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黑奴王”
白京生2020-11-18 10:433,150

  轻尘在偏殿坐好,才淡淡的吩咐下去:“让他们进来吧。”

  再抬眼望去时,赵大人正唯唯诺诺的带着赵涟走过来,她只抬头看了一眼,便又垂下眸子,京城是个权力当道的地方,只要手中的权力大,管你男女老少都得靠边站,别人要是愿意给你几分面子,那就好好接着,要是不愿意,那就憋着!

  “不知赵大人此番前来拜访我这个小辈,所为何事啊?”

  赵大人陪笑道:“方才在长公主寿宴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此番是专程来给小姐赔不是的。”

  “哦?”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连头都没抬。

  赵大人对赵涟使了一个眼色,赵涟虽然脸上不情愿,但还是跪了下去:“我不是故意打翻小姐瓷瓶的,只是一时失手,还请小姐原谅……”

  轻尘没说话。

  赵大人立马顿悟,让一旁的下人把他准备好的青花瓷瓶呈上来。

  “小女打翻了您的青花瓷瓶,这是我专程赔给小姐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了小女的这番过失。”

  轻尘抬头看了那青花瓷瓶一眼,脸上浮现起淡淡的讥笑,青花瓷瓶是陶瓷中的上上品,一般只有皇室宗亲才用得起,就算是大臣也只能是可望而不可求,这个赵生才刚刚当上侍郎,脚跟都没站稳,这个青花瓷瓶想必也是他花了不少的代价才得来的,不过,用几十几百两银子来换一片仕途也是划算的。

  “你可知被她打碎的那只青花瓷瓶乃是我亲自上釉描纹的,所用材料也是长石,石英中的上上品,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把你这个女儿卖了,都不一定能够赔得起!”

  他低头看了赵涟一眼,背上冷汗直流,他当然知道被打碎的那只青花瓷瓶有多珍贵,但凡是出自盛二小姐之手的都不便宜,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他能搞到一只青花瓷瓶就不错了,哪里有功夫去筹备材料?

  “是小女不懂事,任性妄为,我回去之后一定重重罚她!只是还请盛二小姐看在我一把年纪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这次。“

  轻尘冷哼一声,不知道在赵生的背后看到了什么人,她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绕过桌边走到赵涟面前:“既然赵小姐最擅长游戏,还能在公主手里赢过青花瓷瓶,那不如这样吧,我与赵小姐做个游戏,要是她赢了,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要是她输了,可就不止一个青花瓷瓶这么简单了。”

  闻言,赵涟怔愣的抬起头,却看到了坐在正前方的盛家大小姐怀冷,吓得一颤,这盛家大小姐最是心狠手辣,来京城之前就听说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盛家大小姐,否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眼下她既然得罪了盛家二小姐,定然是将她一起得罪了,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突然十分懊悔自己当初的莽撞,还有盛轻尘!她以后一定要把这些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果然,没人能在大姐身边心如止水。轻尘笑了笑,看向赵生:“怎么样?玩不玩?”

  眼下好像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他咬着牙,点点头:“你想怎么玩?”

  只见轻尘从他手里拿过青花瓷瓶,举在空中,下面就是坚硬的地板:“赵大人不介意吧?”

  赵生心在滴血,但想想这只瓷瓶本来也是送给她的,至于她怎么处理他也管不着:“没事,本来就是送给小姐的,不介意。”

  怀冷坐得老远,还是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下一秒,轻尘松手,青花瓷瓶‘砰’地一声落在地上,整个院子都听得见。

  赵涟跪在地上,那瓷瓶相当于在她眼前炸开的,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轻尘蹲下身,在一地的碎片里挑出了一片不大不小刚刚好的碎片,拿到赵涟面前。

  赵涟默默咽了一口唾沫,她该不会是想……

  只见她下一秒直接将碎片抵在了自己的脸上。

  怀冷端着茶杯的手突然一滞,她想做什么?教训一下就行了,为什么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一旁的赵生更是吓得腿脚发软,盛家二小姐冰肌玉骨就是在全天下那也是知名的,不知道有多少异国他乡的人跋山涉水只为来到京城一睹芳颜,看一看那传说中的冰肌玉骨是什么样的,她这张脸可远远不是一个青花瓷瓶能比得上的。

  要是被天下百姓知道她这张脸是被他毁的,那一人一口唾沫都得把她淹死!

  “二小姐,此事关系重大,要不我们换个别的游戏?”

  轻尘没理他,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办法,只见她把碎片篡到赵涟手里,又重新抵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一旁的赵生差点吓得直接晕过去。

  赵涟一惊,握着碎片的手动都不敢动,如果不是轻尘握着她的手,那她可能会直接将碎片扔出去。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恨透我了,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狠狠划下,这样我的脸就毁了。”

  “不,不敢……”

  早在之前参加游园会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赵涟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不过她从小到大就是在这种眼光下长大的,所以并不陌生,只用看一眼,她就知道赵涟心里在想什么。现在她就是要把赵涟心里的仇恨放大。

  “没有敢不敢,只有愿不愿意,你心里清楚,今后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你都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所以换句话来说,你的后半生已经毁了!既然这样,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给你一个把我一起拉进地狱的机会!”

  闻言,赵涟的手开始轻轻颤抖起来,她知道,她心动了。

  “只要你狠狠划下,我这张脸就毁了……”

  赵涟脸色惨白,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额头上渗透出细密的汗珠,嘴唇微微发颤,眼神空洞的盯着她的脸,像是吃了迷药一般。

  没错!只要狠狠划下去,她这张脸就毁了,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冰肌玉骨,她的人生已经毁了,但她还可以拉着盛轻尘一起下地狱!

  赵涟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就在她准备使力狠狠划下去的时候,没想到盛轻尘突然起身,动作快到她看不清。

  她看着地上的赵涟,嘴角带笑:“恭喜赵小姐通过考验,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你们可以回去了。”

  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中怀冷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笑笑,原来这才是她的真实目的。

  赵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听清楚了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你们可以回去了,他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多谢二小姐,我们这就告退。”

  说着,他吩咐一旁的丫鬟扶起地上还没反应过来的赵涟,连忙离开了盛府

  怀冷走过来,抬起轻尘的下巴,仔细瞧了瞧,还好没留下什么印子。

  “这么危险的事,以后不要再做了。”

  “哎呀!”轻尘蹭到怀冷身边:“大姐,你没看到刚才他们的脸色吗?简直是比梨园里的戏还要精彩,特别是赵涟,真不知道她的脑子是什么做的,别人三言两语就可以让她六神无主,搞得我都没成就感了。”

  “不管怎么说,以后还是不要拿自己的脸开玩笑。”

  “怎么会呢?我有分寸的。”

  赵生毕竟是吏部侍郎,不好把关系弄的太僵,以后在朝堂上跟父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尴尬,她也只是小小的惩罚了一下赵涟,并没有动真格的。

  至于那个所谓的青花瓷瓶,赵生以为他找了个高仿的就能在她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吗?她只看一眼便知道那只青花瓷瓶是个假货。

  她从小对分辨金银珠宝真假这类的东西格外敏感,只要看上一眼,便能断真假。

  怀冷看向她:“想不到你整天偷懒,武功竟然还进步了。”

  “那当然了。”

  “快走吧,父亲还在等着你回话呢。”

  冬寒是府里新招进来的丫鬟,什么都不懂,只听吴管家说过老爷原先的夫人是大盛第一高手,若不是嫁给了太师,只怕现在还是行走江湖的侠女呢。

  早年夫人还在的时候,也是亲自教导这五个女儿练习武功,直到去世,才请了专门的人来教。

  不过,她来府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只看到过四个小姐练习武功,从来没有看过大小姐练武呢?

  冬寒看向一旁大小姐的贴身婢女云儿,小声问道:“云儿姐,在所有小姐中只有大小姐不用练武,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云儿看向自家小姐,是发自内心的敬佩,不管是在盛家五个姐妹中,还是在京城所有小姐中,盛家大小姐的威名任谁听到都会如雷贯耳,这不仅是她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更是因为她幼时的一段经历。

  “因为大小姐曾经在七岁的时候走失了,被人贩子拐卖到黑市的武斗场当黑奴,你能想象一个年仅七岁的小女孩是如何在一次次殊死搏斗中活下来的吗?但是大小姐她做到了,在她消失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成了武斗场年纪最小的黑奴王,后来是老爷几乎把整个京城翻过来才将小姐找到,重新带回盛家的。”

  没有人知道她在一年的时间里到底在武斗场经历了什么,但从她的眼睛里好像可以仍然可以看到当时的刀光剑影还有血肉模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