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挑衅”
白京生2020-11-18 10:433,182

  只见他缓缓开口道:“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听说过我跟盛大将军的故事,我跟她在战场上斗了数年,留下了许多传奇战事,但至今也没能分出胜负,我想在今天借这个场合与你堂堂正正的斗一场,相信这也是生将军的心愿吧。”

  说完,他缓缓转身看向千风,眸中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像是挑衅,又像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千风,都在等她起身应战。千风坐如针毡,良久,她终于动了动,所有人屏气凝神,然而她只是拿起面前的酒杯,将其一饮而下,然后,就再也没有别的动作了。

  尚行舟轻轻勾了勾嘴角,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陛下,我在这里想跟你搏一个彩头,若是我赢了的话,我希望能……”

  就在众人搞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的时候,千风突然拍地而起,翻身向尚行舟的方向飞去,动作快到只剩残影。在所有人都还没与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在殿中央扭打起来了。

  虽然是赤手空拳,但声道力量却一点也不逊于刀剑,所行之处刮过一阵阵阴风。几番下来,两人不分胜负。

  趁着停顿的功夫,千风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搞什么鬼,战场上就算了,可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心里没点数吗?”

  他轻声笑了一下:“既然你知道我想做什么,那你为什么还要打断我?停战不好吗?”

  “好个……”她生生把那个屁字咽了下去,两国斗了几百年,又岂是区区一个联姻就能搞定的?若是这样,长泾十三州早就有主了。

  “大姐,你说他们两个谁能赢?”轻尘虽然会些武功,但还没到一眼看破天机的地步,但是怀冷就不一样了,她毕竟是上过擂台的女人。

  怀冷摇了摇头,说实话,这场对战她也看不出谁能赢,两人不论是从武功还是速度都相差无几,这种情况一般很难分出胜负。

  大殿上,两人越打越激烈,不过千风注意着脚下分寸,尽量控制着打斗的范围,所以略微受制于他。尚行舟就没想那么多了,招招狠辣,把人往绝路上逼

  你不想把动静搞大,那他偏要闹得人尽皆知!

  千风注意着身后的桌子,一个不留神双手就被对方控制住了,他轻轻一拉,千风整个人都扑在他怀里了。

  “说好只是比试,你别太过分了!”千风小声警告道。

  “比试?我有说比试吗?从头到尾我有提比试这两个字吗?”他刚好比千风高半个头,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她微翘的睫毛还有高高的鼻梁。

  千风的脸很有辨识度,是那种丝毫不用修饰的张扬美艳。

  不管是在战场还是人群中,她永远能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她的存在!

  千风挣扎了一下,见他还是冥顽不灵,直接一个后劈,幸好尚行舟反应快迅速松手,不然他现在一定脑袋开花了。

  “你想决斗是吧?好,我今天就陪你决斗!”

  说完,千风捏紧拳头一个箭步冲上去,朝他脑袋狠狠砸下去,尚行舟身后是一个大柱子,只能往旁边闪,千风那记拳头就直接落在了柱子上。

  只听“砰”的一声,那柱子生生砸出一个凹坑,在场所有人不由得浑身一颤。

  轻尘也是吓得一抖:“大姐,千风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再这样下去,这怕这里的所有东西加起来都不够她霍霍的,你快点想个办法吧。”

  怀冷扫视了一拳,起身朝一个角落走去。

  另一边卸下负担的千风一路势如破竹,逼得对方连连后退,终于,在尚行舟被抵到墙角前,一脚踢翻了身边的桌子,上面的菜品被洒得到处都是,他趁此机会逃脱,于千风拉至一个安全距离。

  就在两人准备继续冲上去时,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刷’地一声,一把长剑插在了千风刚才砸的那个凹坑上。

  众人顺着方向看去,竟是怀冷!整个大殿,也就只有她有这个胆子敢在两位大将军眼皮子底下把剑扔出去!

  “说好了比试点到为止,这里宾客众多,要是误伤了该如何是好?尚公子是客,不懂也就罢了,怎么连你也跟着胡闹?”

  千风立马顺着这话接了下去:“长姐教训的是,既然如此,这场比试,我让了。”

  这两姐妹一唱一和不仅巧妙的化解了尴尬维护了大国颜面,字里行间还暗讽尚行舟不懂礼数,一箭双雕。

  尚行舟好像也没有生气,只是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早就听闻盛家长女霸气非凡,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着实令人敬佩啊。”

  听得出他最后一句话是咬着牙说的,不过怀冷也没有相让的意思:“能让尚国太子敬佩,是怀冷的福分。”

  此言一出,殿上明显有些讥笑的声音,尚行舟阴沉着脸色,不动声色的坐回了座位上。

  见此情景,皇帝大笑两声:“两位将军武功高超,各有千秋,不必放在一起硬作比较。”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后,宴会重新开始,燕朝三皇子燕晁上前敬酒。

  轻尘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从刚才开始那个燕晁就不知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大姐”她轻轻凑过去:“那个燕晁该不会是要……”

  话音未落,燕晁响亮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尊敬的皇帝陛下,此次燕晁特意前来是为了遵从父皇的圣旨,来替我朝的太子向大盛求取一门亲事。”

  “噢?这么说你是替燕朝的太子来求亲的?而不是你自己?”

  众所周知,燕朝的太子燕归辞早在十年前就被送来大盛当质子了,所以燕朝的太子之位至今空悬着。

  “除了我,燕朝还有其他皇子有这个能力坐上太子之位吗?”

  这句话嚣张,但却不是没有道理,燕朝皇室子孙凋零,燕皇一共三个皇子,太子尚且在异国他乡回不回的去都是个问题,二皇子身体孱弱,常年缠绵病榻又是个病秧子,左右看过去,似乎也只有三皇子燕晁还像个人样,保不齐他将来还真有可能成为皇帝,所以换句话来说,燕晁也就是变着相为自己求亲了。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都来了兴致。只听下一瞬他缓缓说道:

  “素来听闻盛家二小姐冰肌玉骨,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抱得美人归?”

  说着,燕晁缓缓转过身,连带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一起放在轻尘身上。

  轻尘默默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篡得发白,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听闻那个燕晁心狠手辣,当初本来被送来当质子应该是他,但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段突然就换成了太子,即使这样,燕晁皇帝也还是没把太子的头衔给他,恼羞成怒的他一口气残害了数十条人命。

  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跟他过一辈子?就算皇上应允父亲也不会答应的,还有长姐,想到这里,轻尘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

  “皇上不可!”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太师急不可耐地站了出来:“皇上此事不妥,还有待商议!”

  “不妥?太师听完我燕朝给出的聘礼就不会觉得不妥了,只要盛轻尘嫁于我朝太子,我燕朝会立马派七万大军增援大盛,到时,这长泾十三州还不是囊中之物吗?”

  此言一出,地下的议论声更甚了:

  “七万大军?这燕朝还真是下了血本了,用一个女儿换七万大军天下可没有这样划算的买卖,这下皇上该答应了吧?”

  “盛家二小姐只要嫁过去,那就是妥妥的燕朝皇后啊!”

  ……

  轻尘心里不免有些发怵。

  “那敢问三皇子,用七万大军换我一个女儿,燕朝图什么呢?”

  太师不愧为太师,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不过燕晁也不是吃素的,这些他早就想好应对之册了:“当然是换我燕朝与大盛的百年和平了!”

  “说得好!”殿上响起一记清亮却又不失豪迈的声音,众人循着生源看去,竟是千风不知何时从座位上站起来了,正一步步朝着这里走来,眉眼间抒写着毫不掩饰的张扬。

  “我想问问这位三皇子,你可知我大盛在长泾投放了多少万的兵力?而尚国又投放了多少万的兵力?”

  这个,还真把他问住了:“我又不是大盛的人,怎么知道这些?”

  “好!我现在就来告诉你,我大盛在长泾的兵力有整整十万,而尚国足足有十五万!”

  “什么?十五万?”地下众人瞬间炸开锅,他们只知千风英勇,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收复长泾大半的疆土,却不知两国的兵力悬殊竟然如此之大!如此看来,大盛取得长泾不过是时间问题,为了一个囊中之物而伤了老臣的心,但凡是个明智的君主都不会悬着这么做。

  众人不约而同转头看向尚行舟,而他只能假装不在意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掩饰尴尬。

  “所以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燕朝的那七万大军于我来说,用不用都无所谓!三皇子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听完这些的燕晁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这下连场子都不好收。

  怀冷淡定的走过来,把话茬接了过去:“燕朝的心意我们收到了,过后不久就是燕皇的生辰,到时本郡主一定亲自前去为燕皇贺寿。”

  “既然如此,那便期待郡主的大驾了。”燕晁也不笨,既然给他台阶那他干嘛不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