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凤翎簪”
白京生2020-11-18 10:433,487

  二日清晨,怀冷随父亲进宫看望皇后娘娘,她是皇上亲定的郡主,大盛未来的皇后,身负皇命,按照惯例,她每月月底都要进宫拜见皇后娘娘,以叩谢天恩。

  从凤鸾殿出来的时候,空中已然飘着些雪花,夹杂着冷气直往人脸上扑,云儿贴心的撑开伞替她挡住迎面而来的风雪。

  这个时辰离父亲下朝还有一段时间,她突然想起一件事,便改道去了承和殿,昨日青花瓷瓶那件事还没完呢。

  走过后庭漫漫,凛冽的风雪刮过,掀起她腰间飘舞的裙带,或许是今日出门匆忙,头上的簪子没插好,竟然有些松动,在又一阵风雪吹过时,摇摇欲坠的簪子终于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怀冷脚步一顿,云儿眼疾手快迅速捡起地上的发簪,将有些凌乱的流苏打理好,递到怀冷面前。

  怀冷从她手里接过,可惜了,这支上好的凤翎九转缧丝簪,还是父亲专门命人为她打造的。据说四大神兽之一的凤凰,非梧桐不栖,非露水不饮,是最尊贵的神鸟。

  在大盛有个传统,凡是以凤命名的首饰物件都不能掉在地上,否则就成了一件废品,眼下这支凤翎簪就这么废了。

  她身上背负着皇命,从她出生开始皇上就把她封为郡主,而后更是对诸位皇子下诏,她盛怀冷就是未来的太子妃,大盛唯一的皇后!

  掉落在地上的凤翎,是再也无法回到高高在上的枝头的,这种不吉利的东西,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

  她缓缓伸出手,凤翎簪在指尖摇摇欲坠,然而在她松手的刹那,地上却没有传来清脆的声响。

  她诧异地回过头,发现那支凤翎簪落在了一个男子手里,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很漂亮。男子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面如冠玉,轮廓分明的脸庞。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然而每一次她的心都像是被捅了一下,久久无法平复。

  “三皇子。”她很快调整好心态,规矩地行了一个礼。

  “唤我允彦便好。”

  眼前这位便是大盛的三皇子——允彦!

  允彦看着她,轻轻的笑了一声:“这凤翎簪丢到多可惜啊,不如送给我吧。”

  怀冷有些诧异,抬起头才发现眼前的男子笑得灿烂,眼里像是装着星子,她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既然三皇子想要,那便赠于你吧,我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说完这句话后,怀冷就行礼转身离开了,毕竟是后庭内院,被人看到总归是不好的。

  只有允彦还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握着那只簪子,看着被风雪逐渐打乱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怀冷来到承和殿,或许是因为大雪的原因,往日每次来到这里都是鸡飞狗跳的,唯独今日的承和殿分外安静,只有院中孤零零的盛放着几支腊梅。

  屋内,允诺隔着半掩的窗户依稀看见院外站着一抹人影,只可惜被风雪扰乱了视线,看不清究竟是谁。

  “宛丝,你去看看院外那人是谁。”

  “是,公主。”

  宛丝打开门,也没来得及撑伞,顶着一路风雪来到大门,走近一看才发现竟是盛家大小姐,这位可耽搁不起,还是赶紧请进去。

  怀冷一踏进屋内,一股暖气迎面扑来,这屋内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她忍不住搓了搓冻得有些发红的手。

  允诺一看到进来的人是怀冷,着实有些惊讶,连忙起身迎过来,拉过怀冷冻得通红的手:“姐姐冻坏了吧,快来这边坐。”

  说着,把她拉到了碳炉边坐下,又吩咐下人倒了两杯热茶过来,这才开口问道:“姐姐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怀冷心底有些诧异,她难道不知道昨日发生的事?也对,允诺不能在宫外久留,后来在宴会上她也没看到她的身影,应该只是送了个礼就回宫了,刚好跟她们岔开。

  怀冷父亲也快下朝了,也不跟她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昨日长公主寿宴,你将轻尘送你的青花瓷瓶拿去当彩头了,我说的确有其事?”

  允诺云里雾里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很快反应过来:“你说那件事啊,提起我就来气,前阵子我去找轻尘玩,求了好久她才将那只青花瓷瓶送给我,之后我又顺道去了长公主府,没想到将瓷瓶忘在了那里,这才趁着给长公主送礼的功夫去拿回瓷瓶,那时我心情好便跟那群小姐玩了个游戏,随口拿青花瓷瓶当作彩头,我没想打我会输,更没想到那个赵涟会那么蠢,竟然还往上撞,说起来也是我对不起轻尘,之后等雪停了,我一定亲自向她赔礼道歉!“

  看来允诺还不知道青花瓷瓶被打碎的消息,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公主,我今日来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你作为彩头的那只青花瓷瓶被赵涟打碎了。”

  屋内安静了一瞬,随后整个屋子都回荡着她的声音:“什么?!赵涟打碎了?!”

  简直岂有此理!她那么宝贝那只青花瓷瓶,送给她就算了,她竟然还不懂得珍惜直接打碎了!赵涟究竟是对她这个公主不满,还是对那只青花瓷瓶不满?

  现在她明白怀冷来找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了。

  “姐姐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轻尘,给盛家一个交代。”

  “交代就不用了,不过一个青花瓷瓶哪里牵扯得了盛家,昨日赵大人已经前来道过歉了,轻尘也原谅她了,我们盛家是不会再追究的。”

  “姐姐办事周到,不过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本来就看那个赵涟不顺眼,现在她竟然还敢以下犯上爬到我头上来,这偌大的京城怕是容不下她了。”

  听到答案后,怀冷也起身整顿,准备离开了:“拿既然如此,我就先行告退了,父亲还在等我。”

  允诺也站起来相送,顶着风雪一路送到了大门口。

  临走之前,怀冷想了想,还是转过身嘱咐了一句:“记得注意分寸,不要闹出人命。”

  “姐姐放心吧,我手上什么时候出过人命,杀她,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这样一来,她便放心了。

  走到宫门的时候,盛家的马车还在,父亲正坐在里面等着她,看到她进来,随口问了一句:“怎么这么久。”

  “跟公主多说了两句话。”

  太师没再继续问下去。

  回到盛府的时候,已经到午时了,千风正在院中练剑,她身为武将,这些自然是不能忽视的。而轻尘就在一旁看她练剑。

  看到怀冷进来了,千风收起剑,向怀冷这边走来。

  “大姐,我回来这么久怎么也没有看到莫离?”

  不远处的轻尘闻声赶来,一脸的不服气:“我知道呀,你怎么不问我?”

  千风看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说:“不好意思,没想起来。”

  而后转过头继续看向怀冷,怀冷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对冤家。

  “莫离进宫了,前段时间皇上让他进宫给太子当伴读,不过,算算时间,今天下午应该就快回来了。”

  “哦。”千风点点头。

  “对了,大姐,”一旁的轻尘突然插嘴道:“你是皇上亲定的太子妃,应该要不了多久,你与太子就会……”

  怀冷垂下眸子,不知为何脑中突然想起在宫中的那一幕,允彦的脸在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一想到这里她就心烦意乱的很。

  “不知道,应该快了吧。”

  当今皇上共有三位皇子,一位公主,大皇子允承作为嫡子,理所应当被封为太子,也是三位皇子中在百姓心中地位最高的,盛家也是在明里暗里支持太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皇位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他的了,而二皇子允弦,此人心胸狭隘,虽有智谋却不为国为民。

  而三皇子允彦,一不参与皇位之争,二不参与党派之争,说白了就是一位闲散王爷。

  如此看来,盛家能选择的,好像也只有太子了。

  午膳后,风雪逐渐变小了,没有了初始的凛冽刺骨,和风淡淡的倒像是江南的朦胧细雨。

  怀冷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窗边,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被窗外的美景所吸引。雪后的盛府一眼望去全是洋洋白雪,唯有院子里栽种的几株腊梅在此时盛放的最为热烈,是这冰天雪地仅剩的一抹红。

  听南一身深蓝色的斗篷站在冰天雪地里,倒是一道绝佳的风景线,她将盛放的腊梅枝剪好,放在身边侍女手中的花瓶里。府里的腊梅几乎都是听南闲来无事一手栽种的。

  回过身的时候,发现怀冷正坐在窗边看着自己,两人相视一笑。

  她转身吩咐侍女先回去将花瓶放好,而后迈步朝怀冷这边走来。

  桌上摆放着一应茶具,怀冷正将茶杯用开水冲洗干净,用专业的话来说就叫做治器。

  听南也不用怀冷招呼,直接坐在她对面。怀冷将冲洗好的茶杯放在听南面前,而后用小勺把茶叶放进茶壶。

  屋外时不时刮过一阵风声,听南缓缓开口道:“刚才安承公主来过了,是专门来找轻尘的。”

  怀冷放茶叶的手顿了顿,并不是意外,而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大雪刚停,她就马不停蹄的来了。

  “今日进宫的时候,姐姐见过公主了?”

  “嗯,她并不知情。”

  听南了然,这个结果她也猜到了。

  “公主现在走了吗?”

  “还没呢,在轻尘房里待了有一阵了,还不见出来。”

  怀冷一笑:“那就不是专门来向轻尘道歉的了,我说呢,大雪一停就赶过来了。”

  听南不明所以,而后迅速反应过来:“你说的是……莫离?”

  茶壶里咕噜咕噜冒着热气,不过只是些水泡,还不够。

  “除了他还能有谁让公主不畏风雪专程来盛府一趟。”

  “也对,公主自小爱慕莫离,这在整个大盛也不是什么秘密,只可惜两人年纪都太小了,还要过个几年才能婚配。”

  茶壶里一连串的水泡开始向上涌,水面开始浮出串串水珠,怀冷将茶壶提出,先给听南冲了一杯热茶。

  “你觉得莫离喜欢允诺吗?”

  听南被问住了,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莫离待谁都是冷冷淡淡的,只有对自家人才能看出一点人情味,要说他喜不喜欢公主,她还真看不出来。

  屋外,传来轻尘咋咋呼呼的一声:“莫离回来了!”

  “走吧。”

  怀冷跟听南一同起身,向外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