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之力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3,651

  天色黑得如同被墨汁浸染,近在咫尺的陡峭山峰也只能依稀看出个影子,但叶淮烟他们一半仙一厉鬼,黑夜中视物不在话下,转眼便来到了山顶。

  寨门立在眼前,连一块牌匾也无,寨内静悄悄的,但依然有人气,叶淮烟放下心来,还好那群山匪没有趁夜色启程,鬼新娘在此作祟还是有点用的,若他们提前走了倒是难办。

  鬼新娘站立在山顶,突然凄厉一笑,声音阴冷吓人。“桀桀桀桀桀,原来就在这儿,我在山下,他们在山上,难怪成亲当日他们隐匿得那么深,杀了我所有的陪行人员。”

  家中从小长大的随侍、陪嫁的丫头、年迈的管家、充当轿夫的仆役……

  想到他们的死状,想到马上就能手刃仇人,鬼新娘不禁开始阴森地笑。

  这笑声幽怨尖利,惊起山上乌鸦扑翅而飞,也惊得寨内山匪纷纷从睡梦中惊醒。

  大当家彻夜未眠,他总有一种预感,若是再不尽快离开,他和所有兄弟,都要丧命于此。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

  漆黑的夜晚,万籁俱静,突然响起的惊悚笑声让他汗毛林立。

  握紧手上的长刀,大当家将刀身横于胸前,“什么人?”他大喝一声,试图用声音为自己壮壮胆。

  随着他的叫喊,那摄人心魄的笑声也戛然而止,可他并未松懈,只是慢慢移动步子,走到门外。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他看不清任何人或物,耳边突然传来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他急忙转身面向来人,却只能看到一个黑影迅速跑过来。

  手心上的汗使得刀柄有些滑腻,大当家愈加用力,紧盯着迎面而来的人。

  对方脚步飞快,转眼已经近在咫尺,大当家情急之下挥刀向前,却被来人架住了胳膊,刀背反射出细微的光线,照映出对方熟悉的眉眼,此刻正惊讶地看着他。

  来人声音有些发颤,架住胳膊的手用尽了全力,惊慌失措道:“大……大当家,是我啊,你要做什么?!”

  大当家听到他的声音才放下心,放下手中的刀,说:“……我以为……算了没什么,看错了。”

  那人惊疑不定,但也无暇多想,急忙说道:“刚刚那个笑声,你听到了吗?我怎么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呢?”

  大当家擦了擦额头,一头冷汗,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立刻开口道:“老二,赶紧把兄弟们都叫醒,在寨门口集合,不等了,咱们立刻启程。”

  “老二”立刻应声,步履匆忙地离开。

  大当家想到刚才的事,心跳得越来越厉害,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转过身朝虎皮椅的方向走去,那椅子下面藏着多年来弟兄们打下来的好货,一定要带走。

  身后突然袭来一阵阴冷的风,厅堂的门忽闪忽闪的,突然“啪”得一声合上,之后外面的声音都被隔绝一般,整座厅堂陷入一片寂静!

  大当家青筋一跳,朝身后挥刀而去,却毫无所获。

  “老二,是你吗?”黑暗无声的环境中,他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是谁?谁在装神弄鬼?你出来!爷爷刀口舔血这些年,还没怕过谁,敢不敢光明正大现身比一场?”大当家的汗从脸颊滑下,滴落地面,他耳力似乎提升了不少,竟然听到了汗液击打在地面的声音。

  还以为是错觉,他将注意力转移在听觉上,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他连忙转过身后退一步,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背后湿了一片,衣服贴在身上冰凉又粘腻,汗毛竖起,心脏似乎要从胸膛中跳出来。

  猛然间,眼前一道红色的影子闪过,他惊愕地看着前方,腿就像扎根在地上一般迈不动步子,心中满是绝望。

  虽然只有一瞬,可他看清了那个红影的脸,那张脸他至死也不会忘记,是那个在花轿里死死瞪着自己的女子。

  “救……救命,救命!”面前的红影再次出现,稳稳地飘在他面前,看着那张勾起他无限恐惧的脸,他腿一软,瘫坐在地面上。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明快清亮的竹笛打破黑夜的沉寂,一个温柔的少年说:“生前孽债,理当偿还,安心赴死,莫要挣扎。”

  安心赴死?这怎么可能做到?

  叶淮烟出于好心,想提醒他少做抵抗,也能少受些苦,可他的话却唤醒了大当家的神志,他意图爬起,冲出这间已经被封锁的厅堂。

  只可惜,恶有恶报,终难逃魔爪。

  “杀了他,你心中的怨气可有舒缓一些?”

  四周鲜血四溅,可鬼新娘一袭红衣,反而显不出异样。听了叶淮烟的问题,她面上没有一丝改变,看了眼已经倒在血泊中还睁着双眼恐惧地看向前方,身体还残留着余温的大当家,她转身飘出,直接朝寨门而去。

  叶淮烟不放心,紧随其后,可刚一转过弯,就停下了脚步,他朝一个角落的方向看了眼,心中涌上写疑惑:刚刚进寨时,就似乎闻到了血腥味,但他没有多在意,这寨中山匪无恶不作,血腥味倒也不出意料,可这回儿仔细一闻,却隐隐觉得,味道还挺新鲜,像是有人刚死不久。

  看向寨门方向,那边已经传来了凄惨的叫声,他略一犹豫,便朝角落行去。

  绕过几个低矮的瓦房,很快他就来到了寨子的最深处,一处紧闭的房门上面挂着半截锁,看样子像是柴房或是杂物房,房门半开,里面黑黝黝的,从外面并不能看清。

  叶淮烟举起一颗夜明珠,轻轻抬步走进去,很快,就发现了两具尸体。

  那是一男一女,两人并排躺在地上,叶淮烟蹲下身查看,尸体旁边的血夜尚未干透,两人应该是今夜才死亡的。

  心中一个激灵,叶淮烟将夜明珠朝男人脸上探去,面色已经呈现青白之色,下半张脸有细细的胡茬,但可以看出,此人面部白净,双手没有明显的茧子,衣物虽然看着朴素,面料却是上等,生前应当是个养尊处优之人。

  叶淮烟心中有了计较,再看那女子,也是清秀可人,柴房的地面上还散落着一个布包,看面料与那二人身上的一致,应是他们的物件,里面的东西落了一地,许是之前的已经被山匪搜刮走了。

  他有点后悔,自己刚到时天色还未全黑,若是进了寨子,说不定能发现他们,救下他们一命。

  叶淮烟皱紧眉头,为自己的失误颇为恼恨,对这群山匪的恶性更加厌恶。

  可下一瞬间,他便想到了什么,立即站起身,低斥了一声:“糟了!”然后转身出了柴房,立即朝寨门疾行过去。

  另一边,鬼新娘一到寨门,便见到这群毁了自己一生的山匪站在一起,也没了戏弄他们的心思,直接大开杀戒。

  山顶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剩下零星几个妇孺还活着,缩在一旁。

  她幽幽地飘向一个一直躲在寨门后面,瑟瑟发抖的小孩,他看着不到十岁,应当是某个山匪的家眷,那孩子眼睛瞪得像铃铛,看着鬼新娘慢慢贴近,口中喃喃道:“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

  鬼新娘停在了他面前,男孩吓得闭上了双眼,不敢再看,无助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半响过后,依然没有动静,他大着胆子睁开眼,却见鬼新娘目光直愣愣地,盯着他的脖子——那里挂着一块玉佩,是他当山匪的爹今晚上才给他带上的,他喜欢得紧舍不得卸下。

  男孩的心思很单纯,他以为这女鬼也喜欢这玉佩,没准儿给了她,就不杀自己了呢……想到这儿,男孩连忙取下了玉佩,放在地上,自己旋身就逃。

  背后阴风袭过,鬼新娘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伸出苍白的手指,直接抓向他的脖颈,他被挂在空中,全力挣扎着,不明白为何她得了玉佩还要杀自己。

  鬼新娘眼中透着癫狂,她恶狠狠地盯着手中的男孩,嘶吼道:“你们居然杀了他,我要让你们全都下、地、狱!”

  叶淮烟过来时,便看到了这危急的一幕,他当机立断取出竹笛吹奏起来,一边移行过去,鬼新娘听到笛声感到痛苦,手上力道渐松,他旋即上前抢过男孩提在怀里,与鬼新娘拉开距离。

  “冷静点!当日袭击你们的队伍都是大汉,并没有他,你不能殃及无辜。”叶淮烟冷声说道,若他晚来一步,鬼新娘杀死了这孩子,她就永无轮回之日了。

  “啊——啊——他们,杀了我的念郎——我要为他报仇!”鬼新娘又回到了最初的厉鬼状态,见人便杀,毫不顾忌因果符的限制。

  那具男尸竟然真的是知府之子,他也被山匪抓了,叶淮烟猜测成真,心中暗道不妙。

  鬼新娘受到刺激,行动愈加迅猛,她撕碎了无数具尸体,鲜血溅在她的灵体上,反而成了她变强的养料。

  她的行动越发灵敏,叶淮烟敏锐地感觉到,加在她身上的因果符已经有些松动。

  漆黑的夜空突然炸开一道惊雷,鬼新娘苍白的脸色在雷鸣中时隐时现,叶淮烟沉默地看着她,这道雷是预警,鬼新娘竟然被刺激得提升了力量,即将从厉鬼化为猛鬼。

  猛鬼比之厉鬼更加强大,且理智全无,届时恐怕无法善终。

  眼看她已经开始向无辜的人以及其中的家眷出手,叶淮烟也有些气恼,为了防止她真的伤及无辜,他干脆不再压制灵力,释放属于半仙的威压。

  他飞向半空,轻闭双眼,运气周身灵力,吹响竹笛。

  与先前不同的是,此刻的叶淮烟身上泛着光,温柔地洒下来,照射在下方的人和鬼身上。

  一直处于恐惧中的人被光笼罩,心境慢慢平和下来,陷入了安眠。

  雷声停止,黑暗也渐渐褪去,天边隐隐有光芒出现,快要天亮了。

  明世宝鉴前,无数人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终于明白为什么半仙之体轻易不显现于人前了,太强大了。”

  “我先前见过半仙之体显现,与寻常人并无太大区别,这叶淮烟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竟可以驱散天雷!”

  “他的笛声太有力量了。”

  “那是叶淮烟自创的玄音功,据传可洞箫乱心智、竹笛控鬼神、埙响伤自愈、琴音退千军,无论什么乐器,只要在他手里,就能压制一切邪祟。”

  “哼,我看你们也太乐观了,这才第一级试炼场,他就动用了半仙之力,之后总不能次次用吧,明道长可是早就过关了,人家轻轻松松打出去的。”

  “那又如何,觉醒半仙之体的修仙之人拢共也没有多少,他的半仙之体本就是优势,能用为何不用,再者说,你们有人见过如此强大的半仙之力吗?”

  众人沉默不语,又不禁想到,当年叶淮烟初次觉醒半仙之体时的异象,如此看来,这七星之位,他还真有一争之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