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别样的感觉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45

  这些姑娘的冤魂向他们走来,阐啾非常警惕的看着这些冤魂,就算是没有恶意,在歌芷鸢受伤那一刻阐啾的警惕心就没放下过。

  歌芷鸢轻轻捂住自己的胸口,不知道是伤口的疼痛还是心,看着这些姑娘“那血水……”

  歌芷鸢想听听这些姑娘的回答,只见这群姑娘眼中的愤怒犹如前方在空中的冥火一样,飘忽不定却显而易见。

  “我们要整个村子的人都陪葬,我们只因是女儿身在家中从未受过重视,就是一个家奴,拳打脚踢已是家常便饭,这次要让他们全部都付出代价。”

  姑娘话语中带着愤怒不甘,生在这乱世,她们是女儿身也是错,为什么,石道中突然想起了鬼嚎声,而且有震人心智之功,歌芷鸢和阐啾闭着眼睛这鬼嚎之声会让意识不坚人元神破碎。

  “你们若真这么做,便无法轮回,也会灰飞烟灭!”阐啾咬着牙,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双眼充血,歌芷鸢的情况也不是非常好。

  他蹲在地上搂过歌芷鸢,一只手捂住她的耳朵,每个鬼魂脸上都流着血泪,她们准备从井中冲出去。

  阐啾操控着灵剑,飞射出去,顿时整个石道地动山摇,尘烟四起,阐啾把歌芷鸢搂入怀中,冥火悉数熄灭,鬼嚎突然消失。

  歌芷鸢推开阐啾跑了出去,阐啾怀中落空追了出去,井口突然蹿出一阵黑烟,在井口等待的百姓被吓坏了,跌倒在地,几道黑影窜了出来就是那些女孩的冤魂。

  “有鬼啊,有鬼啊!”一声高呼,更是四处逃窜,歌芷鸢和阐啾紧随其后,灵力编织成了一张网把这些冤魂都收回来。

  困在井里这么久,一出来便是大杀四方,窜进房中血染窗纱,阐啾心中懊恼,本想拦截退路不曾想居然打通了把这些怨魂都放了出去。

  现在只能补救了,眼界明朗,歌芷鸢胸前的伤口若隐若现,底下春光乍泄,阐啾抿唇喉间突然干涩。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些冤魂都抓回来,让他们不要再滥杀无辜,阐啾拿着灵剑追着冤魂斩杀。

  “三界各有法,万不能坏了规矩,你若有冤,阎罗王自有分寸。”歌芷鸢的心声传来,将那些双指染血冤魂活生生的拽了回来。

  在歌芷鸢编织的网里展露凶相,利爪獠牙,被灵力压制住,他们非常痛苦的嚎叫着,想以此来夺得同情。

  烈阳下歌芷鸢额头布满密汗一两滴顺着耳鬓滑落而下,阐啾扔出灵剑布下了阵法,浩瀚之气袭草扩去。

  鬼嚎之声逐渐壮大,虽有压制可过于摄人心魄和悲寥,阐啾面色沉重眼中神色坚定万不可心软。

  歌芷鸢的铃声响起,阐啾眉间逐渐平缓,鬼嚎声渐渐褪去,网中鬼影如灰烬般与风同行。

  两人收回,鬼嚎声消失与天地之间,微风吹过周围的草无根飘零,让歌芷鸢感受到了阵阵凉意,褪去了暑意。

  阐啾走过来歌芷鸢心尖一颤,平眉紧蹙,搂入怀中,目不斜视,红润比这烈阳还耀眼。

  “到底是什么东西伤了你?”阐啾不解,还有鲜红流出,歌芷鸢神情恍惚慵懒,腿脚也酥软起来,阐啾将歌芷鸢横打抱。

  “不知,驱不散!”歌芷鸢说话软弱无力,阐啾抱着歌芷鸢的手不敢松懈,她手心的鲜红更是刺眼。

  不知为何阐啾焦急难耐,歌芷鸢闭着眼睛静静的依偎在他怀里,阐啾心尖是说不出来的烦躁。

  “两位,神庙的水有包治百病的功效,要试试吗?”

  跑过来一位村民见到歌芷鸢的情况不太好,阐啾蹙眉看着怀中的歌芷鸢,他干涩的唇瓣掩盖了该有的红润。

  “要喝点水吗?”他开口,犹如山间清泉缠缠绵绵,歌芷鸢有意识的点了点头,现在也的确唇喉干涩。

  阐啾点头,村民去打水去了,阐啾抱着歌芷鸢捧着她的脸,闭着双眸的歌芷鸢水月静好,没有冷漠也没有肃杀之气,脸色略显苍白却不是美感。

  阐啾的手在她发丝之间,定住她的肩膀,她的每一根发丝都在诉说温柔,阐啾抱住宛若得到了一块珍宝,舍不得撒手。

  手上的宫铃也染上了几分血色,阐啾握住她的手,看到胸前刺眼的伤,他的呼吸也带着一阵凉气。

  这十年阐啾都陪在她身边,歌芷鸢的强大他永远都忘不了,自己这一身本领也是她教的,只是现在对她的情愫突然变了!

  歌芷鸢躺在她怀里像一朵被摧残的花,需要阐啾呵护,这么多年歌芷鸢总是会在他危难的时候到来,而现在歌芷鸢有难,保护她当然是阐啾的事。

  歌芷鸢眼睛眯开一条缝,眼眶中有阳光,也还有阐啾的侧颜,村民打开了井水,清澈透亮,天上景物在碗中一览无遗。

  阐啾小心的伺候着歌芷鸢喝了下去,突然咳嗽阐啾身形一颤,不知道该怎么办,歌芷鸢的咳嗽声就像是系着阐啾心脏那根摇摇欲坠的绳子。

  “咳咳咳!”歌芷鸢闭着眼睛,紧紧的抓着阐啾胸前的衣服,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胸口慢慢出来。

  她修长的手指在自己胸口点了两个穴位,一口血吐了出来直接染红了她的白衣,一朵骤然开放红花在白衣上历历在目。

  歌芷鸢的眼眸有些浑浊,胸前的血渍也逐渐变黑,歌芷鸢站了起来,阐啾一直都伸出双手怕她摔跤。

  憔悴的脸被嘴上的血渍点缀,就像一朵白花染了红料,歌芷鸢喘了一口气,浑浊的眼眸逐渐清晰,黑白分明,阐啾见状也松了一口气。

  “这水井的事已经解决了,莫要再道听途说,残害少女,这次本尊在此不敢造次,下次,本尊不在整个村庄都会沦为血海。”

  歌芷鸢回眸看着村民,伸手捂住胸前春光,这伤口过于让人脸红,也不知阐啾有没有看到。

  她有些顾虑的回头看了阐啾一眼,慌张的神情,被收回目光的阐啾逮了一个正着,她刻意的回头想要掩盖这样只会不攻自破。

  村民收到警告后点头,歌芷鸢换了一身衣服两人就离开了村子,歌芷鸢也用同样的方式通知了村民,已无后患。

  漫步在山间,脚踩石子,白云蓝天,在山谷之中两人更像知交好友,一路无语,歌芷鸢我不知该怎么开口。

  她总是会不自主的去看阐啾,待阐啾看向她的时候,又看向别处,阐啾扯了一根草含在嘴里,感觉歌芷鸢好像有什么话问自己。

  “帝君…”阐啾突然喊了一声,歌芷鸢身形一顿非常僵硬的转过身子看着他。

  “何…何事!”歌芷鸢咽了咽喉,显而易见的慌张也让阐啾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阐啾眨了眨眼睛,整个人都愣住了,草从嘴里掉了出来,见阐啾半天没有反应歌芷鸢看着他,两人短暂的四目相对。

  阐啾揉了揉眼睛第一次看到歌芷鸢眼中的慌张像极了一个撒了慌的孩子,怕被责罚而掩饰,而且她眼里也终于不再有清冷。

  “唤我何事?”歌芷鸢提高了分贝,阐啾心尖一颤,止不住的乱跳,收回目光,想了想自己想说什么,歌芷鸢的目光总是那样的灼人。

  他灵机一动看了看歌芷鸢的衣服有了一个点子,凑到歌芷鸢眼前,两人凑得很近,歌芷鸢往后缩了缩。

  阐啾的脸带着少年的英气,眉宇之间装着锦绣山河,儒雅之气没有倒是有几分纨绔,不过在歌芷鸢底下也算乖巧。

  两人的气息相互交缠,

  “帝君常年都是一身白衣,阐啾眼睛都疼,清蕊和清露姐她们两个也是,让我叫错了好多次。”

  阐啾步步逼近,歌芷鸢不知为何要怕,身子不停的向后倒,脚底石沙一滑,阐啾拽住了歌芷鸢的手,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

  流苏坠晃动,阐啾搂着歌芷鸢的手更加有力,两人稳住身形以后,歌芷鸢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中抽了出来,阐啾掌中的余热带来了眼底的落寞似乎不想她把手从自己掌心抽出去。

  “帝君,站稳啊,老了,老了!”阐啾非常手欠的摆动了一下歌芷鸢的流苏坠,清风拂过她已经红了的耳垂。

  刚才阐啾调戏的语气的确有撩拨到歌芷鸢,正当阐啾大摇大摆的在前面开路时,一股猛力直接让阐啾腾空而起和地面来了一个吻。

  歌芷鸢踩着石沙缓缓走开,面色略带红润,么带着小孩子气“这是教训!”歌芷鸢扔下一句话,眼中划过一丝高傲,扔给阐啾一个极为高冷的背影。

  阐啾呼了一口气吃了一嘴的灰,歌芷鸢耍性子都这么高傲的吗?阐啾叹气,爬了起来。

  这么一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活跃了不少,虽然歌芷鸢把他养大,在仙界也一样有结为夫妇的神侣。

  “你就是看我小,好欺负我!”阐啾甩了一把自己的高马尾,歌芷鸢不露痕迹的翻了一个白眼。

  再往前走走好像就是芙蓉城了,芙蓉城的繁华可比姑苏繁华得紧,两人放快了脚步。

  “帝君,你为什么不穿上嫁衣试试?”

  “无心悦之人!”

  “嫁给我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