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抢夺他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68

  茶杯应声而碎,白色的裙摆染上茶渍,锦笙一脸惊恐的看着地上碎掉的茶杯。

  阐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匆忙的捡起茶杯,滚烫的茶水让他指尖略显麻木,他快速的把茶盏捡了起来。

  “你……”服侍锦笙的侍女翠茵,看到倾倒的茶盏,还没开口被阐啾抢先。

  “是你说一个人服侍神使,你力不从心,让我过来帮忙,怎么,我明明没有动又要怪罪于我,莫不是你有眼疾。”

  阐啾语气湍急,就是怕翠茵和锦笙有陷害他,锦笙眼神憔悴,身体摇摇欲坠,她搀扶着锦笙。

  “本尊都说了,阐啾生性顽劣不宜照顾锦笙,本尊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歌芷鸢快步走进来,三人看向门外,翠茵咽了咽喉,神色略显胆颤和惊恐。

  锦笙埋着头显遮心意,阐啾手里握着碎片,翠茵也低头不语,她一个眼神阐啾走到了她身边。

  二人准备离开,腿部多了一道力度“帝君,阐啾犯了错要留在这里。”她语气迫切恳求,歌芷鸢颔首余光轻瞥。

  “本尊的人自会管教!”歌芷鸢踢开了翠茵,翠茵更急了,又爬过去抓住了歌芷鸢的腿不让她走。

  带着哭腔,锦笙坐在地上手停顿在半空“帝君,请愿您,把阐啾留在这三日,三日便好。”

  翠茵紧紧的抱着歌芷鸢,阐啾不知道为什么要让自己就在这里,而去歌芷鸢身上的气息也逐渐恐怖起来。

  “不行!”缓缓吐出两字,挥袖,一手拉着阐啾离开。

  “帝君,三日后,神使恐怕会没有这个职位了,就三日啊!”

  翠茵看着歌芷鸢带着阐啾越走越远,跌入谷底,本想让阐啾在这居住三日,锦笙年轻并无子弟,也无婚配。

  歌芷鸢的步伐有些快,清露和清蕊好像也知道什么事,紧随其后。

  “给阐啾准备两套白衣,还有清铃阁的玉佩,不得让其他神君和帝君透露阐啾的行踪!”

  歌芷鸢把阐啾推给了清露和清蕊,动作过于潇洒,阐啾还未明白是什么事,清露和清蕊也什么都不说。

  等阐啾穿上白衣后回到主殿,只见歌芷鸢和另一位帝君盘腿坐在蒲团上,两人面色凝重,桌上的茶盏还冒着浅浅的热气。

  两人皆不动,气息谨慎浅微,一切仿佛都静止了,阐啾站在殿外也能感受到他们两个人的施加给对方的压迫感。

  他摈住了呼吸,这次的事感觉非常的严重,就连歌芷鸢都非常的重视。

  “芷鸢,你养的小狼崽,现在崭露头角还没进灵慧堂,就有三十万功德,你说你捡的,你也给本尊捡一个。”

  说话的男子比歌芷鸢看起来老成,虽然也自称本尊,阐啾愣是感觉他的压迫比歌芷鸢不知道多了几层。

  “我说了,他不借!”歌芷鸢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了,就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来抢他,可是养在自己身边十年怎么可能说借就借。

  阐啾咽了咽喉,为什么总感觉他们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歌芷鸢心头不悦,眼中敌意见显。

  男子挑眉谨言慎行才好,虽然同为帝君,歌芷鸢可是相当可怕。

  阐啾突然呼吸微大,引起了男人的注意,歌芷鸢侧眸用余光察觉,男子身影敏捷,只见两道寒光相击。

  噌——

  男子的剑直接被歌芷鸢击落,殿外抱着石柱的阐啾微微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瞳孔骤缩,全身因为紧张而出了冷汗。

  男子眼前晃过一道光,枕间多了一道冰凉,男子颔首低眉歌芷鸢的灵剑放在了他身上,寒气袭来目光中歌芷鸢带着警告和愤怒。

  黑白分明的眼眸,在男子动手的那一瞬隐隐血红起来,端着剑的手更是加了一把力度。

  男子抬眸瞧见高处石柱插着的剑,歌芷鸢半步不让,他也没办法,轻笑,作揖收回灵剑。

  “我们都乃神州之人,舞刀弄枪恐伤情谊。”男子伸手轻轻推开歌芷鸢放在枕间的剑,歌芷鸢垂下斜举灵剑,阐啾从地上爬起来,刚才那一下真的把他吓到了。

  看着歌芷鸢和他剑拔弩张,又是因为自己,今日翠茵和这个男人的举动都太过于反常,势必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男子走了出来,看到阐啾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挥袖而去,阐啾待他走远以后,跑进来见歌芷鸢的脸色铁青而凝重。

  歌芷鸢之所以不借是因为她也借过子弟,被借出去的子弟不是被打就是受刑,让他们改口,认自己为主。

  歌芷鸢呼了一口冷气看着阐啾,手中的灵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这些天不要乱跑,就在清铃阁呆着,谁叫你都不要出去。”歌芷鸢眼眸略微显白,看起来无神慌张。

  阐啾胸膛也是一阵乱跳,歌芷鸢第一次这么紧张的看着他,她向来镇定自若,这次是真的慌了。

  他调整呼吸握住了歌芷鸢,看来这次是真的很难搞啊,歌芷鸢的手抚上他的脸,一阵冷气让阐啾没办法放心。

  “我一定会的!”阐啾手上的力度加大了,现在他真的感受到歌芷鸢很无助。

  此时清露又带着人来了,见到二人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歌芷鸢眼神警惕,心中的弦被绷紧。

  “帝君,银堐帝君来了!”清露福身,歌芷鸢眼中冷漠掩盖了方才的慌张,把阐啾揽在身后,阐啾现在比歌芷鸢高,歌芷鸢的遮挡于事无补。

  银堐看着歌芷鸢对自己也一样有防备心,叹了一口气“我不借你的小狼崽。”

  歌芷鸢现在真的太警惕了,听到银堐不是因为阐啾来的,让清露把阐啾带了下去。

  银堐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茶,看着歌芷鸢,又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无奈。

  “我可是不会被东华帝君贬为庶人,你的小狼崽我不需要,只不过已经有人来向你借过了!”

  银堐盘坐在蒲团上,歌芷鸢心弦略微松懈,耷拉着眼满身的疲惫,银堐切了切茶。

  歌芷鸢坠下,银堐抬手也紧张三分,她一手支着头,现在的神州弥漫着“夺子大战”!

  “借出去的子弟身形残影,阐啾是我捡来的,可在我身边十余年,又怎舍得。”

  歌芷鸢语气低沉,一字一句跟随着浅浅的热气消散,银堐会心一笑拿下了往日的冷面。

  “小狼崽的慧根可爱我现象中的好,他能成为这么多帝君夺抢的对象,也是在意料之中,借出去的子弟的确有侵害之象。”

  两人交谈,歌芷鸢说出自己的担忧,而阐啾也在清露不注意的时候,翻出了清铃阁,想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来到一处芙蓉园,这里是他和自己小伙伴经常会相聚的地方,阐啾来到这里,没想到还真的有一个他的小伙伴。

  蝉珏子!阐啾看到了他的确挺惊喜的,走过去,蝉珏子看到他眼中的担忧见显。

  “你怎么跑出来了,我听我爹爹说现在好几个帝君都盯着你,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蝉珏子身子低沉,环顾四周,就像见了什么不该见的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阐啾看起来也非常迷惑。

  “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我家帝君因为我,差点和别的的帝君打了起来?”阐啾拉着他坐到一旁。

  蝉珏子是真正在神州出生的,出生便有仙位,他自然是不用愁,可是阐啾不是却有慧根,让人眼红又妒恶。

  “因为神州出现了很多,空有其位不择其事的神君和帝君,东华帝君会在三日后来此罢免一些神君和帝君的职位贬为庶人,让他们重新来过。”

  蝉珏子叹了一口气说了出来以后,说出来了以后心里舒服多了,阐啾挠了挠头,蝉珏子一张标准的娃娃脸看起来肉嘟嘟也十分可爱,生气了就像人界门上贴的福娃娃。

  “他们这是活该本来就应该这样,为什么要借我?”

  阐啾不明白既然没用还在这神州留着做什么?被贬为庶人也是自己的问题。

  “如果手下有子弟,并且慧根聪慧,便能免罚!”

  就因为这样,很多帝君都会去借,可是借出去的子弟多半不残也伤,阐啾饮料拔凉拔凉的,歌芷鸢坚决的态度并没有这么简单啊!

  “好了,快走吧,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蝉珏子拍了拍阐啾,回神,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危险。

  两个人正要出去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一群人,两人连连后退,阐啾头皮发麻,蝉珏子心中也大呼不好。

  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阐啾环顾四周这些人都是神州的,为首的男子就是去借他的帝君。

  他狡黠的笑容让阐啾心中升起阵阵胆寒,抓着蝉珏子“你快跑,我来垫后,他不敢动你的!”

  阐啾不能因为自己把蝉珏子拉进来,毕竟他爹也是神州有威望的帝君,蝉珏子看到这么多人突然有些胆怯。

  阐啾一个弓步冲了出去目标就是为首的那个帝君,他动作很快,不过在男子眼里只不过是花架子。

  阐啾抬腿踢过去,男子抓住他的脚踝,阐啾惊诧,想收回,男子邪魅一笑用力,一股猛力等到阐啾回味的时候,后背传来刺痛,他撞上了芙蓉园的假山,落下来口中流出了鲜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