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明都知晓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49

  这些年阐啾陪着歌芷鸢下凡多次,也看到了人间的人情冷暖,阐啾父王总是在告诉他不要下凡去爱上一个人界姑娘,不过现在这种事对他来说好像并不成立。

  看着歌芷鸢已经穿戴完整,陪伴在歌芷鸢身边这么多年唯一有变的就是发现她会笑。

  他想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歌芷鸢感受到他投射过来的目光,默默的回了一个,阐啾突然感觉,自己的胸膛多了一种撞击别开眼眸,为什么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拿上折扇二人就出发了,是有百姓上奏村中血水黑雨,心中惶恐,血水不能浇灌庄稼,黑雨也会让庄稼无法生长。

  人间六月雨雾蒙蒙,小雨绵绵,撑着油纸扇行走在古道石阶中也别有一番风味,歌芷鸢轻装上阵不能让人看出身份。

  阐啾一身黑衣紧袖红边,来到村中拿着油纸伞还真是黑雨,地上水洼印人模样如墨。

  两人同行,村中荒凉,歌芷鸢一双美眸紧蹙这次有不知道是什么作祟,她一身白衣也染上了浅浅的黑墨。

  “真不知你为何要为了一群凡夫俗子奔波,他们为夺名利不惜残害生灵,为了所谓情爱可不顾天地苍生,惹出了祸端,也还是你们这些封神之人解决。”

  阐啾行走忍不住抱怨,人类的七情六欲他的确不懂,不过这么多年随着歌芷鸢下凡也看到了很多痴男怨女。

  整个村子阡陌交通,门户紧闭不曾迎接远客之相,村中寂寥耳闻雨落伞之声,两人双脚踩在已经有腐臭味的枯草上。

  “万不可这么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人的心可以永无止境,也会满足,名利只是蒙蔽了他们的心,本性并不坏。”

  歌芷鸢双唇律动,一字一句吐出来都好像带着仙气,阐啾点头,对于人他不想了解太多。

  “帝君你会为了名利抛下你爱的人吗?”阐啾突然很好奇,歌芷鸢这种盛名威望的帝君,会不会被所谓的名利所扰?

  歌芷鸢整个胸膛突然一阵冰凉,看着阐啾,不知该如何回答,突然脚下一软,阐啾有力的手掌拽住了她的胳膊。

  歌芷鸢头上的流苏坠子轻轻晃动相击,她回头和阐啾目光相聚,她的双眸也从来都是这么干静,阐啾的眼眸虽然也带着透泽,眼底还藏着狡黠。

  对歌芷鸢他永远都是心无杂念,歌听吩咐的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完成。两人四目相对阐啾的手掌火热,从注视中走出来收回自己的手。

  黑雨落在了他的手背上,顿时就感觉有一股浅浅的灼热感,歌芷鸢抓过他的手这黑雨居然能腐灼肉身看来这村子里的人也是因为这个。

  刚才她紧张的神情全数被阐啾印入眼帘,原来歌芷鸢真的不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她的手虽然有些冰凉但让阐啾心里有一股暖流。

  “还好,你待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有灵气护体,这东西伤不了你,有些小伤。”歌芷鸢看到他的伤口轻轻地用指腹摩擦了一下,这指腹愣是摸到了他心里。

  眼神略显慌乱和无措,为什么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歌芷鸢放下了手,掌中还有几分余热。

  歌芷鸢敲了敲房门在村子里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要找地方休息。

  吱嘎——

  门开了,门缝中出现一双苍老的眼睛,歌芷鸢的脸是最大的魅惑,那双眼睛看到歌芷鸢的脸就准备关上门。

  歌芷鸢启齿话到嘴边屋子里就传来声音“外来的人去神庙那里,我们不接外客。”

  苍老的声音传来,阐啾走过来准备直接强攻,被歌芷鸢拦下,阐啾不肯罢休可歌芷鸢都已经发话了。

  两个人在村子里走动,终于看到了神庙二字,此时黑雨也停了,两人收起油纸伞走进神庙。

  整个神庙也显得有些破旧,桌椅均有腐灼的痕迹,神庙的瓦也已经有了青苔,歌芷鸢和阐啾走进去,这里多了几副陌生的面孔。

  几人互相打量,阐啾察觉到他们的眼神不怀好意,上前挡在了歌芷鸢身前。

  阐啾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歌芷鸢拍了拍他的胳膊。

  “你们也是途经此地被困在这里了吗?”对面的人说了话,歌芷鸢前行一步点了点头。

  “是啊,来到这里也算是大开眼界了,村民不接外客,而且还下着黑雨,也不知是怎了。”

  歌芷鸢把油纸伞倚靠在一旁的木桩上,歌芷鸢身姿婀娜,面若桃花,眸光清冷,说话口齿间带着阵阵清香,一身白衣惹人注目却能按住蠢蠢欲动的心。

  “这个村子也真是怪了,这雨让我二弟腿流血了,只能在这来躲躲雨。”说话的男人一身粗制麻衣,袖口挽了起来,说话的这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坐在地上的穿着蓝衣,站在他身后的穿着棕衣,一看就是劳作的百姓。

  歌芷鸢的目光看向了坐在地上的男子,他干瘪的腿上出现了一道殷红,这些男人皮肤黝黑,而且身上的衣料也非常粗糙,是路过这里要去别的地方谋求出路。

  歌芷鸢突然生怜,阐啾一直都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这三个男人,几个男人倒是没有把阐啾放在眼里。

  “我叫李一,他叫李二,这个叫李三。”穿着黑色衣服的李一介绍了自己和自己的两个弟弟,歌芷鸢轻笑。

  “相识便是一种缘分,不过我们萍水相逢,过了此地就不再有瓜葛。”歌芷鸢的话却有些伤人不过也的确不错,她们萍水相逢,下次恐怕就遇不到了。

  “嘿,就知道你们这些有钱的大户小姐自命清高,我们高攀不起。”李一坐在地上眉宇间透露着不满,仰天看着天空,这黑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要下。

  歌芷鸢和阐啾身上,穿着的衣服和气质和他们就完全不一样,他们劳碌一辈子都在养家糊口。

  歌芷鸢也知道他心中的不满,但人各有命,无法更改,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格何况是普通人。

  他蹲下来看了看李二的伤,灼伤非常的严重,两个大老爷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用了清水就只能这么一直流血,绑在腿上的衣料已经被血水染红。

  而且李二几乎昏迷需要郎中可是这个村子就像没有人一样的空城,不管怎么敲都没有回应。

  歌芷鸢看着扶着自己二哥的李三,歌芷鸢点了点头,轻轻的掀开伤口,阐啾也蹲了下来。

  “阐啾,去打干净的水来,找找神庙里有没有!”歌芷鸢回头,让阐啾去准备水,这黑水像是什么邪术,没有灵气护体的普通人会受蚀肉之痛。

  “你真的可以让我二哥没事吗?”李三非常的担心,遇到了这么邪门的事,歌芷鸢突然过来关心,难免会担心。

  歌芷鸢清泽的眼眸让人看起来格外的舒服,就算她不说话给李三一个眼神都足以安心。

  歌芷鸢轻轻擦拭伤口的血,阐啾弄来了干净的水,歌芷鸢双手接过只有修行之人才能感受到的灵气。

  “这水是在神庙拿到的,我相信神明都会体恤穷苦百姓。”歌芷鸢拿出自己的丝帕,给李二擦拭伤口。

  李一凑了过来看着歌芷鸢给李二擦伤,这神真的有这么神吗?

  歌芷鸢把带血的丝帕让阐啾去洗干净,伤口渐渐的结痂,没有在流血了,歌芷鸢眉间舒展小有喜色。

  “这真的有神!”李一都震惊了,从来不信神的话,对着那座金身拜了拜,歌芷鸢看了看这不是自己的金身吗?

  惹得她一阵的无奈,从未想过自己封神以来竟如此受人爱戴,李二的伤已经没有了问题。

  “大哥,这静铃神君还真是厉害啊,我早就听闻这静铃神君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也不知道这次这村子的怪像她会不会来!”

  李三也是欣喜若狂,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神的,李一回头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

  歌芷鸢站了起来,会来,已经来了!

  几个人正在因为神明的事而高兴时,神庙外面有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你们这群刁民,侵扰了神君,今天就要把你们统统都献祭给神君!”

  突然一行人走了进来头顶的油纸伞也裹了牛皮,一群是气势汹汹,歌芷鸢眉间喜悦尽失眼中多了一分戾气。

  她歌芷鸢何时让自己的信徒献祭活人了,颠倒是非,小人所为,歌芷鸢的眼神让为首的那个男人察觉到了不安,看过去眼中的阴冷变为了狡黠。

  一身道袍加身尖嘴猴腮还真是有辱道家清誉,歌芷鸢的怒火从丹田慢慢涌入胸膛,男人淫色的目光让她更是想提剑砍人。

  她一个武神,没想到有人在民间造谣,已不知晓害死了多少人。

  阐啾走过来挡在歌芷鸢身前,她眼中怒火并未有消减之色。

  “怎么个献祭法?”歌芷鸢强忍着怒意看着这所谓的道人,这些人都是跟着他来的,害人不浅啊!

  “静铃神君是武神,把你们全部都烧死,黑雨绵绵不断,已经毁了村子里的庄稼,村民们已经断粮了,只要能让神君息怒,这黑雨便不会再下,也不会再有血水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