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和战(五)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5,546

  当太阳再度升起,在草丛之中和甲而卧的纳兰勇亢奋的翻身坐起。远远看着那些依旧还在战场上收集细软的朱舍里部男丁,不由得大笑出声来。“怎么?叶赫部的阿哥又在嫌弃我部小气了!”走到纳兰勇的身旁,来自朱舍里部老将申穆里·额音故作不悦的说道。

  “岂敢啊!昨天若非您老人家的奇谋,哪来这番大胜啊?这些斩获自然都应归贵部所有!”纳兰勇虽然鄙夷朱舍里部贝勒悠冷革的蝇营狗苟,却也对额音昨日的驱虎之策颇为佩服,连忙颇为客气的起身行礼道。“阿哥言重了啊!”额音微微一笑,指着那些从附近各寨赶来的部众对纳兰勇说道:“女真诸部,强弱有别,贫富不均,汝叶赫独占北关(注1),有大明敕书(注2)三百道,自是器货雄足、调用不乏。而我朱舍里部偏居于此穷山恶水之间,唯赖渔猎糊口。又岂能不见贪恋这些浮财啊?”

  纳兰勇虽知额音乃是为自己的族人开脱,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他所言非虚。便动容道:“所以我叶赫才欲纠合诸部,一统女真。以教这关外之民外免刀兵之灾、内无饥馑之苦。”额音闻言却只是苦笑,叹道:“阿哥有这份心思固然是好,只是汝叶赫自身尚分东、西两城,何谈一统啊!”纳兰勇被他这话一噎,倒也无话可说。只得顾左右而言他道:“老萨满,昨夜汝到底用什么法子,竟能驱动那塔斯哈(注3)啊?”

  额音捧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笑道:“老夫哪里是什么萨满?只是与这山林为伴多年,熟知众生习性罢了。那塔斯哈嗜血好杀,故昨夜便命族人勇士将鹿血灌入那皮囊,附于柳枝射入林中。塔斯哈闻腥而动,饮血发狂,再以此法步步诱之。便可将其引入敌阵之中。”

  纳兰勇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想起昨夜自己见那巨虎扑敌,于马上高呼:“德热他思哈恩都里(注4)下凡助我,都跟上啊!”时那如痴如狂的模样,竟只觉脸颊发烫、无地自容起来。额音猜中了他的心思,便好言宽慰道:“这驱虎为兵,不过小道。昨日若非阿哥策马奔射,又岂能将敌寇赶入那‘死城’之中!何况困兽犹斗……”额音的话尚未说完,便听到远处传来阵阵悲鸣般的兽角之声,两人连忙各自上马,呼唤朋伴直驱战场。

  自昨夜将那些敌兵赶入那半山腰的“死城”之后,叶赫、朱舍里两部联军便在山下布下了哨卡,纳兰勇与额音带着百余骑赶到之时,只见那一队队异族步卒正缓缓从南边那陡峭的山道纷拥而下。额音见状连忙对纳兰勇道:“敌众我寡,切不可给其下山列阵之机啊!”纳兰勇点头称是,对身后的一干“哈哈珠色”喝道:“勇士们,随我杀!”话音未落,数十骑叶赫部的年轻勇士便直扑山脚而去。

  那异族之兵显然也经久战阵,虽然已然下山的兵卒不过百人,却也迅速挺起长枪,摆开阵势。纳兰勇持弓在手,见那异族之兵虽身着铠甲,然脸部还暴露在外,便从箭囊中取出一支刺箭搭在弦上,略一瞄准便疾射而去。对面一名步卒当场便额头中箭,歪倒于地。紧随在纳兰勇身后的叶赫勇士见状,齐声欢呼之余更是各自放箭。转瞬之间,敌方的枪阵竟已倒伏近半。

  前排枪阵虽有折损,却也给后队下山争取了时间。纳兰勇等人继续策马前驱之际,便见数十名敌兵高举着一块块的大盾冲至阵前,遮挡着己方矛手徐徐后撤。纳兰勇见那些大盾乃是木制,不由微微一笑,大声对身后的族众们呼喊道:“换‘牛录’……”随即便从箭囊抽出一支粗长宽镞的披箭搭在弦上。当着胯下的战马奔驰着距敌阵不过十余步之际,始终张弓以待的纳兰勇方才施射。那支披箭劲射而去,竟洞穿木盾,射中蹲伏其后的一名敌军的胸膛。

  这一箭射出的同时,纳兰勇已然调转了马头,但就在耀武扬威的从敌阵之前横跃而过。他却也已看到,一排排黑洞洞的长管被架设在了那木盾之上。“第一段击准备!”一名异族步将冲出木盾之外,用那嘶哑的声线呼喊着纳兰勇无法听懂的号令,但纳兰勇却可以清楚的看到其手中长刀直指着自己身后纵马奔驰的那些叶赫健儿。

  “放!”随着那名步将挥落长刀,半跪于木盾之后的那第一排异族兵卒几乎同时轻轻扣动了那长管后部精巧的扳机。连续的巨响声中,那些长管喷吐出橘红色的火舌,浓郁的硝烟短暂的覆盖了视线后就随风飘散。冲在最前面的叶赫健儿宛如遭遇滚滚雷击般,逐一从马背上跌落下来。“二段击准备!”随着那异族步枪再次发出口令,完成击发的第一排异族兵卒马上退到后面,由后面同样手持长管的同僚补上了空位。

  尽管折损颇多,但纳兰勇麾下的“哈哈珠色”并无懦夫,他们趁着敌军变幻阵型之际,策马上前竭力拉满硬弓,怀着满腔的悲愤将弦上的披箭怒射向那些躲在大盾之后的敌人。但他们并非个个都有纳兰勇般的神力,射出的箭雨大半都只是无奈的钉在了那木盾之上。而对面的那些长管却再度喷吐出了致命的火焰。

  “撤!”纳兰勇在马上高声呼喊,但他策动胯下战马向后奔驰的同时,却又取出一枝刺箭搭在弦上,张弓、转身,那那双犹如雄鹰的眼睛死死盯住那木盾之后一个站起身来,正在往长管中填塞什么东西的异族。微微松手,那修长的箭矢便怒射而去。眨眼之间,那锋利的箭头便深深的扎进目标的左眼之中。喷涌的鲜红液体溅射在同僚的甲胄上。那名异族歇斯底里的嘶叫起来,钻心的疼痛感让他满地翻滚。一时间竟搅乱了整个阵列。

  利用这个弥足珍贵的时间差,纳兰勇和他麾下的叶赫勇士迅速撤离至对方那诡异武器的攻击范围之外的荒原之上,重新列阵。但此时下山的异族已不下千余人。随着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号令。数百名异族步卒纷纷高举着长矛、利刃直扑纳兰勇而来。

  “稳住!”纳兰勇用力扣住战马,将那鹿筋弓收入箭囊。此时敌方步卒的阵列已掩杀至不过百步开外。“稳住!”纳兰勇从腰间抽出那柄硕大的斩马刀,对着自己身后的雁翅型展开的叶赫勇士号令道。此时那些敌方步卒身后背着的小旗那由六个小球和五柄长剑组成的奇异图案(注5)已清晰可见。

  “稳住!”纳兰勇最后一次勒令“哈哈珠色”们坚守原地之时,他已经能清晰的分辨出那扁圆形“阵笠”下一张张因紧张而扭曲的面孔。而随着一声清脆的呼哨,申穆里·额敏率先从齐腰高的荒草中站起身来,此后近百名叶赫、朱舍里部的勇士纷纷现身,他们双手无一例外举着拉满的长弓。随着一阵密集的箭雨急促的射入那些异族的阵列,纳兰勇全力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咆哮:“杀!”,随即纵马冲入了陷入一片混乱的敌阵之中。

  奔驰的战马冲入人群,放肆践踏着中箭倒地的敌人,锋利的斩马刀在纳兰勇的手中,尽情挥舞着、收割着锋刃之下生命。对异族的数量终究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当那些背着第一种奇异图案小旗的敌人仓皇着败下阵去之际,第二队又挡在了正欲纵马追杀的纳兰勇等人面前。这一次他们背后的旗帜是两片合拢在一起宛如骷髅一般的树叶(注7)。

  “接下来……怎么说?”手提着鲜血淋淋的战刀,徒步杀敌的申穆里·额敏走到了纳兰勇的马前,气喘吁吁的问道。纳兰勇取下早已满是汗水的铁盔,露出剃去长发,只留一条小辫的脑袋,满不在乎的说道:“朱舍里部先撤,咱们叶赫断后!”

  “呸!”申穆里·额敏狠狠啐了一口唾沫,跳着脚骂道:“就是因为你们叶赫眼高于顶。所以永远不配统治女真!”纳兰勇见老头是真的生气了,便笑着答道:“今日你我若得幸不死,我便定教你看我叶赫一统女真!”言罢,纳兰勇便纵马直扑那异族的军阵而去。

  “哈哈,老夫代表朱舍里部表示……”申穆里·额敏大笑之余接着说道:“宁死不从!”随即从身后取下长弓,仰首对着半空怒射,随着那雕翎在空中划出一道彩虹般优美的弧线,那支长箭不偏不斜的直入纳兰勇正前方一员异族骑将的咽喉。一片欢呼声,稀稀落落的箭雨纷纷而下,射入敌军的阵列。

  趁着异族步卒躲避箭雨而陷入混乱之际,纳兰勇与十余名叶赫健儿纵马而入。但这次敌军终究有所防备。转瞬之间近百名长矛手便从两翼将纳兰勇等骑兵与后队申穆里·额敏指挥的步卒分隔开来。早有防备的纳兰勇率先跃下战马,双手紧握斩马刀的长柄,与敌军奋力的拼杀,但此时的他却也知自己终究已是强弩之末。不禁在心中默念道:“纳林布禄额其克,看来我是看不到你君临女真的那一天了!”

  就在纳兰勇战至精疲力竭、万念俱灰之际,一支箭头开了一个斜向小洞的“鸣镝”陡然从混乱的战场之上掠过。镞锋和镞铤在与空气的剧烈摩擦后发出阵阵尖锐、怪异的嘶鸣声,对此时陷入苦战的叶赫、朱舍里部勇士而言,却无异于天籁。“援军!咱们的援军到了!”就在纳兰勇仰天长啸之际,数百骑的女真勇士奔驰着突入战场,顷刻之间便将敌阵冲了个七零八落。

  凭借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纳兰勇又砍倒了两名惊慌失措的异族长矛手,正全力追赶一名敌军步将之际,突然一匹枣红色的快马疾驰而至,马上的骑手长鞭一甩,便缠住纳兰勇目标的脚踝,将其拖倒在地。纳兰勇见状不由分说便冲上去,一脚踩住那异族挣扎欲起的后背,用手中斩马刀干净利落砍断了他的脖子。

  纳兰勇抓起那满地乱滚的人头之上的发髻,带着几分讨好的举向那帮助自己的骑手。却不想脸上竟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马鞭。一个女声愤懑的咆哮道:“谁让你杀了我的俘虏!”纳兰勇这才看清那骑手竟是一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虽然满脸怒气,却依旧不减那带着几分英气的俏丽,纳兰勇正在思索是否在部族大集之上见过她,却突然注意到了那女子左脸颊上的鹰神刺青。不由得脱口而出道:“你……你是乌拉部的……”

  那女子似乎也注意到了纳兰勇身上的铠甲,竟也有些吃惊的说道:“怎么……你们叶赫部也来了!”就在两人面面相觑,甚是尴尬之际,申穆里·额敏跟随着一名骑在马上的年轻男子赶了过来,颇为兴奋的呼喊道:“叶赫部的阿哥,我来给你介绍,这是乌拉部满泰贝勒之弟布占泰阿哥!”

  纳兰勇虽也听说布占泰的名号,但脸上那火辣辣的鞭伤却令他颇为不悦的说道:“早知乌拉部要来,我叶赫便不趟这浑水了!”布占泰闻言不禁一窘,竟不知该如何作答。倒是那女子颇不服气的答道:“你现在走也不迟!”扭头又对布占泰说道:“窦(注7),敌阵已乱,咱们趁势攻入‘死城’,捣了他们老巢吧!”言罢竟呼哨一声,领着百余乌拉部骑兵朝着那半山腰的砦堡攻去。布占泰见状,也只能无奈的对着纳兰勇拱了拱手,追赶自己的姐姐去了。

  “她……还是个格格啊?”纳兰勇看着那女子英姿飒爽的背影,不禁自言自语道。申穆里·额敏见他这般失态,也变笑着上前,拍着纳兰勇的肩膀说道:“你们叶赫整天自吹自擂,先说什么孟古格格乃海西绝色,现在又标榜东哥格格是什么女真第一美人!今天知道天外有天了吧!”纳兰勇瞪了那老头一眼道:“我看你是有力气没处使了吧!来,随我攻城!”此时早有一名叶赫健儿为纳兰勇牵来了他的战马。急不可耐的纳兰勇一个箭步便跳上马背。追赶布占泰和他的姐姐去了。

  此时乌拉部的生力军已攻至山下,除不断勇士下马,与据守山道的异族步卒展开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格杀之外。更多的骑手则不断在城下往来驰射,那箭镞之上绑着点燃油步的火箭不断落在城中,场面竟甚是绚烂。但城上的异族却也颇为顽强。除了用弓矢还击之外,还用数十支长管,不断狙杀着攻城的女真勇士。

  远远的看见在城下指挥的那女子满脸焦急,纳兰勇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心痛,双腿用力夹紧胯下的战马,高呼着“乌拉部的都让开!”竟策马冲上了那狭窄的山道。迎着乌拉部勇士诧异却明显带着敬佩的目光,纳兰勇带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杀开一条血路,直冲向瓮门的方向。但就在此时一个身着铠甲的异族步将却突然出现了瓮门之上,手中的长管闪出一道火光。纳兰勇便觉胸口仿佛被大锤砸中,重重的从马上滚落而下。百余名背负着上绘金色圆球图案(注8)的异族步卒随即从瓮门中冲杀而出。数柄长刀更直奔纳兰勇刺来。

  好在此时随着一个女子“救人!”的呼喊,乌拉部的勇士也奋勇上前,挡在了挣扎着起身的纳兰勇面前。纳兰勇也拼死连续砍杀了冲道面前的几名敌兵之后方才忍着剧痛,低头朝着自己身上看去。只见那护心镜虽被打得有些扭曲变形。但终究未曾穿透。纳兰勇见并无大碍,也便顾不得包扎,回头看一下在城下对自己颇为关切的乌拉部格格,便挺身再度上前拼杀。

  “大家并肩子上啊!”此时申穆里·额敏也带着朱舍里部赶了上来,他虽已老迈,但胜在身体强壮,在与那些矮小的异族在肉搏中竟不输于人,混战之中额敏揪住一个异族步卒的脖子,竟像提扯一只羊羔似的把他拽到自己跟前。另一只手弯过来用小臂紧紧扣住他的喉咙,任凭对手如何生拉硬扯,棕铜色肌肤的膀子仍旧巍然不动。与此同手中长刀轻轻在对方的脖子上一抹,竟如宰鸡般便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怎么样?咱们朱舍里部也不是好惹的吧?”满面是血的额敏,看了一眼身边也是血染甲胄的纳兰勇,颇为骄傲的说道。却没有注意到那瓮城之上的敌军步将已完成了装填,再度将那长管对准了他的胸口。随着一声炸响,额敏身体一晃,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才发现自己手上已沾满了鲜血。“老头!”纳兰勇瞪大了眼睛,一把将其抱住。

  “我就是不要看你们叶赫统一女真!”额敏吐出一口血渍,勉强一笑,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也只是空张着嘴,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毕竟他的肺叶已被打穿。此刻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但他还是努力发出了喊出最后几个字:“女真……不灭!”

  乌拉部的勇士正见状奋死再上,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锣声。纳兰勇抬头望去,却只见远方的地平线上不知何时涌出了大批的异族军队,两面白色的大旗之上,用汉字写着“南无妙莲法华经”(注9) “叶赫部的阿哥,异族援兵大至,我们必须撤了!”布占泰在城下对着纳兰勇喊道。纳兰勇只能无奈的抱着额敏冰冷的尸体,在乌拉部勇士的护卫下向山下跑去。那瓮城之上的敌军步将看着他的背景,端起再度装填的长管正欲射击,却不想被一支由城下射来的利箭穿透了咽喉。远处一名脸上有着鹰神刺青的女子,慢慢放下了自己的长弓。

  ————————————————————————————

  注1、北关:指大明接受女真诸部朝贡、贸易的开原城北关。

  注2、敕书:为大明准许女真诸部朝贡、贸易的官方证明。

  注3、塔斯哈:满语中为“老虎”之意。

  注4、德热他思哈恩都里:女真神话体系中的“飞虎神”

  注5、此处为相良氏的家纹:“长剑梅钵”。

  注6、此处为锅岛氏的家纹:“花杏叶”。

  注7、窦:满语中为“弟弟”之意。

  注8、此处为加藤氏的家纹:“蛇目”。

  注9、此处为加藤清正的旗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