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闻风输“
白京生2020-11-24 14:263,269

  世人皆知当朝皇上太师有五女,个个沉鱼之姿,花容月貌。

  秋风愈烈,刮去最后一抹凄凉,带来冗长的的酷寒。今年的京城有些热闹,过及会试的学子会陆续赶往京城参加殿试。文义就是其中一个,他是正儿八经从乡下一步步走上来的,靠的完全是自己的才华与实力。

  他从小待在乡村,看惯了土坝水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热闹的景象,一眼望去,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热闹起来,似是来了一辆马车,不知道里面坐的何种人物,百姓一见到就纷纷围过去,幸好马车驶的不快,那主人也是个好脾气,竟还有意无意的让着这些围观的百姓。

  这马车无论是从雕纹,还是木材都非常不一般,明显就是王公贵族才能拥有的,可是,他听到的王公贵族无不是贪享富贵,只知道欺压百姓的流氓,怎么今日一见,却与传言中大不相同呢?

  他顺着人群挤上去,想看看里面坐的究竟是谁,一阵微风拂过,通过掀起的幕帘可窥见轿中人半分容颜,虽只是一个侧颜但用一句惊为天人来形容却毫不为过。他印象中最美的女子也不过是门外小溪边浣衣的阿泠,但今日一见才知格局之小,世界之大,此等样貌气质,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倾国倾城真的不是随口说说的。

  他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礼貌问道:“请问,你知道这里面坐的哪家的千金小姐吗?”

  那人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奇怪:“不是吧,你连盛家都不知道?”

  他自然是听过盛家的,那个人人夸赞的太师,朝中说一不二的盛家,不过他都没见过,哪里认识呢?

  他拱手欠意:“小生初到京城赶考,还请兄台见谅。”

  那人看他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也就摆摆手,不与他计较:“那轿中坐的是盛家二女盛轻尘和盛家五女盛听南。”

  他朝轿中看去,里面果然还坐着一名女子,只可惜看不清容貌。

  “盛家二女盛轻尘可是出了名的冰肌玉骨,你也看到了,那皮肤堪比白雪之透亮,仿佛可以通过血肉看清身体里的玉骨。盛家五女盛听南端庄典雅,大家闺秀,更是我大盛乃至天下为数不多的九品棋手之一。若你能有幸见过她真人,就知道风姿绰约,气质幽兰是什么样的了。”

  “那其他三女呢?”

  “盛家大小姐盛怀冷国色天香独步天下,刚出生就被皇上亲封为昭宁郡主,也是盛家五女中为一个享有封号的,论胆识才智绝对不属于男子。

  要说这盛家三女嘛,我大盛第一兵马大将军,巾帼不让须眉堪称女中豪杰。

  这盛家四女盛轻愁你作为读书人应当是听过她的名号的,我大盛第一女诗人,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知书达理,只可惜神出鬼没,就算她站在你面前,你都不一定知道。“

  文义点点头,看着轿中的女子,喃喃道:“果真是冰肌玉骨……”

  “不就生得白净点吗?什么冰肌玉骨,哪有那么夸张?”

  耳边传来一道几分幽怨还夹杂着丝丝酒气的声音,吓得文义一跳,回过头一看,竟是一位女子,眉目如画,脸颊泛着潮红,身上还飘着阵阵酒香,文义一愣,京城中的民风这么开放的吗?

  他很快回过神来:“姑娘,你……”

  “没事,我走了……”

  说完,她转身离去,还朝他挥了挥手,背影潇洒,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马车上,没人注意到这个小插曲。

  马车上,轻尘单手托腮,手边的幕帘有一下没一下的卷起,她神情恹恹的看着周围拥挤不堪的人群,尽管内心烦躁但还是压了下去,只问道:“还有多久能到?”

  车夫回过头:“回小姐,人群已经开始疏散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到宫里了。”

  下午的时候,宫里特意派了马车来接太师府去参加今晚的候年宴。候年宴顾名思义,就是由皇室举办的宴会,一般在离过年的前几天召开,到时各国使臣进番,也就相当于普天同庆了。

  皇室对此尤为重视,但对怀冷她们来说,从小参加到大也就跟家宴差不多了。

  马车开始渐渐走动,就在这时,轻尘突然瞥见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听南,你看,那是不是轻愁?”

  听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此时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不过从那身形来看,确认是轻愁无疑了。

  “刚才轻愁还跟那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谈话来着。”

  话音落下的时候,马车已经开始缓缓走动了。

  怀冷进宫的时候,正好看到燕朝的使臣正在接受检查,像这种大型的宴会宫里的检查制度是很严格的。

  “大姐”轻尘凑到怀冷身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燕朝派来的使臣应该是三皇子燕晁吧?”

  “没错。”怀冷皱了皱眉,心下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十年前,燕朝败于大盛,主动提出将太子燕归辞送到大盛来当质子,才免平祸事,所以这些年来他们从来没有派过皇子来当使臣,唯有这次……

  宴会开始,所有人齐聚在大殿上,林林总总加起来少说也有几百人。大盛皇帝一身龙袍高坐龙椅,俯视众生,太师坐在离皇帝最近的位置,怀冷她们作为小辈,位置自然要靠后了。

  千风喜欢热闹,但却不喜欢这种虚于表面的宴会,表面上看谁都笑嘻嘻,其实背地里巴不得置你于死地呢。

  闲来无事,她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也不打算喝,就是拿在手里玩玩,就在这时,她不经意的一瞥,突然发现她的正对面坐着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他怎么也来了?”

  “谁?”怀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她们的对面正坐着尚国的太子——尚行舟!千风多年将长泾十三州拿不下,就是因为这个尚行舟,他们在战场上斗了整整三年也没分出个胜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面了,敌人相见分外眼红,怀冷也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千风舒出一口气,算了,这是在宫里又不是在战场,没必要跟他争。

  而此时的尚行舟却眯着一双桃花眼,笑嘻嘻的盯着她,手里轻轻捏着一个酒杯,模样十分欠揍。

  轻尘这是第一次见到尚行舟,往常她只在千风口中偶尔听过他的名字,但每次只要千风一提起这个名字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一整天都跟点了炮仗似的,她听到的最多的形容词就是,贱!非常贱!

  那时她还以为这个尚行舟是个尖嘴猴腮的小矮人呢,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个唇红齿白的的翩翩公子,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应该没有哪个女子能躲过吧?当然,如果不是他看千风的眼神实在奇怪,还有那种,呃……贱贱的气质,她真的要怀疑千风是不是在说谎了。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是如何在战场上领兵作战的。

  “千风”她轻轻凑过去:“那个尚行舟是不是喜欢你啊?”

  闻言,她的嘴角扯了扯,僵硬地扭过头,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如果你能想象到两军对垒时他也是这副欠揍的嘴脸,就不会这么说了!”

  “噢”她讪讪地回过头,不过心里还是觉得不对:“对了,你那个军师何玄没有来啊?”

  “他感染了风寒,来不了。”

  那真是可惜了,要是这两人坐在一起,一定十分精彩!

  正当千风强迫自己不去理他的时候,尚行舟突然起身缓缓向大殿中央走去。

  千风余光瞥到对面的人影站了起来,可当她想阻止的时候,尚行舟已经走到了所有人的目光下,她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完了……

  只见尚行舟恭恭敬敬的给皇上行了一个礼,不紧不慢的说道:“尚国太子尚行舟参见陛下。”

  长泾十三州作为夹在大盛和尚国两国之间的一个兵事要地,从几百年前开始就一直争夺不下,斗了这许多年两国也习惯了,至少除了在长泾十三州这件事情上,两国关系还是十分要好的。

  “免礼,爱卿有何要事,但说无妨。”

  尚行舟虽然还没有开口,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已经把目光放在了千风身上。这两人是宿敌,放在全天下也不是什么秘密。

  尚国作为三国中兵力最强盛的国家,最不缺的就是将军,凡是历史上出名的将军大多都来自于尚国,因此他们特地编撰了一本《将军册》,专门用来记录历史上那些出名的将军,以供后人瞻仰,凡是记录在册的将军无不是百姓心中的神。

  而千风就是《将军册》上唯一一个女将军!三年前,尚国几乎要将长泾十三州尽数吞并,就在此时,千风临危受命与军师何玄踏上征途,当时全天下所有人都在嘲笑大盛是不是没有人了,竟然选了一个女子当将军?包括大盛自己的百姓也都做好了失去长泾十三州的准备。更过分的是,当时还有人开了一个名叫‘闻风输’的赌局,竟是赌尚国能在几天内完全收复长泾。当时这个‘闻风输’的赌局几乎开遍了全天下,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还有人清楚的记得当时这个赌局的两极分化是,九比一,除了盛府,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买的尚国。

  直到一个月后,长泾传来大胜的捷报,直接震惊了全天下,所有人都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个结果,后面大盛一路势如破竹,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占领了尚国花十年打下来的大半江山。千风也因此被载入《将军册》直接封神!

  ‘闻风输’赌局的后话就是,盛府直接靠这个一跃成为天下首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