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雨后初霁遇惊鸿(甲篇)下
亖阅2021-08-10 20:063,360

  莫沧月似笑非笑,问道:“你知道什么是拜天地吗?”

  “知道呀,就是结为夫妻。”我扬着小脸笑道,“莫沧月,我以后的夫君就得是你这么好看的才行,等我长大了,你就做我夫君好不好?”

  莫沧月微微一愣:“你经常这般玩游戏吗?”

  “才不是玩游戏。”我煞有其事回道,“我是认真的,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呀?”

  “那你可知我是谁?”

  “知道啊,你是莫沧月。”

  莫沧月若有所思,片刻后应道:“好啊,我答应你。”说完还冲我一笑。

  我发誓,这是此生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我又看呆了。

  “那你可不能忘了我。”莫沧月又道。

  “嗯,不忘。那你答应了我,可就不能娶别的女子了哦。”

  “自然。”莫沧月又笑道,“若他日再见时,你还记得我,我便履行今日之约。若是你不记得我了,那我便把今日之约当成是你儿时的一句玩笑,不当真。”

  “那我定不忘。”我那时笑得像花儿一样。

  “不是饿了吗?鱼烤好了,快去把手洗干净,来吃鱼吧。”

  “嗯。”小小我的只觉得得了这个长相这么好的夫君,开心得想上天。

  莫沧月坐回到火堆边上,看着我在河里洗手,又摘来一片大树叶,然后把鱼放树叶包好。

  “这是?”他问道。

  “这是给我娘留的,娘等会回来,定是该饿了。”

  他又将一另条鱼递给我:“你娘什么时候离开的?”

  “今日早上,娘点了我穴道,我用了近一上午的时间才冲开了穴道。在去找娘的路上,不小心从山坡上滑了下去,就发现了困在地下的你。”

  “刺客来了多少人,你可知道?”

  “听脚步声大约二十来人。”

  “武功如何?”

  “有两人脚步声很轻,武功应该不错,其余一般。”

  “若是连你都觉得脚步轻的话,功力应是不弱。你娘最快也要明日早上才能回来了,你且安心等着。”

  “真的吗?”

  莫沧月点头:“若是明日中午还未见到你娘,我便带你去寻她,如何?”

  我开心一笑,然后大口地吃着烤鱼。

  “小心刺。”

  我点头。

  “你爱吃鱼?”莫沧月问。

  “能吃的都行。若说最爱,那就是大鸡腿,娘做的鸡腿可好吃了。”

  “那你平时都吃什么?”

  “我和娘帮村民们义诊时,也能吃上正常饭菜。不过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山中,有干粮便吃干粮,没干粮就猎小兽烤熟吃,野鸡和兔子什么的,再者就是吃果子野菜什么的。”

  “那吃糖扛几天又怎么回事?”

  “那次是娘受伤昏迷了,我们躲在山洞里,刺客在一直守在山中,我不敢出去。”

  “刺客守了多久?”

  “记不清了,反正好多天。”

  “糖吃完了怎么办?”

  “那次是靠吃毒蛇活下来的。刺客找不到我们,就在山中放了许多毒蛇,想把我们逼出来。我把就蛇杀了,悄悄烤熟吃了。”我看着沧月认真道,“不过,你可不能学我们,毒蛇不是每个人都能吃的。我和娘是周门传人,自小按周门秘方调养才有了周门医血,得了百毒不侵的体质。”

  莫沧月看着我脸上得意又充满童真的笑容,神色复杂,微微点头。

  一顿饱餐后,身边只剩下一堆鱼骨头。给上官南留的那条烤鱼还被好好的包在树叶中,正和那对泥人放在一起。

  俩人衣服都被河水弄湿了,坐在火堆旁边烤着衣服。

  “上官白雪。”莫沧月轻声说道,“你爹是当今圣上吧?”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我的惊讶不是一点点,“你可知就连我那太子哥哥都不知道他还有我这个胞妹,你真厉害。”

  “你和你娘为什么不住皇宫里?”

  “我跟我娘姓上官。”

  “就算你承母姓上官,也依旧是皇室血脉,你娘为何要带你离开皇宫?你爹又为何不派人保护你们?”

  “娘从不和我说其中原因,我也特别想知道。”我充满期待的目光看向莫沧月,“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你能告诉我吗?”

  “我若知道,就不会问你了。”

  我有些失落,又看向山林方向,小声嘟囔着:“不知道我娘现在怎么样了?”

  “你娘是上官锆和周琳的女儿,武功高强,医术精湛。几个刺客而已,不能把她怎么样的。”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什么都知道,好像什么事都能从他那问到答案一般,又问道:“我娘有个孪生妹妹上官北,你知道我北姨在哪吗?”

  “不知道。”

  “那她还活着吗?”

  “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呢?”

  “师父告诉我的。”

  “那你师父是谁?”

  莫沧月沉默,没有告诉我,我亦没追问。

  沉默了些会,莫沧月往林中看了一眼后道:“你即喜欢吃鸡腿,我去打只野鸡来,晚上烤给你吃。你乖乖呆在这玩,别乱跑。”

  我拿起身边的剑:“我陪你去,我可以帮忙。”

  “你还是呆在这,我很快回来。”

  此时林中发出了异响,我当即往那方向看去。

  “山中有四个人,男的,他们在山中行走自如,应该是经常会在山中行动之人。”

  “可能是附近猎户。”

  “不,猎户脚步比这重,他们有内力,懂轻功,不是猎户。”

  莫沧月突然又沉默了片刻,看向我的眼神里多了份心疼:“你一向这么警觉吗?”

  我点头:“我要保护好娘亲。”

  莫沧月捡起一根未烧的柴,运起内力往山中一丢,惊起了一片飞鸟。我不明白他此举何意,只是不解地看着他。待山林又恢复到平常,他问道:“山中可还有人?”

  我仔细听了听,摇头:“附近没有了。”

  “他们听到响声反而走了,就证明不是冲着你来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也许不是冲着我来的。

  我最终没有和莫沧月一起进山林,而是呆在河边等着他回来。上官南之所以会把我留在安全地方,是不想我受伤,但我心中期待着能和她一起并肩作战,所以定要好好练功才是,于是将剑拔出剑鞘,独自一人在河边练起剑法来。

  青山灼灼,星光杳杳,河水澹澹,晚风慢慢……

  天色暗了下来,莫沧月下午上山打猎时,发现了一个山洞。入夜后便把我带到了这山洞中来,又烤了一只野鸡,还把那最大最香的鸡腿给了我。

  我笑着接过:“你真好!” 我是真的觉得他很好,仿佛人长得好,就一切都好。

  “下午看到你在练功。”莫沧月道。

  “嗯,我想和娘一起对付恶人。”我看着莫沧月,“今日见你内力浑厚,轻功卓绝,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样厉害就好了。都怪我练功时总偷懒,所以武功总是不得进步。”

  “师父说过,再有个两年你功力也就超过我了。”

  “怎么可能,你大我可不止两岁,两年后我怎么追得上你。”

  “师父的话不会错,且拭目以待吧。”

  “若真如此,到时我娘一定不会再点穴把我藏起来了。”虽然不知道莫沧月的师父是谁,但我此刻无比希望他师父说得是对的。

  山里边的夜有些凉,火堆散发出的暖意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夜渐深便有了困意。靠在莫沧月身边,渐渐睡去。

  入梦,我看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手中正拿着一把剑,剑在还在滴着血,他杀光了附近所有人,最后还把剑举向了小小的我。

  我被惊醒,莫沧月还在我身边。

  “做噩梦了?”

  突然庆幸有他在我身边,八岁的我分不清男女之情,只觉得很喜欢这位好看的小少年。

  我回道:“不是噩梦,是我小时候发生的事。那次娘也是点了我的穴道,我冲开穴道后,在山上找我娘。但我迷路了,被一个山中的部落抓去了,他们说正愁找不到小姑娘祭天。那次我差点就被他们杀了,还好一个少年出现,持剑把整个部落的人都杀了,最后还把剑指向我了。”

  莫沧月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是在观烟岭一带发生的事?”

  “我记不太清了。”

  “可是三年前发生的事?”莫沧月说着又补充道,“那年你五岁。”

  我确实记得那一年我五岁,这事除了我和我娘,我从未和任何人说过,我更是惊讶了:“你怎么会知道?”

  “当时那少年为何放过了你?”

  “他本来也是想杀我的,我看他满身的伤,就说我虽然小,但是会包扎,可以帮他治伤。他见我真的把他伤口包扎好了,就没杀我,还把我送到我娘身边。”

  “你可知道那少年叫何名字?”

  “我不记得了。”

  莫沧月看着我,一字一字清楚地说道:“他叫萧遥,是金神通座下第三真传弟子。”

  “萧遥?金神通?”我重复道,“就是那个什么都知道的丽安镇金神通?”

  莫沧月点头:“只是一个梦,你继续睡吧,明日醒来应该就能看到你娘了。”

  “嗯。”只是这次却怎么也睡不着,“莫沧月,我睡不着,你给我讲故事吧。”

  “你想听什么?”

  “就讲我上官家的故事行吗?”

  “你家的故事我知道得不算多。”

  “娘从不和我讲,但我想听。”

  “世间有侠出上官,何人再敢言第一。”莫沧月缓缓讲道,“你祖父上官锆是江湖公认的天下第一侠,直到今日丽安镇神通榜第一的位置还是空着的,只因这世间再无上官锆,无人再能当这第一。你祖母周琳是周门的掌门,悬壶济世,救人无数,被人称为医侠……”

  在莫沧月的故事里渐渐睡去,他后面讲了什么,我没再听到。

  如莫沧月所说,第二日醒来时,我果然就看到了我娘上官南,而且上官南真的没有事。莫沧月居然说什么都准,只是我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我跟着上官南离开这片山林时,回头看了一眼和莫沧月一起呆过山洞,不知下次再见他会在何时,我们又能否再认出彼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