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伺候被抽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45

  与阐啾同行一名孩童与阐啾年龄相仿,用眼神示意了后就走了,歌芷鸢侧眸那人已经离开了。

  阐啾没有说话,一路走来两旁的花颔首低眉娇羞可人,阐啾就像一个浪荡子伸手调戏一番才肯罢休。

  “这些年,对你是否仁慈,才让你如此口无遮拦肆无忌惮!”歌芷鸢侧眸,清冷的语气里好像带着警告又好像有戏弄。

  阐啾陪在歌芷鸢身边这么多年,她的眼神是真的很难琢磨,他只感觉背后阴风阵阵。

  伸手非常慌乱的胡乱扯了一把,一朵开得正娇艳的花被他攥在手里,心生一计,把花递到了歌芷鸢眼前。

  白中带粉的花,就像少女见到了情郎时的羞涩,躺卧在阐啾的大掌之中,歌芷鸢低眸,如墨般的眼眸印入这朵花。

  “帝君,别生气啊,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发誓!”阐啾挡住了歌芷鸢的去路,一脸痴憨的笑容带着讨好,和竖起的三根手指,歌芷鸢摇了摇头。

  “倘若你能记住所说的话,本尊也不用日日去各位帝君居住之处寻回你。”歌芷鸢纤细的手指轻轻拿起他手中的花,动作轻柔格外怜惜。

  阐啾嘿嘿一笑挠了挠头,歌芷鸢接了花就是原谅他了,回到清铃阁,阐啾还是一如既往的顽皮,要不是歌芷鸢在这怕是要上房揭瓦了。

  “你这个小王八蛋!”清露的骂声传来,阐啾又偷吃给歌芷鸢的糕点,塞进嘴里整个嘴都鼓鼓的,还要躲避清露的扫帚。

  “清露姐~”阐啾语气里带着撒娇也带着求饶,阐啾已经把糕点都吃完了,一个空盘子放在桌上,清露是真的要被气死了。

  “哎呀,你真是让人不省心,要不是担心你偷吃多做了一份,又要挨罚了。”清露恨铁不成钢,虽然阐啾真的很顽皮,好在歌芷鸢和清露清蕊三个人都比较宠。

  阐啾嘴边还黏着糕点的残渣,清露捏了捏他的脸泄愤,只要得吃了,怎么捏都没事,清蕊也是叹了一口气。

  “阐啾,过来!”清蕊支唤了一声。

  阐啾走过去看到清蕊准备了一份非常精美的吃食,阐啾舔了舔嘴,还没伸手就被清蕊警告瞬间眼中偷吃的神色被藏了起来。

  “这个你可不能偷吃,这是锦笙神使的吃食,锦笙神使和帝君关系匪浅,你可不能出岔子,要不是忙不过来也不会找你,你把神使的吃食送过去,千万不能偷吃。”

  清蕊慎之又慎的交代不能偷吃,阐啾点了点头,和歌芷鸢有关系会不会也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冰山?

  阐啾看着这精美的吃食,跟随着一个侍女一同前去,虽然说是在清铃阁的别院,但风景宜人仰头便是一泻千里的通天瀑布,天空夹杂着一分紫色与蓝色,院中有一棵桃树,盛开的极其的粉嫩。

  走廊挂着深海珍珠,结尾系了一个铃,每当风吹过表示一阵悦耳的铃声,让人心旷神怡。

  阐啾只顾着欣赏险些忘记来此的目的,因为与侍女相撞,得到了一记冷眼,阐啾低着头端着盘子眼神略显慌张。

  此时的美景抵不过他心中三分的慌张,拉开门,走进房屋,还没看到屋中景象,欢迎他的便是一阵书墨清香。

  阐啾突然不敢抬头,四面通风皆能入景,阐啾用余光隐约的看到一位姑娘,一身白衣,头发散下,头顶着一根简单的银钗。

  桌上的书被风吹动发出浅浅唰唰唰的声音也附和了着一泻千里的瀑布,一缕青丝垂于胸前,虽和歌芷鸢穿着无异,这姑娘身上多了几分书香气,睁开的眼眸更有几分病态。

  锦笙给人的感觉就比歌芷鸢好得多,看起来有几分弱不禁风,眼底的清冷是她高贵的气质,让人敬而远之。

  “姑娘可不能一直吹风啊!”侍女进来见着四面都来风,轻纱飞舞,的确带着凉意,对于她这种弱不禁风的姑娘的确不太好。

  锦笙双眼无主,有失光泽,看起来郁郁寡欢,阐啾杵在这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侍女回来,就带着敌意。

  用眼神让他把吃食放在桌上,阐啾会意有些毛手毛脚的放在桌前,毛笔被他蹭掉落在地上,滚了几圈。

  侍女的眼神仿佛会吃人,阐啾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股燥热袭上心尖,他有些慌乱的整理着桌面。

  锦笙抬眸看着慌张的阐啾,一杯热茶突然倾倒,不过阐啾真的没有碰到热茶倒下,烫到了锦笙放在桌边的手,锦笙抽回手,一声低叹。

  “姑娘!”侍女见锦笙脸色诧异,扶住她,白嫩的已经有了斑斑红印,侍女见到以后阐啾的心就好像跌入了冰河之中。

  而侍女把锦笙扶了起来,就直接一个巴掌抡过来打得阐啾脸上生疼,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觉,耳边伴随着耳鸣,阐啾杵在那里就像一个木桩。

  “我们姑娘身子羸弱,你笨手笨脚也就算了,居然还烫伤了我们姑娘,今日之事我定要禀明帝君。”

  阐啾并没有听到侍女说什么,看着锦笙她手上的红印也的确是被烫了,不过他第一次被打不是被歌芷鸢而是一个侍女,他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歌芷鸢来了,他一直跪在一旁不曾说话,她手里轻轻的握着锦笙的手,浅浅的眉带上了淡淡的心疼。

  “日后还是不要让阐啾照顾锦笙了,她身子单薄,阐啾生性顽劣,别伤了她,本尊带回去后会重罚。”

  歌芷鸢一双眸看着侍女,放下了锦笙的手,歌芷鸢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侍女,一抹寒光袭来侍女低下头。

  “本尊人也来了,我会罚,不过你一个侍女,为何动手?”歌芷鸢语气里不带任何情分,就连刚才看着锦笙的心疼,也被埋藏在眼底。

  侍女顿时感觉如临大敌被歌芷鸢问罪,锦笙也有些慌了站起来牵过歌芷鸢的手,动作轻柔显然也是不敢。

  “阿鸢,她是心切,也是因为我,莫要再怪罪。”锦笙偏袒这侍女,歌芷鸢也依然偏袒阐啾。

  “若不教训怕是有朝一日,会忘记主仆之分,在这清铃阁,本尊说了算,清铃阁上上下下也有近百人,若都这么放肆那还了得!”

  歌芷鸢语气决绝,就连锦笙求情都没用,这也是歌芷鸢第一次拒绝锦笙,轻轻掰开了锦笙的手。

  侍女跪在地上,身体轻颤,阐啾跪在一旁薄唇轻抿,轻轻上扬,歌芷鸢要教训人谁都拦不住。

  “是奴婢失了方寸,还请帝君恕罪!”侍女赶紧开口求饶,眼中带着害怕整张脸由红润变得苍白。

  “既然知道你失了方寸,理因受罚。”歌芷鸢红唇轻言,口齿指间行走的的是威严,侍女头也不敢抬,冷汗顺着额头滑到耳鬓。

  歌芷鸢抬起她的头,锦笙还有意劝阻,可是看到她的眼神,下得心头一惊愣是不敢上前一步。

  双脚犹如扎根起落困难,阐啾跪在一旁,不用他自己报仇歌芷鸢就能替他解决了。

  心中难免会有些窃喜,歌芷鸢护短不是一点啊,自己被抽现在就亲自过来教训人。

  “在这清铃阁,你要记住,我是主。”白袖拂过,侍女脸上多了一道红印,而且这一巴掌格外的清脆,锦笙更是被吓得踉跄几步扶着一旁的书架才没摔倒。

  侍女被打,嘴角有了浅浅的血渍,无暇顾及脸上的伤痛跪着低着头。

  “奴婢知错!”侍女声音略带抽泣,阐啾脸上悄无声息的爬上了得意,歌芷鸢收回自己的手。

  看向阐啾,又立马老实了“回去领罚!”吐出四字,阐啾爬起来跟在歌芷鸢身后离开。

  回到主殿,歌芷鸢还没让他进门就扔给他一本书“把这套剑法练会。”歌芷鸢同样扔下了一句话,随后又扔给他一把剑。

  这是歌芷鸢的贴身灵剑,阐啾也可以使用,他叹了一口气,门关上的声音钻进耳朵,看来这就是他的惩罚了。

  他来到清铃阁后山的一片竹林这里隐秘,还有灵气是练功最好不过的地方。

  灵剑在翠绿的竹林中展现锋芒,剑气惊动了竹叶纷纷掉落,阐啾身姿矫卓,灵剑操纵迎刃有余,剑气又将地上的竹叶卷起,剑带锋芒,龙须下阐啾的眼神带着凛冽。

  斩断的竹叶缓缓落地,从他的眉梢划过,收起灵剑伸手握住了一片落下的竹叶,眼帘垂下像一位多情公子。

  竹叶附在地上,头顶被风吹过更是哗哗一片,杳杳鸟啼风中带着新竹之味,他也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来到神州就有十年了。

  歌芷鸢非常看中他送他去灵慧堂还传授剑术,这是有意让自己封神的意思,封神,他还真的没想过如果歌芷鸢真的有这个意思阐啾也必须把握好。

  “阐啾,帝君唤你!”清蕊跑过来喊了一声,在空灵的山间传去,阐啾回神垂下手将灵剑收入鞘中。

  “来了!”回应一句,阐啾就赶了回去。

  见到清露正在给歌芷鸢整理她的长衫,难道要下凡了吗?

  “随我一同下凡!”歌芷鸢见到阐啾并无其他多余的话,阐啾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