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时到!拜堂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3,413

  “吉时到!拜堂!”

  叶淮烟是被手腕上尖利的疼痛唤醒的,是流渊,它在咬他。随着意识回笼,他耳边响起了百鸟朝凤的唢呐声,还有一道嘶哑、凄厉的人声。他对旋律敏感,此刻人昏昏沉沉的,只觉得原本欢快喜庆的曲调,硬是被吹出了阴森悲凉的感觉,那吊着嗓子的尖细嗓音,也让人不舒服。

  强行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红,周围有人影站成一圈,身边还站着一位身穿嫁衣的女子,手上拿着绾了朵鲜艳红花的牵红绸子,叶淮烟晃了晃脑袋,发现牵红的另一端在自己手上。

  待到看清了眼前景物时,他却骤然一惊,冷汗都要冒出来了,这是一个婚礼现场,他面前坐着两位高堂,赫然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电光火石间,他反应上来自己应该是落在了幻境之中,再一转头,周围所有宾客,全部都是他最亲近的人,只是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们,记忆也有一些模糊,此刻站在厅中,意识很明确地告诉他这群人长着自己熟悉的脸,可眼睛却无法看清。

  而他的身边,却有一位身形窈窕,盖着盖头的新嫁娘。

  叶淮烟不动声色,整间屋子和所有的人都鬼气森森,贸然动作只会激怒背后之人。

  刚刚恍惚间,叶淮烟已经不由自主地拜了天地,此时已经到了进入洞房的环节。 

  周围场景缓缓消失,厅堂变换为一间雅致的卧房,他与新娘坐在床前,主婚人立在跟前,说:“少爷,赶紧揭开新娘盖头,喝交杯酒了。”

  看着主婚人苍白无血色的脸,双眼无神却瞪得很大,如同蚕豆般嵌在脸上,叶淮烟判断,他应当只是个傀儡。

  面前的新娘自始至终未有动作,叶淮烟干脆伸手,揭下了她的盖头。

  即使叶淮烟早有准备,也有些猝不及防,盖头下一双充满怨毒的双眼瞪视着自己,没了盖头遮挡,蓦地与之对上,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新娘刚刚一直透过盖头盯着自己吗,想想都觉得诡异。

  只对视了一瞬间,那新娘立刻低下头,她面色苍白,眉宇间有着显而易见的哀痛,双眼肿得比核桃还难看,脸上挂满了清泪,她发丝凌乱,仔细看,嘴角还有淤青。 其他人都面无表情,只有这些新娘脸上颇为生动,是谁在操控这场幻境中的婚礼,显而易见。

  洞房里的人忽然消失,只留下他和新娘,让叶淮烟有种,主角登场,配角便依次退下的荒诞感。

  新娘颤颤巍巍地起身,双腿控制不住地抖动,努力向床前的桌子边挪去。

  叶淮烟冷静坐着,暗自心想,从整间府邸的摆设看,应当是个大富大贵之家,可没一个活人,所有人都鬼气阴森,这新娘尤甚,看来这家大婚之日,应当是遇到了变故,全家惨死,才落得如此下场。

  女鬼可以营造环境,控制他的意识,还能幻化出他记忆中的人,如此修为,若不是多年的老鬼,就只能是惨死的厉鬼了。

  鬼新娘走到桌子边,握住酒壶往杯中倒了两杯酒,然后转过身端回来,递给叶淮烟一杯,她双手还在颤抖,杯中的酒晃晃悠悠洒出来,淋在她惨白的指尖上,可她毫无所觉,只是盯着叶淮烟,然后沙哑着声音说道:

  “相公,该喝交杯酒了。”

  叶淮烟接过酒杯,直截了当地问道:“喝下这杯酒,我是不是也会加入你们?” 

  鬼新娘恍若未闻,见他不喝酒,又幽幽开口道:“相公,你为何不喝酒,难不成你在嫌弃我?”

  叶淮烟挑了挑眉,说:“何出此言。”

  鬼新娘此刻身子也不抖了,只冷冷地盯着他,不断重复着“相公该喝交杯酒了”、“你为何还不喝酒?”……

  叶淮烟干脆起身,将酒杯倾斜,倒出了杯中的酒,“我不会喝”,他从腰间抽出竹笛,横于身前,大声喝道:“万物皆有其归处,既已身死,便该转世投胎,何故流连不去?”

  鬼新娘见他倒了酒,神色有点恍惚,声音愈加凄厉,她开始质问叶淮烟,“为何倒了酒,你嫌弃我是不是?你觉得我是不洁之身,配不上你知府之子!”

  知府之子?山顶上的山匪对话中,有人说过,他们杀掉了知府一家,难道知府儿子就是原本的新郎?可是为什么化为厉鬼的是这个女人?

  叶淮烟尚且一头雾水,可没时间给他思考,鬼新娘眨眼便到他身前,与他面对面,距离不过两指。

  鬼新娘怨毒的双眼近距离瞪着叶淮烟,突然惊悚地笑了出来,“哈哈,你不是念郎,哈哈,你不是他,他才不会嫌弃我。”忽而,又转变神色,厉声道:“你是谁,为何会在此处,念郎呢,是不是你抓走了他?我要杀了你!”

  最开始鬼新娘一脸的哀恸,还有些可怜,此刻却是一副青面獠牙之态,五官失形看着异常可怖,神志不清地发着狂,盯着叶淮烟就开始攻击。

  所幸叶淮烟早有防备,连忙闪身躲开鬼新娘,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他凝神细听,屋外开始有动静,透过打开的窗子可以看到,无数怨鬼将这里团团围住,想将他困死在这里。

  这是鬼新娘制造的幻境,对他有害无益,厉鬼缠身不断攻击,他能抵挡,却分不出身来吹奏,只好打开明夕拾送他的乾坤袋,从中取出一张“息灵符”,寻了个空,贴在鬼新娘身上。

  “息灵符”能镇任何灵体,令其失去灵力,只是作用时间很短,还好他昨晚清点了一遍乾坤袋,对其中的物品能有所了解,否则这会儿也不知该如何应付厉鬼。

  鬼新娘灵力暂时被封,周围的环境渐渐显露出真容,真是那座极陡峭的山脚下。

  天已经黑了,乌云遮住了一半月亮,黑暗笼罩着整座山。山脚下不像山上那般荒芜,还长着一片低矮的灌木。

  幻境消失,鬼新娘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叶淮烟果断将竹笛横于唇边,开始吹奏。

  鬼新娘却眨眼间挣脱符咒,瞬移至眼前,右手向叶淮烟攻去,指甲青黑细长,如同鬼爪,叶淮烟迈开几步,看着不疾不徐,却轻易拉开了距离,笛声却丝毫不见减弱。

  叶淮烟的笛子和箫有不同的作用,箫声低沉,适合引导、迷惑心智,笛音清脆响亮,他经常用来操控神魂,控鬼之术相对复杂,鬼新娘又是厉鬼,想完全控住,需要耗费一点时间。

  就在叶淮烟试图用控鬼之术制服鬼新娘时,明夕拾也在试炼场中战得正酣。

  不同于叶淮烟那里,明夕拾所在的第一级试炼场通关方式明朗很多,他怀疑灵池直接将自己传送到了魔界的修炼之所,这里遍布魔修,比荒境之泽更危险。

  剑光闪过,随影上不断有黑色的血液滴下,明夕拾从一群魔物尸体上站起身,稍稍喘息。他已经战了一个时辰,源源不断的魔物陆续袭来,远处又有嘶吼声响起,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明世宝鉴前,无数人聚集在一起,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其中的七星弟子们。

  “明道长果然厉害啊,杀了这么多魔修,自己毫发无伤。”

  “但是这也太多了吧,我看是想把明道长灵力耗尽,打持久战了。”

  “第一级试炼场怎么可能那么久,我猜一定有个巨魔在等着。”

  “能不能先换个别的人看看,旁边的茶馆刚刚在看叶淮烟,那边有女鬼还有幻境,有意思多了。”一位小姑娘坐在桌前,磕着瓜子道。

  “叶淮烟有什么看头,还不如先看周牧歌,过一个时辰再回明道长这儿来。”

  众人纷纷同意,明夕拾这里魔修太多,再精彩也有些腻,周牧歌那儿倒是有趣,掉入了海里,正与海妖搏斗。

  那小姑娘撇了撇嘴,明世宝鉴里丑陋的海妖影响她的观感,想了想,干脆收好瓜子,去隔壁茶馆坐着了。

  茶馆里坐着的都是年纪偏大的人,人也不多,大清早喝茶的人还是少数,可这会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明世宝鉴。

  昨晚回家路上议论过叶淮烟出身的祖孙二人也在这里,那年轻人好动些,见茶馆进来了一名小姑娘,便多看了两眼。

  小姑娘感受到他的注视,回了个甜甜的笑容,走到他旁边不远的桌子坐下了,要了杯茶,继续嗑瓜子,将视线转到了明世宝鉴中叶淮烟的脸上。

  此刻他已经不在早晨看到的那间喜房里了,正在荒郊野岭,和对方斗法中。

  清亮的笛音透过宝鉴传出,到了普通人耳中,只听得出悦耳悠扬的天籁之音,叶淮烟指尖灵活上下跃动,脚下移形换影躲避着一道道攻势。

  那女鬼早已不复最初的幻象,此刻发狂的表情愈加狰狞,疯了一般朝叶淮烟不断冲去,可又碰不到他分毫。

  年轻人的爷爷坐在茶馆中央,慢悠悠地品了口茶,说道:“叶淮烟当初拜了上届七星之首黎阳剑尊为师,人人都以为他会走剑修的路,却不料他以乐入道,如今看来,他就算当不了出色的剑修,也是一名当之无愧的乐修。”

  小姑娘有所不解,当即开口问道:“老爷爷,这个叶……叶道长,有那么好的剑修师傅,却不学剑,不是太可惜了吗?”

  老人摇摇头,道:“非也,叶淮烟也是会剑法的,只是他本人爱乐律之道,黎阳剑尊也十分支持他,便允他主修音律,后来他自创玄音功,震慑世人,也算不辜负他师父的威名。”

  小姑娘有些吃惊,看了眼明世宝鉴中还在轻飘飘吹笛子的人,说:“他很厉害吗,吹了这么久笛子,那女鬼看起来还活蹦乱跳的啊,啊!会不会在荒境之泽待久了,他真的不如以前那么强了?”

  老人笑笑,只说:“静观其变吧。”

  年轻人为他添了口茶,转过头朝小姑娘点点头,微笑道:“小妹妹,别担心,我相信这位叶道长一定能过关!”

  小姑娘闻言也放下心,这只是第一级试炼场而已,一定能过的。

  也许是眼缘吧,她第一眼看到叶淮烟就有种亲切感,希望他能一路过关斩将,成功登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