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国破家亡”
白京生2020-11-18 10:433,385

  “国色天香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国破家亡……”

  “谁让你们在这里偷懒议论主子的?也不怕烂了舌头!还不快去干活!”一道清丽的声音打断了侍女们的谈论。

  怀冷皱了皱眉,睁眼看去,想看看那人是谁,竟有这么大的嗓门,直接扰乱了她的清梦。只见不远处的屋檐下站着几名少女,唯唯诺诺的看着眼前怒目圆睁,双手叉腰的女子。

  其中一个侍女上前扯了扯她的衣角,凑到她耳边附声道:“秋月姐难道就不好奇咱们这位王妃的来头吗?不如来与我们一并听听?”

  那个名唤秋月的侍女一脸不耐烦的打断对方:“长公主那边还缺着人手呢,你们在这里偷懒就不怕长公主知晓了怪罪?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还有,咱们不过是下人,奴籍都还在主家手里篡着呢,没事就不要乱嚼舌根子,即使人家落魄了,那也是正儿八百的彦王妃,也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望尘莫及的人物!”

  那名叫秋月的侍女大着嗓子,弄得整个院子都听见了,现在怀冷想装睡都不行了,只好故作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往她们这边瞧来。

  那几名侍女显然是没想到秋月竟然如此不通情理,面上有些许的尴尬,但还是要放低姿态:“秋月姐姐说的是,我们这就去长公主那边帮忙。”

  说完,一行人便推推搡搡的走了。

  秋月稍稍松了口气,这才抬眼往凉亭的方向瞧,早就听闻大盛太师府嫡女盛怀冷是何等的仙气英姿,倾国倾城,如今一见倒真是不负盛名。

  只是听那些见过她的人皆说,太师府嫡女是个面冷心硬,极不好打交道的人,光是身上所散发的寒气都能令所有人望而却步,但凡是她所出席的宴会,连个大声讲话的人都没有。

  虽然她现在也是冷着面容,看着便不好接触,但却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寒气,反而,格外宁静。

  她攥紧了手,想着要不要上前去给王妃行礼,却看到对方慢悠悠地起身离开了,径直回到了房中,无奈只能作罢 。

  快到午时的时候,膳房给各个房里准备了饭菜,如今这彦王府内,由彦王殿下生母长公主当家,再就是府里新来的王妃,就再没有其他女眷主子了。彦王自当回燕朝后,莫说进花房掀新娘的盖头了,连府门都不曾踏进过,对这位王妃不闻不问,也没有吩咐下人安排她的饮食起居。

  也不知是谁听说长公主还在大盛为妃的时候,就与王妃不甚和谐,事到如今,都没有派人来问一下,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将其放置在相思阁。

  府里的下人个个也是见风使舵的好手,得知了长公主不喜这个王妃,自然也就没有人敢站出来与长公主作对。

  这王妃看着倒也是个好脾气的,府里下人对她不闻不问,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换做平常人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她却始终一声都没啃。

  秋月原先是账房里管事的,因为府里人不多,所以平常也没多大开销,闲着也是闲着,偶尔也到膳房里帮忙搭把手,偏偏她的手艺还不错,深得长公主喜欢,性子又机灵,保不齐哪天便被调到长公主身边当贴身女使了,所以府里的下人不得不对她礼让三分。

  秋月将最后一道菜肴放在食盒里装好,交给长公主房里的丫鬟,瞧着膳房里人都走干净了,她才蹑手蹑脚的将余下的饭菜盛了一些装好,趁着走廊上没人赶紧到相思阁给王妃送去。

  她进到院子里的时候,王妃正坐在凉亭里撑着脑袋小憩,还是坐在上午那个位置。她特意放慢脚步悄悄走过去 ,尽量不打扰到王妃,她轻轻放下食盒,准备走人。

  秋季的凉风一阵接着一阵,院子里的树叶沙沙作响,惊动了洒在地上的斑斑光影。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王妃真容,秋眉焉唇,真真是堪当得了国色天香这四个字。

  她突然有些好奇,世上可真有不怒自威的女子?从前的王妃又是什么样的?总归不会是像现在这样落寞孤寂。

  忽而有一片落叶乘着微风,轻轻落在了她的发间,秋月犹豫再三,还是伸手替她取下了那片落叶。可就在这时,王妃突然醒了,蓦然睁眼看着她,还有她举在半空中的手。

  这下真的是百口莫辩了!秋月连忙缩回手,赶忙跪在地上:“王妃恕罪!奴,奴婢是想替您取下那片落叶,并不是有意冒犯。”

  说完,过了好半天都不见着动静,她忐忑地抬起头看去,见王妃脸上没有愠气,她这才敢将手中的落叶呈上:“王妃明鉴。”

  怀冷伸手拿起她手上的那片青葱的树叶,端详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心情还有些忐忑,有些磕巴地答道:“秋,秋月……”

  “秋月?好耳熟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怀冷沉吟了片刻,对这名字只是耳熟,却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

  秋月下意识攥紧了手,有些忐忑地看向王妃:“怎,怎会?秋月一直待在燕朝,王妃想必是记茬了,奴婢还有事就不打扰王妃用餐了。”

  说完,还不等对方回话,就着急忙慌的走了。

  怀冷撑着脑袋,看着那小丫鬟匆匆忙忙离去的背影,眼神忽而柔和下来。其实从她踏进院子开始,她就注意到了,只是听她轻手轻脚像是不愿惊醒她的样子便一直阖眼装睡,看她到底想做什么,结果倒也令她挺意外的。

  自从来到这府里,一上午的时间她也遇见了不少丫鬟下人,可却没有一个人给她行礼,唤一声“王妃”,这个叫秋月的小丫鬟却三番两次的帮她,着实令人疑惑,从行为举止来看,也不像是他派来的人。

  她打开餐盒,里面一共有三层,最上面摆着一碗米饭和一道荤菜,下面皆是两道素菜。难为她如此大费周章只为瞒着众人来给她这个不受待见的王妃送顿饭了。

  傍晚的时候,府里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听那些丫鬟嘴上说是彦王殿下回来了,就连时常闭门不出的长公主都亲自去迎接了。

  说起来大盛能有今日 ,全是拜彦王和如今的太子殿下所赐。此前燕朝战败,派皇帝的亲姐姐,也就是长公主前往大盛和亲,这彦王也就是长公主和大盛皇帝所生,说起来骨子里还流淌着一半大盛的血脉。

  这长公主倒也是个狠人,数十年的蛰伏谋划,最后成功策反三皇子允彦,若不是有这个皇子作为燕朝的眼线,大盛,又何至于此?

  仅靠两人之力便将大盛数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就算他骨子里还流着一半大盛的血脉,有他的生母长公主作保,眼下又被皇帝册封为彦王,若是将来太子登基,前途定然不可限量,现在以他的身份地位只怕是与那些皇室子弟无异吧。

  允彦此前一直埋伏在大盛,就算是新婚当夜也不曾回府,期间一直忙于政事,这座宅子还是皇帝命人置办的,说起来府里的下人还都不曾见过这位大名鼎鼎的彦王殿下呢。

  人都跑去前院了,秋月趁着后院没人的空档,赶紧将后厨的饭菜端了一些送到相思阁。彼时王妃没在凉亭,而是坐在屋中——正对着大门的一张的圆木桌旁,镇定自若的喝着茶。

  彦王回府,就连膳房的厨子都跑过去看热闹了,王妃竟然还坐得住,由此可见,这心性可着实不一般呐。

  秋月暗暗想着,走到王妃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参见王妃。”

  怀冷没说什么,只是做了个免礼的手势,而后又自顾自地喝着茶,眼神空洞,。

  “谢王妃。”秋月起身,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端出来,因为没人监视着,所以要比中午的饭菜好上许多,光是荤腥就有三道。

  看王妃心绪不宁,她便想着找些话说:“彦王殿下回府了。”

  对方还是没有动静。

  她便又说:“殿下回府,想必是要来王妃房中的。”

  怀冷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凝视着前方,徐徐说道:“他不会来的。”

  “为何?殿下新婚之夜冷落了王妃,说是公务繁忙也说得过去,可如今得了空闲,也没有道理不来王妃房中啊。”

  怀冷静静看着屋外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他做事向来只凭喜好,不讲道理。”

  秋月一时失语,想了想还是道:“殿下不来找王妃,王妃可以自行去找殿下啊。”

  怀冷转头看向她,过了许久才说道:“你说得对,可我不想去。”

  秋月方才被这一眼吓得后背都湿透了,木讷道:“王妃不想去,那便不去……”

  下一刻,桌上的茶壶不知被谁碰了一下,竟然掉了下去,壶内都是滚烫的热水,若是掉在地上溅出来定然是要将王妃烫伤的。

  秋月想也未想,下意识伸手接住了掉在半空中的茶壶,敏捷程度远远超出了一般人,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精准的判断的,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鬟。

  秋月一抬眼便对上了怀冷的眸子,意识到不对的她下意识便松了手,眼看着那茶壶就要掉在地上,幸而怀冷眼疾手快,一个弯腰便接住了离地面只剩几公分的茶壶,壶的水还一滴未洒。

  “我见过你,“怀冷盯着她的眸子,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昔日那个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盛府大小姐:”在三江黑市的武斗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那时的名字叫,矜北,我说得对吗?“

  她默默咽了咽唾沫,下意识深吸一口气,果然。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句话,是扯淡!她不可能听过秋月这个名字,之前说耳熟完全是为了试探她!

  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暴露了吗?

  “怎么?王妃也在那里待过?“

  “只是救过一个年纪尚小的小女孩,名叫小北,想必不是你。“

  屋内剑拔弩张的意味正浓,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这场高低可见的对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