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受功德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40

  清风徐徐,风铃晃动发出清脆之声,歌芷鸢的宫铃落地染尽尘土,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平定的心绪依旧无法对峙山洪,她握着灵剑不知道如何开口。

  阐啾探了头出来,月光下,院中是一片狼藉,树倒草折,纵使有些狼狈,歌芷鸢也依然清风明月,略带憔悴的眼神让人更显清冷。

  “尊者!”正当歌芷鸢想要和自己师姐说话时,阐啾就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脸上的血痕已经被风吹干,阐啾突然的拥抱也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呆愣几秒后歌芷鸢才抱住他,听着孩子的语气也肯定是被吓到了。

  歌芷鸢找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山将胡长汐的肉身掩埋,立了一块碑,歌芷鸢一个武神身上充满着英气,而现在数尽了萧条。

  阐啾看着胡长汐的墓碑,有看了看歌芷鸢,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心是痛的,她眼中的血丝藏不住。

  “胡前辈,这里清风雅静,鸟语花香作伴,最适合你这种美人了,你要是觉得无聊了,这是阐啾送给你的礼物。”

  阐啾从腰间拿出了一颗骰子放在地上,歌芷鸢被他所引,胡长汐的魂魄早在朦胧之际踏上黄泉走上轮回,歌芷鸢此时心中的萧条被阐啾的话慰藉了几分。

  身体不再那样僵硬,调整呼吸,歌芷鸢蹲下身子回想起昨晚他朝着自己跑过来的身影,眼中含着笑意。

  “我们已经解决了,该回去了!”歌芷鸢牵着阐啾迈步离开了这里,墓碑朝望,阐啾扭头挥了挥手,极其的可爱。

  “尊者,你看到了什么?”阐啾所问的自然是与男子对抗是在他眼中所看到的。

  “什么都没有啊,小杂碎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歌芷鸢缓缓回道。

  ‘一尺深红蒙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地上的骰子被风吹动滚了几圈,胡长汐从来都没有放下对常子禹的爱只是造化弄人。

  回到神州,偶闻青松山川白鹤鸣,耸立在山间的青松婀娜多姿身处于白雾之中,青烟泻下,它们像是河畔的洗衣女。

  歌芷鸢带着阐啾来,一路上他们这些神仙都互相行礼,见到阐啾不免带上几分敌意。

  现在是羊入虎口已经要牵着歌芷鸢的手,可不能有任何贪玩的非分之想,一个不留神说不定小命不保。

  一路青竹夹岸,细沙满地翠绿殷红,天边更是一轮红日轻雾缭绕,歌芷鸢并未察觉阐啾的恐惧,带着他一直来到清铃阁才松了一口气。

  推门而入迎面而来是新损破土阵阵清香,杨柳依依柳絮恭迎歌芷鸢回归。

  清露和清蕊前来清露把阐啾抱了起来,歌芷鸢泻下了防备,眉宇间被疲倦装点。

  “帝君此行可还顺利?”清蕊问道。

  歌芷鸢无力侧眸点了点头“本尊有些乏累,你们照顾阐啾!”

  歌芷鸢丢下一句话后就自行回到自己房间拉上了门,歌芷鸢要休息,整个清铃阁都陷入宁静,就连脚步都会放轻放慢。

  清露和清蕊给阐啾洗澡,阐啾贪玩弄了清露和清蕊一身的水,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小杂碎,你给我安分点,夫君正在休息,莫要惊扰。”清蕊把阐啾扯了过来,阐啾的脚还没有着地,清蕊有些欲加之罪了。

  阐啾点了点头,还是听话,清蕊放下心,阐啾的确很乖,虽然刚来不怎么讨喜不过他正在努力的让清露和清蕊喜欢自己。

  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清露和清蕊都去忙了没人照顾他,他一个人躺在柳树根下睡着了。

  歌芷鸢拉开房门走了出来,瞧见阐啾躺在柳树下翘着二郎腿闭着双目格外惬意悠闲,歌芷鸢放轻了脚步缓缓走过去。

  阐啾还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已经注视他良久,他自己还美滋滋的在自己的美梦之中。

  一行白鹤振翅在天边飞翔,突然一声啼叫将阐啾从梦中惊醒。

  歌芷鸢带着阐啾亲自来像老先生赔罪,歌芷鸢轻摇折扇,清露也拿来了很多仙品。

  “小儿虽生性顽劣,是个可塑之才,还望老先生忘记他当日的不敬之语。”

  几人在院中,周围满是弟子,各个与阐啾相差无几,阐啾的身份是狼在这里本就受敌,她亲自前来若是老先生不答应怕是会得罪歌芷鸢。

  可若是答应了,一只杂碎又怎么可以和高贵的神君帝君之子同一屋檐下,老先生有些难以抉择,歌芷鸢还等着回复。

  “这怎么行!”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众人目光齐聚,歌芷鸢也缓缓看了过去。

  是青书帝君,专门掌管升仙之事,封号还得东华帝君来,他一身灰色白银锦纹长衫,歌芷鸢颔首示意。

  此人一来阐啾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新竹味道,眉清目秀,端方雅正,七尺男儿,手拿水墨扇一股文人墨客之风。

  眼中含笑是对歌芷鸢的敬意,收起水墨扇打量了阐啾一番。

  “不知清铃帝君从哪里找来的一只小杂碎,这灵慧堂可是仙家圣地,怎可进不明之人。”

  青书帝君双眼一撇,把阐啾贬低的一无是处,阐啾暗自咬牙,一群封了神的人就以为自己多么高贵,他眼底的轻视和讽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歌芷鸢抬眸,眼中锋芒可见,握着折扇的手指间微微泛白“有何不明,小儿可是立过功的人,我等皆乃是修道之人,脱口而出小杂碎三字,实在是有违你帝君的封号!待我择日去东华帝君那处道明一番,让他废了你的封号如何?”

  歌芷鸢语气略微湍急这护短的神情毫不掩饰,阐啾看着歌芷鸢,歌芷鸢并没有看他所以阐啾才敢这么大胆的盯着歌芷鸢。

  青书听到歌芷鸢所言,也是被刺中,指着她,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歌芷鸢昂着头眼中毫无胆怯之意。

  “一个小杂碎也会有功德,清铃帝君,你恐怕还是在与庄周梦蝶吧。”青书略带怒意,阐啾偷笑。

  歌芷鸢分明就是故意激怒他,如此明显居然还会有人上当,周围的人都开始笑了,青书这才反应过来。

  被人看了笑话,他是愤愤不平,就在这是一朵云飘了过来,因为遮住了光,众人抬头,阐啾心头一惊总感觉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众人噤声目光汇聚,突然电闪雷鸣一道金光闪现,众人遮面或闭眼。

  “雪狼崽,歌芷鸢!”那朵云突然传出来一阵非常浑厚的声音,歌芷鸢收起折扇拱手作揖。

  “弟子在!”二人异口同声回道。

  青书看着阐啾,这狼崽不会真的有功德吧!打开折扇遮住了自己半边脸也遮住了自己的慌张。

  “金陵除妖一案,解救黎民百姓功不可没,雪狼崽特赐功德三十万,歌芷鸢特赐功德六十万。”

  别人虽然未出面可是阐啾能感受到他的强大,三十万功德啊,整整三十万,功德不多但是对他来说也不少。

  两道金光泻下,阐啾直接睁不开眼,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阐啾环顾自己的双手,他的妖丹快要凝结成功了,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恭送,那位神离开后众人是议论纷纷,阐啾有三十万功德,歌芷鸢面色温润眼中含笑,看着阐啾多了一分肯定。

  众人唏嘘,阐啾还不是灵慧堂的弟子就已经收了功德可以说是神童了,青书帝君的脸羞红被狠狠打脸了。

  阐啾笑了,一晃十年过去了!

  阐啾在神州已经习惯了,而且那些神君和帝君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在灵慧堂认识了好几个朋友,他非常高兴。

  青书帝君指着跪在自己殿中的两个孩子,是真的一点法子都没有,心里是懊悔不已。

  歌芷鸢一袭白衣来这领人了,阐啾已到十六正是风华绝代的年纪,心气旺盛也是难免的。

  一身黑衣看起来浪荡不羁,两缕龙须,五官精致带着英气,眼下一颗黑痣,双眼灵动极为魅惑人心,鼻梁高挺,薄唇伴白齿。

  歌芷鸢走过来,阐啾看到她颓废的眼眸瞬间有了神采,歌芷鸢叹息,逗比知道是第几次闯祸了。

  “我说清铃帝君啊,你的小狼崽能不能好好管管,把我后堂的鱼全部都吃光了,那可是三万年的黔鳞鱼,我可宝贝了。”

  歌芷鸢一来,青书帝君就开始抱怨了,歌芷鸢脸上带着歉意,看起来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侧眸撇了阐啾一眼,这明显是没有认错的态度,还有他身边的一位,歌芷鸢悄无声息的叹气摇了摇头。

  “阐啾不懂事,是我没有好生管教,带回去以后定重罚。”歌芷鸢拱手,唇齿相击,青书帝君两手叉腰现在是不太满意,歌芷鸢这么护着他又怎么可能会罚。

  可是眼下鱼已经被吃了还能怎么办,挥了挥手,歌芷鸢颔首把两个孩子带走了,阐啾一蹦一跳歌芷鸢轻笑虽不明显可印入了阐啾的眼帘。

  “青书吗老头还真是小气,不就吃了他几条鱼吗?”阐啾甩着他腰间的玉帛,歌芷鸢眼眸一转他非常知趣的闭上了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