是我多此一举了。

  但既然都已经管了,便好事做到底吧。我给他服了颗我周门的解毒药丸,很快便醒了过来。

  他醒后一字个不说,只是一个劲地打量着我。

  我自以为是地以为他是被吓到了,朝他露出一个小仙女般的笑容,说道:“你现在没事了。”

  他依然打量着我,一动不动。

  “那些坏人都被我打趴下了,不信你出去看看。”我把扶他起来,二人一起走出马车。

  看到地上趟着的那些黑衣人,他似乎放心一些了,

  “他们是被你打倒的?”他疑惑问道。

  “也不算是打倒,没正面交手,我是用迷药将他们迷倒的。”

  显然,他神情放松了许多。

  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寒冷,有杀气传来,心中暗暗一惊。在大刀挥下的前一刻,我带着三皇子一个箭步飞开,躲过了来势汹汹的一刀。只见那把大刀直接挥到了地面上,瞬间尘土飞扬。

  心中暗叹,好强的刀风!刚刚好险!

  我目光对上这拿大刀之人,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正是刚刚那位劫匪头头,他居然没有被迷药迷晕?

  “躲到树后去。”我对身后三皇子说道。

  “你……”

  未等他说完,就被我打断道:“眼前不是说废话的时候,护好你自己。危急时刻,我不会分神去保护你。”

  逼人的刀风再次袭来,他的刀背上还挂几个刀环,出刀时还伴着叮叮当当的声响。我拔剑出鞘,不偏不倚地迎上了对方的大刀。对方来势凶猛,我一个转身退后数步,避开了刀锋。劫匪头头步步逼进,我心知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以一套上官山庄最精妙之麒麟剑法对上其大刀,倒也不算吃力。这才发现劫匪头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之前那两刀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看来他还是受到了我迷药的影响,只是因为内力高强,所以才倒下比较晚而已。

  此时的他已经有些迷糊,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我看准时机,当胸飞去一脚,狠狠地踢向他,直接将他踢飞。又猛然一个回旋,一剑刺穿了劫匪身体。劫匪倒下了,至于他死了没死,我便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这一剑并没有刺在他要害位置。

  三皇子见危险解除,从树后走了出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但很快地收起这份惊讶,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他功力受到了迷药影响。”我忽略他脸上表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龙凌风。”

  我哥哥叫龙凌云,他叫龙凌风,看来他就是三皇子没错了。

  “你有什么办法通知你家人过来接你吗?”

  他摇摇头,眼里那好奇的目光又落到了我身上。

  夜里的树林中格外安静,似乎有许多不寻常的动静,不知道是不是这群黑衣人还有同伙。算了,好歹这三皇子也是我爹的孩子,送佛送到西。

  “那我送你回家吧。”我说道。

  我跳上一匹马,旁边还有别的马,三皇子却直接坐在了我后面,与我共乘一匹马。小小的我身高还不到他肩膀,他双手越过我握着缰绳,刚巧就把我护在怀中。这马确实太高大了些,对我这小个子来说,骑起来确实不是很方便,共乘一匹便共乘一匹吧。

  我看他骑马的样子非常熟练,听他呼吸似乎还颇有内力,比同龄人高出许多,他应该从小就习武,而且有名师指点。所以他刚刚醒后的害怕模样很可能是装出来的,只是想探明自己处境而已。皇家中人还真是不简单,难怪上官南反复交待要我离他们远些。

  “敢问小恩人姓名。”三皇子问道。

  “白雪。”我说。

  “名字很美,人如其名。”

  我没接话。

  许是刚刚上马时他发现了我衣服破了,又道:“你衣服破了。”

  “刚刚躲树上,下来时没注意被树枝刮破了。”

  “你这衣服料子可不简单。”这位三皇子分析道,“它看似像普通的素纱,其实是珠光纱,出自南境一个叫仙居莱的小岛,所用丝线是仙居莱特有蚕丝,纺织技艺也极为复杂,常人极难掌握。珠光纱因在阳光照耀下会闪现出珠光而闻名,但因其原料和纺织技艺的原因,每年所出数量有限,基本都进了南境王宫里。”

  “那你怎么会知道?”

  “南境每年上供的贡品里都会有珠光纱,但数目不过几匹,就连宫中贵人也不见得是每人都有,所以这绝对不是平民百姓能用得起的。”三皇子试探性说道,“你是南境王室中人?”

  这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上官南年轻时候曾治好过南境国王的病,后来为了和圣国皇上门当户对,南境国王还给了上官南南姝公主的封号。南境王室和上官南的关系一直不错,还帮我们在南境找过上官北。我生辰在冬日,因为那边暖和,所以我们冬日时经常去南境,这件珠光纱的衣服就是去年我生辰时,南境长公主送给我的生辰礼物。今日恰巧就穿了这件,没想到还被这三皇子认出这面料来。实话说,我自己都不知道这面料原来这么贵重,我一直当成普通的衣服。

  脑子里绕了一圈,最后回道:“我是圣国人,这衣服是人家送的,我娘治好了她父亲的病。”

  “看来是你娘治好的那位病人不简单呐。”

  和这皇子聊天感觉真是怪,仿佛每句话都为了探你话一般,上官南让我离他们远点,我还是乖乖听娘亲的话。

  我回头看着他:“龙凌风,一会有人要问你是谁救了你,你不要把我说出来,行不行?”

  “为什么,我还要好好报答你呢。”

  “没有为什么,我也不要什么报答。”

  他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好。你是我小恩人,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借着月亮也算大致看清了他的模样,说实话,他笑起来挺好看的。我又转头看向前方。

  “你用毒很厉害吗?”他又问。

  “我很少用毒,我是个大夫,我以后是要治病救人的。今天事非得已,我力量有限,不用迷药救不出你。”

  “刚刚听你提起你娘给人治病,所以你医术是和娘学的?你娘是谁?”

  “江湖中人,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为什么天上会有只鹰一直跟着我们?”

  “它是我最好的伙伴,就是它发现的你。”

  “它有名字吗?”

  “精灵。”三皇子问题真多,不想总回答他问题,于是问道:“龙凌风,你为什么会被坏人劫走啊?”

  “可能他们认错人了吧。”三皇子语气与刚刚闲聊时似乎不太一样了。

  “认错人?”我有些不解,“那是把你认成谁了?”

  “我有个哥哥,我们是同一日出生,他只比我大一个时辰。”他说这话时语气又黯淡了几分。

  顺着他的话不难猜到,劫匪要劫的是太子,只是错把他当成了太子。也不知我那太子哥哥惹上谁了,对方居然有这么大本事,能将皇子从皇宫中劫走。

  见他不开心,也不想多聊,又道:“你马骑得这么慢,就不担心那些人追上来?”

  “不是有你这个小大夫在吗?等他们追上来,再用迷药把他们迷晕不就行了吗?”

  “劫匪怎么可能会上我第二次当,而且我带的迷药刚刚已经用完了。他们武功不会差,若动起手来,我们没有胜算。我无所谓,又不是冲我来的,但你还是小心为妙。”

  大概是听了我的话,他没有再和我聊天,加快了回程的速度。

  很快便到了城门,我不想有人看到我和他们的三皇子在一起,果断跳下马,留下了一句:“龙凌风,我们就此分开吧,后会无期。”即施展轻功向远处飞去。

  “白雪,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后面是三皇子的声音。

  我没有回答。

  都说了后会无期,还见什么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