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诊断”
白京生2020-11-18 10:433,129

  “皇上曾经有恩于我家中长辈,这个人情我还是要还的,不过我先申明,进宫可以,但我只给皇上一人诊治,等到他寿终正寝的那一天,新皇登基我不会再留在皇宫。”

  这个解释,好像也说得过去。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去给父亲回个话。”

  说完,她笑着转身离开,背影消失在纷飞的大雪中。赵泽杭站在原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眸中的笑意正一点点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凉。

  回到府中的轻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父亲,随后太师尽快安排相关事宜,折腾完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到时候赵泽杭会以民间神医的身份进宫替皇上诊治,要是成功便是皆大欢喜,要是失败……朝中一些老臣难免要借此机会向太师发难。

  清晨,太师带着赵泽杭进宫,同行的还有怀冷与轻愁。到达皇上寝殿的时候,院子外面围了不少人,有些是大臣,有些是后宫嫔妃,但大半都是看热闹的,所有人都很规矩的站在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身后,光是背影就透露着强烈的霸气与威严,这便是大盛的皇后娘娘!

  “微臣参见皇后。”太师身后跟着一群小辈,见到皇后徐徐转过身,便纷纷下跪。

  “太师免礼,这就是你给我举荐的名医?”

  怀冷跟轻愁她是见过的,所以就自然而然的把目光放在了仅剩的一个男子身上,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看向太师,眼神很明显,太年轻了……

  皇上的病太医院多少年过半百的大夫都束手无策,难道就凭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有把握治好?说什么她都是不信的:“陛下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太师的心意本宫领了,不过,还是让皇上好生休息吧。“

  “皇后娘娘请听老臣一言,此人虽然年轻,但不论是见识还是医术都堪称一绝,在民间身望颇高,甚至还有人说他的医术堪比徐子衿。”

  “哦?”闻言,皇后来了兴致:“比肩徐子衿?”

  “太师可莫要开玩笑,这徐子衿可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医圣,此人年纪轻轻怎可比肩徐子衿?”一旁的贵妃不屑一顾的说道。

  朝中那些大臣惧怕太师,但她可不怕,她向来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一旁的襄王燕归辞忍不住开口替太师辩解道:“赵泽杭此人我曾听闻过,在民间颇有些威望,我相信以他的医术定能扭转乾坤。”

  “就算他在百姓心中有些声望,那也只是诊治一些头痛风寒的小病,怎可与皇上相提并论?皇上金尊玉贵,可莫要被这市井之人冲撞了,到时候出了事,谁来负责?燕朝的质子吗?”

  燕归辞一噎,以他的身份确实不便在此时开口。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地讨论着,轻愁在一旁都快听不下去了,反看赵泽杭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情,对这些言论充耳不闻。

  这一幕被皇后看在眼里,此人虽然看似年轻但仪表不凡,行事不卑不亢,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天生的儒雅气质。

  她走到他面前,带着与生俱来的威压缓缓开口道:“既然百姓说你能够比肩徐子衿,那我今日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徐子衿的才华与能力,希望你的医术能够担得起百姓给你的声望。”

  “是,皇后娘娘,草民还有一个请求。”

  “说。”

  “我希望盛四小姐能够跟我一起进去,也好有人给我当个帮手。”

  皇后看向一旁的轻愁,对方一脸懵显然不知道此事。太师府的四小姐,天下第一女诗人给他当帮手,放眼整个京城,谁能有这个待遇?

  “好,太子和侍官都在里面,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皇上的寝殿很大很暖和,比起外面的冰天雪地,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轻愁瞬间感觉没那么冷了。不过她还是很好奇赵泽杭为什么要带她进来?她虽然从小喝的药比吃的饭还要多,但她只会喝,药材什么的,她根本不懂,所以让她进来给他当帮手肯定也是假的。

  赵泽杭走在前面,悄悄瞥了一眼身旁一脸疑惑的轻愁,嘴角轻轻扬起,问道:“这里暖和吗?”

  对方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路,她忙不迭的点头:“嗯嗯!暖和!”

  太子就站在龙塌前,一身华服穿在身上却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气势,反而异常平和,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受百姓爱戴的原因,身居高位却不显官威,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身居高楼广厦却有山鸟鱼泽之恩,这样的人谁不喜欢呢?但是偏偏大姐就不喜欢,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太子和赵泽杭身上都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轻愁在一旁看得真真切切的。

  赵泽杭正要行礼,却被对方直接打断了:“不用多礼,还是快看看父皇吧。”

  “是。”

  太子轻轻掀开帘帐,示意他可以开始了。赵泽杭蹲在龙塌前,先是把了把脉,期间等待的时间极长,轻愁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他眉头皱着,神情看起来很不好。

  良久,他收回手,摸了摸皇上的鼻息,然后顺着脖子慢慢下滑,将手放在了皇上的胸口上。轻愁站在下面也看不清他做了什么,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赵泽杭站起身来。

  “我父皇情况如何?”太子连忙问道。

  他神情凝重,摇了摇头:“陛下的情况很危险,能熬到现在实属不易,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尽力而行,若是太子殿下愿意的话,我即刻为陛下施针稳住心脉,否则,陛下连今晚都撑不过去。”

  闻言,太子沉吟了一会儿,既然已经如此了倒不如放手一搏:“好,只要你能让父皇醒转,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允承的朋友。”

  太子的朋友,这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赵泽杭微微颔首,转身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掏出一套银针,一根一根的抽出,放在火烛下慢慢炙烤。

  寝殿外面,因为等的时间太久,这会儿已经开始下雪了,怀冷站在人群的最后面,早就已经冻得麻木了,早上出门太急,披风不小心落在了家里,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外套稍微厚点,但冷风一吹,还是刺骨的冰凉。

  一片片雪花落在她的头顶,肩上,长长的眼睫此时也是结满了冰霜,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肩上突然重了一分。

  她眼睫颤了颤,这才发现身上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件狐裘,上面还残留着暖暖的体温。她僵硬地转过头,发现三皇子允彦正站在自己身边,精致的眉眼在这风雪天气却显得异常温和。

  狐裘上残留的体温正一点点渗透进她的皮肤,让原本冰凉麻木的心在此时泛起一圈圈涟漪。

  她眉眼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她这副样子,允彦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是你的婢女云儿让我给你送来的,这天寒地冻的郡主再不可如此粗心大意了。”

  说完,他抬脚朝前面走去。怀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愣在原地,云儿送来的?可这上面分明还有残温。

  良久,她轻轻笑了起来,向来冷淡的眉眼竟然也有了一丝温度。

  这时,寝殿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了,太子领着赵泽杭从里面缓缓走出。

  “怎么样?”皇后看向太子,华丽的面容也有了一丝焦急。

  “多亏太师举荐的这位名医,父皇现在已经醒转。”说着,他往旁边退让了一边,让众人把视线放在赵泽杭身上。

  太子如此谦卑有礼的举动让在场的人大为震惊,包括皇后:“你父皇真的醒了?”

  “嗯,多亏这位赵公子来得及时,否则父皇此时恐怕……”

  在此之前,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认为这个年轻人有这个能力救活皇上,就连太师也不抱多大的希望,但是现在,众人眼中的轻蔑一点点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尊重。

  “来人,传本宫懿旨,赵泽杭救皇上有功,特封客卿,赏黄金百两!”

  结果出来了,众人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等着了,随着皇后的遣散一个个纷纷离去。太师和赵泽杭要留在宫中,怀冷跟轻愁便先行回府。

  轻愁还在跟赵泽杭交代什么,怀冷就站在原地等候,这时,允承走了过来,怀冷很自觉的后退一步,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参见太子殿下。”

  允承也不笨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故意的疏远之意,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淡然一笑,调侃道:“我身上有刺吗?怎么我一过来你就离那么远?”

  “太子殿下说笑了,这里人多眼杂又是后宫内围,还是谨慎些好,不然被人说了闲话我倒是无所谓,对您来说总归是不好的。”

  允承笑了两声:“哈哈,你还真是口齿伶俐,我来只是想问问你,太师跟这位医术高超的名医是如何相识的?看得出这个赵公子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想必令尊定然与他有着过深的交情。”

  怀冷摇了摇头:“跟他有着过深交情的并不是父亲,而是轻愁。”

  “轻愁?”

  “前几日我们不幸遭遇刺客,轻愁正好被他救下,之后为了答谢他的恩情父亲便请他来府上做客,这才相识的。”

  “原来是这样……等等!你说你前几日遭遇刺客?可有受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