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水原因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87

  阐啾侧眸,歌芷鸢的灵剑,他已经准备好要让它出鞘了,本尊就在身前,管中窥豹鼠目寸光,只是一个钱财的江湖混混,本以为自己去学了点皮毛就到处招摇撞骗。

  歌芷鸢挑眉如此暴行,这些村民也居然毫无主见,跟着些混混残害无辜生灵,还以为会得到神明的眷顾,殊不知这种愚蠢作为会在死后笔笔算清。

  “行啊,不过写三个人你们可杀不得,他二弟方才受伤用了这神庙的水,受着神君的庇佑,所有非分之想,诸位都难逃。”

  歌芷鸢一字一句,都是耸立在所有人心尖的一个锤子和钉子,砸在他们心口让他们恐惧害怕。

  男人看着这三个人,受神君庇佑,他们又怎么敢有非分之想,歌芷鸢眼中划过一抹喜色,目光落在了阐啾身上。

  “你护送他们离开这个村子,对付这些人我自有办法。”歌芷鸢胸有成竹,阐啾侧眸非常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尽管知道这些人都伤不了歌芷鸢,就是放不下担心,不过歌芷鸢发话了,阐啾用眼神示意三个人现在跟着他离开这里。

  现在黑雨停止,拨云见日,歌芷鸢一身白衣更是让她出落得不像凡间女子,李家三兄弟看着歌芷鸢留了下来。

  “这位姑娘,我们……”李一想要说话。

  “你们去便可!”歌芷鸢扔给他们一句话,阐啾用眼神示意三个人赶紧离开这里,送他们离开以后还要赶到这里来。

  歌芷鸢不留他们,可是他们三个男人怎么可能留一个姑娘在这里,她态度决绝,待四人都离开神庙以后,歌芷鸢的表情略显放肆。

  穿着道袍的男人,满眼色欲的看着歌芷鸢,迈开腿向她走来,歌芷鸢的眸光让人捉摸不透,她的镇定让男人有些阵阵后怕。

  “你可知亵渎神明,是什么罪吗?”歌芷鸢开口,还没等男人脸上神色变化,歌芷鸢灵剑一出,杀气四溢。

  花钿出现,领口和袖口出现了锦纹花,这是身份的象征,铮铮寒光在阳光下毫无暖意。

  歌芷鸢拿着灵剑与神像如出一辙,只是眉目之间多了几分灵气,也有几分寒气。

  众人惊诧,歌芷鸢就是静铃神君!众人扔掉手中的油纸伞,跪在地上,地上的黑雨已经渐渐干涸。

  那个穿着道袍的男人更加的害怕心虚,刚才猖狂又霸道的话全部都被歌芷鸢听到了。

  歌芷鸢长裙席地手持灵剑走了过来,一阵寒意落在了男人枕间,侧眸都可以看到他自己慌张害怕的眼神。

  “本尊作为这神庙的主人,为何不知需要献祭活人?”歌芷鸢居高临下的看着男人,手中的灵剑擦拭着他的衣服。

  “是信徒信口雌黄,想骗些钱财维持生济,不知神君降临,放了信徒这一次吧。”

  男人整个身体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颤抖,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害怕,看着歌芷鸢就像看到了厉鬼一般,怕她索命。

  歌芷鸢冷哼一声,眸中冷意多了三分“放了你,你有何作为要让本尊放了你!”

  歌芷鸢抬手,男人眼前一道光束划过还没看清,喉间鲜血如洪流,倒下!

  剑尖还附着这男人的血迹,歌芷鸢竖起两指,灵气滋润了神庙的植株,黑色的植物慢慢展现了新的生机。

  黑雨歌芷鸢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真正要解决的是血水,黑雨只不过是这个骗取钱财的道士所为。

  晴空万里,跪在地上的百姓仰头瞻望这辜负已久的朝阳,暖意撒下带着新生,地上充满腐臭干涸的草,逐渐恢复嫩绿。

  歌芷鸢深吸,终于没了腐臭味,灵剑收回,阐啾慌张的跑了回来,见着晴空万里想也是解决了。

  “他们……”歌芷鸢开口,阐啾点了点头,歌芷鸢心头踏实。

  阐啾看着歌芷,宛若一朵盛开冷艳白花,目光所及漫漫星河比比皆她,歌芷鸢来回踱步。

  “黑雨乃是奸人所为,这血水一事……”歌芷鸢突然停下,眉间一阵冷意,阐啾看着这些百姓。

  欣喜之余将尽,阐啾也不知道她是何意,就是在等这群莽夫开口,终于有一人受不住压慑。

  “血水事发前,井水干涸,有为井龙王娶过亲,那以后井中血水不断,还有人曾看到井中的鬼脸。”

  颤巍巍的声音毫不掩饰的害怕,歌芷鸢的脸色沉下,这正是血水源头,听取谗言为龙娶亲,残杀无辜少女,活活淹死在井中。

  怨气弥漫身卧井底,恐要血染村庄之前兆,此事非同小可,全村老小,若不治皆死于非命。

  “井在哪?”歌芷鸢语气湍急,只有今日,一定要快,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那口井这里,歌芷鸢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阐啾紧随其后。

  在幽暗的井中,阐啾早已经没有了儿时的恐惧,现在的他妖丹已成,灵力傍身何须畏惧。

  在井水中阐啾感受不到歌芷鸢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在井中寻找时,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让阐啾呛了一口井水,还没睁开眼睛就跌坐在生硬的地上。

  吐出井水,嘴里一阵血腥味,一只手挤入他的眼帘,是歌芷鸢,他完好无损,阐啾惊讶之余还打量了她几分。

  看向远处,幽暗的井底看似无头,也不敢行动半分,只是歌芷鸢身上散发出来的微黄能让阐啾感知是她。

  阐啾的感官在这里被无限放大,他牵着歌芷鸢的手,和小时候的感觉不一样了,他的心为什么会乱,捏着歌芷鸢的手,指节分明略带冰凉不过捂捂就热了。

  “那姑娘真的会在这里吗?你刚才毫不犹豫的跳下来,真的吓死我了!”阐啾看着歌芷鸢身上散发的微光,深邃的眼眸从眼底深处迸射出多年从未出现的柔情。

  太过于昏暗,歌芷鸢并未看清他的眼神,只是自己身上的微光在阐啾眼中仿佛落去了星河之中,有些晦暗也格外光明。

  “小心,她怨气极重。”歌芷鸢抬手,自己手上的宫铃稀稀作响,在这里宛如来自远方的呼唤,石缝之间有细石落下,阐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下意识握紧了歌芷鸢,歌芷鸢还以为是他害怕了。

  “那个……”阐啾刚刚开口,他骤然回头,在幽暗的石道一阵阴风吸附着他骤然的后背,歌芷鸢眼中划过锋芒,盛气凌人的灵剑在石道中回旋后回到她手里。

  歌芷鸢一直都还以为阐啾是小孩子拉到自己身后,这时又不知是从何处,迸溅过来一阵怨气,在幽暗的环境下,视觉能力总会让人的警惕心就算再防备也防不慎防。

  歌芷鸢感觉自己胸前被尖锐的东西划伤,她的领口一阵润湿,歌芷鸢的低吟阐啾环住她的腰,察觉到歌芷鸢身上的气息变化,风中带着浅浅的血腥味。

  阐啾腹中一阵火烧,拿着歌芷鸢的灵剑就扔了出去,能听见碎石落地和撞击的声音。

  阐啾操控着灵剑在石道中肆意妄为的横冲直撞,薄唇波动正在快速的念着咒语,他这是带着报复性的冲击。

  “区区恶鬼在此作乱,今天就灭了你。”阐啾的声音在石道里阵阵回荡,带着怒气势必要把这里夷为平地。

  灵剑再一次飞出去的时候就不见了光芒,歌芷鸢蹙眉自己手掌隐约的能感受到润湿和干涩。

  阐啾这么做恐怕是会激怒那个女鬼,而且歌芷鸢伤口附有浊气,对她的身体有些影响。

  她伸手拽住了他的腰带,阐啾并没有理会,一阵呼声而过,阐啾侧眸看到了一双幽绿的双眼。

  吐了一口寒气,阐啾抱起歌芷鸢,只见蹭的一声,一道寒光给两人划清了界限,那双眼睛停留在那里没有半分活动。

  歌芷鸢卧在阐啾怀中,他全身都充满着对外的戾气和敌意,狼的特征越来越明显了,他狼的血脉觉醒也近在眼前。

  石道中突然亮起了冥火,阐啾和歌芷鸢对突如其来的光眼眸刺痛几分,这时阐啾看清那双眼睛的主人也是个妙龄少女。

  灵剑持立在石壁中,寒气逼人,女鬼不得靠近半分,一脸的幽怨,一身嫁衣,歌芷鸢让阐啾放自己下来。

  这里不止她一个女鬼,阴气阵阵就是她们的魂魄所为,女子面容娇好,身段婀娜本是美人,现在却落得个恶鬼之称。

  见到两人她眼中是敬畏,在冥火下一张脸阴绿,渗人可怕,阐啾收回灵剑,歌芷鸢胸前的血痕在冥火下也格外醒目,阐啾蹙眉,写着心疼和自责。

  “你…”歌芷鸢开口打破了三人的沉寂,石道中静谧,声音在整个石道里回响,阐啾高大的身躯挡在歌芷鸢面前就像一座山挡住了她的视线。

  “我只是这村子里普通人户家的孩子,从一年前开始,村子里的井水总是无故干涸,来了一个道士说井龙王震怒。

  若不娶亲村子里就没水,我们全都是那个道士绑过来,他破了我们的身,再让村民们将我们丢到井里淹死。”

  女子控诉,歌芷鸢脸色阴沉,那个假道士骗财骗色,让这么多无辜少女亡故皆他所为。

  歌芷鸢环顾四周,出现了很多少女的魂魄,他们的妆容服饰都如出一辙,歌芷鸢的心好像被一根锥子扎住每呼吸一次都在流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