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我还是报仇?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2,818

  叶淮烟一曲过半,鬼新娘青白的面庞已满是痛苦之色,可手下动作却不停,似乎与叶淮烟有着深仇大恨般,誓要置他于死地。

  叶淮烟再一次轻点足尖,飞身立于枝杈上,看着下方恶狠狠盯着他的鬼新娘,轻轻皱眉。

  寻常的恶鬼,在他的笛声指引下,也能暂时恢复理智,可这鬼新娘拼命抵抗,就有些冥顽不灵了。

  想到此,他笛声稍顿,下方的鬼新娘在笛声停下的一瞬间锁定了叶淮烟的位置,抬起头望着他,脸上嗜血又狰狞。

  叶淮烟并无丝毫恐惧,他轻声开口道:“在我一曲终了前,想清楚,是要杀我,还是要报仇。”

  听到他的话,鬼新娘立即停在了他身前一尺处,眼中露出些许迷茫。

  叶淮烟知她听进去了,便重新吹响竹笛,鬼新娘受笛声干扰,连忙退开,露出痛苦之色,眼神却逐渐清明。

  先前拜堂时,叶淮烟就有所察觉,所有的宾客、高堂、新娘都在,却不见真正的新郎,洞房时鬼新娘又说他是知府之子,结合先前在匪徒那里得知的信息,他便明白,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在大喜之日被灭门的知府一家。

  只是他唯一的疑问是,那个本该是新郎的知府之子为何不在?这新娘又是如何化为厉鬼的呢?

  鬼新娘锋利的指甲褪去,面上也只剩惨白,叶淮烟见状,终于停下笛声,缓缓走到鬼新娘跟前,说道:“人死便该前往轮回,尔等因何留恋凡尘,不愿归去?”

  鬼新娘的眼中流下一滴泪,她的声音沙哑,幽幽道:“恶贼屠我满门,不报此仇我如何甘心?”

  叶淮烟心下疑惑,厉鬼寻仇还不叫简单?那山匪的寨子在山顶,鬼新娘在山脚,他们距离很近,要报仇岂不容易?可从那山匪口中,似乎也并不知道山脚下的鬼魅作祟与他们有关。

  不对,知府一家被灭门,鬼新娘是如何寻到山脚的,都到了这里却不上去,又是什么原因?

  “你可有其他隐瞒?”

  鬼新娘冷冷地看着他,不发一语。

  “你相公呢?”叶淮烟问。

  鬼新娘闻听此言猛地一震,愤恨的目光朝叶淮烟射去,隐隐有爆发之色。

  叶淮烟连忙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张“息灵符”贴在鬼新娘面上,略一思索,取出洞箫,吹起了“牵灵”。

  鬼新娘镇定下来,眼中逐渐变得悲伤,任由叶淮烟入侵自己的记忆。

  随着鬼新娘的视角,叶淮烟回到了知府一家被灭门的那一天。

  眼前被红布遮住,身子上下摇晃,他立即反应上来,自己这是坐在花轿中。

  他看到“自己”悄悄揭开了眼前的盖头,偷偷将轿帘打开一条缝隙,往外窥探。外面一片荒芜,只能依稀看到旁边有一座陡立的山峰。

  就是这里,山匪的地盘。

  耳边突然传来呐喊声,几十名壮汉突然出现,新娘无措地坐在轿中,身子抖得厉害,突然,轿帘被猛地拉开,外面一张布满鲜血的脸就这么出现,她认出这是自己家里的小厮,从小在府中长大,这次是来送嫁的陪行人员之一。

  “小姐,快……快跑……”

  还未说完,他背后冒出一柄长刀,利落挥下,小厮熟悉的脸上逐渐没了生机,倒在了轿前。

  “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新娘惊慌失色,可最可怕的还在后面,几名面目凶恶的山匪见到了轿中花容月貌的新娘,心中起了歹意,轮番上阵,于花轿中,将新娘狠狠糟蹋。

  天色渐晚,新娘已是万念俱灰,可山匪的侵占还未结束,她听到耳边传来粗糙的声音。

  “大当家,这家人排场不错,嫁的应当也是大户人家,能走到咱们这地方,估摸着是在东郊那边的庄子,那里人烟稀少,不如我们跟去,狠狠捞一笔。”

  新娘心中满是绝望,她嫁的是知府之子,知府一家清正廉明,为了低调行事,才决定在郊外的庄子中成亲,只邀请了自家亲戚,这群山匪若是去了那里,那公公婆婆他们……还有相公,原本来迎亲的是他,可婆家派人来说相公临时身体不适才来不了,若是在庄子中……

  她闭上眼睛,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恨不得立刻死了。

  可那群山匪拿刀威胁她,若她敢寻死或出声求救,便立即去她的娘家,杀个干净!

  她不敢说话,不敢动弹,任由这群山匪换了她陪行之人的衣物,继续敲敲打打,抬着花轿去了东郊。

  一到东郊,便看到一处大户门口满是笑意盈盈的宾客,门口还挂着大红灯笼,山匪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坐在了酒席上。

  一个人扶着新娘的胳膊,感受到她摇摇欲坠的身子,悄声道:“打起精神来,若是被人发现,你娘家一个活口都别想留。”

  只是新娘到了许久,在厅中站得腿生疼,却还不见新郎到来。

  半响,天已经黑了,知府面色不堪,随意敷衍了几句,说是少爷身体不适起不来床,让新娘直接进洞房去。

  就这样,新娘被扶进了洞房,叶淮烟虽然能听能看,可他无法想象,此刻新娘是种何等的感受。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突然火光大作,嘶喊声一阵一阵响起,新娘呆坐在床前,不曾动一下。

  等到外面声音停歇了,她才抬起手,从发髻上拔下一根金簪,握在手中藏进袖子,身子又忍不住开始发抖。

  有人进来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暴行,新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将金簪扎入面前人的脑中,血液喷溅到身上,四周沾满了红色。

  她被发觉的山匪同伴一刀毙命,可死前,她却舔了舔唇边的血,似乎是想记住这种味道。

  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她口中的“念郎”,知府之子的身影。

  叶淮烟睁开眼,压下心中的愤懑和无奈,自古以来,死前经历越惨,死后所化鬼混怨气越强,这鬼新娘生时惨遭虐待,也难怪灵力强大。

  他看着鬼新娘,问:“你如何才愿去投胎?”

  他心中已有主意,若是单纯地制服鬼新娘,那刚开始也不会让他出现在山腰上,听到山匪的动向。

  这第一级试炼场,估计是要超度她才可以,首先便是化解她心中的怨气,那群山匪十恶不赦,不如就让她去报仇,也算为民除害。

  想到此,他说道:“天色已晚,那群害了你们的山匪即将离开此处,最晚明早他们就会启程,若是你不报仇,以后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鬼新娘立刻仰头看他,眼中怨恨尤甚方才。

  叶淮烟见她愿意听进去,便说:“我知道那山匪的老窝在哪里,我可以帮你报仇,用灵力为你加一道因果符,下去阴曹地府之后他们自然不会与你为难,来世投个好人家,安安稳稳过一生,你可愿意?”

  鬼新娘思考片刻,点点头,又听叶淮烟说:“但你需要听我一言,怨鬼报仇并非大罪,他们杀了你的亲人,你以相同的方式报仇即可,可若是行事越了线,因果符失效,等到了阎王殿,你仍是要还回去的。”

  鬼新娘低头不语,叶淮烟言尽于此,若她还有一丝理智,便该知道如何行事。

  鬼新娘此时缓缓说道:“我找不到他们,若你愿意帮我,那我自然要报仇,我不会放过他们,只是,我还要杀一个人。”

  叶淮烟心中一顿,猜测道:“是你的相公?”

  鬼新娘点点头,说:“若他前去迎亲,或许山匪认出他是知府独子,就不敢动手害我,若与我拜堂成亲的是他,那我何苦沦落至此?其实在成亲前一日,我便听到府中丫鬟们说,他有个喜欢的表妹,两人青梅竹马,不愿娶我。他一定是抛弃我与他那表妹私奔了,他害我至此,我要杀了他!”

  “他并非害你性命之人,你若杀他,因果符会失效。”叶淮烟拒绝道。

  鬼新娘愤愤说着,眼中光芒四射:“那你答应我,帮我找到我相公,带他来见我,我要让他亲口给我个答复。”

  叶淮烟思考了下,寻人的符咒并不难,这鬼新娘之前对新郎颇有情谊,或许可以从中调解,满足她这个愿望。

  “可以,你将他生辰八字告诉我即可。”

  鬼新娘一喜,连忙报了给他,叶淮烟随手划了个寻人符在掌心上,答应她等报仇结束,他先不超度她,等找到她相公,解了她的心结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