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有情自有义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49

  来到芙蓉城阐啾顿时收不住心了,如此繁华景象,神州的确没这么热闹,他走到摊贩面前买了些东西,回过头,歌芷鸢已经走了很远了。

  穿过人群阐啾在人群里找到那个背影,拍了拍歌芷鸢的肩膀,回眸,阐啾带着几分痞性,提声未语!

  “跟着,人太多!”歌芷鸢扔下一句话后继续往前走,这个场景让阐啾想起了在姑苏的时候。

  人声鼎沸,熙熙攘攘,交谈声,低语声叫卖声耳边皆是,阐啾非常紧凑的跟着歌芷鸢,来到一处桥上,放眼,绿杨堤岸浣衣洗,碧水白云阔海平,一声吆喝:客,从何来,何从去?

  “我还是第一次来芙蓉城,没想到居然比姑苏更为壮观。”阐啾满眼欣喜,人世的繁华或许真的是他们这等看不到的风景。

  歌芷鸢站在桥上正所谓树大招风,而她站在高处一身白衣,引人入胜一艘船驶过,舱内的人探出头。

  “桥上美人不知可否回眸啊!”男子一声大喊,歌芷鸢和阐啾同时回头,歌芷鸢额前的刘海轻轻被风吹过,轻瞥一眼,阐啾上前一步铁臂一伸便是警告。

  男子一见脸上笑容消失,歌芷鸢轻语一句,二人离开下了桥,那男子随波逐流显不乐意,如此美人怎可错过。

  “此等尤物,非人间有之,一身白衣双目有神而清冷,身姿婀娜,这位姑娘气宇非凡,似莲,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妙哉,此女的确气宇非凡,她身边之人英气逼人,也怕是个不好惹的主,这等若不是皇亲国戚,怕是姑苏长灵之人!”

  姑苏长灵峰人杰地理,女子美若天仙,男子赛若潘安,汝等凡夫俗子岂能雅俗共赏!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和赞赏,让开口调戏的那名男子,心中也有了几分提防,可是这等尤物若不是皇亲国戚和长灵峰弟子,岂不是放过了。

  催使下他还是壮着胆子想去看看,歌芷鸢到底是何等身份,他下了船,船上等人拱手祝他成功。

  “陈兄,若能凯旋,我等登门祝贺!”

  那些人在船上祝贺穿过桥洞后,几人便分开了,陈靖方,晃晃悠悠的晃着折扇在人群中寻找歌芷鸢的身影。

  他在这里是出了名的小霸王,哪家漂亮的姑娘都让在家里走动不让出来,陈靖方贪财又好色,仗着自己爹爹是知府在芙蓉城霸道成性。

  河边有不少挑着扁担的农户卖着自己家的水果,见到了陈靖方,非常自觉的抬走了,心里还在默念可千万不能被他盯上啊!

  玉石街道,远处一颗槐树俯视长街,像一个老人看着自己孩子,槐叶被风吹落,在地上翻滚,歌芷鸢和阐啾走到那槐树所在府邸牌匾两个赫然大字:陈府!

  “看来是个官家人!”歌芷鸢启齿,阐啾打量几分,这府邸气派豪气,不过真没看出来是官家人!

  “怎么看出来的?”阐啾不解,就一棵槐树和一个牌匾。

  “槐根粗大洒满地,满怀天下应民心,俯槐绿柳相作伴,两袖清风百家官!”

  阐啾环顾四周,槐树杨柳的确都有,而且这陈府气派得紧,怕不是两袖清风啊,阐啾叉腰!

  “帝君,我可不见得是清官!”阐啾两手叉腰胸有成竹的对歌芷鸢说道。

  歌芷鸢眼眸中带着几分戏谑,让阐啾有些怀疑自己说的话,自己几年道行,歌芷鸢几年道行,岂不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是三个穿着麻衣的人,格格不入的出现在这里,歌芷鸢和阐啾看过去,不正是李家三兄弟吗?

  歌芷鸢拉着阐啾走到了一边,躲在石狮子后面,三兄弟蓬头垢面是做完活过来要钱啊!

  “还请通报一声青天大老爷,我们的钱还没到手,一家老小在家里等着吃饭呢!”

  开口的是李一他是老大,让他来开口,老二和老三互相搀扶着,阐啾心中有些窃喜这就是论证自己说话最好的证据。

  歌芷鸢瞧见他眼中的喜色,摇了摇头,两个人就躲在石狮子后面可以看到全貌。

  家仆看到了以后也赶紧进去通知了自家的知府大人。

  没过一会出来一个穿着官袍的男人出来了,非常面善,见到三个人也是一脸的担忧。

  “三位不知遇到了何事?”这位大人毫无官架子见到就问发生了什么事,要来找他。

  “知府大人,我们的钱都被你家公子抢走了,还没捂热乎了,他说你给的钱就是他的,一把就抢走了,我们家里一家老小还等着吃饭呢!”

  李一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知府大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怒发冲冠他看着街上过往的行人,一直都没有找到可以发泄的人。

  “去把那个逆子给我抓回来,为夫一身清廉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知府大人暴跳如雷直接去让家丁满街搜寻,得到了答案,阐啾挠了挠头没想到失策了,歌芷鸢看人还真准。

  两人短暂的四目相对,看到了歌芷鸢眼中的笑意,心中有了胜利的喜悦感,她就差点眉飞色舞了。

  知府大人又重新给他们结了工钱,陈靖方也被家丁逮了回来,知道要挨骂还是收起了纨绔的性子。

  李一三兄弟看到他埋着头就像碰见了瘟神,陈靖方的看到他们暂时把心中的怨气压下来。

  知府大人劈头盖脸的就给陈靖方一顿臭骂,阐啾发现这不正是在桥上调戏歌芷鸢的那个吗?

  他居然是知府大人的儿子,还真是龙生的儿子成了虫,阐啾即是惋惜又嘲讽的笑了笑。

  痛斥一番后,知府大人让陈靖方给三个人赔礼道歉,一甩袖便离开了,李家三兄弟准备跑可是被陈靖方一声呵斥。

  “你们三个贱民,居然跑到我爹爹这里来了,一点钱你们就跟催命一样。”陈靖方气势汹汹的指着李家三兄弟大吼,还一口一个贱民。

  阐啾一拳砸在石狮子上,陈靖方抬手就要动手,一阵疾风从身边划过,歌芷鸢突然走了出去,阐啾反应过来后紧随其后。

  “小公子这好大的口气啊,还一口一个贱民!”歌芷鸢唇齿相击,眼中带着少许轻蔑,李家三兄弟看到了歌芷鸢也挺惊喜的,居然没出事。

  歌芷鸢来不及给他们使眼神,上前几步,和陈靖方身形虽有相差,但冰艳的气质让人退避三舍又收不回目光。

  “道歉!”歌芷鸢厉声二字,还没等陈靖方献媚,阐啾伸手防,一阵耳鸣眩晕,歌芷鸢这威力真真是一骑绝尘。

  陈靖方直接被威慑住了,给李家三兄弟颤颤巍巍的道了歉,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歌芷鸢的脸色。

  她的眼眸像深入云层被冰雪覆盖的花,美丽却又带刺,在茫茫的白雪中总能一展艳红。

  李家三兄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阐啾上前,对于刚才的吼声让他还是伴随着浅浅的耳鸣,而且还伴随着眼花,虽不严重但是足以让他四肢酥软。

  歌芷鸢警告了以后,陈靖方也承诺不会再做这等事,歌芷鸢让李家三兄弟离开这里,他们再离开,陈靖方看着歌芷鸢和阐啾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是敬畏亦是可惜。

  “帝君此行带我又是为何?”阐啾双手负于身后,歌芷鸢侧眸眼中清凉,天边蔚蓝夹紫和晕红绘制了动人的晚霞,人们随着落辉满载而归。

  歌芷鸢的宫铃轻轻晃动和这晚霞配伍,眼入盛景,耳聆圣乐,两人漫步在夕阳下影子被落辉非常顽皮的拉长。

  “不为何,这美景难道你不曾有留恋?本尊是想告诉你,不是人界没有情,你看到的是真的,但别否认它存在的美,情每个人都逃不掉!有情也有义,亦是如此才叫人流连忘返。”

  歌芷鸢脚步缓慢这秀丽的画卷长廊,她动心了,阐啾看着歌芷鸢,也放慢了脚步,情,每个人都逃不掉!

  他侧头眼中的余光收纳了余晖,把金衣加身的歌芷鸢印入了眼眸深处,她配得上神君一称。

  “那,帝君你会为情所困吗?这人界的文人墨客没事就喜欢作诗,字里行间满是情字。”

  他在石板街上,他有些开始憧憬未来的日子,他身旁人未变,他未变,一切静好。

  斜晖下,她轻轻上扬的唇也不知是这余晖温柔还是歌芷鸢变温柔了,或许都是美景,一物胜一物。

  “会!”歌芷鸢侧眸看着他,秋水横波,让阐啾差点跌入她的暖江之中,今日这美景是有些让人感觉绯红。

  阐啾就像孩子得到了糖,想藏起来独自品尝,不仅收回了眼眸也转过了头,轻咳一声来掩饰内心的慌张,也不知是这余晖灼人还是歌芷鸢似火让他脸红不易。

  “陈靖方是飞升仙君!”歌芷鸢突然开口,阐啾心中的羞涩收敛,不解和难以置信相互交错。

  “这种也能飞升,那神州是真的没人了!”阐啾叉腰,陈靖方这种人都能飞升的话那神州岂不是什么人都能上。

  “他命中有一劫,度过便能飞升,知府大人死于陷害!”歌芷鸢目光略显空洞,阐啾看着歌芷鸢如此平静为何不救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