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再让我看看好吗?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71

  阐啾心中的胆寒快要将他吞噬,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歌芷鸢握住灵剑,门外阴风阵阵挂在房檐处的铃铛胡乱作响毫无章法。

  看着棺中的美人,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向这里靠近,屋子里也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掀飞了歌芷鸢的斗笠。

  “快跑啊,芷鸢,快跑啊!”

  一阵女人的哭声传来,阐啾更是被吓得心头一惊,心弦绷紧,瞳孔中带着惊恐缩小。

  歌芷鸢环顾四周白账随风飘扬整个宅子更是陷入一片恐怖之中。

  “是何人,在装神弄鬼,休怪本帝君无情。”

  歌芷鸢在风声中大喊,声音被风吹落,她抬手挡了挡一个身影从天而降一手散发着微光,眼中带着狠戾和落寞。

  妖风停下,指着门外的人影,就是这种恐惧的感觉,歌芷鸢握着灵剑她的灵气和男人邪气对峙。

  “静铃帝君有失远迎别来无恙啊!”男人开口浑厚的嗓音带着消沉,也带着来自不甘的嘶吼,歌芷鸢看着男人披头散发看不清模样,不够能隐约看到血红的眼眸。

  “你这孽畜在此残害生灵,今日定要让你灰飞烟灭。”

  歌芷鸢咬着牙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阵疾风,歌芷鸢就已经来到眼前,剑气袭人掀动了男人的乱发。

  男人后仰始终和歌芷鸢保持着一尺之远的距离,噌的一声,只听见金属相撞,男人有一只手一直泛着微光而且总是小心翼翼的。

  “尊者,他的右手,刺他的右手!”阐啾跳出来大喊一句,男人听到以后心中怒火燃烧,挥袖卷起一股妖风想要让阐啾死去。

  歌芷鸢听到以后也顺着他的右手看了过去,他的确在有意的保护着,见到阐啾快要撞上棺木的梅花钉,她从腰间抽出自己的折扇。

  飞了出去突然变得硕大,就像坐骑一样把阐啾给接住了,如同的梅花钉也根本就刺不破折扇的绢布。

  歌芷鸢也扔出了剑,锋芒的剑气让男人突然晃了眼来不及闪躲,行动迟缓,灵剑划破了他的手腕。

  他手里细心呵护的微光落地,随后便化作了人形,是胡长汐的灵魂,再次看到自己的师姐她的激动从心底深处迸射出来。

  “芷鸢快跑啊!”胡长汐的灵魂对着歌芷鸢大喊,胡长汐撕裂般的声音让歌芷鸢心尖心弦紧绷。

  原来这就是百姓口中的哭声,是胡长汐夜夜的哀嚎,看着如此痛苦的胡长汐,肉身不仅没有安葬,就连灵魂也被禁锢。

  看着握着手吃痛的男人,她眼底的万里冰河有了松动,裂开放出了一条无法控制的猛兽。

  灵剑刚刚杵地还在晃动又被歌芷鸢拿了起来,男人眼前划过一抹寒光,灵剑近在咫尺,攻击突然猛烈起来。

  阐啾拿着歌芷鸢的折扇默默的躲到了角落,胡长汐的灵魂爱是正在一点点的瓦解。

  “残害无辜百姓,锁我师姐灵魂让她无法轮回,纵妖修炼邪术,样样都留你不得。”

  歌芷鸢语气湍急,男人躲闪毫无还手之力,不过听到了她的话,眼中的愤怒更加旺盛了。

  “他们都不无辜,所有人都得死,我的长汐如此美丽凭什么又要受他们的指指点点,他们害死了长汐,我就让他们不得安宁,也让他们尝尝失去挚爱的痛苦!”

  男人身上的浊气变得滚烫起来而且就像在他身上镀了一层衣,歌芷鸢的灵剑都没办法刺穿。

  歌芷鸢咬牙,紧紧的握住灵剑,头上发麻,狂躁的浊气四散,也像歌芷鸢飞来。

  舍弃灵剑和男人拉开距离,歌芷鸢侧眸见到胡长汐的魂魄快要消散,从怀中拿出一个囊,把胡长汐收了进去。

  胡长汐被她收入囊中,男人的目光变得呆滞血红起来,跑过来俨然是没有了心智。

  阐啾手里拿着折扇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打开就胡乱的扇了扇谁知刮起了一阵大风。

  歌芷鸢见男人不惧风声的向自己跑了过来,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是风沙入了眼,在分神的刹那男人已经近在眼前。

  歌芷鸢心头一惊准备还手,男人一掌打在她的腹部,歌芷鸢倒地,手中的灵囊滚轮一旁。

  他身上还插着歌芷鸢的灵剑居然也忘记拔了出来,这人还有些厉害啊!难怪胡长汐的魂魄让自己离开这里。

  歌芷鸢看着一旁不知所措的阐啾她手上的宫铃,开始聚力,一拍整个人突然站了起来,握住灵剑狠狠的往里推了一把。

  男人痛苦的嚎叫倒在地上受着疼痛的握住剑身往外拔,歌芷鸢嘴角出现了浅浅的血渍。

  “冥顽不灵,打入十八层地狱!”歌芷鸢的宣判是有效的,男人罪孽深重根本就没有办法轮回,打入十八层地狱总受折磨。

  “不要!”男人仰天一吼,浊气向四周扩散,歌芷鸢也没能幸免,有灵剑格挡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她还是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

  “尊者!”阐啾惊呼!歌芷鸢伸出手让他不要过来,男人身上的浊气非常浓厚,对于阐啾这种孩子来说非常不利。

  他手里拿着折扇,附着的翡翠散发着翠绿的微光,阐啾被吓得停滞不前,歌芷鸢灵剑杵地看着男人漫天飞舞的浊气。

  “我和汐儿才是天生一对,凭什么要把我们拆散,我们都已经准备私奔了,就是她可恶的老爹把汐儿抓了回去拿着长舌妇不停的在背后议论,要不然汐儿也不会死。”

  男人蓬头垢面蓬乱的头发下面是一双充满了绝望的眼睛,也带着渴望,歌芷鸢蹙眉难道他就是胡长汐偷奸的那个男人?

  她站起来感觉到四肢有些酸软,周围的杂草被吹的沙沙作响,歌芷鸢闭目。

  男人疯癫的在院子里胡乱行走,阐啾紧紧的握着扇子,已经忘记他藏匿的地方横躺着一具尸体。

  “我师姐没有嫁给你已是万幸,你与我师姐偷奸,害她身败名裂,残杀这府中的人,还信口雌黄的说是我师姐爹爹和城中的人所逼,这分明就是你咎由自取带上了我师姐。”

  歌芷鸢心里也有非常多的怨气,只不过她并不会去残害无辜生灵,男人听到了歌芷鸢的话原本的狂躁更是火上浇油。

  脚不沾地的冲过来要和歌芷鸢决一死战,她手里攥紧了灵剑,越是愤怒越会露出破绽。

  阐啾跑了出来,一脸担忧的看着歌芷鸢,现在的男人更加的狂躁,没有了神智。

  手上的宫铃歌芷鸢扔了出去,整个胡宅更是乱铃大作,让男人更加的狂躁,歌芷鸢也知道必须一次成功,宫铃只是一种束缚。

  灵剑的灵气散发,比月光更深更夺目,而胡宅突然发光也引起周围百姓的关注,殊不知歌芷鸢正在准备一击让男人灰飞烟灭。

  男人浊气怨念极重,就算打入十八层地狱也不可能不会逃出来,一旦有了这个想法歌芷鸢身上的戾气也浓厚了几分。

  两个人剑拔弩张一道白光突然插进肉身,两人身上的气息相互抵触,几丝浊气像锋利的刀在歌芷鸢脸上划出了血痕。

  阐啾在这个位置看不到两个人情况,男人庞大的身躯和浊气已经把歌芷鸢挡住了。

  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的目光缓缓移到歌芷鸢怀中的那个锦囊,胡长汐的魂魄在里面,他利爪般的双手停顿在空中。

  从他口中溢出来的鲜血如丝线一般低落下来被灵剑一分为二,他僵硬的伸手想要去拿歌芷鸢怀中的锦囊。

  歌芷鸢攥住抽了出来,把男人给踹开了,男人倒在地上蓬乱的头发下双眼仰望着天空。

  刚才对视歌芷鸢看到了两个人的经历她跪在地上灵剑杵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双眼猩红有了罕见的触动。

  男人想要爬过来在地上爬行身上浊气散去,伸出手满眼的渴望,歌芷鸢看着男人,渐渐的他不在蓬头垢面变成了一个谦谦君子。

  这才是男人真正的模样,一副儒雅之气,是一个妥妥的读书郎,今日变成这般都是执念所致。

  男人俊美的脸带着绝望和无尽的思念,为了保住胡长汐的魂魄和肉身,他修炼邪术纵妖杀人用少女精魄来维持胡长汐,现在已经自食恶果,胡长汐怕是要轮回了。

  “我求你了,不要…再拆散我们了,让我最后看看也好啊…”他的反抗无用,只能祈求,他不想胡长汐死,更没想过她会死。

  一滴眼泪落下,歌芷鸢并没有退步,他的身体正在羽化,歌芷鸢捂着胸口终究还是心软了。

  放出了胡长汐的魂魄,两人再次见面,男人不在蓬头垢面,浊气满身。

  “子禹!”胡长汐是一个魂魄碰不到人身,常子禹就是胡长汐心悦之人,本想长相厮守现在落得一个魂飞魄散。

  “子禹负了你,轮回后找个好人家,幸福的生活下去。”

  常子禹抬手碰不到她的脸,怔怔的看着她把她的脸印入自己的骨血中,知道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他有太多罪孽,胡长汐哭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汐儿,吾悦你!”常子禹说完,他的肉身羽化,胡长汐一个魂魄又怎么抓得住,最后就给她的是一个宠溺的笑容,一条红豆玉佩掉落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