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计划开始”
白京生2020-11-24 14:303,977

  轻尘闻言徐徐转过身,在灯火阑珊处孑然站着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一身云锦彰显着不凡身份,听到动静,正抬眸朝这边看来。

  轻尘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她默默深吸了一口气,怎么好巧不巧偏偏在这个时候遇见他——襄王燕归辞!

  “那就是我家公子,姑娘请随来吧。”

  轻尘不由得捏紧了手心,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走到燕归辞面前,端庄的行了一个礼:“轻尘参见襄王殿下。”

  “不必多礼,看姑娘两手空空,莫非是还没有找到称心的花灯?”

  那个侍卫突然凑到燕归辞耳边低语了几句,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既然姑娘看中了我手里的这只花灯那便拿去吧。”

  说着,他从侍卫手里拿过花灯特意递到了她面前,轻尘有些犹豫,不过别人既然已经递到了她面前,那再拒绝岂不是更不礼貌?

  “那,便多谢襄王殿下割爱了。”

  轻愁手里拿着写好祝福词的花灯在河边溜达,准备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将花灯放进去。

  她蹲在岸边,把花灯放在水面上,开始缓缓移动,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许愿,少女虔诚的脸庞倒映在微波粼粼的水面上,浪漫又美好。

  就在她睁眼的时候,突然发现水面上倒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惊喜的站起身:“泽杭!”

  男子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许什么愿呢?”

  说着,她还故意偏头看她身后的花灯,轻愁脸一红,像是被戳中心事的小孩,往旁边一挡不让他看,完了还嫌那花灯飘得太慢,有用脚尖在水面轻轻划了两下,故意扯开话题:“对了,这个是时候你不是应该在皇宫里吗?怎么出来了?”

  “皇上知道我在京城中有个医馆,特许我出宫一日置办家事,日后我都要住在太医院了。”

  “太医院?那不是……”她反应老是慢半拍:“你是说,皇上已经封你为御医了?”

  他点点头:“嗯。”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成功的!你知道一个普通人要成为御医一生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吗?而你从进宫到成为御医只用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就算是徐子衿都没你这么快吧!”

  赵泽杭只是笑着,却没有说话。

  听南跟几位姐姐被拥挤的人群冲散了,此时正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火红的大街上,与周围热闹的氛围比起来,难免有些孤独寂寥。

  她正抬头看着街道两边悬挂着的大红灯笼,每只灯笼上面写的祝福语都不一样,她仰头一只接一只读着,却没注意到眼前有人,直接撞了上去。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听南意识到自己撞上了人,连忙后退几步,低头道歉,连对方是谁都没敢抬头看。

  “没事。大街上人多,姑娘可要小心一些。”

  对方是一名男子,听声音显然跟她差不多大,清朗的嗓音中还带着浓浓的少年感。

  可他的手却又跟他的声音完全不搭,看着就像是三四十岁饱经风霜的手,还有几条扎眼的刀疤。

  听南这才缓缓抬起头,抬眼瞧去,对方一身简朴的白衫,脸上戴了一张龙王面具,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眸子,里面还映着星星点点的火红灯笼,很是漂亮。

  就凭着着一双眸子,她都能想象出面具下是一张怎样的脸庞,她感觉他现在应该是笑着的,嘴角轻轻扬起,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他的手很细嫩,完全就是一双少年的手,手上拿着一本描写诸神怪异的话本,在她身旁是专门贩卖这一类书籍的摊贩,摊子上也摆了许多诸如此类的神仙妖魔的书籍,大多是流传于民间的话本。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面前这人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像是一位故人,可,却又想不起是谁。这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迫使她想要跟他多聊几句。

  “你喜欢神话故事?”她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她能感觉到他又笑了一下,随后将手上的那本话集递给她:“嗯,很喜欢,姑娘也对此类感兴趣?”

  听南看着手上的话集,笑了一下:“谈不上感兴趣,就是觉得这世上应该会有神仙吧,不然这世上哪来的那么多奇迹。”

  “我也这么觉得。”

  千风悄悄溜到一处偏僻巷子,比起外面热闹的氛围这里安静的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高高的房梁上只挂着两只白色的灯笼,用来给过路的行人照亮,冷风一吹,更显得凄清肃穆。

  “这里真的是你那个军师住的地方?也太过偏僻了吧。”莫离在冷风中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小声吐槽道。

  千风回过身看着莫离,方才酝酿好的情绪全给他说没了:“欸,我说你不好好在家温习功课,非跑到这大街上来凑什么热闹?你不是向来跟大姐一样不喜热闹吗?”

  莫离欲张口辩解什么,被千风一句话给赌回去了:“还有,你不跟着你的轻愁姐姐,非跟在我屁股后头干什么?都跟你说了这里风大,不是你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能受得了的,快些回去吧,省的到时候着凉了,父亲又得怪我没把你照顾好。”

  莫离想了想,他开始本来也是想跟着四姐的,但好巧不巧他偏偏在人群中看到了赵泽杭,这下他要是再跟着四姐,那得多尴尬?他才不要呢!

  “我就是想亲眼见识一下三姐整天挂在嘴边的军师,到底长什么样?算起来除了父亲跟大姐,我们家还没人见过这位大名鼎鼎的军师呢,反正也是早晚的事,你要是不好意思,我来帮你敲!”说着,莫离挽起袖子,就要冲上来敲门。

  “哎!等等等等!还是我自己来吧,待会儿你们要是见了面,没有我的允许可千万不要乱说话!”

  千风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又敲了敲大门,第一遍没人回应,第二遍也没人回应,敲第三遍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个声音:

  “你这么敲下去,就算敲到天亮也没有人理你。”

  千风手上的动作一滞,都不用回头看她都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反倒是莫离被吓了一跳,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的全天下找不出来第二个人。

  她有些僵硬的转过身,面前没有人,抬头一看,他竟然坐在树上。

  “尚行舟,我说你没事找事是不是,大过年的你不到外面去看花灯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还有,你知道这里面住的是什么人吗?要是被人发现,一个刺客的罪名扣到尚国太子的头上你还要不要脸?”

  尚行舟嘴里衔着一片树叶,四仰八叉的靠在树干上,狂傲中又透露着不羁。闻言,他从嘴里将那片树叶拿下来,随手一扔从两米多高的树上一跃而下,走到她面前。

  “切,这有什么?且不说他们抓不抓得到我,再者,这里除了你我,还有你这个弟弟,还有其他的活人吗?”

  说着,尚行舟弯腰看向一旁的莫离,嘴角轻轻扬起:“你应该不会把我的行踪说出去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然在他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意,莫离咽了咽口水,边摇头边说道:“不会。”

  千风一把将莫离护在身后:“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你吓他有什么用?”

  她倒是忘了,尚行舟的轻功不是一般的好,那日候年宴上正宫大殿里倒有点限制他的发挥了,不过,这不是她关注的重点。

  “他不在家?”

  “知道你肯定要来找他,我一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从头到尾都没见到人,连你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他说过上元节这天是他全家的忌日,难不成他是去祭拜他的父母了?那还真是不巧,她还想邀他一起去看烟花呢。

  “那就算了,我们走吧。”

  千风抬脚正要离去,莫离紧紧跟在她身后,就在这时,烟花突然在空中‘砰’地一声炸开,远处人群沸腾的声音连这里都听得到。

  同一时间,轻尘刚从燕归辞手里接过花灯,硕大的烟花在她眼前炸开,花瓣如雨,纷纷坠落,人们似乎触手可及。

  七彩的灿烂倒映在河面,竟也沦为佳人才子的背景。

  “下雪了。”

  怀冷伸出手接过空中飘落的雪花,如同这绚烂的烟花一般,转瞬即逝,所有美好出现的总是恰到好处,能留住的并非事物本身,而是它所带给我们的美好回忆。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太阳再大也会有照射不到的地方,再热闹的氛围,也有温暖不了的人心,火红的灯笼翻不过山坡,也抵挡不了刺骨的寒风。

  天边是绚烂的烟花,地上却是坟头二两,一身白衣的男子靠在连名字都没有的墓碑上,眼中泛起的亮光不知是绚烂的烟花还是晶莹的泪水。

  男子半蜷着腿,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闭上眼睛默默捏紧了拳头,呛人的浓烟和翻滚的火焰,还有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至今存留在他的梦魇中。

  十年前,礼部尚书若言尉担任科考出题人,却遭大理寺卿张中伟诬陷故意泄露考题,导致当时几百人同中状元,光是上榜人数就高达几千人,此事严重损害朝纲,百姓联名上书要求将此人斩首示众,后来越闹越大,不得不以满门抄斩作收尾。

  而如今十年过去了,大理寺卿张仲伟还好好活在世上,享受世人的尊敬与爱戴,可是他呢?却只能躲在这阴暗的角落苟且偷生!

  那一夜也是中元节,他因贪玩偷偷溜出府侥幸捡回一条命,可当他拿着火红的灯笼回来时,看到的却只有满地的尸体。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可是大盛皇帝还是不肯放过他,在一次追杀中他不幸摔伤了右臂,导致此生再也无法握刀,而他也就相当于失去了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所幸他被贵人所救,改头换面,以何玄的身份带着状元的头衔重新回到众人的视野,大盛皇帝做梦也想不到他苦苦追杀了多年的孩子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还有太师,当年父亲冒着大雨跪在盛府大门前,只为让他看一眼证明自己清白的书信,当时能救父亲的全天下也就只有太师了,然而太师即使知道父亲是清白的也依然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他全家被满门抄斩!

  什么忠贞烈士,什么一代鼎臣,全都是个笑话!他一定要让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为他一家老小偿命!

  凭什么清白忠臣已成枯骨,而那些坐视不理,贪污腐败的人却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享受着世人的赞誉?他要让所有人为多年前的那场冤案付出应有的代价!不管你是谁!

  第二日,何玄出宫拜见皇上,天色还未大亮,热闹繁华后整个京城都陷入了沉寂,有种休养生息的安宁。

  讳莫如深的宫墙中,只有脚下踩过的积雪发出的‘咯吱’声,何玄一身官服,再配上那张清冷的脸庞,有种不怒自威的严厉,与平常截然不同。

  宫墙的尽头,赵泽杭穿着与他气质有些突兀的太医服饰迎面走来,同样是一张神情淡漠的脸,两人走在不算宽敞的宫闱中,甚至没有看对方一眼,冷漠中透露着疏离,但却又好像可以在两人目不斜视的眼神中发现千丝万缕的关系。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如果观察的仔细的话,还可以发现赵泽杭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

  相遇是一瞬间的事,但后面的时间两人会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从皇帝的书房出来,再回到马车已经快到中午了,昨晚下了一夜的大雪,今日却露出了温暖的太阳,街上聚了不少百姓,都在感叹这是一个好兆头,今年一定风调雨顺,

  何玄轻轻勾了勾嘴角,眼里流露出讥讽的笑意,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卷号的小纸条,慢慢打开,上面苍劲有力地写着四个字:

  计划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