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字评级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4,217

  青云山,灵池。

  明夕拾已经在七星碑前站了小半个时辰,他是第一个出试炼场的人,并没有犹豫,他直接在灵池中施法幻化,令其显现了叶淮烟所处的试炼场景象,看到他以半仙之体立于半空,与那明显力量强大的猛鬼对峙,心里一紧。

  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大妖、魔物都比猛鬼好对付得多,无论是厉鬼还是猛鬼,皆是人所变成,心思难测,变化多端,况且叶淮烟面对的这名女鬼,力量过于强大,怨气冲天,他若不放开手去打,难免要吃亏。

  明夕拾看了一会儿,身后便传来脚步声,是好友周牧歌,他也从海里出来了,被海水浸湿的衣物出了试炼场便复原,此刻他一身清爽,心情也不错,看到好友便过来打声招呼。

  周牧歌见明夕拾根本不搭理他,目光不停地看着灵池里的叶淮烟,微微一笑,说道:“我早就听说天道给叶淮烟的半仙排场十足,可算是见识到了,真仙降临也不过如此了吧。”

  明夕拾这才看他一眼,回道:“这不是他的实力。”

  周牧歌心中腹诽:我夸他呢,又不是骂他,你反驳什么,想说他强就直说呗。

  但也就是心里想想,当面他还是只能微笑点头:“嗯,你说得对。”

  说完,也陪他一起,看着叶淮烟这里后续的发展。

  过了不久,又有几人陆续出了试炼场,见他们两人都在灵池边观看他人试炼,也就加入了进来。

  叶淮烟的试炼场与他人均有不同,颇为精彩,他的半仙之体又实在让人大开眼界,众人看着,都暗暗叫绝。

  叶淮烟用半仙之体阻止天雷落下,打断了鬼新娘从厉鬼向猛鬼的转变,但是,她的力量依旧在增强,叶淮烟的笛声对她的影响竟然也在变小。

  其他陷入沉睡的人被叶淮烟护住,鬼新娘一时无法靠近,看着叶淮烟上下翻飞的指尖,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叶淮烟吹着笛子,感受到一股异常,面前劲袭来,他侧身闪避,只觉得指尖一松,笛音骤然截止。

  他一身半仙之力,这鬼新娘竟敢强行近身,也是无所畏惧,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竹笛,到底是凡物,经不住她奋力一击,已经裂了。

  叶淮烟看着手上残破的竹笛,神色渐冷,他原本的外貌是清秀干净的少年,天生让人觉得容易接近,好相处,可此时冷下来,眼神微挑,看向不远处的鬼新娘,竟然人觉得泛起寒意。

  他的眼神似乎能透过明世宝鉴,看向每个人,所有的神域百姓、修仙门派,还有灵池边一众七星弟子,都感受到了他的愠怒。

  只听得叶淮烟轻启双唇,淡淡地说了句:“既然你不喜欢笛子,那不如换首《落星散》吧。”

  《落星散》是神域大陆出了名的乐谱,谱曲的是百年前的乐界大能。

  叶淮烟口中说出《落星散》时,就有人深吸一口气,面露惊喜,掩藏不住兴奋之情了,因为,众所周知,《落星散》是琴曲。

  “我没有听错吧,他说‘落星散’,可他笛子坏了,难不成用箫吹吗,笑话!”有人并不看好,从未听说过用箫吹琴曲的。

  “都说叶淮烟玄音功最强的便是琴,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哼,我看十有八九是假的,从来没有人见过叶淮烟带琴,他会不会弹谁清楚呢?”

  “怎么可能,不会弹怎么会有‘琴音退千军’的说法?”

  “这你都不知道,叶氏掌权的时候,谁不给他些面子,我看那些所谓的说法,都是好事者编出来奉承他的吧!”

  “等等,你们别说了,快看他在做什么!”有人惊声道,众人被他提醒,纷纷看向明世宝鉴。

  鬼新娘刚刚全力一击,虽然毁了他的笛子,但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正试图杀了躺在地上昏睡的人恢复力量。

  事不宜迟,叶淮烟旋身落地,身上光芒敛去,恢复凡人之姿,但他眼神锋利,整个人透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他抬起右手出掌,手心向下手背朝上置于腰前,从左至右划过一道横线,奇怪的景象发生,原本身前空无一物,在他划过之后却似有气流波动,隐隐凝聚成七条若隐若现的弦丝。

  是古琴“流音”!

  传说中并无实物,以神化形的仙家宝物古琴“流音”!

  《太古志》记载,传说中有仙人曾居于神域大陆,在凡间隐世而居,日子过得极为逍遥自在,只是山林间鸟鸣声悦耳,他每每想附歌而和都没有乐器伴奏,仙人也不拘泥,干脆以十指在空气中做拨弄琴弦状,心中想象着音律,也算是自得其乐。

  后来次数久了,那山林中的草木流水皆有灵性,竟真的在仙人拨琴弦时,为他发出制造出琴声来,仙人感万物有灵,将此有灵无形之琴命名为“流音”。

  那仙人曾隐居之地就是后来修仙门派中灵气最盛的华阳山,“流音”也成了华阳山镇派之宝。

  明夕拾自然认出了“流音”,其他人就算不知道,此刻也从其他人的交谈中,得知了这架仙器的来历。

  周牧歌悄悄凑近明夕拾,调侃道:“都说以前叶淮烟是华阳山最受宠的弟子,看来是真的,连镇派之宝都给了他,你说等他回去了,你的掌教大弟子是不是得还回去啊?”

  明夕拾面色不改,若不是周牧歌,而是其他人这么说,他一定不会搭理,但他不愿好友对叶淮烟有所误解,还是说:“能发挥作用才是宝物,华阳山乐律天赋最高的就是他,他应得的。”

  周牧歌笑着摇摇头:“我开玩笑的,这么维护他,至于吗?”

  明夕拾瞥他一眼,不再说话,周牧歌也缩了缩脖子,知道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立即闭嘴,专心看灵池。

  叶淮烟面对鬼新娘,朗声开口:“你我之约仍旧有效,若不再伤人,我便为你作保,让你安心投胎,若是执迷不悟,即便是我也救不了你!”

  鬼新娘毫不犹豫,直直冲向离她最近的昏睡男孩。

  叶淮烟移行到她面前,拇指用力,从内而外拨出弦音:

  “铮——”

  一声弦响,凝固的气流直冲向鬼新娘,刹那间如天地共振,山顶的风声、野兽、草木齐鸣,自然之力汇集一体,与猛鬼相撞,直接击散了鬼新娘的灵体。

  一招制敌,不仅是所有正在观看他试炼的弟子们,就连叶淮烟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击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他在荒境之泽时,每每被魔气压制,都是靠着“流音”对敌,“流音”本是仙物,受到的灵力削弱影响小些,就算是他以前不喜欢用琴,二十多年,琴技也练出来了,与“流音”的配合也越发到位,却没想到,出了荒境之泽,“流音”竟强悍至此,将一个猛鬼直接击散。

  可鬼新娘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四散的灵体眨眼间就开始聚拢,只是重新成型后的她,虚弱了不少,能力也有明显削弱。

  “你不是我的对手,何必再垂死挣扎,放下着一切,安心上路吧。”

  叶淮烟终究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他打得鬼新娘魂飞魄散必然也能通过试炼,只是那般行事过于狠厉,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那样做。

  天空已经呈现青灰色,天快亮了,鬼新娘的灵体变得透明了不少,她万念俱灰,竟然落下了两行清泪。

  洞房时,她也流了泪,可叶淮烟明显感受到,此时的她,更加悲痛。

  “你不是想要杀他吗,为何他死了,你这么伤心,还差点铸成大错?”他不解,刚开始她还说恨他,要杀他报仇,可为什么又如此难过。

  鬼新娘终于说话了,只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问他:“他在哪儿?”

  叶淮烟轻轻挥手,周围环境变换,他们已经身处寨内柴房前,他走进柴房,此时天色亮了许多,无需夜明珠也能看清里面情况,叶淮烟这才发现,那男子和女子不仅并肩躺在一起,他们还互相紧握双手,脸上竟然露着笑容。

  他轻轻皱眉,看了看旁边灵体已经虚化的鬼新娘,有些担忧她看到此景又控制不住情绪。

  可没想到,鬼新娘见到此状,竟先是狂笑,她笑得癫狂,笑得毫无大家闺秀的仪态,可笑中有泪,笑着笑着又失声痛哭起来,她蹲下身,将头埋在手臂里,此刻的她,不像凶恶的女鬼,倒像是个普通的女子,为爱人伤心落泪。

  “原来是真的,他真的不愿娶我……哈哈哈……我就是个笑话……”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天光已然大亮,小小的柴房里,一人一鬼,一无声一哀恸。鬼新娘哭泣了一阵子,渐渐平息下来,开始跟叶淮烟说起话来。

  “我说要杀他,只是想让你帮我找到他,我死后灵魂四处飘荡,却到处找不见他,我以为他会回来,所以等在山下,那里是回城必经的路途,我以为终有一日,我会等到他……”

  “我猜到他和表妹私奔了,起初我怨过他,我恨他,我恨他为何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没有出现在身边,若是他在,也许我就不会经历这一切……”

  “可那天晚上,我又很庆幸,还好他不在,还好他逃婚了,若不然,他也难逃一死……”

  “可他为什么死了,为什么明明离开了,却还是死了……”

  叶淮烟见她哭得如此伤心,也有些心软,知府一家均是无辜惨死的百姓,知府之子虽然走了,可他是私奔,一定不敢走大路,许是悄摸着上山绕路,却误打误撞进了贼窝,最终惨遭横祸,但他此刻说这些也是徒增伤心,并无作用。

  取出洞箫放在身前,他轻轻吹奏起来,一曲安魂,往生极乐,来世愿他们再无苦楚,喜乐一生。

  一曲罢了,他睁开眼,说:“莫要再伤心,他死时也是笑着的,想来并不知道家里的状况。”看了眼他们牵着的双手,他又轻声呢喃道:“能与喜欢的人共赴黄泉,想必他也是乐意的。”

  他转头看向鬼新娘,劝诫道:“你既然心悦于他,便该为他感到高兴,更应当珍惜自己,也许下了黄泉,饮了孟婆汤,来世重新过活,能再次相遇,下辈子再做夫妻。”

  鬼新娘缓缓起身,面向叶淮烟,说道:“不,我虽然心悦他,可我也恨他,若有来世,我愿与他不再相识,就算在路上遇见,也擦肩而过,永远相背而行,永不相见。”

  叶淮烟最后一次问她:“你可愿遵照约定,放下执念,进入轮回?”

  鬼新娘安详地闭上眼,说:“请道长引路。”

  叶淮烟终于放心了一直悬着的心,跟她说:“跟我来。”

  叶淮烟将所有还活着的人唤醒,让他们帮忙安葬所有人。并且严肃说道:“生而为人,万不可为非作歹,善恶终有报,就算是生时未报,死后进了阴曹地府,也会一桩桩一件件清算,无论贫富贵贱,保持一颗善心,方能善始善终。”

  临走前,其他人跪下拜别他,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并答应,将亲人安葬后,便下山去,寻个正经营生过日子。

  叶淮烟将鬼新娘的魂魄,以及知府之子与他的表妹尸身收入乾坤袋,离开了此处。

  山下往东不到两里路,便是知府别庄,别庄已经成了知府一家的安葬地,这里出事以后就有闹鬼传闻,鲜少有人来此,不过短短几日,往日热闹的庄子竟然变得萧索凋敝。

  鬼新娘作为这家已经过门的儿媳,也安葬在这里。

  他放开乾坤袋,亲手将知府之子与他所爱之人合葬,然后问鬼新娘:“你要迁坟吗?”

  鬼新娘摇摇头,叶淮烟便让她坐在身边,他伸出食指打了一指灵力在她额间,如此一来,她到了下面,便可直接入轮回。

  这里的人都是遭遇横祸而亡,灵魂四处游荡,也不知能否找到方向,他此番前来,就是为他们吹奏安魂曲,帮他们找到回家的路。

  箫音弥漫,驱散了坟园的阴冷之气,在他低沉和缓的箫声中,一个个迷茫的魂魄回到此处,他们在黑暗中漂泊了许久,终于看到眼前浮现出光亮。

  所有的灵体渐渐透明,然后消失,鬼新娘也不例外。

  叶淮烟吹奏完毕后睁开眼,发现自己仍置身于坟园,可眼前已经不是苍凉之景,一座座坟茔上出现金色的光点,它们汇集于一处,集合成一颗金色评级宝玉,上面清晰可见一个“玄”字,宝玉飞到叶淮烟跟前,他伸手去接,待它落在手心,便紧紧握住了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