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雨后初霁遇惊鸿(甲篇)上
亖阅2021-09-17 00:523,360

  正值四月好时节,雨后初霁,万物润朗。一步一青木,星光水珠落,笑颜诉春时,不知寒。

  “大医精诚,医者仁心。医者,施以仁术以救人,施以仁心以救魂。大医精于业,诚于心,厚于德。”上官南正带着我在山林间穿梭着采药,“娘,周门祖训孩子背得可对?”

  上官南脸上总是挂着温婉的笑意,她就这般看了我许久,轻声应道:“嗯。”

  又带着我继续往山中走去。

  “丹参味苦微寒。主心腹邪气,肠鸣幽幽如走水,寒热积聚,破症除瘕, 止烦满,益气。一名却蝉草。生川谷……”

  小小的我,手中拿着剑,背上背着小药篓,跟在上官南身后,一边背着医书,一边和上官南一起寻找着山中药材。

  林中绿树成荫,寂静清幽。

  “雪儿,停下!”上官南略带着警惕的声音突然间打破了这份寂静。

  我立即闭上了嘴巴,耳中认真辨别着林中传来的异常响动,那是有许多人正朝我们而来的脚步声。上官南忙查看四处情况,旁边有一灌木从,未有任何犹豫,直接把我抱起藏了进去。

  我知道是有恶人前来,不敢说话,只是努力地摇头。以往每次这种情况,上官南总是会点我穴道把我藏起来,独自一人去把杀手引开。

  “雪儿,藏好了,等娘回来找你。”上官南小声道。

  我还是摇头,我不想娘亲独自去面对危险。娘亲明白我心中所想,只是怕我乱跑,依旧还是点了我的穴道,让我留在了这浓密的灌木丛中,施展轻功离开了我。

  “在那边!”我听到杀手追去的声音。

  我努力地冲开着穴道,上官南不是第一次点我穴,我也不是第一次冲开穴道,只是这次上官南用的点穴手法似乎又变了。他们离去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依旧还在不断冲穴尝试中。

  待冲开穴道时,已是正午,林中没了一点声音。我不敢喊,怕把杀手招来,但我担心上官南,往她离开地方向找去。我仔细辨别着树林间的声音,但早已没了那些异常的动静,上官南为了保护我,定会把杀手引得远远的。

  之前的雨下得很大,山中还有许泥石被冲了下来,山间的水迹还未被今日新出的太阳晒干,山路很滑,我只是一个没踩稳,便沿着山坡滑了下去,接着又往山下滚去。这一滚伤倒是没伤着,只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小泥人儿。

  刚想爬起来,又发现从这块地底下似乎传来了人的呼吸声,声音虽然很弱,但是自小被追杀训练出来的耳力让我断定这下面一定有人。

  这才发现我在的地方是一块凹陷之处,这原先应该是猎人所挖的陷阱,估计被从山上流下的泥石给填住了,恰巧有人被埋在了下面。

  我本来是想去找上官南的,如今她不知去哪里了,斟酌一二,还是决定先把这底下的人救出来再说。踩了踩这地面,泥土很松软,下面应该是空心的,若非如此,里面的人应该早死了。

  剑就落在我身边,将剑拔出剑鞘,运起内力从旁边树上砍下一根粗树枝,紧接着又是几道剑光,树枝即变成了一块木铲形状的木板。

  泥土还好不是很厚,被挖开后,阳光照了进去。猎人做陷阱时,一般会在入口横个几条树枝,再在树枝上铺些树叶掩人耳目。眼前这陷阱很深,里面比较窄,这几根树枝架在了陷阱中间,挡住了部分泥石,为里面的人争取到了存活的空间。

  我看到陷阱底下是个小少年,大约比我大个四五岁,此时的他也是一个泥人。大概是我的出现让他很意外,他一直在惊讶地看着我。

  “我听到里面有呼吸声,所以挖开来看看。” 我解释道。

  他未回复我。

  “你还能用轻功飞上来吗?”

  “不能。”他虚弱说道。

  我听他这声音应该是在里面被关了好久了,又将水囊丢了下去。

  “你先喝点水,我去找藤条。”

  山中藤条很多,我将藤条一头绑在树上,另一头丢进陷阱里。陷阱边上很滑,又是一个没踩稳往陷阱里掉了下去。这次比上次好点,下落过程中抓住了藤条,停在了半空。又往下一看,那小少年还靠在边上坐着,他大概也不能自己爬上去,索性施展轻功跳了下去。

  我丢下来的水囊还在一边,把盖子打开丢到一边,将水囊放他手中,示意他喝水。

  在他喝水之际,又从我随身携带的药包里,拿出来一个瓶子,这瓶子里装的是糖,拿出来两颗糖放他嘴里。

  “你应该好久没吃东西了吧,我身上没有干粮,只有这个糖,你先吃两颗,也能恢复些许体力的。有时候我和娘没东西吃的时候,就吃这个糖,也能扛好几天。”

  他吃着糖,但不说话。他一身的泥,脸上也是,再加上阱底关线不好,我压根看不清他模样。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山中,还掉到陷阱里了?”我好奇问道。

  “师父带着弟子们在山中训练,我无意跌落进这陷阱,又刚好遇到暴雨,流下的泥石将出口堵住了。”他简单回道。

  “你师父和师兄弟们都不找你吗?”

  他神色微暗,沉默了片刻,轻声应道:“不找。”

  好吧,我也不想打听了,转而问道:“你能自己上去吗?”

  “不能,脚踝处似乎不太对劲。”

  “除了脚踝,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

  我上前查看他脉象。以往都是上官南给人诊脉,我在边上瞧着,还没有独立给人瞧过病,这是第一次。我看他这脉象应是无碍,当然,也不排除我没诊出来的可能。

  再检查了他的脚踝,明显是摔到了,我力量还太小,但好在有些内力,运起内力辅助,手上一个用力帮他把脚踝复原了。

  这应该挺疼的,但他一声没吭,只是不可思议看着我道:“你这么小就会正骨?”

  “我娘教我的,她经常受伤,我从小就给我娘治各种伤。”

  他又定睛看了看我:“你娘是无名神医?”

  他怎么知道?我奇怪他怎么猜出来的,我似乎没有提到过。

  “你是上官白雪?”

  他竟然又猜对了,带着几分不解问道:“你怎么知道?”

  “小小年纪如此内力,又懂医术,五感异于常人的敏锐,除了上官锆和周琳的后人,何人能做到?”

  “你这是在夸我和我祖父母吗?”

  他点头。

  “江湖中人都骂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他们。”

  大约是吃下的糖和喝下的水让他恢复了些许体力,大约是我给他治好了脚踝,他尝试着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今年该有八岁了吧?”又听他说道。

  我点头。

  “你这个年纪确实不会懂为何会有那么多人骂你祖父母,你还看不到人性的贪婪和自私,自然也不会懂得那些人为了掩饰自己的贪婪和自私而撒下的谎言。”

  眼前小少年比我也大不了多少,说话老成得像个大人一样的。他说得话我听不太懂,而我也不是个爱动脑筋的人,直接略过他的话,又问道:“你现在能上去了吗?”

  “可以。”

  俩人走出陷阱后,我并没打算多呆,又朝着上官南离开的方向走去,我一心只想尽快找到娘亲。

  “上官白雪,你去哪?”小少年在身后问道。

  “我去找我娘,他正被恶人追杀。”

  “你娘功力在神通榜前十,武功高强,江湖少有对手。你最好在原地等她,她甩开刺客后自会回来找你。”

  我停下脚步,回头:“前十是什么意思?”

  “就是若论单打独斗,整个江湖功力在无名神医之上的不超过十人。”

  这话说了等于白说,我又继续往前走去,边走边道:“他们从不单打独斗。”

  小少年不放弃劝道:“你若真去了,你娘还要分心保护你,你在安全的地方等她,她才能无后顾之忧,一心对付刺客。”

  “我会武功,我能和我娘并肩作战。”

  “山林间容易迷路,也许你还没找到你娘她便甩开刺客回来了,回来后找不到你,她只会更加着急。”

  我再次停下脚步,是啊,万一娘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小时候就有一次我跑去找她,但反而走丢了,那次差点连命都丢了。

  就这么几句我就被她说服了,又转身走回小少年身边。

  “我饿了,我听到不远处有江河水流之声,我们去抓鱼吃吧。”

  于是俩泥人就到了不远处的河流里抓鱼,河水把我们身上污泥冲净,两人又从泥人变回了各自容貌。

  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闪着熠熠光辉,但真正闪到我眼的属这位小少年的长相,俊美得不像人间之凡夫俗子,五官分明如被老天精雕细琢过般,只觉得连做梦都不敢梦到这般天资之人。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傻站在小河中,忘记了河水和时间的流淌。

  直到他用树枝插着一条鱼,问我:“会生火吗?”

  我才傻傻回道:“会。”

  刚生好火,他就插来了好几条鱼,坐到火堆旁又问我:“会烤鱼吗?”

  我摇头。

  “那你去玩会吧,一会就烤好了。”

  我就看着那张绝美的脸庞,他好像在说给我烤鱼吃,我怔怔地点了点头,心想着,他长得这么好看,烤鱼一定好吃吧。我也不知道八岁的我,为什么会觉得好看和烤鱼好吃之间会有关系,只觉得出自他手东西,一定都是很好的。

  我到河边玩起了泥巴,当他烤好鱼走到我边上时,我刚捏好了两个小泥人。

  “上官白雪,你在玩什么?”

  我抬头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目光对着我,清楚说道:“莫沧月。”

  “是哪三个字?你帮我写在这个小人上。”

  他捡起一块小石头,在小泥人的身后写上了“莫沧月”三个字。

  我在另一个小人背后写上“上官白雪”四个字,然后开心笑道:“这俩个小泥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他们正在拜天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