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云起日沉即风雨(乙篇)
亖阅2021-08-21 12:484,268

  在圣国的兰宁城中往来商户众多,这里自然也就少不了镖局,其中属泽顺镖局在兰宁最为有名。泽顺镖局出名并不是因为他们生意有多么的大,也不是因为他们镖师武功有多么的高。他们原本也就是是兰宁镖局中寻常的一家,极不显眼。但偏偏他们家的少镖头落茗,生得是眉清目秀,清新俊逸,被全城之人称为兰宁第一美男才貌双绝茗公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少年,也是兰宁城中所有姑娘思慕的对象,泽顺镖局正是因此而得名。

  这日泽顺镖局中来了位客人,是位戴面纱的女子。这女子约莫三十多岁,穿着极为普通,好像是为了掩饰她身上的那股独特诱人气韵而故意为之。双腿细而长,仟腰盈盈,单看她这身形,便已让人有一种销魂的感觉。虽然她脸被面纱遮掩着,但她那双眼睛柔媚得很,散发着无穷诱惑力,仿佛只要与这双眼睛对视一眼,就能把人的魂给勾了去。

  细看之下,这双眼睛和落茗还有几分相像。

  女子进来时,落茗正在一边练刀。她一见到女子便激动得把刀丢下,向女子飞奔而来,边跑还边惊喜地说道:“姑姑,你可算是下山来看茗儿了。”

  这位戴面纱的女子名叫陆蓝清,是落茗的姑母,平日里隐居在山中,难得下山来看看落茗。

  陆蓝清见落茗这激动模样一笑,又见她一脸的汗,拿着丝帕边替她擦着汗边道:“想我了?”

  “可不是,我每天都想着姑姑。”落茗撒娇道,“爹爹出门走镖了,娘亲在家。”

  此刻只有姑侄二人在,并无外人,二人说话也就亲密些。

  陆蓝清笑道:“瞧你这撒娇模样,旁人一眼就能瞧出你是女扮男装来。”

  “现在只有姑姑在,茗儿才敢撒娇,平时茗儿装得可好了。”

  “是。”陆蓝清故意道,“我们的兰宁第一美男才貌双绝茗公子。”

  “姑姑,你就别笑我。我去叫娘亲来。”

  陆蓝清点头。

  泽顺镖局总镖头名落威,落夫人名关乐荣,他们有一养女落茗。落茗原姓陆,因家族原因,不得以女儿身身份示人,所以自小对外称她是男孩,她的养父母也一直把她当男孩子抚养。

  落夫人走进屋内,又细心地往外看了看,确定附近无人后才将门关好,对陆蓝清行上一礼道:“参见族长。”

  “无需多礼。”陆蓝清道,“茗儿唤你一声娘亲,你便是我嫂子。我们一族早已不复存在,也没有所谓的族长,这些年多亏你们照顾茗儿。”

  “前族长大恩,我们铭记在心,能抚养少族长是我等荣幸。”落夫人又道。

  “长话短说,我此次下山有两件事。一是,狐尾球现世了,似乎在一个十岁小姑娘身上。二是,这位小姑娘似乎还打出了神龙掌,但那一掌绝非是《神龙秘籍》里的武功,更像是狐族法术。”

  落夫人和落茗二人闻言都难以置信地盯着陆蓝清。

  “天若噬魂现世了?”话一说出,落茗才发现自己声音因惊讶而不自觉变尖了。

  陆蓝清点头,“消息是我安在丽安镇中的眼线传回的,当时仅有金神通真传弟子在侧,眼线仅是个外围弟子,不敢靠近。金神通极为警惕,真传弟子们口风也紧得很,眼线怕暴露,不敢细查,只是从旁知道这么一点。”

  “那姑姑可知道中天若噬魂的是何人?”

  “暂不能确定她身份,但她似乎就是我师父要找的周门传人。”

  落夫人思虑片刻后道:“待夫君回来,我会将此事告于他,我们会多加留意。”

  “姑姑,你这次下山呆几天?”

  落茗问这话是因为,以往陆蓝清下山每次都是来去匆匆的,她期待这次姑姑能多留几天。

  “就走。”

  陆蓝清的答案还和以前一样。

  “啊?这么快啊?”

  落茗说话时双手紧挽着姑姑,脸上写满着不舍。

  陆蓝清看着落茗欣慰一笑,“看到你安然长大,我便放心了,有机会就来看你。”

  落茗虽不舍,但为了陆蓝清的安危,还是点了点头。

  话说麻子脸一群人被赶出丽安镇后,一众人等养了许久的伤。

  这日伤刚好,一位戴着金铜色面具的人出现在麻子脸面前。若是只看这人背影,你也不会觉得他有多可怕,金铜色面具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面具,并无可怕图案。

  偏偏这面具戴在这人身上后,再看他感觉便是天壤之别。他双眼中仿佛闪烁着幽光,如点点燃烧着的鬼火。但凡他所在之处,四周寒意骤生。

  麻子认识这位铜面人,就是铜面人给了他噬魂,也是铜面人告诉他将噬魂藏在白狐牙齿里,就能让上官白雪中毒。

  “铜先生,我都按你说的做了,可并未拿到天蚕丝!”

  此时麻子脸语气中还夹着那么一丝质问的感觉。

  “据说上官白雪打出了神龙掌,可是真的?”

  铜面人说话时的声音如同震雷,响亮而粗狂,与他的身形完全不符。

  刚才还信誓旦旦想和铜面人算帐的麻子脸,一听这声音立马就怂了,只觉得对面一股无形压力传来,压得他仿佛都连呼吸都忘记了。又想起金神通曾叮嘱过他不能泄露当天所发生之事,左右都惹不起人物,麻子脸半天没有开口。

  “怎么,怕金神通杀了你?”铜面人的声音又响起,“你若不说,我现在就可以了结了你。”

  说罢铜面人手一挥,两只虫子即进入到了麻子脸身后两人的体内,随之而来的是他们痛苦的叫声。

  “我说,我说。”麻子脸浑身一震,忙跪下道,“那日上官白雪本来已经死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活了过来,还打出了神龙掌,将我们所有人都打伤了,连鬼狱请来的高手都没逃过。”

  空中似乎寒意更深了,在这炎热夏季,麻子脸竟觉得刺骨般的寒。铜面人一直没有说话,麻子脸表情僵住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豆大的汗珠顺着他脸颊流下。

  “才十岁她的力量便开始觉醒了吗?”铜面人终于说话了,语气极为难测,“麻子脸,这几年你莫去再找上官白雪的麻烦,否则她只会越来越强,到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麻子脸心中还惦记着那天蚕丝,眼神闪烁,但又不敢得罪这铜面人,慌忙道:“是是,我一定按您说的做。”

  铜面人目光落到了麻子脸身后正惨叫着的两人,邪邪一笑,“有个三五年的时间,也够传播开来了。”

  麻子脸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铜面人,似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冒出一句:“您擅用毒?难道是其然国人?”

  铜面人俯身,如冰的眼神紧盯着麻子脸。那一刻,惶恐不安的麻子脸只觉得自己马上要坠入万丈深渊,心中不停地在骂自己,干嘛要多嘴问那么一句。

  “你还有用,我不杀你,但若让我知道,从你这说出了什么不该说之话,你知道后果。”铜面人的话比他眼神冷上十倍。

  “是是是,我懂,多谢铜先生手下留情。”

  在麻子脸的千恩万谢中,铜面人离开了。

  麻子脸还是那副胆小如鼠的模样,庆幸着自己从铜面人这捡回了一条命,一刻都不敢多呆,带着人赶紧离开了。

  铜面人身边随从走了出来,“主子是故意让他觉得您是其然国人?”

  铜面人没有回答,只是道:“临城布置怎么样了?”

  “每年六月初六太子生辰,都是临城皇宫守卫最薄弱之时。此次计划定当万无一失,圣国太子一定是我们囊中之物。”

  铜面人目光看向临城方向。

  六月初六,圣国有两位皇子同时在这天过生辰,每年的这个时候,皇宫里都格外的热闹。这两位皇子一位皇后嫡出的太子龙凌云,一位是位同副后的皇贵妃爱子三皇子龙凌风,两位都是皇子中的佼佼者,尊贵无比。

  宫中每年这时都少不了宴会和庆贺之声。

  皇上看着两位同样大又同样优秀的皇子,既是欣慰,亦是有所担忧。

  “都安排好了?”皇上向身边的孟义问道。

  “是。”孟义应道,“一切都安排妥当。”

  “谁都不能有事。”

  “微臣领命。”孟义说罢,目光不觉放到龙凌云身上,微微一笑。

  皇上的目光又到了正安静坐在一边的四皇子龙凌沙身上,其实龙凌沙不过小太子他们两天,因为在边关磨炼了几年,与其他养尊处优的皇子不同。他肤色偏黑,却精神极佳,话很少,总是安静地坐着,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皇子中属这位四皇子最为贴近百姓,他不过是每年这时候回临城一趟,为临城附近百姓做的事却比任何一位皇子都多。他每次都是隐藏身份,和百姓同吃同住同劳作,亲力亲为地帮百姓做了许多实事。更难得的是他从用此不邀功。

  每次看到这四皇子,都会让皇上想起那个自小在江湖长大的女儿,上官白雪。

  “南儿和雪儿她们往临城而来了?”皇上又问。

  “是,我已安排了人悄悄保护在侧,将可疑人等全部肃清了。”孟义答道。

  “一年未见,雪儿应该长高了不少吧。”

  孟义点头,“嗯,她和南儿小时候长得很像。”

  这个敢直接称当今皇后闺名的人名孟义,是上官锆的大弟子,从小与上官南一起长大,二人感情极好。他是丽安镇神通榜榜首,就是金神通认为的如今武功最高之人。他是受上官南所托,留在宫中保护圣国储君龙凌云,就是上官南的儿子。

  临城繁华街道中,人马川流不息。藏少陌跟着师父身后,一起坐到了一屋顶之上。他的师父名郝明,是跃龙特使,现在有些年纪了,再过两年也就该告老还乡了。新一任跃龙特使皇上看中了藏少陌,所以现在郝明无论干什么事情都把藏少陌带在身边。

  藏少陌在屋顶晒着大太阳,心生不满道:“师父,太子他们都在宫中喝着好酒,你怎么就把我带出来在这暴晒呢?”

  “身为跃龙特使,皇上吩咐之事,你还敢有怨言?”

  “怨言自然是不敢。”藏少陌一向是如此一副不着边模样,“我好歹要知道我们保护的是什么人才是。”

  郝明扬头示意正在走进客栈的一对母女。

  藏少陌看着这对母女,手中各拿着一把剑,距离太远,看不清脸,凭打扮判断像是江湖中人。

  “看不出她们有什么特别的,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

  藏少陌只觉得是郝明不愿意告诉他,又道:“谁不知道跃龙特使是皇上心腹,还能有师父不知道的事,不过是不愿说罢了。”

  郝明未曾理睬,起身道:“少陌,你在这盯着,我去找酒喝。”

  “师父,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我是你小徒儿,还在长身体呢,不应该是我去休息,你在这看着吗?”

  “好好看着,若她俩出事,我拿你是问。”

  “我……”藏少陌话都未说完,郝明就已不见身影。

  藏少陌叹气道:“我太子伴读当得好好的,皇上给我找的什么破师父啊,就会压榨徒儿。”

  抱怨归抱怨,事情照做。

  藏少陌在屋顶看着那十来岁的小姑娘,把窗户打开,似乎在窗边和一只小鹰在聊天。阳光正好洒在这小姑娘的衣服上,衣服在阳光照耀下发出淡淡光芒。

  看到这衣服,藏少陌一下便不淡定了。这衣服的料子名为珠光纱,从南境进贡而来,每年不过几匹,就算是宫中贵人也不见得都能有一件珠光纱制成的衣服,这绝不是寻常人家能用到的料子。这小丫头到底是何人?

  又看见那只小鹰从客栈飞了出去,听小丫头笑道:“精灵,你别玩太久,早点回来。”

  藏少陌看着这只听话的小鹰,更是好奇那小丫头的身份。

  而小丫头仿佛发现了他的目光一般,往藏少陌所在的屋顶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把窗户关了起来。

  倒是挺警觉的,藏少陌更好奇了,不觉微微一笑。

  夜间,藏少陌清楚地看见这对母女从客栈出来,施展轻功片刻后便消失不见。藏少陌只是一个眨眼间,便跟丢了这二人,如此轻功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人呢?”郝明一身酒气出现在藏少陌身边。

  “我跟丢了。”藏少陌事情没办好,那股子叛逆劲一下便没了。

  “早知道你跟不上,也没指望你。回宫吧,今日宫中事多。”

  藏少陌看向那母女离开的方向,再次问道:“师父,她们究竟是什么人?”

  郝明又道:“都说了我不知道。皇上让我们保护好她们,好好做便是,问那么多干嘛。”

  这次师父的话,藏少陌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