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出师(二)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4,604

  自从奉旨选锋以来,徐麟可谓是忙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毕竟自己麾下兵马虽然不多,却分属五个卫所,装备、战法各不相同。合营操练,更是状况百出。好在有严汝宾在旁为其谋划,老将杨绪更是深谙营务,不过两旬的光景却也小有所成。令前来观师的兵部主事刘黄裳的颇为赞赏,神机营提督内臣于荃也自觉大有面子。循例赏下酒食之余,还特准营中官兵于重阳佳节归宅省亲。

  可今日一早徐麟方才安排停当,神机营提督府却又传来紧急军文,命徐麟亲率营中精锐于巳时初刻于玄武门外候驾。徐麟颇感无奈之下,也只能命顾福同、王二、胡福、胡寿四名亲随分头去请心腹幕僚严汝宾麾下的各营总旗过来商议。

  “今日既乃重阳佳节,圣上循例当登万岁山。我看当是于督公见我军忠勇。特命我等前去护驾啊!”杨绪接过那军文仔细看了两遍,便捻着花白的须髯,微笑答道。

  “圣上出巡向来由锦衣卫、旗手卫担当,缘何会分派到我等!”周锐却是颇为不悦的摇了摇头。从他身上穿着的团锦长袍之上,徐麟大体已然可以猜到这位国舅爷怕是今日里早有安排。

  “徐兄,既是上峰有命,那也无话可说。眼下已近辰时,还当早有准备才是!”楼安年轻气盛,自选锋以来便终日秣兵厉马,恨不能一步便迈到朝鲜。此刻闻听有所差遣,更不禁跃跃欲试起来。

  倒是那仇苞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打着哈欠说道:“反正此事也无需大炮!我便不去了!”

  徐麟知道自从那濠镜来的吕宋大炮被划入自己麾下之后,仇苞便如获至宝。终日里便只是带着一干部属围着那宝贝打转,已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何况恰如他所说此番护驾,的确无需重型火器。也便笑着答道:“如此便请仇兄代我等留守中军!”

  见仇苞喜不自胜的连连点头,徐麟又转头对周锐言道:“周兄,你乃皇亲国戚,熟稔禁中礼仪。还望先引本部马队,先至玄武门外,与锦衣卫接洽相关事宜!”周锐虽不情愿,但也知徐麟这般安排乃是为自己好。起身与众人道别,便脚步匆匆的出帐点兵去了。

  随着帐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徐麟又对杨绪、楼安两人拱手道:“杨世伯、楼贤弟。有劳两位各引本队步卒于万岁山南北两麓戒备。”见杨绪、楼安各自领命去了。始终在一旁闲坐的严汝宾,这才缓步上前,低声对徐麟言道:“徐兄,今日护驾登高,乃直面天颜之良机。岂可令他人专美于前啊?”

  徐麟虽不喜钻营,却也知严汝宾是为自己着想。便坦然答道:“贤弟多虑了,我亦会率部前往玄武门。至于见不见得着圣驾,便全看自己造化了!”徐麟言罢,也便站起身来,吩咐胡福、胡寿为自己披甲带马,顾福同与王二则早已点齐了徐麟从其父执掌的兴武卫中选出的百余精兵。待徐麟翻身上马,在阵前看护牙旗的顾福同随即便对着身后那一列列身着虎贲曵撒的神机营步卒,高声呼喊道:“出师!”。

  从位于金台坊法通寺旁的营垒直趋内城,道路虽然不近。但好在此时天色尚早,周锐、杨绪、楼安三队人马先后穿行而过的鼓楼下大街上,为数不多的百姓也早已知趣的躲在道路两旁,徐麟所部畅通无阻的直达北安门外。透过早已打开的城门,骑在马上的徐麟已遥遥望见了那远处郁郁葱葱的万岁山。

  “徐百户,前面便是那内宫监及二十四衙门了!”走在徐麟面前的胡福突然抬手点指着道路两侧,有些为难的说道。徐麟知道他是有意提醒自己,该当下马步行以礼敬以司礼监为首的诸司权宦。但徐麟向来不喜逢迎,更兼此刻有军令在身,容不得半分延误。便只能含糊其辞的答道:“知道了!”随即便匆匆打马向前。

  穿过二十四衙门,徐麟便已至万岁山北麓,眼见面前一队队熟悉的兵卒已然把守住了各处险要,显然是楼安已将所部兵马已部署停当。远远见那披挂整齐的楼安对自己拱手示意,徐麟也忙执鞭还礼。随后又忙不迭的率领着部下,沿着万岁山西麓直奔玄武门的方向。

  玄武门虽为紫禁城的北关,但在被称为“内金水河”的护城河以北,尚有一道外城及北上西门、北上门、北上东门三座城楼。徐麟方才来到北上西门之外,便已见杨绪麾下亲兵杨海、杨宇已带着一队兵卒当街设障,严禁闲杂人等通行。心中暗自佩服老将用兵沉稳之余,徐麟也连忙命胡福、胡寿各自带一队人马在万岁山东、西两麓戒备。这才带着十余名亲兵继续向前。

  来到北上门外之时,远处的钟楼方才敲响辰时三刻。眼见周锐麾下的骑卒已在城楼之下列队,杨绪则依旧穿着那身银光闪闪的文山甲,带着十余名亲兵远远站在一旁。徐麟也便跳下马来,信步朝着他走去。“徐百户辛苦!”杨绪看到徐麟前来,便笑着招呼道。徐麟也连忙回礼道:“杨世伯辛苦。徐麟匆匆赶来,还不知情况里面如何?”

  杨绪微微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对徐麟说道:“方才御马监(注1)已有人来,言说今日并非圣上亲至,乃是皇后携长公主、皇三子出宫登高。”言语之中似乎颇为失望。但徐麟听到这个消息,反倒是倍觉轻松。毕竟咫尺天颜,不仅是一份殊荣,更代表莫大的责任。而就在徐麟与杨绪闲话之际,远处的北上正门已徐徐开启,数十名锦衣卫策马而出,为首的一人不过三、四十岁年纪、身材却颇为肥硕,徐麟自认与之未曾见过,却仍觉颇为面善。

  正在徐麟愣神之际,杨绪却凑上前来,小声对他说道:“此人便是当朝国舅、锦衣卫指挥佥事王栋。听闻徐百户在那中秋之夜,曾为一个歌女出头,打了他府上的一个恶奴……今天竟冤家路窄,可要仔细了!”徐麟经这一番提点,才恍然想起那王栋的面容竟与那日和自己一起被收押在顺天府班房之中的王爽有几分相似。

  徐麟正自思虑之际,那早已与在北上正门外等候的周锐,已然翻案下马向王栋见礼。但对方却只是在马上“哼”了一声,随即更扬鞭问道:“那神机营百户徐麟何在?”徐麟见王栋点名招唤自己,也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单膝跪倒、拱手答道:“卑职徐麟见过王大人!”

  王栋冷冷一笑,语带讥讽的答道:“我只道徐百户抱上了司礼监的大腿,便目中无人了,想不到还认识我啊?”徐麟知他多半是要为那王爽出头。但偏偏此时避无可避,连忙低头答道:“卑职不敢!”王栋见徐麟示弱,更变本加厉的喝道:“什么不敢?汝仗着有个太监干爹撑腰,平日里胆大妄为之事干得还少吗?我且问你,今日汝既奉旨护驾,缘何不早在这门外等候?”那王栋言罢,更不给徐麟分辨的机会,便对身后的锦衣卫吩咐道:“来啊!把这大胆的徐麟拖下去,重责五十鞭!”

  那些锦衣卫本就是王栋的亲信,此刻更是一拥而上,竟就要将徐麟带下。跟随徐麟的顾福同、王二等人见状虽皆为徐麟不平,但却也无从施救,只能目眦尽裂远远看着。但就在此时,一声少女银铃般的呼喊却从王栋的身后远远的传来:“舅舅,这是怎么了?”王栋和徐麟不约而同的闻言望去,却只见一辆雕龙绘凤的金饰“厌翟”(注2),在一干宫女、太监的簇拥之下,徐徐从北上正门而出,透过两旁的行障和锦缎织成的车帘隐隐可见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正端坐其中。

  王栋虽然跋扈,但此刻却也只能由锦衣卫搀扶着,艰难下马,上前行礼道:“禀长公主,神机营百户徐麟妄言狂放,外臣正要教训于他!”那车中的少女闻言却只是莞尔一笑,朗声答道:“区区一个百户,岂劳舅舅如此动怒。何况他既是神机营的,不懂规矩也该由那提督内臣训诫才是!”这几句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明眼人一听便知是在揶揄王栋以大欺小、越俎代庖。

  “禀长公主……”王栋还想申辩,却不料那少女已然又开口道:“舅舅,母后的凤辂安车一会便到,我看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王栋闻言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对架着徐麟的一干锦衣卫低声喝道:“且放了他!”徐麟虽知王栋不过迫于形势,但自己终究算是在他手上逃过一劫。只能循例上前道:“徐麟谢过大人!”

  王栋哼了一声,抬手道:“今日暂且饶了你!滚一边去!”随即便踩着两个趴在地上的锦衣卫,在众人服侍下再艰难的回到了马上, 愤懑不平的朝着万岁山的方向策马而去。徐麟无奈的退到一旁。领着神机营的兄弟皆半跪于地,恭迎那金饰“厌翟”在锦衣卫和内宫众人的簇拥下,从面前徐徐驶过。不知道为什么,徐麟竟感觉坐在那车上的少女似乎始终看着自己。

  待到自己座车渐渐驶远,再也看不见那徐麟的影子,长公主朱轩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想收敛心神,却又陡然想起了什么,这才抬起纤细的玉臂,推开一旁的车窗,对始终紧随着在车旁的领班宫女虞穆芳吩咐道:“我有些渴了,让夏沫璃送杯茶来!”

  片刻之后,夏沫璃便端着一杯温热香茗便急急赶到了那停下的金饰“厌翟”之旁,刚想跪请公主取茶。却只听那车帘之后的朱轩媖小声吩咐道:“上车来!”夏沫璃不敢违命,连忙在一旁太监的扶助下登上车去。但令夏沫璃没有想到的是,她方才膝行入那车厢之中,朱轩媖便朗声说道:“继续走吧!”

  夏沫璃虽已是骑虎难下,但她天性乐观,便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跪在朱轩媖的面前,将手中的香茗奉了上去。朱轩媖接过那玉盏,随意的品了一口,便交还给夏沫璃。这才小声问道:“你方才看清那人的长相了吗?”夏沫璃被他问的一头雾水,只能低头答道:“小奴愚钝,不知公主所指何人?”朱轩媖起初还以为夏沫璃是故意和自己装糊涂,不免有几分嗔怒。可见她的确满脸懵懂,便也只能挑明道:“便是那神机营百户徐麟啊!”

  夏沫璃没想到公主诓骗自己上车,竟是为了个陌生的男人,心中倒觉好笑。但此刻却只能竭力装出认真的模样答道:“小奴一心服侍公主,不敢左顾右盼!”不想朱轩媖闻言却只是冷笑,佯怒道:“方才闹到那般田地,你岂会视而不见。若再不老实,明日便发送你去那浣衣局。”

  夏沫璃心知这位刁蛮公主八成又是在吓唬自己,但朱轩媖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也终不能再继续装傻。便连忙伏在那不断晃动的车板之上,低声答道:“公主容禀,小奴方才的确偷偷看了那徐百户两眼,但皆不过好奇而已,并无半点他想。”

  朱轩媖见她终于承认,倒也没了怒气。只是笑着问道:“好啊!那你便说说那人长得如何?”夏沫璃虽成长于市井之间,然父、祖皆交友广阔。因此各色风流人物自幼也见过不少。因此在她看来,行伍出身的徐麟虽有几分英气,但却终没到玉树临风的程度。因此便据实答道:“小奴眼拙,观之不过中人而已!”

  不想那朱轩媖闻言却是眉头一皱,颇为不悦的说道:“你给我下去!”,随着她用力蹬了两下车板。那金饰“厌翟”再度徐徐停下,夏沫璃如蒙特赦,连忙叩首告退,急急的下车去了。虞穆芳连忙上前扶着她,低声问道:“怎么了?公主可问了你什么?”夏沫璃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随着那王皇后与皇三子乘坐的凤辂安车也远远的驶向了万岁山的方向,徐麟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方才吩咐杨绪、周锐两人各领人马赴万岁山外围补防。正欲也跟着赶去,但陡然回头,徐麟望见那北上门的城楼却不由得愣在了那里。站在徐麟身后的王二不禁好奇的问道:“徐百户,你这是怎么了?”徐麟微一沉吟,突然抬头对顾福同道:“顾兄!快带几个人去那城楼上看看!”

  看着顾福同领着几名亲兵脚步匆匆而去,徐麟这才对王二言道:“王贤弟,你熟稔火器。我且问你,若有人伏于那城楼之上,可否能击中座车?”王二没想到徐麟如此紧张,竟是在担心这个,略一目测便不由得笑道:“徐百户,你多虑了。那城楼距那车帐不下四百步,寻常鸟铳万难及之!”但一转念,王二的脸色却也不由得阴沉了下来,低声答道:“除非……”徐麟默默点头,便主动道出了王二心中的那个答案:“除非用的是鲁迷铳!”

  远远看着几名神机营的兵卒朝着自己而来,那北上门城楼之上那个身着飞鱼服的男子轻轻放下了手中的鲁迷铳,低声说道:“没想到那昏君竟把老婆孩子推在前面,竟又让他躲过一劫!”站在他身后另一个锦衣卫打扮的男子则接口道:“咱们先撤,总有一日叫他血债血偿!”

  ————————————————————————————————

  注1、御马监:二十四衙门中仅此于司礼监的职权部门,负责调动禁军,保护皇帝及内宫的安全。

  注2、厌翟:宋、明之时公主乘车之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